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0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见到周博的垂头丧气的模样,秦岚原本因为害羞的通红的脸蛋上倒是忍不住的露出一抹笑容,但旋即便是被其赶忙收敛:“哼,咱们的事情没完,别以为你教了我两招剑法,我就那么轻易的原谅你。你昨晚做的...做的那件事情,咱们两个没那么容易两清。我...我..等我想好了,再收拾你!”

    周博抬起头,小小的动了一下嘴,无奈的嘀咕道:“这哪里是我的错,分明就是你昨晚偷偷洗澡...”

    “不许说!”听到周博小声的嘀咕,秦岚再次吼道,可是语气却多了一丝的柔和。看来,有的时候有的事情不是冤家,还当真聚不了头。

    “我告诉你,如果我大师兄问了,你就说昨晚你无意进入了天山剑派的领地,被我发现后因为害怕引起误会,就要逃窜!知道不?”秦岚编着昨晚的原因,她必须跟周博串一下口供,否则如果大师兄问的事情两个人有两种说法,这事情一定会糟糕。看这家伙傻乎乎的样子,说不定别人一问什么,他还真的会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这事情要真的曝了光,自己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不过,这个死邪贼的怀抱,还真是温暖!”想到刚刚两人身体相拥在一起练剑的情况,秦岚的脸颊再度泛红,赶忙摇摇头,把之前的脑海中想的东西全部摇晃了一遍,仿佛要将其摇晃失忆一样。好半天,才说道:“总之,这事情谁也不许说。而且,咱们昨晚没有见过面,知道不知道?”

    “恩!”周博连连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看到周博点头,秦岚才松了一口气,指了指来时的方向:“你先走,我等一会再走!”

    看来,秦岚还是害怕自己跟周博在一起,会引起什么误会。周博点了一下头,也不多说什么。反正,现在只要秦岚不找自己的麻烦,周博也懒得计较那么多。昨晚的事情,周博也知道不能对外说。环首四顾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就要准备离开。横竖在这里呆了小半夜,要是不知道周围是什么情况,还真的有些小遗憾。

    “咦?”看着身后的那高耸的山石,周博突然来了精神,指着那山石:“唉,那上面有字啊!”

    “什么唉,告诉你,本姑娘有名有姓,姓秦名岚!”秦岚有点凶狠的说道,但是目光,还是随着周博手指的方向看去,待看到后方的山石后,有点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呢,你说的就是这啊?很早就有了,我入派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算起来,最少也有个二十年了吧?”

    “时间这么长?”周博缓步走上前,仔细的看着那两行并排的大字。那石壁上的字,似乎都是被人用剑刻上去的一般,字字刻痕深刻,每一个字,都显得劲力非凡。很显然,对方也是一名用剑的高手。看着那些字,周博轻读出声:“九天银河群星耀,不及飞雪落凡间”

    “好字,好修为啊!”周博低声赞叹道:“刻这字的人,一定是一名用剑高手,你看看每一笔每一划的字痕,深度都几乎一样。这份感觉,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对了,这是你们天山剑派哪一位前辈刻得啊?”周博转过头,随口问秦岚道。

    “我也不知道,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上面的字呢。以前我只知道这石壁上面刻字,还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呢。”秦岚也被周博的一番话说的引起了注意力。走上前两步,仔细的看着那些石壁上的字。

    周博看着那一笔一划,突然心中一动,总是有什么感觉一般。心中奇怪,却又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有些迷茫的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之后,又看着那石壁上的字。可是,没看一次,先前那种有些熟悉的感觉就再次出现。让周博不知不觉的眉头皱了起来,毕竟,那种似曾相识却又找不到那里见过的陌生熟悉感觉,很让人心中难受。

    “你怎么了?”看着周博有些坐立不安的急躁样子,秦岚语气淡漠的问道,可是眼神中,还是有一丝淡淡的关心。

    “没事!”周博苦着脸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哪里很熟悉的样子。可是,却又不知道这种熟悉感觉来自那里,所以有点心理难受!”

