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你打算怎么办?”周博看到纳兰轻烟的样子,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呵呵,你想知道?”纳兰轻烟看了一下好奇的周博,摇了摇自己那青葱玉指:“天机,不可泄露也....”

    第二日,还是跟往常一样,周博一早醒来独自站在庭院中练习拔剑出剑,接连不断的一千次对于腕力和速度都有不小的帮助。尽管练习的时间并不算长,可是周博却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和大脑的思维几乎达到了同步。“意随心走,身随意动”剑技一道的八字真言,完全在这种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招式练习中,展现出了彻底的含义。

    “公子起的真早!”远处,高盛的身影在他的声音后,出现在了周博的视线中。看到高盛,周博手腕灵巧的一动,景云剑疾速归鞘,速度之快,几乎眨眼即没。

    “高香主有事情?”周博看到高盛的出现,自然知道对方这位魔宗的香主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而且以他的眼力,也肯定知道自己属于正道弟子。正道魔宗交战的次数不少,人家没有刻意为难就已经是看在纳兰轻烟的面子上了。这么早来找自己,肯定不会是来找自己聊天的。因此,周博一看到高盛,直接开门见山,询问高盛的来意。

    “呵呵!”高盛一笑,慢慢的说道:“堂主大人来了!”

    “堂主?青魔手尹绔?”周博听到高盛的话,嘴唇轻轻动了动,说出了青堂堂主的身份。虽然早已经知道了高盛属于青堂,而青堂堂主尹绔也会来到这里。可是,周博还是有点疑惑,尹绔似乎也是刚到,按理说应该首先去见纳兰轻烟。谁知道,却是首先让人来找了自己。自己和他有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先见一下自己?

    “他找我干什么?”周博看了一眼高盛,慢悠悠的说道:“似乎纳兰轻烟还没有睡醒,尹绔要见也应该见她,找我干什么,我可不是魔宗的属下!”

    “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堂主大人可能有他自己的打算,想见一见和小姐一起来的人。你是小姐的朋友,虽然是晨曦门的弟子,不过看在小姐的面子上,大人应该是不会为难你的,等到小姐醒了,我就告诉小姐,尹绔大人找你的事情!”高盛笑笑,对周博的问话详细的回答了一遍,同时手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公子,还是先随我去见一下堂主大人吧!”

    “好!”听完高盛的话,周博嘴唇吐出了一个字,示意高盛在前方带路。高盛看到周博同意去见尹绔,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来请周博的时候,就害怕周博不去见尹绔。青魔手尹绔的脾气他这个做属下的可是知道,从来不喜欢等人,而且如果和哪个人结上了仇,是必然要将其彻底的毁灭的。要是周博真的不愿意去见尹绔,看在纳兰轻烟的面子上高盛也是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到时候,倒霉的必然还是自己。毕竟,堂主大人总不会冲着大小姐发火。

    来到一处宽大的,紧闭着房门的房间前,高盛的步子开始缩小,气息也开始缩进,小心的走到了门边,轻轻地敲了一下房门:“大人,公子请过来了!”

    “让他进来吧,你在门外候着,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包括你不得进来!”威严而又冷峻的声音让高盛不禁全身打了一个哆嗦,赶忙回答屋内:“是,小人知道了!”

    说完,赶紧为周博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周博赶紧进入房间。看到高盛的样子,周博实在不敢想象,屋内的青魔手尹绔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仅仅是声音,就能让修为已经到了魔宗九幽炼狱第五层的高盛吓成这个样子。犹豫了一下,周博还是推开了紧闭的房门,说实话,他也想见一见这个在魔道中声名响亮的青魔手尹绔,究竟是什么样子。

    房屋内静悄悄的,而且空间极大,除了两边摆着的座椅和茶几外,就是空荡荡的空间。周博这边刚一进入房间,外面的高盛就迫不及待的替周博关上了房门。堂主大人的命令,高盛还没有胆子去违抗,只有衷心的去执行。

    屋子内并没有一个人影,然而周博在一跨入屋子时,那种无形的压力让周博立刻感觉到了一种不安。几乎是下意识的,周博握紧了手中的景云剑,一步接一步的,走到了大厅的正中央,开口出声:“晨曦门,紫星峰周博,见过魔宗青魔手尹绔前辈!”

