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惜,周博的举动似乎完全没有把两人放在眼中。这让钱鹏如何不恼,顾不上多想,就直接向周博的肩膀抓去。他此刻心中的想法,那就是将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好好的收拾一顿,然后再找他们的麻烦,让他们跪在地上将那小女孩奉献过来。当然,那个年龄稍大的女子也是长相不赖,自己师兄弟一人一个,倒也公平。

    “哼!”觉察到钱鹏的出手,周博肩膀一缩,一腿反撩而起。钱鹏似乎没有想到周博竟然还有这等反应,看来也是个练家子。当下,脚步一错,一掌蕴含了些许的真气,狠拍而去。

    周博虽然没有在晨曦门中学习多少东西,不过莫野在暗中教授的时候,也是教了不少别的东西。尤其是剑技所需要的动作协调,周博更是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赤手空拳的格斗,周博也是间接的学习掌握了不少,虽然在修道中用处不大,不过技多不压身,周博也是练习了一段时间。因此,这种身体动作上的本能反击,也算是晨曦门中的一种另类,可能晨曦门上下也只有周博一人涉猎过一些。

    一腿踢空,周博身子翻转,手掌一个奇异的几个震动,也是一掌迎出。

    “嘭”的一声闷响,周博身子一抖,随即恢复正常。而钱鹏,却是接连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脸上也没有了原先的嚣张,显然和周博硬对一掌,让他知道了周博不是看起来的那般文弱。相反,对方很可能还是一些凡人中的大型家族。这种内息功夫,可不是一般家族所能拥有的。

    青城剑派一向擅于御剑,掌门俞京戊的一手飞剑在正道中也是极有威名。可惜,他的儿子和二宗主钱课的独子,却是不学无术。门派内,因为弟子顾忌着他们的身份,平日也都让他们三分。现在吃了暗亏,这两人哪里会肯罢休?俞泰真已经看出了钱鹏的不对劲,暗道:“我还真不信,什么人真的敢和我们青城剑派对着干!”手中并指一捏,背后长剑自动离鞘,化作青光绕指而动,随着他并指一挥,那青光嗖然而逝,向着周博当胸贯去。

    “周博,小心!”看到俞泰真施展了飞剑,纳兰轻烟也终于变了色。这一下,双方算是动真格的了。而钱鹏也没有想到俞泰真竟然真的敢施展飞剑,脸色也变了。他毕竟比俞泰真大了两岁,什么事情也比后者考虑的更加全面一些。刚刚和周博对碰了一掌,就知道后者修习过看起来颇为不弱的内息心法。一般来说,能有内息心法的凡人家族非富即贵,有的连青城剑派也不敢轻易得罪。他这边还在思索,那边俞泰真直接飞剑一出,就向人家一剑刺去了。

    “师弟,快收剑!”钱鹏也知道事情有点失控,本来要是一个凡人,杀了也就杀了。现在,明知道对方的身份可能不一般,再结仇或许就有点不智了。赶紧趁着事情没有闹大,尽量化解开来就算了。

    周博看到那青光山来,就知道对方必然是青城弟子无疑。普天之下,擅长御剑的门派并不算多。其中出色的,似乎只有仙剑宫,青城剑派,晨曦门三处地方有自己的一些特点。而青城剑派的飞剑术,剑光细长,带有啸声。天下修道门派,飞剑术带有啸声的门派,只有青城一派。“原来,这两个败类还真是青城剑派的!”周博暗暗道。

    一边想着,周博的身子凌空後退一丈,左,右手半空浮动,双手连绵不绝,时缓时急,仿佛在勾画什么一般。起手落手之间,白色的光芒时隐时现,竟有破空锐啸,青光还未抵达,一个晨曦门特有的三清符图就出现在了他的胸口。

    青光呼啸间,直接撞击在了三清浮图的正中心。两道力量碰撞而迸发出的光晕迅速向外冲去,周博全身一震,被那青光带起的力道向后逼迫而退。看着那青色的飞剑剑光撞击在三清浮图的正中央扩散出的一道道能量涟漪,周博心中也是一叹:“难怪青城剑派能成为三大御剑门派之一,这飞剑术果然有几分独到。寻常的飞剑术,甚至晨曦门的飞剑术,都是一击即返,远没有青城剑派的飞剑术这般力道沉稳巨大。要不是这御剑的青城弟子修为不济,而晨曦门的三清心法又博大精深,恐怕周博还真的抵挡不住这青城飞剑术。

