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轰”又是一剑,周博,卫罹两人再次一撞纷飞。不过,周博的退势明显的要比卫罹的退势多了不少。天山剑派的修为,一向是剑技为主,而剑技中,更多的是以强对强,刚猛的成份多了一些。这其中,就和施展之人的修为有关系了。卫罹修为已达四境,比之刚刚突破三清心法,勉强挨住了三境边缘的周博,自然是要强上了不少。如果不是晨曦门的三清心法世间少有,固本培元之效要远胜于其他各门各派。恐怕,周博早就吃不消了。再加上六九流光剑的后九剑的威力和剑式,一时间倒让周博和本来修为严重不对等的卫罹战了个几乎平手,旗鼓相当。

    粗喘了一口气,周博强压下了体内翻腾不已的内息和紊乱的真气。刚刚连续数十记的强硬碰撞,让周博的身体险些吃不消。在战斗中,周博也是发现了卫罹的四境修为的事实:“看来,这天山剑派的剑法中,多的是刚猛的套路啊!”周博遥遥的看了一眼那漫天的天山弟子,再看了一眼下方不知道何时聚集在一起的三女,略微的点了一下头:“以硬碰硬,自己显然不是这个天山剑派大师兄的对手。”周博心中暗暗嘀咕,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和后者的差距。既然知道了彼此的实力和手法,周博的心中反倒是放松了一些。空中一顿,身子再次的向着卫罹遥遥冲去。

    卫罹站在那边,淡笑一声。刚刚交手之际,他也发现了后者的修为比自己还要低上一境,可是仗着自己的剑法的刚猛,再加上身体的强壮,竟然和自己斗了一个旗鼓相当,还当真不简单。好在,自己也看出了他的剑式,似乎只有九式。每一次用完,就会重新施展。如此几次,卫罹心中也算有了应对,看到周博冲上来,也是兴奋的飞跃而上,长剑中空直刺。

    “哼!”看到卫罹的那剑式,周博就知道后者一定是按照自己之前的那后九剑剑式应对出来的:“果然是个奇才,可惜六九流光剑不止是后九剑还有前六剑呢!”当下,周博手腕一动,剑式猛然变重为轻,手腕间的那柔和灵动,带着景云剑,化作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仿佛还带动了周围的气流,卷起了漫天的飞霜飘雪,那一剑轻盈而又优美,灵动却又诡异。

    六九流光剑,前六剑讲究的就是灵动轻盈,诡异难测。而以周博自身来说,更加适合六九流光剑的前六式剑诀。莫野曾经说过:“周博的手腕灵动有余,柔和过分,缺少了一丝男子该有的刚劲。因此,前六剑和后九剑难以完美的衔接,算是目前为止周博这套剑法的最大破绽。如果单单使用前六剑或者后九剑,都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前六剑和后九剑的剑式完全相反,一柔一刚。但是,要是将这刚柔完全融合,随意贯通。似乎对于周博来说,是难上加难。

    “嗖”卫罹似乎没有想到周博竟然转换了剑式,风格变得完全迥异起来。之前的一招先机顿时葬送,而且还因此手忙脚乱的被周博近身递上了一剑,剑刃掠过右肩。

    “好剑法!”赞美出声的,正是飞身后退的卫罹。看着周博那手腕腰身旋转的一剑飞旋,卫罹收剑还鞘,哈哈大笑起来:“天山剑派卫罹,见过晨曦门紫星峰师兄,适才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看到卫罹收剑,并且以同门之礼称呼。周博也是手腕一动,收剑还鞘。同样出声:“紫星峰周博,见过卫罹师兄!”

    虽然奇怪卫罹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可是周博还是先行回礼。卫罹看着周博那熟练的收剑还鞘,心中再次暗赞一声。有的时候,高手之间,一个细节就能看出很多很多,而周博的收剑,也是能让卫罹从中看出一些不一般的东西。

    微笑过后,卫罹御空上前:“今夜之事,我相信一定有所误会,不妨诸位随我前往派内一坐,小叙片刻!”面对周博,卫罹发出了善意的邀请。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师兄了!”周博沉吟了一下,终于缓缓点头,答应了卫罹的请求

