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在,身体内那狂猛的能量,却也在那道能量真气的包容下,一上一下,几乎将周博身体内所有的经脉都是游走了一遍。那四道融合在一起的真气能量,对于经脉的破坏力可想而知,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不过,周博身后那人却半点不在意,当那道杂乱的融合在一起的真气将周博的身体游走完一遍之后,那人直接双手猛然拍打在几个大的穴位上,同时一道道真气也是汹汹而入,冲入了周博的身体之内。

    “开三关,通八络,万法归一,合而一体!”随着那背后的男音的叱咤之声,那道真气嗖然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冲破了尾闾、夹脊、玉枕三关,猛然冲入了周博的脑海意念之中。

    “轰”周博只感觉一阵晕眩感之后,顿时脑海中一片清明,原本有些昏暗的意识,也是变得说不出清凉舒爽,仿佛炎热的夏天浸入了冰水中一般。

    而那白色的真气,在脑海中稍稍停留了片刻后,突然有转折而下,呼啸不绝,一路沿着来时的脉络,逆转而下,直灌气海。丹田一真,周博立刻察觉到身体内的变化,几乎是全部通畅,气神各自归位。

    真气一如丹田,立刻消散开来,飞速的遁入奇经八脉,回旋运转起来。阴阳二脉通畅,三关已开,这一刻,周博知道,自己这一次遇到了危机,已经是彻底的解除了。而且,还因祸得福,似乎提升了什么.......

    背后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想起。没有了刚才的严肃,多了一份戏谑:“你没事了,小子,你运气真的不错,阴差阳错,因祸得福,你三关已开,阴阳无阻,可以说,白赚了一次大大的便宜.........”

    “多谢!”听到身后那男子的话,虽然不知道是谁,可是周博还是缓缓的道了声谢。今日,如果不是身后的那名男子,恐怕自己就算不死,也真的要散功重修了。想起刚刚的那种情况,周博的心中就是一阵恐怖,那个时候,如果要保命,就真的要散功。可是事后想想,自己十余年的苦修化作一江春水东海流,这种后果,又有多少人能接受?

    “不用!”身后那男子收回了自己的手:“其实你应该庆幸,如果你不是晨曦弟子,或者说你往日稍稍偷懒一点,你今日就要凶多吉少!”

    “恩?”周博睁开眼,缓缓的转过头,看着身后那盘膝而坐的白衣男子。那男子面白无须,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皮肤白嫩,虽然看的出已到中年,不过那份成熟男子的气息,却更为他增添了一份魅力。这男子,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一位俊彦。看他那白色的服饰,周博就知道,此人一定是天山剑派中人,因此再度感谢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我只是拿你的小命做了一次实验,你也不用多谢我。如果你的命不好,说不定此刻也已经一命呜呼或者成为废人了。你们门派中的三清心法果然是固本培元,增强经脉的上等心法。以你的年龄,经脉能有这么大的韧性,实属难得。今日,要不是你的经脉韧性足够,能承受四股真气纠缠在一起而没有破裂,或许结果谁也不知道。与其谢我,还不如说谢谢你自己。要是你往日的修为不够,恐怕今日除了散功,也别无他法了。”

    “话虽如此,可是晚辈还是要多些前辈的出手。否则就算保住了性命,修为尽失,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周博诚实的说道,同时问道:“敢问前辈名讳!”

    “我嘛,自己的姓名已经快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很多弟子,都是称呼我为金雁真人!”

    “金雁真人?您。。您是天山剑派三大长老中的金雁真人?”周博有点不可置信,带点怀疑的语气问道。怎么看,他都没有办法让自己相信,眼前的这位中年人,就是金雁真人。

    天山剑派的三大长老,都是成名数十年的人物。而这位金雁真人,成名的年数说起来比自己的师傅年龄好像还要多了不少年。按照当时的年数算起来,金雁真人如今的年龄也应该到了一百余岁。可是,看到金雁真人的尊荣,分明只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白衣飘飘之间,举手投足都别有一番成熟男子的稳重风味。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一百余岁的男子。看着金雁真人,周博心中有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的师傅望尘真人和金雁真人两人的样子应该换上一换,这样才能让人信服。谁能想到,自己师傅那一脸苍老的面容,看上去七老八十的人,只有四十余岁。而这位应该看上去行将朽木的老人,反而一副中年人的样子,而且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美男子?

