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然而,魔道可不是这样。自从十八年前雪宫远遁,不现神州以来。魔道几乎是被正道追着打,弟子们更是折损的惊人。要不是靠着南疆的密林苟延残喘,恐怕早就被正派连根拔起了。正道不心疼手下的人手,魔道可不能不心疼。尤其是罗刹门现在姿态咄咄逼人,对于魔宗早有取而代之之心。要是能得到唐家的帮助,和唐家联合起来,魔宗的地位几乎说可以高枕无忧了。

    一时间,尹绔心中极为心动,对于纳兰轻烟也是暗自赞叹:“小丫头不错,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再过几年,说不定也可以成为陆叡那种人,打理魔宗上下事物。”

    纳兰轻烟似乎就是等着唐菱的这句话,闻言笑容更加的甜了:“我们魔宗自然是愿意和唐家联合的,唐家不嫌弃我们魔宗乃是世人眼中的魔道,纳兰轻烟可是很高兴呢。不过,不知道唐姐姐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似乎,唐家从来没有过跟我们魔宗联合的念头,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唐姐姐说呢!”

    果然,纳兰轻烟一言完毕,唐菱的表情立刻有些变了。尹绔看到唐菱的表情,心中也是一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

    唐菱沉默了片刻,才道:“那我是想先得到刚刚的那个问题的答案,纳兰小姐能代表魔宗的几分意思,又能给出多少够分量的承诺?”

    “她可以代表我们魔宗做全权处理!”正在尹绔要开口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的一声回答。随即,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直接推开,阳光照耀中,两道人影立于门外。而那声音,似乎就是从站在门道中央的那名乌金长衫的男子口中发出。而那男子身后,一名面色阴霾的男子安静的立于身后,只是隐没于袖子中的那右手亮出的淡淡的绿光,却是不难告诉别人他的身份。魔宗宗主磨砺锋的左膀右臂之一,绿魔手陆叡。

    尹绔猛然站起身子,露出惊讶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那个男子会出现在这里一样,吃吃的说道:“大..大哥,你怎么来了?这里那么危险,你怎么能来这里?老四,你是怎么做的事情,怎么能让大哥来到这里?”

    那高大男子身后的绿魔手陆叡瞟了尹绔一眼,冷哼道:“大哥做事拿定了主意,谁有拦得住?更何况尊卑有别,我是属下,不是老大!”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尹绔听到陆叡那不咸不淡的回答,火气猛然上升,语气大了起来:“陆老四,你职责在身,少给这打些马虎眼!”

    “尹老五,你想打架不成?一来就对我吼,谁怕你啊!”那绿魔手陆叡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看来还和青魔手尹绔关系恶虐,两个人没说几句,就说出了真火,眼看着就要动手分个高低,大打出手起来了。

    “好了!”那乌金长衫的男子声音严厉了一些,喝止住了两人:“都吵吵闹闹几十年了,怎么还没改过来这个毛病?这一次是我要来的,不关陆叡的事情。陆叡你的脾气也要改一改,不要那么冲。你那语气不死不活的,听着就能噎死人,别说尹绔听不习惯。你看看你们七兄弟中,有几个能听的习惯的?改一改吧,大家都是兄弟,谁都关心着对方,但偏偏嘴硬心软,心里惦记,嘴上吵着,你们不嫌累啊?”

    “是!”陆叡,尹绔两人都是小声的回答了一句。虽然目光还是那样的不对路,不过倒也各让了一步,重新坐了下来。而陆叡也是找了一个空位,自顾自的坐下,一边招手让在门外瑟瑟发抖候命的高盛上茶。

    看到陆叡的手势,高盛不敢耽误,急急忙忙的亲自端了两盏新沏好的茶送了上来,放在了茶几上后,躬身行了一礼,急忙退出重新关好了房门,把空间还是留给屋子内的各位大人吧。这里的人,自己一个小小的香主,可是谁都惹不起,还是躲起来为好,躲起来为好。