    深夜的天山剑派依然是灯火通明,秦岚的那一枚示警烟花彻底的将整个天山剑派给全部惊醒了。就连天山剑派的长老们,也是如临大敌。当周博他们跟随卫罹,秦岚等返回天山剑派的时候,天山剑派外那严密的防守,不禁让众人有些汗颜。尤其是身为当事人的周博,更是不敢看一旁恨不得用眼光将自己彻底撕碎的秦岚。

    “卫罹,秦岚,怎么回事?”刚一跨入天山剑派的山门,一道威严的声音就当头喝来。周博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白衣的老者满脸的怒容,背负双手,冷冷的看着秦岚和卫罹。

    “三长老!”卫罹,秦岚两人见到那老者,急忙躬身行礼。那三长老却是摆了摆手:“免了。谁能告诉我,刚刚那示警烟花是怎么回事?整个天山剑派七百多名弟子全部被那示警烟花给惊醒了,就连大师兄,好像也被惊动了。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祖师爷也被惊动了!”听到那三长老的话,卫罹和秦岚两个人都是面露苦色。卫罹苦笑着看了一眼秦岚,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恩,三长老,其实是这样的,咱们借一步说话!”

    “混账!什么借一步说话,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那三长老一看就是脾气火爆之人,因此丝毫不给卫罹这个大弟子面子。当着身后一大堆的天山弟子的面,就直接对卫罹训斥开来。卫罹努努嘴,只好苦着脸在一旁听着三长老的责骂。秦岚见状,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一般的上前一步:“三长老,示警烟花是我放的!”

    “恩,你放的?”三长老呆了一下,看着那站出来的秦岚,终于是没有骂人,而是皱着眉头问道:“你为什么放示警烟花?”

    “因为我今晚遇到了他,还以为是敌人,就随手放了讯号!”或许是因为周博偷看她的身子的缘故,秦岚丝毫没有给周博打点掩护,直接一开口就把周博给扯了进来。“让三长老找找这个臭邪贼的麻烦,也是不错!”秦岚暗暗的想到,目光同时也是瞄在了周博的身上。

    “他?”三长老顺着秦岚手指的方向,终于是注意到了周博四人。看到周博四人,那三长老的目光首先是落在了周博手中的景云剑上,语气带了几分惊异:“景云剑,你是苏叶真人的弟子?”

    “禀长老,在下手中的确是景云剑,可是在下却并不是苏师叔的弟子,在下的师傅名讳望尘!”周博上前一步,双手抱拳,用了一个晚辈的礼仪,恭恭敬敬的回答了那三长老的话。

    “哦?你竟然是望尘小子的徒弟!”三长老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喜色,倒是让一旁的众人没有想到。三长老呵呵一笑:“十几年不见,望尘小子都收徒弟了,不错,不错!”不过说着,笑容却又停了下来,目光向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本来高涨的兴趣,突然变得极度低落:“卫罹!”

    “弟子在!”听到三长老的叫声,卫罹赶忙躬身应了一声。

    “你带这几位晨曦门的弟子去安排休息吧,远来是客,更何况是同道中人。”三长老说着转过了身子:“我今日有些乏了,就不说那么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说完,也不顾众人,独自翩翩而去。当这是潇洒不已,来去随心。说实话,周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干脆的长老,看了一眼卫罹。卫罹也做了一个歉然的眼神:“四位,今日天色已晚,就请随我一同暂时去客房休息吧!”

    说完,当先在前方一人带路。而那些在后面围观的弟子,刚发出一些声响,却见秦岚猛一转身:“都不困吗?给我回去睡觉!”

    秦岚的这一声,当真是有点恐怖。听着那高分贝的声音,一众晨曦弟子唰的四处散开。此时的他们都已经看出来了,今晚不对劲的不仅仅是三长老,就连这个往日一向乖巧的小师妹,也是变得暴躁起来。看来,今夜果然不同寻常。

    走在卫罹的身边,周博突然开口:“这个,卫师兄,有一件事情还想向你请教一下!”

    “周博师弟尽管说吧,只要是我知道的!”卫罹面带笑容,显然是对周博极有好感。周博讪讪的一笑,开口问道:“我是想问一下,卫师兄是怎么知道我是晨曦门紫星峰的弟子的?这个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似乎卫师兄应该没有去过我们紫星峰吧?”

