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行,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回去。等到我的事情忙完了,自然就回去了。尹叔叔,你就别给我制造麻烦了好吗?”纳兰轻烟有些撒娇一样的说道,明显是不想现在就回到魔宗。

    “不行,这个事情我没办法通融,你的身份也不一般,怎么能在外面胡乱跑?”这一次要不是这个小子,你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当消息传回宗内的时候,你父亲差点没有被吓死。要不是这一次高盛这边的消息到得及时,说不定我们和晨曦门这些正道再次开战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一次除了蓝魔手那个家伙没有找到,所以没有回到宗内。其他的人,全部聚集回宗了,估计再晚几天,你父亲就要准备开战了!”

    “除了雷叔叔之外,其他的叔叔都聚齐了?”纳兰轻烟有些惊异的说道,似乎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缘故,整个魔宗的堂主们几乎全部聚集回宗了。由于魔宗家大业大,所以日常宗内很少能聚齐七**手,七个人几乎各自负责各自的区域,一年之内也难得见上一回。然而,如果七**手真的聚集,那么魔宗必然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魔宗内素有“绿魔日哭,青魔夜哭,七魔同出,天地皆哭”的说法。其意就是指绿魔手陆叡擅长策划打理事务,所以经常白日现身。而青魔手尹绔则是擅长为宗内处理各种棘手的事物,经常夜晚,所以有青魔夜哭的说法。然而,当七**手同时聚集的话,那么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足以让天地同时大哭,无人可挡!

    “是呀,你知道这一次你惹得麻烦有多大了吧?”尹绔有些责怪的看了纳兰轻烟一眼:“走吧,跟我回宗,你爹那里我替你去求情!”

    “不,我不能回去!”纳兰轻烟依然固执的摇了摇头:“尹叔叔,我真的有事情要办,真的不能回宗的。你就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

    尹绔完全没有想到纳兰轻烟的态度竟然这样坚决,无论自己怎么说,就是不愿意回宗。一时间,想斥责两句,可是看着这个从小自己看着长大的纳兰轻烟,却怎么也舍不得责骂。而讲道理吧,自己似乎又不是这个丫头的对手,一时间魔道中闻之变色的青魔手反倒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郁闷了半天,才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办,我陪你去办不就行了。咱们尽快办完,尽快回宗!”

    “我.....”纳兰轻烟的樱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真的不需要尹叔叔帮忙,我已经找到帮手了,那就是周博,他会帮我的!”

    说完,目光直接落在了周博的身上,似乎是想告诉尹绔,周博就是她的帮手一样。尹绔对于周博可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毕竟后者的门派是晨曦门,正道第一的门派。看到周博,尹绔道:“他?他能帮忙才怪呢。你说吧,大不了我不告诉你父亲,就算你不跟我回宗,你也要给我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要不然,你让我回去,我自己也不愿意啊!”

    听到尹绔的语气有所松动,纳兰轻烟立刻松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了那柄短剑,递给了尹绔:“我要,我要去找他!”

    “什么?你要去找他?”尹绔似乎遇到了什么大事一样,呼的一声站直了身子:“小姐,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纳兰轻烟点点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他是我的丈夫,我要去找他回来!”虽然声音颤抖,可是语气却是格外的坚定。周博有些好奇的看着纳兰轻烟,似乎这个丫头要寻找的未婚夫的信念,不是一般的坚定啊。就是不知道她的未婚夫什么样子,竟然能让他这样的惦记。

    尹绔脸色的神色时青时白,久久不语,过了大半天,尹绔才摇了摇头:“小姐,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你还是先跟我回宗内吧。这件事情交给底下的人去办,比你自己找要好得多。等到找到了,我们再通知你。宗主他这边找了十八年,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很可能当年的那封书信上的内容,根本就是假的。神州浩土,六合八荒,我没去过的地方多了去了,更不要说大小姐你了。就算是他存在,我们也不知道应该哪里去找。”

    “我不管,我就要去找。而且我要自己找,我那一天听到父亲的话了,我知道他的线索有晨曦门的人知道,再有一个多月就是正道的比武交流大会了。我要去那里找找,说不定就会得到他的线索。”纳兰轻烟固执而又坚持的说道,脸色尽是不妥协的神情,坚决无比。让尹绔看着,不忍心说出反对的话。

    “这.....唉!”尹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个从小自己看着长大的纳兰轻烟,尹绔知道她的脾气是典型的柔中带钢。虽然平时很多事情并不会固执,会听取别人的意见。然而,真的当她自己决定了一件事情的时候,别人是没有办法能让她改变主意的。不要说自己,恐怕就是她父亲在这里,也是白搭。

    正在尹绔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高盛在门外轻声道:“堂主,小姐,唐菱小姐求见!”

