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  周博昨日经过磨砺锋的开导,心结已经轻了不少。而身体内外的那些和祝融硬碰硬留下的伤患,也是在唐门和魔宗的一些药物的滋养下,好了不少。所以,当纳兰轻烟看到周博的情绪好了不少,立刻生出了到西蜀城游玩的念头。早在几日前,她就知道了西蜀城的繁华,颇为心动。所以,今日看到天气不错,立刻拉着周博,唐菱两人一同上了西蜀城的街市,四处游玩观看起来。

    日头正盛,闹市区域人流穿梭,极是热闹。两旁的大树下,都是搭建的市集棚子,商贾们的吆喝声不绝于耳,不时的讨价还价之声不绝于耳。周博他们三人,除了唐菱是土生土长的唐门弟子,算是本地人外。周博和纳兰轻烟谁也没有接触过这种凡间热闹的集市,都是兴趣高涨。而唐菱虽然是唐门弟子,不过由于女儿家的缘故,平时也不怎么出门,如此热闹的集市说实话也没有接触过。因此,三人都是玩的极为开心。而且西蜀城中的诸多廉价特产,在南疆附近都是极其的少见。纳兰轻烟看的两眼冒光,对于那些特别新奇的物品小玩意十分感兴趣,往往拉着唐菱就冲到了人家的摊位上,精心挑选,喜欢的就直接买下。不过这钱,倒不是纳兰轻烟出,身为魔宗的大小姐,她可不知道凡间的货币流通。买下的东西,都是唐菱自掏腰包。唐家是西蜀城的土财主,这点钱倒也看不到眼里。再说,这一次唐家内乱,魔宗是出了力的,于情于理,都是要好好的招待客人。

    眼下,周博正在耐着心思陪着两女在一个摊位上看着两女挑选一些小饰物。纳兰轻烟手里拿着的是用不知道用什么野兽的腿骨雕刻的一只森白色的苍蛇,这是一种少数民族的吉祥饰物,但是这种东西在中部却没有什么市场,中土居民对于蛇的理解,总是阴毒冷血,寻常的人们对于蛇类饰物总是避而远之。所以,那摊位一天也难得碰到一个对这玩意儿感兴趣的客人。那老板看到纳兰轻烟十分感兴趣,当下也来了兴趣,推销的不遗余力,可惜他费尽唇舌,纳兰轻烟两女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既不说买,也不说不买,只是翻来覆去的看那东西,两人一文钱的价都没讲,老板已经自动降到了他的底价,可是两位姑娘还是不置可否。

    周博跟在两女的身后,脸色有点痛苦,毕竟陪女子逛街的事情,很多男人是不适合的。或许,刚开始新鲜劲不少,在峰上哪里有这样的环境让你选购东西啊?不过,看得时间长了,新鲜感一过,剩下的就是女子买东西的琐碎和无聊了。周博目光游离了片刻,把目光重新望向了那个小小的摊位上。那边,摊位中的一对墨蓝色宝石耳坠,小巧精致,尤其是那银钉上面的蓝色宝石,纯净的似乎没有杂质,而且隐隐的有些淡蓝色的晕光。倒真的如同夜空中的星星一般,十分别致精巧。

    “这耳钉倒是十分别致,周博的目光不自觉的在两女那晶莹如玉的耳垂上打量了一下,暗自比较起来。比较了片刻,看上去还是唐菱似乎更适合这对耳钉一样。不过,周博却没有说话,毕竟不是自己需要的。再者,告诉唐菱自己感觉她适合这对耳钉的这番话他也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谁知道人家大小姐能不能看上这一对耳钉呢?

    摊位上的老板眼光十分锐利,一看到周博那有些意动的目光,立刻惊喜道:“哎呀,公子眼光可是真的不错啊,这对星石耳钉虽然有些昂贵,但却是真真正正的的星蓝石制作成的,你看看这星蓝石的成色多好,你再看看这景致的做工,送给身边的这小姐,绝对会更加的漂亮。”

    那老板看到周博的目光在唐菱的身上停留了一会,看到他们三人一起,再看看两人的年龄似乎还比较般配,还以为是想要送给唐菱的。

    “啊?,不是,老板你误会了,我..我不是!”周博手忙脚乱的摆着手,慌忙的解释道。不过他也不善言辞,不知道该怎么说,脸上一会就急的红了起来。唐菱和纳兰轻烟在一旁看着,纷纷掩口而笑。尤其是纳兰轻烟,平日里看周博都是一副有点庄重的样子,很少看到他吃瘪,笑的更加欢快。最后,还是唐菱有些不忍,替周博解了围,对那老板说道:“你倒说得是实话,这的确是星蓝石制作成的,多少钱,我要了!”