    “熟悉?”秦岚摇摇头:“你是第一次上我们天山剑派,怎么会有熟悉的感觉?你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不会哪一点出问题了吧?要不然,我们回去吧?”看着周博那有点急躁的样子,秦岚也不禁担心起来了,赶紧说道。同时,她的目光有点担忧的看着那山石。“似乎...周博是看了那山石上的字,才有点不对劲的。不过,为什么自己看着没事啊?”秦岚心中暗暗疑惑,拉起周博,就想带着周博离开。

    “等等!”周博突然一摆手,挣脱开了秦岚,猛然向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指,沿着你最下方的字体的走势,手指缓缓的挪动着。同时,闭上了眼睛,仿佛是感觉其中的蕴含一样,缓慢的动着身子。

    “你在干什么?”看到周博奇怪的举动,秦岚出声询问道。却被周博的手掌一挥,示意她闭嘴:“不要说话,等一下!”说完,周博的神情再次绷紧,手指一点一点的沿着那字体上的笔画,滑动着。突然,周博猛然睁开眼睛,后退两步,来到秦岚的身边,伸出手:“你的佩剑借我用一下!”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严肃,仿佛遇到了什么绝世高手一般。

    “哦!”看到周博的表情,秦岚也不敢多说什么,立刻将手中的银翡玉翠交给了周博。周博的手缓缓的抽出长剑,剑尖随着那最下方的一个“间”字,一点一点的移动着。同时,手腕间也不断的轻微调整着,好像要调整到最合适的角度一样。看着周博的动作,秦岚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博:“不会吧,难道..难道他在感悟剑法?”

    看这周博的动作,秦岚越发的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分明是在感应一套剑法。难道,他当真的有这样的本事,可以举手投足之间,就能从任何事情中领悟剑法?一时间,秦岚的目光变了......

    紧握着银翡玉翠,周博的手腕随着那字体的一笔一划,一点一点的动着,仿佛要感觉写字那人的腕力和角度一般。虽然不知道周博这么做为什么,可是秦岚还是很安静的站在后面,一言不发。毕竟,现在周博的面色凝重,仿佛在做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一般。

    认真的男人往往最具有吸引力,现在的周博也是如此。只见他的手腕一转一动之间,自有一种柔和的灵动蕴含其中。银翡玉翠在他的手中,此时宛如软笔,剑尖做笔尖,沿着那山壁上的大字体,一笔一划的临摹。一边转动手腕,一边满脸的不可思议,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一般。

    一字临摹完毕,周博后退两步,摇头低叹:“真是天人合一,神作,神作啊!”

    “怎么了?你有什么发现?”秦岚看到周博对着那些字体那么认真,也有点想知道周博从中感悟到了什么。尤其是周博最终那不断低语的“神作”更是让她疑惑,难道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字,就真的算是什么神作吗?在秦岚的眼中,这些字体不过是写的大了一些,刻得深了一些,最多也就是字体写的好看点。除此之外,秦岚看不出这些字体有什么不同。

    “你不知道!”周博摇摇头:“这些字,用笔纵逸,清刚峭拔。虽然少了一份庄严肃穆,气象万千。不过却也衬托出了这两句话之间所蕴含的情谊。“铮铮七尺男儿汉,也有柔情似水时”至刚至柔不难,刚柔并济也有苦练成功的一日。然而,如果要是你的每一个字都能从字面中注入字义,就恐怖了。”周博赞叹的看了一眼那些字:“虽然我不懂剑法,不过却也能从这些字中感觉到与平常的不一样。有的字笔划多,却让人不觉其一味的笔画繁琐,笔划少的字,如同飞雪的“飞”字,虽然只有寥寥数笔,却也不见其简陋。难得的是,这些字之间,似乎总能让人感觉到字的主人的身影:俊逸处如风飘,意气少年时忆。周博的眼中,仿佛闪现出了一副这样的场面:“一青年高空白云之间,晴天明日,飞身之下,长剑滑动间,山石崩落,刻痕不显。待最后一笔之落,方才尽数闪现。这两句诗,既有少年的意气风发,天地睥睨的豪情。也有佳期如梦,情似春风的温和。如果让有缘之人感觉到其中的精髓,绝对能受益匪浅。

    “山河大地皆如来”这正是正道明秀伽蓝寺中如今的第一高僧伽日所言。在他的这句话中,禅意颇深。原本是他用来自勉的一句言语,不过后来却被佛道弟子广为传颂。其意是指:“用心感悟天道,世间万物,无不可能成为你悟道的基石。如同佛家弟子的佛在心头坐一般的至高修行境界,其中只能凭借个人的机缘和思悟。机缘不到,即便是两人同时站在这能机缘之前,旁人也未必能接触天道。宛如现在的周博和秦岚,两人同时站在这刻满字体的石壁之前,可是一人能感觉到其中写字之人的心态变化,而一人却只能看到这些普普通通的字,这就是二人其中的不同。