    “怎么,不相信?呵呵。。。”金雁真人笑着问了一句,紧接着仿佛是解释一样的低声说道:“我听说你是晨曦望尘真人的座下弟子。望尘真人一心追求天道,选择了一样最是艰苦的修行道路,苦道!苦道就是不断挑战自身的心性,突破贪嗔痴慢疑心之五魔,增加自己的意志,坚定求道之路。这等磨练自己的天道,我是无法追求的。所以,我就使用了定颜术,留住了自己四十岁时候的样子,一直到了今天。”

    定颜术周博也是听过,很多门派中对于容颜有点追求的高手,都是会选择将自己的容颜稳定在一个程度上。不过,一般大家都是选择在中年,既不苍老,又不年轻。想来既保证了自己的容颜,又吻合了自己正道师长的身份。要不然,一个祖师的身份,却是比门派中一些矮自己三四辈的弟子还要年轻,想想也是有点滑稽。

    “糟了,小楠儿!”突然想到什么的周博猛然起身,目光炯炯的望着不远处依然是浓雾弥漫的雾谷,一抹担忧的神色,毫不掩饰的出现在面前。

    “是那两个小丫头吧?”金雁真人眯起了双眼,看着那白雾弥漫的雾谷,低声道:“能有办法进入那雾谷之中,这两个丫头倒也是有些本事!”

    “前辈,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入雾谷?”看到身边的金雁真人,周博急忙出声询问道。后者再怎么说也是天山剑派三大长老之一,或许有些办法也说不定。因此,不经意间,周博已经把心中的希望,放在了金雁真人的身上。

    可是,让周博沮丧的是,金雁真人缓缓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也没有办法!”

    “这雾谷表面看来普通,可是却是一种异次空间重叠而至。我曾听说,这雾谷中还有一只上古的异兽。每当火烧云出现的时候,这雾谷中的异次空间才开始出现变化。而那上古异兽和纯冰莲花,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和开放。你那两位朋友早就对这雾谷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所以才能轻易的走入雾谷。咱们,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不要说你,就连整个天山剑派,怕是也没有什么办法进入雾谷。”

    “进入雾谷这么难?”原本还有一些不相信的周博在听到金雁真人的话后,终于是知道这雾谷一定不简单,否则不会连身为天山三大长老之一的金雁真人,都做摇头状。再联想之前白鹤真人也曾经说过天山北部的种种情形,看来这天山北部还真的不一般啊。

    “你可知道,刚刚你和那罗震的交手,是何等的幸运?你们二人之间的出手,真气对撞之强,竟然没有引发幻漠雪海的启动,已经算是你们的运气好了。否则,幻漠雪海一出现,后果,谁也不敢想象!”

    “咦!”正在说着的金雁真人脸色一变,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原来是这样,你的朋友中有擅于御蛊的人?”

    “御蛊?”听着这个新鲜的名词,周博摇摇头:“前辈,我不知道什么是御蛊!”

    金雁真人一指那片白雾下缓缓蠕动的“黑色地毯”:“看到那些虫子了吗,应该就是你朋友想的办法。看来,她们好像有麻烦了。你看这些虫子,都是有条不紊的向雾谷中进发,应该是被人为召唤,我们跟着这些虫子进去,应该可以进入雾谷!”