    “唐菱?谁是唐菱?”尹绔看了一眼高盛,询问道。他刚刚到来,高盛还没来得及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所以对于魔宗和罗刹门之间发生的小冲突,尹绔是一点也不知道。

    “快请!”纳兰轻烟暂时顾不得和尹绔解释那么多,急急忙忙的让高盛去请唐菱。吩咐完高盛,纳兰轻烟转头对尹绔道:“尹叔叔,这个事情我以后再和你解释,一会儿不论你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想法,也千万不要发作,等到事后,我们再详细探讨,好吗?”

    看着纳兰轻烟说的认真,尹绔只好收下了满肚子疑问,点了点头。不多时,高盛就已经陪着一位青衫绿裙的女子走入了房间,恭声的为那少女介绍道:“唐小姐,这位就是我们魔宗的大小姐,这位是我们魔宗的堂主大人,这位是我们大小姐的朋友!”那女子用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三人,各自点头示意了一下。高盛在旁见到唐菱和屋内的三人对号完毕,又恭声的对纳兰轻烟和尹绔道:“大小姐,堂主大人,唐菱小姐带来了!”

    “恩,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看到手下奉茶上来,高盛将清茶一一的摆到了各人的桌子上后,才在尹绔的吩咐声中,静静的离去。看着尹绔大气不敢出一声的样子,周博也着实知道了,刚刚和自己交手的尹绔在魔宗属下的眼中是多么的恐怖和尊敬。看那高盛眼中发自内心的尊敬,周博知道,就算是日后高盛的修为突飞猛进,和尹绔持平。他也不敢和尹绔一战,这就是师叔莫野曾说过的魔由心生。当然,此魔非彼魔,那是一种内心的恐惧,即便高盛和尹绔实力相当,然而未战先怯,早已失了必胜之心,所以必败。

    唐菱一身明绿色的衣物穿在身上,更衬托得她肤白如雪,多了几分空灵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几眼。乌黑色的秀发被一根紫色的簪子别住,耳垂上一双晶莹的玉石耳坠丁零作响。周博在一旁暗自想到,难怪罗瑞一路追来虽然是抢夺东西,但却也彬彬有礼。这唐家的大小姐姿容果然非同一般,纳兰轻烟和她坐在一起,虽然不相差于她,可是吸引力上,却要输了一筹。

    纳兰轻烟并没有立刻回话,而是上下打量了即便唐菱这个唐家大小姐,才端起了座椅旁边茶几上的茶碗,喝了两口茶。尽管想象中也知道这位唐家大小姐的容颜不会差到哪里,可是真的见了面之后,纳兰轻烟心中还是有一种惊艳之感。再看到周博的目光也在唐菱身上停留良久,更是隐隐的有些不服气,暗暗的对着周博轻哼了一声,茶碗稍重的放在了茶几上靠近周博的方向,似乎示意周博别看了一样。

    听到纳兰轻烟的哼声和茶碗在茶几上的撞击声,周博收回了眼神,转而看向纳兰轻烟。看到后者有些不满的神情,暗暗的笑了起来:“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攀比的心境丝毫没有下意识的收敛掩饰。”其实纳兰轻烟真的和唐菱不相上下,只不过唐菱的年龄偏大了几分,那种举止端庄的大家闺秀的沉稳气息,却是纳兰轻烟这种少女所不具备的。因此,当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唐菱会更加引人注目一些。

    “这位便是唐家大小姐吧,我叫纳兰轻烟,第一次相见,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唐大小姐多多包涵!”