    “啪”“啪”身后清脆的鼓掌声缓缓的响起。周博和秦岚两人都是一惊,这突兀的掌声让两个人的心中都是没有准备。能毫无预兆的来到两人的身后,而且还能这么近的距离不被两人发现,这份修为,肯定非同一般。听着那近在耳边的掌声,周博和秦岚两人的心中都是猛然的一打哆嗦,不过却没有过多的害怕。这里毕竟是天山剑派的宗门内,敌人是肯定不会出现了,说不定是哪一个修为高深的天山剑派的前辈。因此了,周博和秦岚两人都是回过身子,看到身后站着的那名白袍白须的老者,还没等周博行礼,就听到一旁的秦岚有点不可思议的叫道:“祖师爷?”

    “祖师爷?”周博有点懵了,看着那白发白须白袍的老者,周博有点难以想象,一身平和淡然的气息,没有高手的劲气外泄,也没有长者的气势逼人。平淡的如同邻家长者的老者,竟然就是天山剑派的祖师爷,也是当今正道中辈分最高的长辈,天山掌门白鹤真人!

    白鹤真人点点头,看了周博一眼,有转头看向了那巨大的石壁:“你就是望尘的弟子?”

    “恩!晨曦弟子周博,见过白鹤真人!”面对这正道第一高辈分的老者,周博连忙弯腰躬手,用了一个晚辈的全礼节。虽然不是晨曦门的长辈,可是白鹤真人的辈分毕竟在正道是最高的,而且似乎还认识自己的师傅,因此周博用晚辈全礼节行礼,倒也没有不妥。

    白河真人点了一下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周博一眼:“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上一会这石壁,看了不知道多少年,也才看到了这些字的形同而意不同,气似而神不似,变化之妙,又是另具一功。你就这短短的一个早上,就看出了这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是夸你天赋太高,还是说你和这剑法有缘!”

    “前辈,这山壁上的字,是贵派哪位前辈书写的?”周博听到白鹤真人的话,连忙问道。同时心中暗暗想到:这字体书写在这里十多年,日日受到风吹日晒,到现在还是清晰可见。难怪天山剑派的地位在正道门派中超群,仅仅看这字体,就能联想到那书写此字的天山门人。天山剑派底蕴,果然非同一般,不愧是传承最早的门派!

    “谁告诉你,这山壁上的大字是我天山剑派的弟子所书写?”白鹤真人摇了摇头:“我天山剑派,还出不了如此天资惊艳之辈,这字体,是昔年魔道第一帝,极北雪帝凌铮的手书,不是我天山弟子的字迹!”

    “啊?”周博和秦岚两人都是同时惊呼:“这...这是魔道中人书写的?”

    “恩!”白鹤真人双手负立,天山的山风吹动着白鹤真人的衣袍,上下翻飞。白鹤真人淡淡的说着,似乎丝毫没有因为这字体是魔道凌铮书写而又不满或者惭愧:“正如周博你说的一样,凌铮当时书写此字的时候,心意相通,情致合一,下笔之间,无不透露心事情意。而且,书写此字的时候,凌铮刚刚击败我天山剑派十位长老的天莲剑阵。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凌铮那凌空睥睨天地的豪情傲气,虽说此子出身魔道,不过时到现在,我也不得不称赞一句:“天降奇葩,真的是天降奇葩!”白鹤真人的语气中多了一丝称赞,丝毫没有平常的正魔之间的相互敌视贬低。想到这里,周博也猛然想起曾经听到过的传闻:“相传,昔日天山剑派的大弟子慕容雪,后来就是自逐师门嫁给了凌铮为妻。当时这事情在正道中引起了十分大的轰动,甚至很多门派的弟子都纷纷上书,要求征讨魔道。当时的慕容雪,被称为正道第一美女,却嫁给了魔道第一魔帝,这中巨大的落差,让很多人都受不了。现在看来,这个周博一直以为是传闻的事情,似乎是真的。再看看白鹤真人对于凌铮的评价,好像天山剑派对于凌铮这个魔道的魔帝,似乎不是特别的厌恶。甚至,隐隐的有些赞扬和欣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