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8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  “恩?”高空上,祝融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似乎不应该出现的感觉。疼痛,没错,自己竟然感觉到了疼痛。“这怎么可能?”祝融不敢置信的看着那黑色人影,右手缓缓的按住了自己的小腹,手上的感官传来的一股湿湿的液体,带有一种血腥的味道。是鲜血,是他身上的伤口流出的鲜血。

    “十字双刀,你是影子!”胸腹间的十字创伤让祝融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地面上那沉默又冰冷的黑衣人,眼瞳骤然一缩。回忆起刚刚黑色人影的那一招双臂交叉划斩出的十字黑芒,他立刻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是呀,看到那出奇诡异的十字黑芒,自己就应该知道的!”祝融暗暗的责骂自己的愚蠢,在罗刹门中,他有权利接触到罗刹门的最高情报。情报中,就曾经列举了魔宗不可招惹的高手,而一个名字叫做影子的人,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不同于魔宗的七魔手,影子几乎可以说是魔宗中最神秘的人物了。他的消息,甚至比之魔宗圣使萧风还要间断。整个关于他的资料上,只有两行字。黑衣,黑眸,十字黑芒斩!

    就是这样的一份情报,还是用罗刹门中不知道多少弟子的鲜血换来的。一直以来,祝融都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和自己同名的七魔手身上,从来没有对这个资料上只有两行寥寥几字记载的影子有过兴趣。可是,当今天他遇见了这个魔宗中最神秘的影子的时候,他知道他错了,眼前的这个影子,可能是魔宗中的顶尖高手之一,甚至修为,比之那些名声在外的七魔手,还要厉害。

    影子不言不语,双手一翻,两柄寸长短刃已出现在手中。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高手过招,往往不过片刻,生死之间,命悬一线。所以,往往是那些使用短兵的人,才更加的让人惧怕。看到影子手中的那两柄弧形漆黑的短刃,祝融竟然生出了惧怕之意。这一刻,他甚至有了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收肩,拧腰,黑色的影子好像流光。在纳兰轻烟的眼中,一闪即逝,随即,天空之上爆响不断,红黑两种光芒在高空中,宛如爆炸的烟花,层层绚染。祝融,影子两人一路在高空中掠起,一同从四方的屋檐横脊上踏过,无数瓦片纷飞,令人心悸的咔嚓碎裂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两人高空对战的能量劲气,早已经在落地之前就已经散尽。而高空上,两道人影对战的力量交错的范围中,所有事物似乎都显得十分脆弱,仿佛是一张薄纸不堪一击。

    “轰”“轰”火红色的火焰刀芒在黑色的十字短刃中交错而过,两道漆黑色的寸芒再一次的没入了祝融的身体之内。“嗤”的一声鲜血喷溅声,祝融闷哼一声,在黑色的短刃中倒飞而出,落于了地面。

    影子身子一晃,再次从空中落到了地面。那一身黑衣也是血迹斑斑,尽管比之祝融,他是强者。然而,天地风雷火五煞之名又岂是一般人所可以比拟的?即便强大如影子,也不能完好无损的将祝融解决掉。虽然刚刚的一轮交手影子没有收到任何伤害,而且还给了祝融两刀。但是,身为当事人的两人都知道,那种创伤对于他们,不会有太多的影响。

    “魔宗还是插手了,不过有我在,你们别想救出唐秀!”祝融森然一笑,双手火焰刀芒再度燃起,眼睛中尽是熊熊战意:“来吧,影子,让我看看你这魔宗中的高手到底是任何的厉害。”

    影子的身子刚要动作,却听到了身后的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等等,我还没死!”

    “周博!”纳兰轻烟的惊呼声中,脸色灰白的周博用景云剑支撑着身子,冷冷的看着祝融:“我们的战斗还没有完成!”

