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8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  没有诛杀祝融的喜悦,反而周博有一种异常的恐惧感。当那一剑挥动的时候,周博心中本能的知道这一剑出手,必然会有人丧命。可是,他却没有半点的犹豫。相反,他的心,在那一刻有一种蔑视一切的冷意。有一种他自己可以感觉到的一切都不重要的冷意。就好像看一只蝼蚁的生死一样,丝毫不会有半点的同情和怜悯。

    从学会了那一剑之后,周博就有这种感觉。所以,他也一直告诫自己不能使用那一剑,因为他从心底害怕那种睥睨而又无情的冷意。然而,才学会几天,他就是用这一招出手了。一招出手,还杀掉了魔道中有名的天地风雷火五煞之一的火煞祝融。

    “好了,周博,你听我说!”唐菱看到周博的样子,语气中有些焦急:“你别激动,别害怕!没事的,没事的.....”

    门外,纳兰轻烟和磨砺锋两人站立良久,最终还是没有进门。看着屋内的情形,纳兰轻烟的眼圈略红:“爹,这是怎么回事?”

    磨砺锋脸色凝重,摇了摇头:“心魔!”

    “心魔?为什么会有心魔?”纳兰轻烟在门外听到了周博的全部话语,也看到了他那种有些无助的样子。她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文弱但是却喜欢带着笑容的男子,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一时间,她的心里十分的难受,下意识的就想让磨砺锋帮忙!

    “似乎,就是你说的那一剑的缘故!”磨砺锋的神情古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已经听影子说了全部的经过,我倒是想见一见周博施展的那一剑到底是什么样子。能让影子也恐惧成这个样子,看来那一剑一定不简单。”

    “恩!那一剑的威力的确很大,仅仅是感觉就能感觉出不一般。而具体怎样,我们也不知道。似乎只有祝融一个人尝试到了,不过.....”纳兰轻烟小声的说道。

    “这一剑的威力不一般!你的这位正道小朋友,或许真的是天资英才也说不定,很可惜却是晨曦门的弟子。”磨砺锋摇了摇头,似乎感到有些可惜。

    “那,你把他收入魔宗好不好?”纳兰轻烟看到父亲的感叹,脸上多了一丝笑容:“既然爹都这么认可,为什么不想办法把他收入魔宗呢?”

    “你想让他入魔宗?”磨砺锋笑了笑:“他可是你的朋友!”

    “正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才想办法让他加入我们魔宗啊!以爹的为人,我想应该会培养他吧?总好比他在晨曦门中当一个不会武功的打杂的要强,就是他不知道好歹,不领情!”纳兰轻烟有些恨恨的说道:“真是一个榆木脑袋,晨曦门就真的这么好?”

    “人各有志,勉强不来的!”磨砺锋倒是看得挺开,呵呵一笑:“只要你和他相处融洽,爹是不会管你那么多的!”

    “爹,你说什么呢!”纳兰轻烟似乎听出了磨砺锋语气中的调笑,跺了跺脚,不乐意的说道:“你知道的,我已经是那个人的妻子了,不会再变的。这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使命,从一开始,就早已注定.....”

    纳兰轻烟的那句话一出,磨砺锋的脸色顷刻变了...........

    伸展了一下已经几天没有活动的身子,趁着这一刻没有人看护,周博缓步走出房间,目光一抬,看着房间外的花园中的各色花朵,心中顿时一片坦然,压抑的情绪,也好了不少。

    “看你的气色,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了。”就在周博目光看着花朵的时候,熟悉的男中音在耳边响起。顺着声音望去,乌金长衫的磨砺锋面色平淡的站在房檐下,目光也是落在花丛之中:“看样子,似乎女孩子都喜欢在房间外的院子里种上花草。烟儿的小苑如此,这位唐家大小姐的庭院也是如此。女孩子,还是有很多地方相通的,呵呵!”

    “是你?”周博略微的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磨砺锋会出现在西蜀城的唐家。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暗地里跟着我们?”