    “三清浮图?他,他是晨曦弟子.......”那边,俞泰真和钱鹏两人齐齐一震,对视一眼,不可置信的失声惊呼起来。

    认出了周博晨曦弟子的身份,俞泰真立刻手腕向上一挑,那道青芒瞬间即回,绕指而逝,重新化作长剑回鞘。

    “周博,你没事吧?”纳兰轻烟连忙跑到周博的身边,上下的查看着,显然害怕周博受伤。那边,唐菱则是俏脸寒霜,素手一扬,一道家族响箭直冲云霄。几乎就在响箭响起的同时,街道两边唐门弟子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人人手持唐门劲弩,弩机上弦,向着唐菱所在的方向两边包围而来。

    “唐门弟子办事,无关人等迅速回避!”一个大汉深沉的身影在街道上空响起,虽然街道上的人多,却也压制不住这男子的声音。立刻,所有人都向道路两边跑去,给唐门弟子让出道路。

    唐家在西蜀城扎根数百年,几乎和西蜀城成为了一体。可以说,唐门弟子在西蜀城内执行任务,本地的居民都是抱着配合的态度,再加上唐门对于西蜀城的百姓也十分友好,唐门弟子大多也是西蜀城百姓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西蜀城中别的势力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缘故,完全就属于家族式的城池,谁会欢迎你外来之人?

    “唐门?”钱鹏和俞泰真目光四下环顾,果然见远远的唐门弟子已经把劲弩对准了二人。黑漆漆的弩箭箭头无光无泽,却看着让人心生惊惧之意。为首的一身着唐门内门服饰的大汉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二人,绕到了唐菱的身边:“大小姐,出什么事情了?”

    “这两人是青城剑派的弟子!”唐菱淡淡的说道,纤指随意的向着钱鹏和俞泰真两人所在的方向一指:“他们为难我们唐家的贵客,语出不逊!”

    那大汉是唐门内门嫡系一派的弟子,对于周博和纳兰轻烟两人的身份多少也是知道一些。似乎这一次唐门内乱被平复,就有他们两人的帮助。再听到钱鹏,俞泰真两人是青城剑派的弟子,那大汉的脸色就更加的深沉了。不仅仅是他,就连随着那大汉赶来的外门弟子,听到钱鹏俞泰真的身份后,也是目露凶光,十分的不友善。

    唐门和青城剑派之间的恩怨已久,同为西南方向的两大势力。青城山之上的青城剑派也曾经动过收编唐家的念头,双方也曾发生过激烈的冲突。最终,却是身为修道门派的青城剑派铩羽而归,从此唐门所在的西蜀城也是青城弟子极少踏足的地方。因为多年前的那一次战斗,也导致了唐门弟子和青城弟子之间的交恶。现在看到青城弟子出现在唐门的地界,那种不善的眼光自然可以理解了。

    “等等!”钱鹏看到唐门弟子的目光,苦笑着高声道:“这位师兄,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在下是青城剑派的钱鹏,这位是师弟俞泰真!我们这一次其实就是前来接应师兄等人的。想必,贵派的师长也应该对师兄说过。刚刚的事情,是我师兄弟二人的不对,在这里在下向师兄赔礼道歉了!”

    说完,双手抱拳,身子一躬,几乎成了九十度的面对周博,这已经是一般道歉的最大限度了。很显然,那钱鹏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用了他认为最真挚的道歉方式。

    俞泰真在一旁看着众人,脸色古怪了一会,也终于是轻哼了一声,大步走上前,躬下了身子:“对不起!”

    “说声对不起就完了?”纳兰轻烟看着两人,想起两人刚刚的嘴脸,已经把两人定位了见风使舵的阴险小人。刚刚还嚣张不已,现在看到唐家的势大,就慌不迭的道歉,分明是欺软怕硬。

    “轻烟!”周博小声喝止住了纳兰轻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两道人影火速的从外面飘身而入。其中一道身影翩然落地,张口便道:“在下晨曦门蓝旋峰沧澜煜,携门下绿翠峰小师妹晏冰璃,不知刚刚是哪位晨曦师兄出手,还请相见!”