    “哼!”祝融看着周博,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站在影子身后的周博,整个人都是摇摇晃晃的,衣服更是破烂了不少,要不是靠着手下的一把景云剑的支撑,恐怕连站立都显得困难。

    “周博,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纳兰轻烟急急忙忙的跑上前,就想拉走周博。然而,影子却是缓退了两步,走到了周博的身后。显然,这一场战斗,依然是要让周博来进行。

    “轻烟,你们去救唐秀门主!”周博站在那里,脸色煞白的说道。“不行”纳兰轻烟闻言立刻反对:“你不是他的对手!”纳兰轻烟此刻是怎么想也不明白,明明这边已经胜券在握,只要影子将战斗进行下去,那么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自己这一方获胜。可是,在这个时候,周博竟然还要独自和祝融对战。刚刚一招都接不下来的周博,怎么能是祝融的对手?

    “走!”周博大吼一声,眼中尽是执着的光芒。或许纳兰轻烟不知道,或许影子也不会知道。周博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第一招祝融在高空之上一招击飞自己时的那种深深的不屑。那是一种类似于高高在上的强者对于弱者的不屑和蔑视,那种目光,周博从来都不曾忘记过,因为那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晨曦门中,紫星峰弟子的身份从来都是被同门弟子看不起的。而他自己,也在那唯一一次走出紫星峰的时候,领略到了这种蔑视。不管是舒雪凝也好,还是楚大钊也罢,在那个同样以实力为尊的晨曦门中,备有实力就等于可以被人任意践踏。

    周博没有傲气,然而他却有着自己的傲骨。或许,表面上他是一个温和的人,然而他同样的有着属于自己的高傲,自己的傲骨。在晨曦门中,因为师叔的缘故,他无法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可是,在这里,在面对祝融,他不想看到那种蔑视的目光。

    “今天,就算是为了自己吧!”周博喃喃的说道,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手中的景云剑,竟然出乎意料的再次归鞘。

    “这是........”纳兰轻烟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她知道,她曾经极想再见一次的招式,终于出现了。虽然周博依然是重伤的样子,失去了景云剑支持的他依然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可是这一刻,那种无形的气势,却是在猛然的上升着。

    天地间,风声吹过,一片肃杀。就连影子,也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安,缓缓的后退了两步,挡在了纳兰轻烟的身边。

    右手的手掌缓缓的按在了景云剑的剑柄之上,仿佛是带着某种韵律,围绕着剑柄上下奇异的反转滑动,上翻,平滑,右旋.....一切都是那般行云流水,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带着一种波澜不惊的平静,然而,站在远处的祝融却是感觉到了这种平静下蕴含的不安和恐怖。

    “不能等他出剑”祝融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手中火焰暴涨,狠狠地向周博劈去....

    “噌”空气中猛然的剧烈波动起来,周博耳朵一动,景云剑悠然出鞘。紧闭的双眼也在那一刻猛然睁开。

    剑出鞘,声铿锵,随着周博手腕的一个转动,景云剑带着无与伦比的锐利之气,剑气徒然一寒,宛如带起了天地间最浓烈的的冷气,一道雪亮的剑芒悠然划出一道旋弧,一闪即逝。白色的剑光闪过,迅若雷霆的破入了怒斩而至的火焰刀芒之中,那一刻,白光大作,寒意铺天而至.......

    “血,数不尽的血,红艳艳的一片。流动的欢快,流动的迅速,趟过脚踝,向远处蔓延。”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身上会有这么多的血?为什么,这是什么感觉。是的,杀,杀,杀!嗜杀,嗜血。周围红蒙蒙的一片,完全看不清一切,可是他却知道,很多他相识的人,都在这里.....”

    “李昊,于蓝,师傅,师叔....为什么他们身上都有血,为什么他们身上都有伤?这是怎么回事?不对,不对,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突然燃烧起的大火,是火,四周燃出了令人恐惧的大火,好像是传说中那可以焚尽三界一切罪恶,一切污浊的红莲净火,将他所有看重的人,一一吞灭。”

    “住手,住手,快停止!”在火焰中,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可是却无能为力。他似乎只是一个过客,那种火焰沾身却没有半点烧灼感,那种可以听到令人心碎的嚎叫声,却无法触碰到那些影像中的一丝一毫。他,只是一个过客!

    “一个又一个的在他生命中比亲人还要重要的人,被大火无情的吞噬。大师兄,师叔,小师弟,师傅.....”

    “不!”当看到大火最后席卷着吞噬了望尘真人的时候,他终于失去了控制,向着火焰的深处冲去:“不要!不要!不要........

    “啊!”..............