    “哼”一道哼声几乎就在耳边响起。下一刻,一股劲风几乎是瞬间而至,就在周博感觉到的时候,几乎已经到了面门。周博心中一惊,拇指一弹,鞘中的景云剑直接出鞘,右手接剑,长剑中空直刺,剑尖直指那扑面而来的劲风正中央。

    “雕虫小技”不屑的声音带有几分傲意,面对景云剑的剑尖避也不避,直接迎面而上。劲风中,宽大的青色手掌直接探出,浓浓的魔气让周博全身一个颤动,显然青魔手尹绔的修为极高,仅仅是全身散发出来的魔气,就让周博有些承受不住。

    那闪耀着青色的手掌紧贴着景云剑的剑面稍一错位,整个掌心随即牢牢贴在了周博的景云剑的剑面之上。下一刻,五指骤然一缩,一扣,一扭。蕴含着周博的劲力的景云剑彻底停在了半空,一动不动。

    “有两下子,不过错的太远!”劲风中的那道声音稍稍评论了一下,突然加力,直接扣着景云剑向前冲去。突然的加力让周博一个错愕,随即全身的力量直灌双腿,要硬抗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人影的青魔手尹绔的冲击。

    “哼”又是一声不屑的哼声,一股强横力量陡然从那泛着青色的手掌上爆发而出!“呯”的一声,

    在淡淡的劲气交击声中,周博的身形笔直的向后暴退,双脚在屋子内平整的地面上吃力的摩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尽管摩擦力大的在那地面上都留下了深深的擦痕,可是冲击力似乎没有丝毫的减弱。巨大的力量一股一股的从景云剑上传来,周博胸口沉闷欲呕,在这样强大的魔气压制下,周博几乎没有丝毫反手的力量。握着景云剑的软乎乎不断的颤抖着,要不是景云剑乃是苏叶年轻时的佩剑,质地和材料都是上上之选。恐怕在这种大力下,早已经被劲力交击而断了。

    “嘭”的一声,周博只感觉脚后一股巨大的阻力反弹而至,双脚剧痛中,背后的门板也发出了轻微的声音。而那一直传来的冲击力,也在这一刻第一次有了稍稍的停顿。就是现在,机会几乎是一闪即逝,就看你能否成功的抓住。周博敏锐的感觉到了原先的那股劲气力量的消失,迅速抽剑,反身轻跃之间,灵动的手腕随意一抖,六道剑影次第而出,向那展露出身形的青魔手尹绔直接斩去。

    破空的剑吟声中,六道雪亮的剑影呼啸而至,从各个不同的方位疾斩而去。显出身形的尹绔见到那六道雪亮的剑影,全然不惧,泛青色的右手一掌扇出,直接将那剑影震得四散飞出。还没来得及寻找周博,头顶上的劲风之声呼呼大作,显然周博已经到了他的头顶。人影闪掠,周博手中景云剑原先轻巧的剑式瞬间变招,猛然高举,白色的剑气狂涌,最后以重力劈山之势,狠狠的对着尹绔的脑袋怒劈而下。

    尹绔怒极而笑,自从成名以后,早已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招式对待自己了。即便是那些成名已久的正道宿老,也不敢如此嚣张。冷冷的望着暴劈而下的景云剑,尹绔那泛着青**气的手掌,猛然横掠而出,乱影纷飞,每一次掌影都是带着青色的魔气重击在景云剑之上。青魔手的魔气每一次震击之后,景云剑上所蕴含的的白色三清心法凝聚出的真气便是会减弱一分,如此九招,仅仅在几个眨眼时间中。景云剑上的真气,居然便是直接被前者生生尽数震散。