    “咦,是你?”那道身穿青色衣裙,紧随着那位自称是蓝旋峰沧澜煜的女子目光在四周扫十一圈,当看到对面的周博的时候,惊讶出声。

    “晏师妹,你认识这位公子?”沧澜煜一身蓝衫,手中长剑似乎也并非凡品。黑色的长发被发巾牢牢的系主,显得一丝不苟。在听到晏冰璃有些惊讶的惊呼声,微笑着对周博点了一下头,小声的问道。

    “他..他也是我们晨曦门的弟子!”晏冰璃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周博,毕竟她对周博也不太熟悉。苦笑着说了一下周博的身份,末了还加上了一句:“他是..紫星峰的弟子,好像是李昊师兄的师弟!”

    “什么?”沧澜煜目光中惊讶的神色一闪即逝,疾步走上前:“这位师弟,请问你是不是紫星峰的周博师弟?”

    “恩!”周博在听到沧澜煜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后者的身份了。和自己的大师兄李昊一样,沧澜煜也是六峰的掌峰嫡传弟子,同样名列六峰嫡传弟子之内。周博没有见过沧澜煜本人,可是小师弟于蓝却是没有少说过这位蓝旋峰的掌峰弟子,似乎在四代,五代弟子眼中,这位沧澜煜师叔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才吧?

    ”

    “太好了!原来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李昊师兄的问题就不大了!”沧澜煜笑了笑,随口说了一句。

    “等等,你说什么?我大师兄怎么了,我大师兄出什么事情了?”周博听到沧澜煜的话,心中骤然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一着急,猛然上前一步,抓住了沧澜煜的袖子:“快说,我大师兄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沧澜煜迟疑了一下,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苦笑道:“周博师弟,告诉你可以,不过咱们是不是找一个人少的地方?”沧澜煜给周博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周围还有很多人围观,周博见状才松了手。沉吟了一下:“跟我来!”

    “等等!”沧澜煜对于周博的雷厉风行有些无奈,出言制止了周博,转过头看着俞泰真和钱鹏,笑道:“两位就是青城剑派的师兄吧,在下蓝旋峰沧澜煜,奉师命前来送上这一次以武会友的信笺!”

    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封制作精美的折叠厚皮的信笺文书,交给了钱鹏:“本来,我等应该上山拜见,可是现在门中突然有些事情,所以只有请两位见谅了。他日如果有机会,沧澜煜必将上贵派谢罪,还请两位师兄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师兄如果有事,我等就不请师兄上山了。日后,如果师兄想上青城一玩,我和师弟一定恭候大驾。此信笺事关重大,要赶快交到门派师长手中,我等就先告辞了!”说完,赶忙拉着一边的俞泰真,火速御起飞剑,迅速的消失在空中。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浑水摸鱼的机会,两人迅速的借机遁走。唐门的一众大汉虽然心中想找些两人的麻烦,可是看唐菱在一边毫无反应,只能放两人离去。反倒是纳兰轻烟不满,叫道:“胆小鬼,有本事不要走啊?”

    “轻烟!”这一次,却是唐菱在一边轻声喝止住了纳兰轻烟。站在周博旁边的她,已经看到了周博脸色的不对劲,莲步轻移,走到了周博的身边,淡笑着对沧澜煜道:“这位公子,如果不嫌弃,就去我唐家小坐一会如何?有什么事情,在那里也好说一些!”

    唐菱的这话,无疑是要给他们提供一个说话的场所。沧澜煜也看出了唐菱似乎和周博的关系不错,想必应该是周博的朋友。于是点了点头:“如此,就多谢了!”

    “呵呵,我唐家虽然不大,可一个干净的地方还是能够提供的。”唐菱点了点头开口笑道。说完,当先带着那些赶来的唐门外门弟子,还有沉默的周博以及纳兰轻烟走在前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跟我来吧........”

    唐家,客室。

    众人分位坐好,唐菱,纳兰轻烟两人随意的在周博的身旁坐下,吩咐了侍女们敬上了茶后,唐菱挥手屏退了侍女,看着沧澜煜和那个晏冰璃的女弟子,迟疑了一下,拉起身边的纳兰轻烟,站起了身子:“你们慢慢聊,我们先出去了!”

    “不用!”周博看到唐菱要带着纳兰轻烟回避,摇了摇头:“这里是你们唐家,你不用回避。再说,我们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可以回避的,事无不可对人言,你说对吗,沧澜煜师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