    “烟儿是我的女儿,我自然不可能让我自己的亲生女儿冒险。这一次虽然是锻炼烟儿,不过也要保证她的安全。你们做的很不错,谢谢你。”磨砺锋随手捏起了距离最近的一片花瓣,放在鼻间轻轻一嗅,笑着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几乎没有半点魔气的男子,举止优雅,俊朗庄重。而且,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周博有些嘲讽一般的笑道:“谢我?谢我做什么?是感谢我帮你们杀掉了祝融,还是感谢我别的什么?”周博的语气中,明显有一种怨气或者说是不满。磨砺锋可以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他的情绪,却没有生气。或者,他也是唯一一个敢用这种口气对魔宗宗主说话的人吧?

    磨砺锋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花瓣,没有生气,目光依然平和。纵然他的身份是魔宗宗主,可是周博还是从心底承认,这位魔宗宗主的心态不是一般的平和。在周博的想象中,魔道中的一派之主都是应该有那种戾气,或者是魔气的。可是,磨砺锋没有,他给周博的感觉,永远是那种平和淡然,似乎是一个不会生气的文士。磨砺锋看着周博:“你有心魔!”

    周博眉头一皱,随即脸色苍白了几分。手指颤抖了几下,握紧又松开,松开再握紧。这种动作很显然的显示出了周博内心的不安和惶恐,似乎周博也是意识到了这些。

    磨砺锋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的这种心魔来源于哪里,当日你的那一剑之威我也听影子说了。在你们正道人眼中,或者用你们正道人士的话说,那一剑戾气太重,不是正道应有之物,对吗?”

    周博点点头:“对!”

    磨砺锋漫不经心的接着说道:“那我问你,剑,能杀人吗?”

    “剑,能杀人吗?”周博有些疑惑的复述了一遍磨砺锋的话,声音小了一些:“剑,自然可以杀人!”

    “那么,无人使用的剑,还可以杀人吗?”磨砺锋再次问了一句话。这句话,让周博顿时不再说话,良久后,才说道:“无人使用的剑,自然不可以杀人!”

    “这就对了!既然都是杀人的剑,又何必区分本质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剑也是一样,正道人用,即为正!魔道人用,便为邪。可是,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无非是杀人!”磨砺锋笑了一下,似乎是对于那些正道中人的做法不屑一样:“你的心魔,并非是那一剑。而是,你自己在恐惧,恐惧你杀了人。从内心来讲,你的想法或许更多的是认为你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人了,因为你杀过人!”

    “你...”周博一个“你”字说出口,却再也说不下去了。显然,磨砺锋的这番话,并非是信口开河。磨砺锋走上前两步,宽大有力的手掌拍了拍周博的肩膀:“周博啊,你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正道弟子。虽然正魔殊途,可是我却很愿意看到正道弟子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仅仅从小听着师长们的说法,就单纯的认为魔道中人尽数该死。曾经,有一位我很佩服的人说过这样一番话,我一直没有忘记。”

    “他说了什么?”周博多了几分好奇。能让当今魔道第一人佩服的人,想必一定不是一般人。所以,周博也想听一听那个人说的那一番话。

    “他说,正与邪,恩与怨,千百年间早已不分谁对谁错!正魔之间,谁对谁错也早已无从知晓,只是一味的仇杀,到头来终究不过是平添多少伤悲多少仇恨!”这是我一直记住的一番话,也是一直想把它告诉所有人的一段话。不过,我的这个想法是实现不了的,现在告诉你,也算是小小的弥补一下自己心中的遗憾吧!”磨砺锋感慨的说道,目光中,对于周博竟然有一种长辈对晚辈一样的期望。

    “正与魔,恩与怨,早已无从分辨谁对谁错?”周博口中喃喃道。

    “对!如今正魔对立,或许只是下意识的一种本能,就好像你知道自己饿了要吃东西,渴了要喝水一样。魔门中人,尽是十恶不赦,杀之而后快的邪恶之徒,是正道弟子心中最直接的想法。而我们圣道中人,也由于这种思想,仇视正道弟子。千百年前的结,造成了今日的恶果,已经不是谁可以解开的难题了。”

    “那,你那个最敬佩的人呢?”周博此时心中对于正魔纠缠的原因,并没有太多的注重。相反,他倒是想多知道一些那个磨砺锋敬佩的人,能说出那样一段话的人,或许是一个智者也说不定。

    “他死了!早在十八年前就死了!死在了正道六大派的联手围攻之中,那一晚,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磨砺锋眼中闪过一丝哀色,仰头望天。

