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8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身“不好!”看到凶鹰老怪的举动,纳兰轻烟手中短剑带起一道剑芒,向着凶鹰老怪的身影直接批斩而去。一切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甚至纳兰轻烟都没有想到,周博只是在片刻之间,就被凶鹰老怪给震飞出去。没有了周博,凭借纳兰轻烟绝对不是凶鹰老怪的对手,但是为了身后的唐菱,纳兰轻烟仍然一剑斩出,在这个时候,能拖延片刻也是好的。

    “闪开,别添乱!”凶鹰老怪怪叫一声,看也不看纳兰轻烟一眼,红色的长袖轰然怒扫,带起的庞大劲气卷动着纳兰轻烟的短剑,连带着纳兰轻烟一扫而出。巨大的力量让纳兰轻烟身不由己,直接侧飞而出。这一刻,同凶鹰老怪交手的瞬间,纳兰轻烟才知道这个昔日在魔道中颇有声名的老家伙,原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不济。

    “小姐快走!”一旁早已上好劲弩的小五看到凶鹰老怪那眨眼即来的速度,来不及多说什么,闪身挡在了唐菱的面前,手中的唐门劲弩毫不停歇,一连四弩,迅发而出!

    “滚开!”凶鹰老怪大手一挥,直接将小五震飞出去。也所幸凶鹰老怪在心底对于莫野还有一丝的忌惮,不敢惹怒那杀神,下手都极有分寸,只是将他们震飞了事。本来,以周博他们的修为,也根本阻挡不了凶鹰老怪,实力上的太过悬殊让这场拼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公平和激情。只是短短的片刻,就已经让凶鹰老怪近了唐菱的身,一爪按在了唐菱的肩头。

    “嘿嘿,小娃娃还是跟我走吧!”凶鹰老怪一招得手,心中大为喜悦,一手紧扣着唐菱的肩膀就要飞身而退。在他看来,纤弱文静的唐菱根本不具有任何威胁和危险性。“这一次的功劳是自己的了!”凶鹰老怪森然一笑,丝毫没有注意到纤弱文静的唐菱眼中闪过的一丝冷芒。

    “细密的轻响声,宛如春天的细雨,敲打在碧玉色的芭蕉叶上。不会显得很急,也不会显得很快,那种银白色的连绵细芒,真的好像那飘摇的雨丝,连绵的让人甚至有些心动,有些心痛。”

    “秋雨莫叹百花残,落英总笑东风晚”就在那一刻,就在那一霎,洁白的好像一朵梨花展开,原来,有的时候梨花,也可以在不同的世界开放.......

    凶鹰老怪的脸色古怪,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不太相信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腹,看了看那依旧鲜红如血的大红长衫,干瘦的似乎只有一层皮包裹在头骨上的脸庞闪过古怪的笑意,嘴角颤了几颤,似乎要用力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整个身子,就在那惊讶的目光中,轰然倒下.....

    倒下的那一刻,他似乎终于想到了。原来,自己还忘记了一件事情。自己要抓的是唐门的大小姐,是呀,自己最终还是忽略了最不起眼的一步。也正是这一步,让凶鹰老怪无法再去思索以后的东西,也无法再去后悔自己以前的举动,或许有的时候,一个人,只有一次机会!

    “暴雨梨花针”唐门之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唐门天莲和金色孔雀翎。很多人,很多年,甚至身为唐门弟子的小五也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暴雨梨花针,这一刻就紧紧的握在唐菱那宽大的袖子中。那银制的机簧匣子并不太大,甚至有些小巧,如果在一些高手眼中看来,或许这些东西不会有什么作用或者威胁。然而,谁又会想到,刚刚就是这样一件小巧的东西,竟然是让成名魔道数十年的凶鹰老怪死不瞑目的元凶?或许,不要说是凶鹰老怪,就算是在不远处目睹了全部过程的纳兰轻烟和小五,也有一种极度的不真实感。

    “这...这就是唐门的暗器?”纳兰轻烟吃惊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坐在地上好像忘记着傻傻的站在那里的唐菱。刚刚,她目睹了凶鹰老怪和唐菱的一切举动。就在凶鹰老怪一手抓住了唐菱,即将离开的时候。那无声无息的银色光芒,在那一刻绽放出了宛如一朵盛开的梨花一样的银芒,连绵不绝。那细密的银色光影,真的宛如春天的细雨,润物细无声,细密如牛毛,尽数的没在了凶鹰老怪的胸腹之间。那种密集的程度,纳兰轻烟甚至可以肯定,那么多的光影,没有一丝一毫的打歪,全部进入了凶鹰老怪的胸腹。

    从天空飘落而下的周博,眼中也是凝重的神色,轻轻的拉起了纳兰轻烟,低声道:“这就是..这就是唐家的暗器?”

