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罗刹门明显也是想到了这种情况,才暗自使用阴招让唐门自乱阵脚。加上罗刹门的人手暗中协助,唐门猝不及防之下,还真的有些难以招架。当然,纳兰轻烟他们更多的想的则是如果唐门真的出了问题,那么罗刹门得到的好处会对魔宗造成多少影响。稍稍一盘算,屋内众人几乎脸色都是阴霾密布,显然结果不容乐观。在场几乎除了周博之外,每个人对于唐门现在的走势极为看重。毕竟,唐门虽小,却是关系到了魔道两大派系的日后走向,不得不谨慎啊!

    “唐小姐,我们魔宗出手不是不可以!”纳兰轻烟心中大致的计较了得失之后,立刻开口。她也知道,唐菱既然对自己开诚布公了,也就证明唐菱清楚唐门日后对于魔道各派的态度会关系到魔道的整体走向,这时候再说什么题外话或者想借机捞取什么好处,根本就不现实。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时候拖拉,那么日后魔宗的损失可就大得多了。

    纳兰轻烟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是我们也有要求,不知道唐小姐愿意不愿意答应!”

    “纳兰小姐尽管说,看看是什么样的要求。如果不是太过分,我想应该有商量的余地。”唐菱语气依然淡然,不过眼神中却闪现了一丝兴奋。有魔宗出手,至少唐家还有些挽救的机会。虽然不知道唐家的情况到底成了什么样子,可是自己走的时候,父亲已经带着几百名嫡系弟子撤入了祠堂,那里易守难攻,且是唐家历代的灵位,应该会起到一些投鼠忌器的作用。只要自己返回的及时,那么或许唐家还有救。退一步说,就算是真的回去晚了,也可以借助魔宗的力量,手刃仇人。最主要的是,魔宗距离唐家太远,无法兼顾。不会达到引虎驱狼的后果。

    “罗刹门要什么,我们魔宗也要什么!不过数量上,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要求,不知道唐姐姐能不能满足这个要求?”纳兰轻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不带丝毫的迟疑。

    “你的意思是,你要唐家的机括暗器?”唐菱问道。

    “不错!”纳兰轻烟道,唐家也只有这些东西值得魔宗出手。有了这些东西装备,魔宗弟子的战力自然会提升不少,到时候真的和罗刹门或者正道开战,或许也能占到不小的便宜。

    “可以,如果你们帮了唐家,仍然由我们嫡系弟子掌管唐家。我们可以提供给你们魔宗唐门劲弩一千把,弩箭十万支,毒液百斤!”唐菱直接开出了自己的价码,并且说道:“你们魔宗需要的也只有这些,我们唐门的其余暗器或者毒物,都不适合于常人使用。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劲弩,当然我可以额外加送纳兰小姐一筒暴雨梨花针,和一支孔雀翎!”

    “成交!”纳兰轻烟一拍身边的茶几,直接站起了身子:“今天天色尚早,唐姐姐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会。我们这边立刻召集人手,夜晚,我们就赶往西南唐家堡!”

    唐菱目光停留在了那一身乌金长衫的纳兰轻烟的父亲身上,似乎想得到他的示意一样。从这男子的气度和刚刚展现的修为还有屋内两名同样不弱的男子身上,唐菱知道纳兰轻烟的父亲在魔宗内绝对不是一般人。有他的同意,那么魔宗必然不会反悔。

    纳兰轻烟的父亲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唐菱一眼。当然,以他的感官,自然不会不知道唐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在后者的目光中,他淡淡的点了点头。

    看到了纳兰轻烟的父亲点头,唐菱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纳兰轻烟的父亲出声道:“高盛,替唐大小姐准备一间厢房,请唐大小姐前去休息!”

    “是!”门外的高盛听到纳兰轻烟的父亲的话语,立刻赶忙应声回话。唐菱听到纳兰轻烟父亲的话语,知道接下来的应该就是魔宗内部的事情了。他让自己休息的意思,分明就是请她回避。所以,也不反驳,向众人施了一礼后,大大方方的推开了房门,走出了房间....

    唐菱一走,屋内只剩下了周博一个人面对魔宗这几名高手。果然,下一刻陆和尹绔的目光都落在了周博的身上。纳兰轻烟见状,动了动嘴:“他是我的恩人,你们不许为难他!”