    那老板立刻眉开眼笑,高兴道:“一两银子就行了,我看诸位是个买家,就不要虚头了,一两银子!”

    老板的这话一出,唐菱点了一下头:“好,包起来吧!”

    说完,随手在腰间的锦囊中一探,一块成色极新的银块就落在了那老板的摊位前。说完将那老板已经包好的耳钉拿在手中,直接收入了怀中。那老板看那银子成色十足,喜不自禁的连连点头,一边往怀里收着金子,一边笑呵呵的连连道谢。

    “唉”周博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了扯,目光顺势望去。只看一旁的纳兰轻烟眼巴巴的看着一处,小声的问道:“你...你有银子没有?”

    “啊?你说什么?”周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堂堂的魔宗大小姐竟然问自己有银子没有,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周博说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问你有银子没有?”似乎因为唐菱的缘故,纳兰轻烟的话语声极小,好像不愿意让第三个人听到。周博这一次听的清楚,摇摇头,问道:“你要银子干什么?”

    “哼,一个大男人出门都不带钱!”纳兰轻烟嘴唇微微一撅,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周博看着纳兰轻烟的姿态,暗暗摇头:“这个大小姐还真是不讲道理,明明她自己没有钱,还要责怪别人。看着她眼巴巴的看着那个方向,周博好奇的看过去,似乎想知道究竟是什么那么吸引这个魔宗的大小姐。

    如此望去,周博顿时知道了纳兰轻烟眼巴巴的看的东西是什么。不远处,那个方向的一老者扛着一根稻草包裹的木棒子来回的走着,棒子上面插着许多红嘟嘟的糖葫芦。远远看去,那一串串糖葫芦在眼光下晶莹剔透,外面的糖稀包裹着里面红色的山楂,看上去十分诱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怪,周博竟然问到了一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口中不自觉的分泌出了口水。“看着纳兰轻烟的样子,这东西一定很好吃吧?”周博再次吞咽了一下口水,看到纳兰轻烟也是忍不住的咽口水,暗自想到。

    “我告诉你,这玩意叫做葫芦糖,可好吃了,我以前也吃过一次,我还想吃!”纳兰轻烟眼巴巴的看着那一串串诱人的糖葫芦,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对周博说道。

    唐菱此时恰好在一边看别的东西,所以没发现身边那两人不断吞咽口水的惨状。或许是终于忍受不住这种糖葫芦的诱惑,又看到周博在一边,纳兰轻烟的眼珠一转,一种狡黠的光芒闪过。一蹦一跳的来到了那老者的身边:“大爷,给我一个!”

    “好累!”老者看到纳兰轻烟清秀可人,又带着一点少女的调皮古怪,忙选了一串糖稀挂得较多的糖葫芦递给她,笑着说道:“小姑娘,给你一串糖多的!”

    “恩恩!”纳兰轻烟拿在手中,连忙咬了一口。一双大大的眼睛瞬间弯成了月牙:“真好吃!周博,快过来!”说着,压低了声音:“大爷,让我哥开给你付钱!”

    “好,好!”老者也没介意,而是笑着看纳兰轻烟,似乎自己的孙女也和她差不多大了吧?

    周博走上前,纳兰轻烟立刻笑眯眯的向他挥了挥手。可怜的周博,还不知道此刻已经被纳兰轻烟算计了一把,傻乎乎的走到了两人的身边。老者笑着说道:“小哥,糖葫芦一钱银子,多谢照顾小老儿生意!”

    “啊?我没钱啊!”周博听到那老者的话语,再看看笑的正欢的纳兰轻烟,显然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那老者闻言一愣,还没有说什么。旁边,两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一问一答的响了起来。

    “唉,你看这个家伙竟然没带钱......”

    “非也非也,我看不是没带钱,恐怕是没钱的土包子吧?哈哈..........”

    听到两人的话语,原本微笑的纳兰轻烟脸色逐渐冷了下来,对着那发出声音的二人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敢调笑我们?”