    “呯呯呯呯”周博手中的景云剑自从那高大的乌金长衫的中年男子进入屋子后,就不断的发出震颤清鸣。周博目光闪过一丝凝重,死死的盯住那脸色平和的中年男子。他知道,这景云剑乃是苏叶年轻时的佩剑,早已跟随了苏叶不知道多少年。或许,算不上各峰首座佩戴的七峰仙剑那样灵性十足,世间罕见。可是,比之大师兄手中的紫星剑,却还要好上一些,也算的上一把宝剑了。跟随苏叶那么多年,也早已通灵,只是自己还没有达到那一步。

    “跨太清,剑通灵!”这是晨曦门中的一句口诀,通常门下弟子只有修炼过太清境界,到达上清境界,才可以与剑通灵,成为修道中正式的一员。剑能护主,主能惜剑。现在,自己没有达到上清境界,可是景云剑却能自行的示警,只能说明对方太过强大,或者身怀神兵利器,已经让本来不该觉醒的剑的灵性,感到了极大的危险。

    那乌金长衫的男子看了坐在那里,脸色却是极其凝重的周博,笑了笑。伸出手指,遥遥的对着周博手中的景云剑凌空一点,立刻原本颤动的景云剑瞬间安静下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依然是那安静的长剑。周博身子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拔剑,毕竟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向自己袭来,高度紧张之下的他身体不受思维的控制,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然而腿上刚一用力,就感觉一股柔和却不容他抗拒的力量将他重新压回了座椅上。乌金长衫的中年男子一边向前走,一边慢慢的说道:“小子,别激动,我没打算对你怎么样。安静的坐着吧,你的景云剑太吵了,我只是让他安静一些。”

    “爹!”纳兰轻烟看到那中年男子,欣喜的站了起来,直接扑到了那中年男子的怀中。语气变得极为兴奋:“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好多天没见爹,爹想我没有?”

    那中年男子目光中闪过一丝责怪,闪过一丝怜爱,详怒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爹?你偷偷摸摸的从宗内跑出来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是你爹?不听我的话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是你爹?丫头啊,你知道不知道,你娘差点没被吓死,你一个人竟然敢上晨曦门,要不是你运气好,这条小命就丢了。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对你娘交代,你娘要是肯与我善罢甘休才怪!”

    “爹,女儿这不是没事吗?只是虚惊一场,虚惊一场!”纳兰轻烟笑笑,搀着中年男子的手臂,笑道:“爹,你先请坐!”

    “哼,这里有客人,等一会我再说你的事情!”那中年男子说完,对着坐在一旁的唐菱淡淡的笑道:“唐大小姐见笑了,这丫头有些不怕我。”

    唐菱慌忙道:“没事的!”

    中年男子点了一下头:“这里的事情还是烟儿和你商议吧,我们几个只是做一个旁听,不会掺杂我们的意见的。有一点我可以向唐大小姐保证,这一次的事情烟儿可以全权代表我们魔宗,只要你和烟儿协商一致,我们魔宗就会承认这一次的商议。而且到时候,一定会按照商议的内容履行属于我们的职责,所以唐大小姐不必担心!”

    “这就好,这就好。”唐菱笑了笑,有些介绍一样的说道:“家父唐坤!”

    “我相信唐大小姐可以代表唐家,唐大小姐就不用再和我解释什么了。还是和烟儿说吧,今日她和你才是商定事物的主角!”

    唐菱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隐瞒什么了。罗瑞这一次对我紧追不舍,主上的是我们唐家的震族之宝之一的“唐影天莲”的各种设计和制造法门。这件宝物在我们唐门内部,也是重中之重,除了家主之外,任何人不得阅览观看,否则格杀勿论!”

    “唐影天莲”陆叡的语气有几分惊颤,但只是一声不由自主的出声后,就再度停了下来。周博不知道这“唐影天莲”究竟所为何物,但是从唐菱口中的震族之宝和陆叡那惊颤的表情,却可以得知,这“唐影天莲”绝对不是一般的宝物,否则不会让陆叡这样的人这样失常。

    “果然是至宝”纳兰轻烟的父亲也是低叹了一声:“罗刹门倒也真的胃口够大,竟然要打唐影天莲的主意!”不过,似乎据我所知,这“唐影天莲”的做工和材料都是格外的精细,材料倒还在其次,但是做工手法似乎只有当代的嫡系一脉的家主和下一任接班人才能学习。以罗刹门的实力,抢下这“唐影天莲”问题不大,然而要制作,似乎他们没有这个本事了.....”