    “丫头,没人要为难他!”纳兰轻烟的父亲笑了笑,转头看向周博,目光又落在了他手中的那柄景云剑上,开口道:“景云剑?你是苏老头的弟子?”

    周博知道正魔两道互看不顺眼,也没因为纳兰轻烟父亲的一句话就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而是摇摇头:“不是!”

    “不是?那你是谁的弟子,这把景云剑可是苏老头年轻时成名的利器,很少有人不知道他这把剑的。你既然不是他的弟子,那你是谁的弟子?”纳兰轻烟的父亲似乎没有想到周博并不是苏叶的弟子,一时间倒有了兴趣,开口问道。

    周博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是紫星峰的弟子!”

    “对,他就是紫星峰的弟子,而且还在峰上做的是打杂的事情!”纳兰轻烟赶忙在一边说道:“我刚开始抓到他的时候,他表现的根本没有半点修为。后来要不是我们失足掉下了云海,我还不知道他竟然身负修为呢。”

    “你的修为,在晨曦门年代一代中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在紫星峰上打杂?难道晨曦门的弟子天赋都是这样高超,竟然让你这种弟子干打杂的差事?”纳兰轻烟的父亲淡淡的笑了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去哪?”周博没有明白纳兰轻烟父亲的话,疑惑的问道。对那句一起回去,着实迷茫的很。

    “笨蛋,当然一起回魔宗了!”纳兰轻烟脸色有些黯然,也有些高兴。自己父亲的眼光一向很高,如果自己想要收一个人入宗,一般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能让自己父亲亲口邀请的,恐怕寥寥无几,尤其是对于周博这样一个毫无声明的正道弟子。不得不说,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而且自己父亲这样高看周博,她心中也有几分的高兴。

    可是,她也知道,以周博的性子,是不会答应自己父亲的。这家伙从小在晨曦门中长大,对于晨曦门看得格外重要,万般不会答应的。

    果然,如同纳兰轻烟想的一样,周博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不会加入魔宗的!”

    一句话出口,两道凌厉的目光落在了周博的身上........

    “你说什么?大哥这样对你说话,是看的起你。在大哥面前,还容得你反对?”陆的声音在一边阴森森的响起,同时目光中的杀意也逐渐弥漫。

    “陆!”纳兰轻烟的父亲摆了摆手,示意陆不要说话。陆狠狠的看了周博一眼后,才扭过头,不再插话。

    “我是晨曦门的弟子,师傅对我有养育之恩,背叛晨曦门,加入魔宗我是不会干的!”虽然身边尽是魔宗的高手,然而周博还是坚定的说出了这番话,丝毫没有可以回转的意思。

    “你真的不加入我们魔宗?你可知道,你现在所在的可是我们魔宗的暗点,我就算杀了你,你们晨曦门也不会知道的!你一心为晨曦门,可是假如你死在这里,晨曦门甚至都不会知道,你感觉这样做值得吗?”纳兰轻烟的父亲脸色淡然,可是说的每一句话却不会让人怀疑那只是一种恐吓。

    “爹...........”纳兰轻烟在一边急忙开口,却被他父亲挥了挥手,不让她多说什么。

    “我..我是不会背叛晨曦门的!”在这种空气中充满了紧张凝重的成份中,周博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话语,说出了和刚刚几乎一样的话,显然,他的回答依然坚定,一如他的信仰。

    “哈哈哈哈哈................”纳兰轻烟的父亲脸色古怪,猛然仰头发出一阵大笑:“好,好,不愧是晨曦门的弟子,不愧能让烟儿看上,果然一身傲骨。”纳兰轻烟的父亲看了一眼陆,笑道:“陆,你怎么说?”

    陆淡淡的回答道:“这个小子要是真的那么贪生怕死,恐怕尹老五就已经搞定了,那里还能让您来亲自试问?”

    尹绔则是冷哼一声:“资质一般!和我交手,照样还是不是对手,以后要走的路很长!这种货色,就算扔进我们魔宗,也需要长时间花心思的培养。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让他跟着他的晨曦门慢慢的混日子来的好!”

    “你就是嘴硬!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修为又比他好的了哪里去?”纳兰轻烟的父亲笑了笑,有些打击尹绔一般的说起了尹绔从前的事情。尹绔脸色有些不自然,解释一样的说道:“我那时是隐藏实力,锋芒太露不好!”