    “好!”听到金雁真人说的小楠儿她们可能遇到了麻烦,周博心中顿时浮起了一丝焦急之意,几乎是这边金雁真人说完行动,那边周博的身子就是一轻,在半空中一个飘飞转折,向着雾谷的方向就直奔而去。身体内的气息,也是在这一刻尽情的流转,舒畅不已。不仅如此,身为当事人的周博更是敏锐的感觉到,身体内的真气滚滚如水,运转起来奔流不息,仿佛没有枯竭一般。

    “这是....”半空中的周博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双眼狠狠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嘴角掠起了一丝狂喜,然后看向金雁真人的目光,更加的尊敬和感激起来。“三境巅峰....”刚刚突破三清心法第三层太清境界的周博,在经历了之前的真气紊乱之后,现在的修为竟然突飞猛进,直接达到了太清心法的巅峰状态。也就是说,周博现在的修为,已经真真实实的达到了天地九重境界中的第三重,这个年龄上达到这样的修为成绩。可以说,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至少,目前晨曦门年青一代的弟子中,能比周博修为还要高的,恐怕寥寥无几。

    “小子,别得意!”看到周博的目光,金雁真人怎么能不知道周博此时心中的想法。还是那种淡淡的口吻:“你虽然直接突破了到了第三境巅峰的状态,可是你的修为其中大部分却是阴差阳错的整合出来的力量,比不得你自己稳扎稳打修炼而来。如果你现在沾沾自喜,不用心修炼,对于你自身的修为多加锤炼。那么,今后在高手面前,或者在同等级别依靠自己力量达到的对手面前,你的实力,只能用虚浮二字来概括。或许,现在你的修为看起来已经不错,然而天道艰难,修行道路上的种种艰苦,你也只是才坚持了一点点。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多多用心,沉稳修炼。”

    “周博谨记前辈的教导!”听到金雁真人的那番话,周博的心中并没有多少排斥之意,他也是知道,金雁真人这番话是出于对自己的考虑。因此,心中对于金雁真人,更是多了一份感激。

    而金雁真人,心中对于周博,又何尝不是真正的看重?否则,又怎么会全身心的帮助周博脱离难关,在苦口婆心的进行一番说教?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金雁真人,早已经见过了太多天资惊人的年轻弟子,可是真正走到最后一步的,却是少之又少。少年得意,难免会产生傲气。依靠天资而不脚踏实地,最终的结果只有一生的遗憾。真正的高手,走到最后一步的无疑不是依靠自己一步步的踏实修炼一直到如今,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心性坚韧,脚踏实地。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在自己以后的修炼道路上,比常人甚至比那些天赋更高的人,走得更远........

    “唐菱,快救我!”高空上不断的狼狈躲避着那巨大的三羽雪鹰的小楠儿,怪叫着在空中胡乱的飞舞。每一次,都是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只是感觉着那三羽雪鹰的羽翼掠过空中的那劲锐的疾风,小楠儿心中就是一阵惧怕。早知如此,刚刚就不应该去摘那一朵最大的雪莲,给自己惹了一个大大的麻烦。

    地面上,唐菱也是满脸的焦急。而那引魂炉,也已经被她握在了手中。只见她随手将一物抛入了那小小的鼎炉之中,立刻,一股浓烈的红烟,升腾而起。而随着这红烟的升腾,远处那大量虫子簌簌的声音,也越来越近,空气中那种虫子特有的潮腥味,也愈来愈弄。

    “唐菱,你在干什么?”天空上看到那些由远而近的黑色虫群,小楠儿毛骨悚然的在半空中喊叫着。如果说,要她面对虫子和面对这凶猛的三羽雪鹰,恐怕小楠儿宁愿面对三羽雪鹰,也不面对那些看着就作呕的黑色虫子。

    再一次躲避过了那三羽雪鹰一个冲击,小楠儿的手指在腰间乾坤袋上一抹,立刻一张红色的符纸就出现在了手中。和那一次唐菱见过的一品御雷符的符纸相通,符纸上都是用黑色的墨迹画着各种怪异的符字,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张是红色的符纸,而一品御雷符,则是蓝色的符纸。看来,小楠儿的身上,这些东西应该远远不止一个,至少符纸就有两种。

    趁着那三羽雪鹰飞远转向的空当,小楠儿迅速将那红色的符纸高高抛起,双手迅速结出手印,指指纠缠,中指相贴。唇瓣抖动间,一声声的符语也朗诵而出。

    “天地无极,万法归一,火符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