    “呵呵,你说的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卫罹闻言一笑,目光中有了几分尊敬:“其实,我就是从你那六九流光剑中,知道的你的身份!”

    “你知道六九流光剑?”周博闻言一惊,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卫罹。他记得莫野曾经对自己说过,这六九流光剑诀是他自己独创。而且,也只是教给了周博。周博从来没有听莫野说过,自己在外面还有一个徒弟。当下,好奇心逐渐上升,等待着卫罹的回答。

    “几年我曾经有幸在派内见到过莫野前辈,也曾有幸得到过他的指点。你施展的那前六式剑诀,我也曾经看到过莫野前辈对我施展过一次。他曾经对我说过,我是刚劲太过,纤柔不足。所以,施展了一遍六九流光剑的前六式给我看了一遍。很可惜,我天资不够,没能从中吸收学习多少有用的东西。可是,前六式的那纤柔灵动,我还是记住了不少。今日,你那一招回风带雪,就是当时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剑。今夜看来,丝毫不感觉陌生。因此,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晨曦门紫星峰门下的弟子了。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莫野前辈的弟子。我曾听说,你们晨曦门紫星峰上好像还有一位望尘真人,莫野前辈,并不是紫星峰的首座!”

    “这个。。。。。”周博沉吟了一下,才说道:“这套剑法,的确是师叔教给我的!可是,师叔一直要我保密,不想让门中同门知道,所以这套剑法一直是保密的,从来没有施展过。”周博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卫罹,接着说道:“所以,还请卫师兄你多多的替我隐瞒一下,毕竟师叔曾经说过,这套剑诀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呵呵,我知道了!”卫罹很是理解的点了一下头:“莫野前辈不喜牵绊,随遇而安。记得当年那时候,莫野前辈就对我说过,他这一生喜欢自由自在,恐怕难得有一个徒弟了。周博师弟好福气,竟然能让莫野前辈这般看重,传了你这套六九流光剑诀。说实话,我都有些羡慕啊!”

    “好了!”卫罹带着周博四人转过几条绿荫小道,最后进入了一所别致清雅的楼阁房屋:“客舍区中,也就这里还有点绿色。我们天山寒冷,一年也难见一点绿色,所以诸位今晚就在这里暂时休息吧,天色已经晚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

    卫罹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着那楼阁中的灯光,显然是刚刚才收拾好。周博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站在最后冷着脸的秦岚,看到后者那几乎可以将自己杀死的目光,赶忙浑身的打了个寒颤,迅速的转过身去。这种情况下,明显不适合在做什么道歉,解释的事情了,因此周博只好对着卫罹笑着点了点头:“如此,多谢卫罹师兄了!”说完,第一个向着那楼阁房舍中,极快的走去。

    “哼,不是个男人!”看着周博那几乎是逃跑一般的进入客房,秦岚在卫罹的身后恨恨的骂着。谁想卫罹转过了头:“小师妹,你说什么?”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秦岚没有想到大师兄的耳朵竟然能听到自己这么小声的话语,连忙笑着将话题打岔了过去:“大师兄,天色不早了,我也回去休息了!”

    “恩,对了,小师妹,你和周博他们是怎么回事啊?”看到此时没人,卫罹终于是询问起今夜发生的事情。想到秦岚连示警烟花都用上了,这其中怎么想,都是有点不对劲!

    “没事,没事。不是都说了是个误会嘛!”秦岚慌不迭的摆手:“明天,再给大师兄你细说吧!”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大师兄,今夜天色不早了,我们都回去休息吧!”说完,立刻有点慌乱的向自己的房间方向跑去。

    “唉...”卫罹有点疑惑的看着已经跑得几乎是没有影子的小师妹,微微苦笑起来:“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一个个神神秘秘的!”说完,摇了摇头,也向着自己的房间慢慢而去。

    同样的事情,也是发生在周博的身上。看着一进入阁楼就对着自己展开讯问的三女,周博自然更不会说出自己无意中看到了人家姑娘出浴的事情,所以也是含含糊糊的一笔带过。虽然三女都是面带疑惑,而且脸上的表情摆明了是不相信,不过周博也不给她们再说那么多,直接是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来个不理不睬,这才算是逃避了三女的讯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