    “尹老五会隐藏实力,知道收敛锋芒?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不要说我,恐怕整个圣道中人没有一个会相信的!”陆闻言再次在一边碰冷水一般的讽刺道,声音中带着不屑,让尹绔勃然大怒,一拍茶几:“陆老四,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少拍桌子吓唬人,我可不怕你!”陆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等着眼睛反驳着尹绔。虽然说青魔手,绿魔手两人在魔道中被称为魔宗宗主磨砺锋的左膀右臂,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两个人存在的问题还不是一般的少。至少,私底下的关系上,绝对不是一般的差。

    “你们要吵还是回宗去吵吧,这里还有小辈,可别让小辈看了笑话!”纳兰轻烟的父亲对于二人之间的关系显然是已经习惯了,并没有过多的阻止,只是出声让他们注意影响。听到纳兰轻烟父亲的话,两人互相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纳兰轻烟的父亲看了周博一眼,笑道:“你可知道我的身份吗?”

    周博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虽然不知道你的具体身份,但是在我看来,你的身份在魔宗中应该不低,至少不会低于魔宗中赫赫有名的七魔手,或许地位还要高上一些也说不定!”

    “你的眼力不错,思维也敏捷。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你对你们正道口中那些所谓的正魔殊途之类的说法没有太多的成见。哼,那群正道中人假仁假义,尽是一些伪君子。这一次你和烟儿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或许细节方面我还不太清楚,不过大致过程我还是了解了。不管怎么说,你救了烟儿,我都要谢谢你!”

    “不用谢我!如果不是纳兰轻烟最后替我挡了那一剑,我也不会选择救她了。”周博淡淡的说着这在他心中天经地义的做法,也不看一旁脸色沉下来的纳兰轻烟。

    “不管怎么说,你总归救了烟儿。换做其他的正道弟子,即便是烟儿救了他们,他们也未必肯一报还一报。那位向你拔剑的晨曦门女弟子,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连同门弟子都下得了手,更何况其他的魔门弟子了!”

    纳兰轻烟的父亲不知道周博和那绿翠峰的张惠之间的事情,还以为是那张惠为了铲除魔道弟子,而牺牲同门师兄弟呢。

    “你还没有说出你的身份呢!”周博看着纳兰轻烟的父亲那温和的表情,出声问道。在他心中,也格外想知道纳兰轻烟还有她父亲的身份,毕竟好奇心人人都有的。

    “你真的想知道?”纳兰轻烟的父亲浅笑着问了一句,然后随即说道:“魔宗宗主,磨砺锋!”

    “什么,你就是魔宗宗主?”周博大吃一惊,几乎下意识的就要去拔一侧的景云剑。纳兰轻烟的父亲,魔宗宗主磨砺锋看到周博的举动,也没有吃惊,只是用自己的魔气轻轻抑制了一下周博的举动:“别激动,刚刚我们不是也聊得不错吗?怎么一知道我的身份,就这样激动,要拔剑相向。似乎我虽然是魔宗宗主,可是却也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危害你生命的事情吧?”

    周博闻言平静了一下心情,才缓缓的将自己的右手从景云剑的剑柄上挪开。魔宗宗主磨砺锋的声明在正道弟子的耳中实在是太过响亮了,几乎每门每派的师长都会对门下的弟子诉说磨砺锋的种种事迹。毕竟,现在磨砺锋可以说是执魔道群雄的牛耳者。本人不但修为其高,而下麾下的势力也是大得惊人。要是正道弟子面对他没什么反应,那倒是出鬼了。不要说周博这种小弟子,就算是一些正道的成名师长,面对磨砺锋,也是心惊不已。

    周博心中波澜狂惊,久久不能平静。对于纳兰轻烟的身份,他也算是一直在猜测和思索。或许是内心将纳兰轻烟真的当做朋友的缘故,多多少少的,周博也在不知不觉中不希望自己和纳兰轻烟为敌。尽管知道纳兰轻烟的家族身份在魔宗中非同小可,而且以前也曾在心中猜测纳兰轻烟会不会是魔宗宗主的女儿。不过后来联想到魔宗宗主磨砺锋的姓氏和纳兰轻烟的姓氏不符,所以这个想法也就作罢了。纵然心中对纳兰轻烟的身份有所思想准备,可是当知道她是魔宗宗主的女儿的时候,这种巨大的差异感,还是让周博感到十分的不适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