    发出声音的两人,是两名年轻男子。周博望去,那两名男子都是身材挺拔,而且相貌英俊。一看,就非一般之人。只是眉宇间流露出一丝轻浮之色,却让人对他们的印象,打出了一个折扣。不过,二人身后都是斜背长剑,让周博心中一动:“修道之人?”

    想到这里,周博轻轻拉了纳兰轻烟一下,将其挡在了身后。而那两名弟子听到纳兰轻烟的那番话,虽然没有动气,不过脸色也并不是十分的好看。站在左侧的那名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妹子,似乎你跟的这个男的并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连一串糖葫芦都是付不起价钱,这等货色,你要他作甚?我师兄弟二人难道说的不对,如果他能付出这糖葫芦的价钱,我师兄弟二人愿意向他赔罪!”

    说完,眼光还挑衅一般的看向周博。很显然,两人已经认为周博付不出那一串糖葫芦的价钱。

    老者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算了,算了!一串糖葫芦,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如果这位公子有什么难处就算了。”说完,扛起那木棒,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老人家!”唐菱从周博的身后走出,将一小块碎银交到了那老者的手中:“我哥哥的钱袋放在我这里了,这是我妹妹的糖葫芦的钱,您收好了!”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又没入人群之中。周博对着唐菱轻轻一笑,转身拉起纳兰轻烟:“我们走吧!”

    “慢着!”那两名年轻弟子再次出声:“你妹妹刚刚的语气似乎不太友善,至少要向我们道个歉再走吧!否则,我们可是不依!”

    “什么?让我向你们道歉,做梦去吧!”纳兰轻烟闻言火气迅速上涌。对于这两名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男子,纳兰轻烟连多看二人一眼的兴趣都欠奉。原本,她只是想让周博替自己去向唐菱讨点小钱给自己买一串冰糖葫芦而已。她和周博两人都属修道中人,寻常根本不接触世俗,所以自然不会装有凡人中需要使用的银两。今日,所有的花销都是唐菱一人支付的。纳兰轻烟也有些不好意思,根本不愿意再让唐菱为自己付钱了。而周博没有买一样东西,所以纳兰轻烟才想让周博代替自己去讨要些银钱。本来,没有多大的事情,可是偏偏遇上了这两个多管闲事的男子,才弄成了现在的这个情况。

    两名男子哼了一声:“小姑娘,你还是不要这么盛气凌人,你可知道我二人是谁吗?不怕告诉你,我二人皆是青城剑派的弟子,他是我师兄俞泰真,我叫钱鹏。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的好,否则有的人你可是惹不起的!”

    “惹不起,我倒想看看我是怎么个惹不起的方法?”纳兰轻烟怒极反笑,转手就要拔藏在身上的短剑,却被周博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两位究竟想怎么才了事,两位既然是青城派的弟子,似乎没有和我们这等市井小民过不去的意思吧?”

    “呵呵,算你识相!”那钱鹏听到周博的话,还道是周博服了软,立刻上前两步,附在了周博的耳边:“其实吧,我师兄弟二人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我家师兄看到令妹可爱,所以就想认识一下.....”

    “原来是这样,哼!”周博冷哼一声,终于知道这两人为什么纠缠住自己不放了,原来竟然打得是这般的主意。转身拉起纳兰轻烟:“菱儿,我们走!”

    “啊?哦!”唐菱完全没有想到周博竟然会叫她菱儿这样一个亲近的称呼,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迅速回过神来,慌忙的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跟着周博,就要离开。

    “哼,想走?”那钱鹏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在知道了自己两人的身份和想法后,竟然会选择离开。一时间,怒哼一声,向着周博的肩膀就直接抓了过去。

    其实,钱鹏和那俞泰真两人都是霸道惯了。尤其是在西南这一带,青城剑派一枝独秀,几乎人人都给青城剑派面子。而俞泰真,更是青城剑派掌门人俞京戊的独子。他钱鹏的父亲,在青城剑派地位也是不低,仅次于掌门,乃是名副其实的二宗主。这师兄弟二人倒也是义气相投,平日里没少仗着青城剑派的名头为非作歹。今日看到纳兰轻烟的姿色清丽绝伦,一时间两师兄弟心中念头闪过。还是照着以前的法子,先是找找对方的麻烦,然后表明身份,让对方乖乖就范。一来,可以好好的戏耍对方一下,抖抖自己青城剑派的威风。二来,也是变相的满足两人内心那高高在上的骄傲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