    “你是说,那个人是极北雪帝?”在听到十八年前六大派围攻的人物,似乎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人,那就是曾经的魔道第一帝,极北雪帝凌铮。这个事件,可以说在正道中口口相传,几乎只要是正道弟子,都没有人不知道的。

    “对,就是凌雪帝!”磨砺锋不想再这个问题上最多说什么,每当提到凌雪帝,磨砺锋的眼中总是哀色闪过。显然,对于这个昔日的魔门第一帝,磨砺锋是一种缅怀而又尊敬的心态。

    “你知道烟儿要寻找的未婚夫是谁吗?”磨砺锋突然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让周博一愣:“不知道!”

    “其实,烟儿在未出生的时候,就是雪宫定下的帝妃人选了。我的妻子出身雪宫,所以当知道我们的孩子是女孩时,就定给了凌雪帝当儿媳。可是,后来十八年前千寻湖畔桃花林中的那一战,凌雪帝一家三口尽数死于正道围攻之中.......”

    “但是,轻烟还是在寻找她的那个未婚夫啊,你们没有告诉她?”周博听到磨砺锋的话,就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立刻询问道。

    “她的妈妈没有告诉她,而是从小告诉她她的未婚夫失落在民间,需要慢慢的寻找。因为,烟儿的母亲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凌雪帝一家三口尽数死亡的真相。我也不敢太过执着,就随她们去闹吧。对于我的女儿,只要她能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就可以了,我是不会管什么门派,地位,身份之类的俗物的。只要她能找到她心喜的男子,我就不会反对!”

    磨砺锋看着周博:“我知道烟儿要和你一起去寻找线索,我也不打算阻拦她,让她多见见外面的世界也好。只是,她的安全,就拜托你了!我不是用一个魔道之主的身份对你说这些话的,而是用一个父亲的身份,对一个看上去还不算太排斥我的小友说出的请求,请他照顾我的女儿!”

    在亲情面前,即便是魔道,也从来没有泯灭过丝毫的人性。磨砺锋的举动,更是符合他一个作为父亲的身份。周博郑重的说道:“好,我答应你,磨砺锋前辈!”

    “多谢!”磨砺锋笑了笑:“我知道,你不会拘泥于正魔之分。天地之间,万物规律方圆皆有人订,而率性而为,方为大丈夫本色。快意恩仇,无愧于心,便是做人根本。周博,坚守自己的本心吧。不要被外界干扰了你,否则你是无法踏足最终的道路的。凡事,问心无愧就好!哈哈..哈哈........”

    磨砺锋大笑离开,长袖飘舞间尽是潇洒如意,丝毫没有半分的拖泥带水。而周博,则是呆立原地,不断的思索着磨砺锋所说的那句话:“率性而为,方为大丈夫本色。快意恩仇,无愧于心,便是做人根本。凡事无愧于心就好,凡事无愧于心就好........”

    周博紧皱的眉头在这一刻,终于舒展。而一直纠缠在内心深处的那些执念,也似乎在这一刻尽数飘散。“无愧于心就好,无愧于心就好!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直冲天际,让已经逐渐走远的磨砺锋脚步稍稍一停,转而继续迈起了步伐。他知道,这一刻那个有着自己思想的年轻人,终于解开了自己的心结,开始学会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

    “周博,周博,咱们去这里看看!”纳兰轻烟在拥挤的人群中欢快的对着身后的周博喊道,一边挥手,一边好奇的想路边看去。那样子,活脱脱的一个快乐的小精灵,常人看到,也只是以为谁家的女子和情郎一起逛街,绝对想不到,纳兰轻烟的身份,竟然是魔宗宗主的独生女儿。

    周博和唐菱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有些无奈的一笑,赶忙跟上了后者的脚步。前些天的唐门内乱,让西蜀城的的确确是气氛紧张了好一段时日。当时,不但每一个进出城池的人都要受到唐门弟子的严厉盘查,就连街道上,也是很多地方被列为禁地,不许走动。那一段时间,的的确确让西蜀城的百姓感到了危机感和恐惧感。所以,一连好多天城中都是几乎无人走动,至于商铺什么的,更是早早的关上了大门。一直到这几天,唐门内乱平定,西蜀城才算是重新回归到了往日的昌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