    周博喘着粗气惊慌的弹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双手胡乱的在空中抓着,似乎想要将那些场景都抓回来一样,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惊怕,让体表泌出了不知道多少汗水,甚至将衣服都打湿了也丝毫不知。

    “周博,周博,周博!”徒然间,耳旁近在咫尺的呼喊和那种淡淡的幽香让他神智一清,同时胸口处那一股清凉的冷意迅速直冲入脑,寒冷彻骨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肩被人用力的摇了一摇,再看周围时,场景已经变了。

    眼神滞然的停顿了一会,似乎才涌上了些许活力。看着周围的场景,软榻带着淡淡的幽香,似乎不是自己所在的紫星峰上的那间竹屋。身边,唐菱正紧紧的压住自己的肩膀,一双美目关切的看着他。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周博声音干涩的说道:“唐姑娘?”

    “周博,你没事吧?”唐菱关切的看着周博,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毕竟,刚刚周博那如同发疯一样的行为,让唐菱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看到他那惊慌失措又夹杂着恐怖怨恨的神情,让唐菱当时有了一种几乎远远跑开的冲动。太吓人了,真的太吓人了!

    “我...我没事,我似乎做恶梦了!”周博深吸了一口气,才感觉到身上的种种不适应,疲倦的倚在了床头上:“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唐家堡!”唐菱捋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脸上的神情多了一分感激:“你已经昏睡了四天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昏睡了四天了?”感受着嗓子的那种干涩,周博艰难的动着喉结:“我竟然昏睡了四天?”

    “你先等等!”唐菱说完,立刻离开床榻,走到不远处的桌子上拿起了精致的茶碗,小心的端到了周博的面前:“先喝点水吧,你的喉咙好像很难受!这几天虽然给你喂了一些水,不过应该还是很渴的!”说完,揭开茶碗,一手很自然的绕过周博的腰侧,玉掌轻托,就要将茶碗送到周博的嘴边。

    “多谢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周博十分不适应的动了动身子,一手慌忙的接过了茶碗,大口的将茶碗中的水喝干。略带一丝甘甜的凉水入喉,那种火烧火燎的干涩感立刻消失的无影无形。那种嗓子的干涩,好像真的是刚从火焰中冲出一样,难受的几乎窒息。唐菱看到周博将茶碗中的水喝干,轻轻地询问道:“怎么样,还要不要再喝点?”

    “不用了!”周博摇摇头,微笑点头表示了自己的感激:“唐小姐,唐家的情况如何了?”

    唐菱将茶碗放在桌子上,笑道:“唐家的内乱已经平息了,那一天多亏了你,才能救出秀叔。秀叔既然没有了危险,外门的弟子自然也就调动起来了。一切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容易了不少,前后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差不多控制住了局面。高盛香主他们感到的时候,唐家几乎恢复了正常。要不是还有很多善后要做,唐家几乎当日就可以解除警戒,让西蜀城重新热闹起来了!”

    “那,罗刹门的祝融怎么样了.”周博怔怔的问了一句,眼前再次闪现出当日自己那一剑出鞘的情形:白色的剑光闪过,悠然的破入了怒斩而至的火焰刀芒之中,那一刻,白光大作,寒意铺天而至。火焰和白光交际一处,发出了惊天的爆闪光芒。白光一闪,紧接着就是长久的黑暗.........

    可以肯定,在施展出那几乎是全身精气神聚集的一剑后,周博直接昏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一概不知。所以,周博也是想知道一些当日自己昏迷后的情况。而且对于那一剑的威力,周博心中也是隐隐的知道了结果,可是还是不太愿意相信的轻声询问道。

    “他..他死了!”唐菱说出了祝融的结局:“那一天我就站在远处,看到了你们的交手。白光闪过,你昏迷过去了,而那个魔道的魔头,则是死了!”

    “果然....!”在听到祝融的死讯后,周博并没有因为一剑诛杀了一个魔头而感到应有的兴奋,反而是惧怕一样的将双腿缩到了身前,双臂牢牢的抱住双腿,低声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我就知道,一定会是这样的,这一招出手,就会有人死!”周博声音有些哽咽:“这是杀招,我不能再用了,以后再也不能用了,我杀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