    纳兰轻烟也是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似乎普天之下,除了唐家也没有哪种凡人的暗器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灭杀掉凶鹰老怪这样修为的修魔之人。

    “是呀!”周博叹了一口气,面色复杂的说道。刚刚亲手和凶鹰老怪交手的周博,很是清楚的知道凶鹰老怪的实力到底如何,如果真的比较起来,比之高盛他们,也要胜上一筹。高盛在魔宗中属于九幽炼狱第五层的高手,也就是说,按照魔宗的实力鉴定,凶鹰老怪的实力应该已经达到了九幽炼狱第六层的实力。可以说,已经算是高手了。然而,就是这样的高手,却死在了他们平时正眼都不会看一眼的平凡人手中,甚至恐怕自己如何死的都不知道。大意之下,即便是如凶鹰老怪这等实力已经达到了六层境界的高手,也丧生于唐门的暗器之中。唐门暗器,果然非同一般。

    “轻烟,答应我一件事情!”周博的脸色少有的严肃和沉重:“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目光落在纳兰轻烟的面容上,等待着纳兰轻烟的回答。

    “你说!”纳兰轻烟看着周博,等待着周博说出要她答应的事情。

    “永远不要使用这种威力的暗器,对晨曦门的弟子....”周博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唐菱,目光中隐约多了几分恳求的意味,让纳兰轻烟心中一软,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只要有你在一天,我就不会使用这种暗器对付晨曦门的人!”

    周博虽然想到了正道,可是他还是没有那么伟大。一来,纳兰轻烟份属魔宗,和正道本身就是誓不两立的宗派,要让纳兰轻烟不使用这种暗器杀伤正道中人,周博认为很不现实。就算是两人的关系稍稍还算是友善,可是在立场方面,两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或许,彼此会因为对方稍稍让一步,但是也只是局限于底线之内。二来,这种威力巨大的暗器用来防身,关键时候近身恐怕就算是修道高人也未必能抵挡的住,毕竟大家还没有修道成仙,都是凡体肉胎。万一纳兰轻烟有危险了,也肯定要用来关键时候防身的。因此,周博尽量把握着纳兰轻烟的想法,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不对晨曦门弟子使用这种暗器。纳兰轻烟肯答应他,已经算是极为照顾的了。

    “大小姐,你没事吧?”最后,还是小五先恢复了正常,走到了唐菱的身边,关切的四下看了看,待看到唐菱没事之后,才松了口气。指着凶鹰老怪的尸身,似乎是对唐菱说,也似乎是所有人说:“他死了!”

    周博收剑回鞘,和纳兰轻烟一起走到了唐菱的身边:“对不起,我们没挡住他,让唐小姐受惊了!”

    唐菱摇摇头,抬头看了看站在她对面的周博,空洞的眼神中逐渐多了几分情绪。衣袖中的手一松,那暴雨梨花针的机括“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哇”唐菱身子猛然一冲,直接冲进了周博的怀中,双手死死的搂住周博,大哭起来。短时间内情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事情的唐菱在这一刻,在第一次使用暴雨梨花针这种威力巨大的暗器杀了人之后,情绪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崩溃起来,死死的躲在周博的怀中,大哭失声。

    “呃”周博的身子猛然一僵,他没有想到唐菱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时间,双手大大的张开,悬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第一次经历女孩子躲在怀中痛哭的周博,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纳兰轻烟,同时张了张嘴,想唤起在怀中痛哭的唐菱。

    可是,一旁的纳兰轻烟却是摇了摇头,示意周博不要出声。一边,还用口型让周博轻轻的拍打唐菱的后背。周博面露难色,似乎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最终经不住纳兰轻烟在一边的恶狠狠的瞪眼,手掌轻轻的拍打起了唐菱的后背....