    纳兰轻烟故作老成的说道,只是眉宇间的少女青涩却看着有几分滑稽,语气结合面容,看起来颇为老气横秋。唐菱淡淡的笑了笑,轻声道:“多谢纳兰小姐的帮忙,昨夜的事情,如果没有纳兰小姐的帮助和公子的出手,恐怕唐菱就真的危险了。”说完,站起了身子,朝着二人做了一个万福,算是拜谢了二人昨晚的援手。

    一旁的尹绔虽然心中有疑问,然而想起了纳兰轻烟刚刚的嘱咐,也只好沉默的坐在一边,暂时先听听看是什么情况再说。只是他们口中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尹绔却是极想知道。“难不成,这里这里昨天和人起了冲突?”尹绔暗暗的想到,同时打定主意,一会一定要去找高盛问个清楚,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菱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坐在一边的尹绔,看着后者那沉稳的气势和不怒自威的神情,悄然收回了目光,接着开口道:“纳兰小姐,唐菱有件事情想请纳兰小姐不吝赐教,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纳兰小姐和在座的诸位不要生气!”

    “好说!”纳兰轻烟笑笑,开口道:“唐姐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开门见山坦然相对,才能成为好朋友,不是吗?”

    唐菱点了一下头,轻声问道:“我想,纳兰小姐和这位公子昨日应该听到了罗瑞的那一番话,以两位的机智,也应该想到了罗瑞一路追逐我到了这济阳城的目的,就是我身上的一件东西。虽然唐菱不知道两位是否清楚我手上的这件宝物,不过昨夜两位的确是为了我和罗瑞以及他所代表的罗刹门起了冲突。罗刹门的实力纳兰小姐心中也清楚,罗瑞的行动是代表了罗刹门的意志和行为,而纳兰小姐昨夜的行为,能不能代表身后的魔宗呢?”

    尹绔的眼神猛然一亮,随即直接看向了纳兰轻烟。而纳兰轻烟则是微微一笑:“这个问题在唐姐姐的眼中看起来很重要吗,或者说我给出的答案唐姐姐很需要?”

    对于纳兰轻烟不动声色的改变称呼,唐菱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是直接的回答了纳兰轻烟的问题:“很重要,或许这关乎到魔宗和唐门的关系?”

    “魔宗和唐门的关系?魔宗地处南疆,主要势力都在南江一带,虽然说各地的香坛和暗点多不可数,不过和地处西南的唐家堡好像没有什么联系或者冲突。我们双方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难不成我们魔宗的势力有延伸到唐家的势力范围内?”纳兰轻烟详装疑惑的说道。

    唐菱看了看纳兰轻烟,淡然道:“纳兰小姐聪颖之极,又何必和唐菱拐弯抹角呢?唐门一直介于魔道正道之间,既不偏袒,也不亲近。正道上,青城剑派和我们唐家也曾有过纷争。魔道上,我们唐家嫡系对于罗刹门也没有半分好感。而且据我所知,罗刹门似乎和魔宗的关系也不是十分的愉快,难道纳兰小姐就没有和我们唐家联合的想法?”

    “与唐家联合?”听到唐菱的说法,纳兰轻烟还没有什么反应,一边的尹绔倒是心中大动。唐家的实力或许在旁人眼中只是小门小派,偏安一偶,没什么作为。可是在魔宗这等大型门派中,却份量颇重。唐家用毒,天下闻名。尤其是机括暗器一类的手法,更是神鬼莫测,威力惊人。能屹立数百年不倒的门派比比皆是,然而能屹立数百年不倒的家族,普天之下也只有唐家一脉。这也间接的说明,唐家的实力并不比一般的门派差上多少。

    如果魔宗能得到唐家的帮助,或者说能和唐家暗中联合。仅仅是唐家的那些精密的进攻型机括,就足够装备普通的魔宗弟子,从而实力大增。

    外人都以为,正魔大战尽是漫天飞剑,法宝层出不穷。可是只有青魔手这等经历过正魔大决战的人才知道,那种情景,也不过是极少数的。除了正魔两道的高手之外,大部分普通弟子还是要兵刃相加,效果也只是比不懂道法武技的凡人们多了些威力而已。正道各派人多势众,从来不在乎普通弟子的死活。只要门下的绝大部分高手和内门的核心弟子没有大损伤,那些普通弟子不愁收不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