    “吧”字还没出口,纳兰轻烟父亲的脸色突然变了,有些不可置信看了唐菱一眼:“难道..那道他们对唐家下手了?”

    众人都是一愣,除了陆叡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纳兰轻烟的父亲那前后不衔接的话语说的是什么意思。而唐菱,却是点了点头:“不错,唐门现在的情况,的确是这样。我在逃出来的时候,唐门的内斗还在继续。但是由于罗刹门人暗中的封锁,现在这个消息几乎还没有人知道。

    “好一个罗刹门,好一个血修罗。这一步棋走的真是好啊,要不是烟儿这一次的歪打正着,恐怕我们都要着了他的道了。”纳兰轻烟的父亲全身气势徒然一凛,无形的气势让周博,唐菱等人胸口一闷,险些透不过起来。

    “爹!”感觉到自己父亲的气势和周博,唐菱两个人的状况,纳兰轻烟赶忙出声。中年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急忙的收敛了起来。周博缓过气后,看向纳兰轻烟父亲的眼色更加的凝重,对方仅仅是一个随意的劲气蓬发,自己这边就几乎被压制的无法呼吸。周博可以肯定,纳兰轻烟的父亲的修为,比之打得自己无还手之力的尹绔,更要强上太多。难怪纳兰轻烟在尹绔等人面前毫不惧怕,有这样一个父亲,恐怕还真的不用怕尹绔之流。

    纳兰轻烟看到父亲的脸色和举止,也肯定了唐家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下也不多废话,语气中多了几分直接:“唐姐姐,唐门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全部告诉我们吧......”

    唐菱苦笑道:“其实也算是我唐门门中不幸,出了叛徒,祸起萧墙。”唐门一向分为内门,外门。而内门中,又分为嫡系和旁系两支。家父唐坤就是唐门的嫡系家主,而旁系的大长老唐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和罗刹门中的人有了来往。罗刹门中似乎许以唐申以重利,竟然让唐申趁着我唐门内部防御松懈的时候,暗中突袭,攻击我唐家堡内部重地。由于是内部背叛的缘故,而且还是熟知唐家安排和防御布局之人,所以现在唐门几乎被唐申的人控制。我临走的时候,我父亲和家族中的亲信们都退入了唐家祠堂。外门弟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敢轻举妄动,而内门旁系的弟子则是大部分跟随唐申造了反。现在唐家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我想借助你们的力量,回去拯救唐家。”

    “原来是这样,唐家竟然发生了内乱!”纳兰轻烟和周博两人在听完了唐菱的话后,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纳兰轻烟的父亲这样的震怒。原本中立,两不相帮的唐家在罗刹门的暗中推动下,竟然发生了内乱,而且还是罗刹门的一方占据了主动优势。这样一来,要是唐门换主,势必会引起一次实力上的倾斜。

    原本,唐门和魔宗之间没有丝毫关联。就算是唐门天天换主,对于魔宗来说,也没什么可以关注的。两方势力相距极远,根本就无法兼顾。就如纳兰轻烟曾经说的一样,就算是唐门愿意归附魔宗,魔宗也无力兼顾唐门。不但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还会给唐门带来灭顶之灾。

    然而,这件事情中掺杂了罗刹门的影子,就由不一样了。罗刹门和魔宗的关系日益紧张,取代魔宗的心思也不算什么秘密了。两方虽然并没有彻底翻脸,可是冲突摩擦却也不少。日后的撕破脸皮开战,也是时间问题。罗刹门和魔宗一样,都是地处南疆,无法照顾到唐门的势力。而唐门的内乱罗刹门插手,则是说明罗刹门看重了唐门的某些东西。

    在场的人都不是太笨,也都先后猜测到了罗刹门的打算。那就是唐门引以成名自傲的唐门特产,唐门机括暗器。那种威力巨大,且操作简单的东西,对于任何宗派,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其实也不是没有门派打过唐门的主意,然而最后的下场都是无一例外的凄惨。就连西南方赫赫有名的青城剑派,也曾在唐门手中吃过瘪。这份实力下,还有多少派系可以硬憾唐门?还敢和唐门直接为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