    纳兰轻烟站在一边,面色多了几分同情。她知道,这种令人恐惧的事情,每个女孩子遇上了都会忍不住害怕痛哭的。纳兰轻烟看着唐菱,也能或多或少的猜测出这一段时间唐家内乱后,这位原本该在家族中无忧无虑的大小姐承受了多少压力,多出了多少担心。难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就让她好好的哭一哭吧。

    有的时候,哭出来,或许也是一种好事................

    小五看着房间中的周博,纳兰轻烟还有唐菱三人,笑道:“大小姐,这位公子和小姐,你们都放心吧。这外面的那十多名兄弟都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绝对不会多嘴的。这里应该很安全,毕竟是外门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人探查的。

    在原本准备藏匿的小五的那间院子中遇到了凶鹰老怪后,四人也不敢在那庭院过多停留,深怕万一还有罗刹门的人追来。好在小五的外门弟子的身份方便了不少,很快四人就来到了这处唐门外门的聚集场所,找了一间不太惹人注意的小房间,呆了下来。

    唐菱的情绪此时已经好了很多,或许是因为情绪失控的时候躲在周博的怀中大哭的缘故,现在的唐菱有些不敢直视周博,恐怕还是因为难为情的成份多一些。好在众人现在需要了解和思考的事情很多,对于这小插曲也没有几个人很注意,除了唐菱偶尔想一想。

    道:“我刚刚已经安排好了,大小姐你们的人手都从北门过,那里我会去守护,到时候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只是,你们的人手进入西蜀城之后,一定不要太乱,否则城内的外门兄弟会视你们为地方势力,进行攻击的。”

    “这个我知道了,我会让人通知的!”纳兰轻烟赶忙道。她也从西蜀城的戒备看出了唐家外门势力对西蜀城的守护,要是到时候魔宗的弟子真的让人家误认为是来趁火打劫的,那可就麻烦了。一共不到三百的人手,在西蜀城中要是被几乎人人都有唐门劲弩的外门弟子围攻。恐怕不等那些罗刹门,或者是唐门内门旁系人手出手,魔宗的弟子就能折损的差不多了。

    “小五,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有大哥的消息没有?”唐菱从小五口中得知,大哥似乎也冲出了唐家堡,只是现在的去向未明,因此大哥的行踪也是唐菱迫切想要知道的。

    “不清楚!”小五摇摇头:“没有多少人看到大少爷,或许还没有出城,可能藏在哪里吧?外门现在不能插手,不过大少爷和外门很多兄弟关系都不错,应该会有人暗中帮助大少爷吧?”小五猜测道,以他的身份,很多事情也不是他可以知道的。唐菱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个曾经跟着自己大哥学习过几天功夫的男孩已经尽了力,也不再追问什么,安静的坐在了那里!

    “你说,外门的门主有没有可能让他帮助我们?”周博在一边问道,他感觉到,似乎从目前的态势来看,那个自己不知道的外门门主好像只是想要置身事外,不想淌这一趟浑水。否则,以外门弟子这么多的数量,要是他真的帮助哪一方,绝对是稳赢的局面。到时候,他的地位也应该不会太低。

    “门主说了,最近的事情都交给副门主打理,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出来了!”道:“估计他是不会见你们的!”

    “你说什么?他已经把事情交给副门主打理,这么说,他自己并没有负责外门的事情?”纳兰轻烟在一边开口道:“难道,你们外门的那个副门主趁机禁锢了他?外门也内乱了?”

    “那倒不会!”唐菱出声说道:“外门门主唐秀和副门主唐伟是一对亲兄弟,关系很好,根本不会出这种情况。不过,要是的是真的,那唐秀叔叔的情况的确不对劲,这种时候他不会突然撒手不管的,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难道。。。是罗刹门?”纳兰轻烟的思绪旋转的飞快,很快就猜测道:“是不是罗刹门的人出手了,如果罗刹门的人挟持了那个外门门主的话,或许真的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可是,他为什么不借机让外门弟子出手呢?”唐菱闻言皱了一下眉,指出了纳兰轻烟猜测中的不足:“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些罗刹门中的人挟持了唐秀叔叔,为何不直接让外门弟子假如叛乱。这样,他们也不需要等这么多天。外门弟子数千人,有他们的帮助,我爹他们根本就支撑不了多少时间,或者说根本支撑不到现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