    “让你看看,什么才叫高手!”真气一散,尹绔冷笑一声,旋即手掌一曲,直接强行抓住稍微停滞的景云剑,手臂一甩,景云剑便是连带着周博整个人一起甩出,最后重重的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之中“嘭!”的一声,周博整个人从前面上滑落而下。背后的墙壁上,裂纹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蔓延开来,发出令人心悸的碎裂声。

    周博景云剑被尹绔握住的那一刻,正是六九流光剑后九式耗尽之际。六九流光剑前六式轻盈灵动,后九式大开大合。乃是莫野的得意之作,刚柔并济,连若一体。只是周博接触这六九流光剑的时间虽然不短,却还是没有领悟到其中的诀窍。后九剑一用完,再想变招的时候,就出现了招式不衔接的空当,被尹绔一手抓住,甩向了墙壁。虽然尹绔留手不少,并没有使用取他的性命的杀招,可是这种强横的**击打,也是让周博整个人承受不住。刚刚砸在墙上的那一下,出现的剧痛让周博整个人只感觉全身都火辣辣的仿佛散架一样,后背更是似乎要粉碎一样。一张口,就“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尹绔冷眼看着周博,脚步轻动,然后缓步走向伤势不轻的周博。看着挣扎着起身的周博,尹绔那冷峻的面容上闪现出一丝冷笑,抬脚向周博的脑袋狠劲的跺去。

    就在这一脚跺下的一刻,房门被人轰然推开,随即一个声音怒吼道:“尹叔叔,住手.................”

    “呼”的劲风声在纳兰轻烟出声的那一刻硬生生的静止了下来,周博额前的碎发也在尹绔的脚停下的一刻产生的气流而飘扬又落下,整个脚掌距离周博的面庞不足一寸,堪堪的停在了那里!

    看了一眼脚下的周博,尹绔收回了脚,冷哼一声,手掌一扫,一股劲风卷起周博帮助周博重新站立在那里,背负双手冷酷的面容上多了几丝笑意,走到了纳兰轻烟的身边,微笑道:“大小姐!”

    纳兰轻烟顾不上尹绔,飞速的跑到周博身边,关切的问道:“周博,你没事吧?”

    尹绔在一边看着纳兰轻烟搀扶住周博的一条胳膊,摇了摇头,冷声道:“放心吧,这小子还死不了,我没动杀招,只是纯粹的击打。要是这小子连这种程度的打击都受不了,早死了倒也清静!”

    “尹叔叔!”纳兰轻烟的语气有了几分急躁和怒气:“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这样?要是我来晚一步,你说不定就已经杀了他了!”

    尹绔似乎没有想到纳兰轻烟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反倒是语气正经了不少:“大小姐,别生气,别生气,我只是试试他,没别的意思!”

    “尹叔叔你最起码也是九幽炼狱中第八层的高手,他是什么?一个小小的弟子,以你的身份和他动手,难道不是以大欺小吗?就算是你想试试他,也要征得我的同意,你这样背着我把他骗来,难道是想杀了他吗?”即使面对魔宗内跺跺脚都会颤上三颤的青魔手尹绔,纳兰轻烟依然不惧,语气丝毫没有妥协和害怕的意思。反倒是青魔手尹绔,有些讪讪的陪着笑脸:“好了好了,这是一颗天青丹,算是给你赔罪了!”尹绔再次叹了一口气,顺手扔给了纳兰轻烟一枚丹丸:“这样总行了吧,我的大小姐!”

    接住了尹绔扔来的那丹丸,纳兰轻烟迅速将其喂入了周博的口中。丹丸入腹,不多时就化成了一股股暖气遁入周博的四经八脉之中。有了尹绔的丹药,周博的体内那些岔了气的真气也一一归位,又调休了半晌,才终于能说出一句话。看着纳兰轻烟那关切的眼神,周博喘着气笑了笑,示意自己没有事情。

    “你看,我就说这小子没有事情吧,你还不相信!”尹绔看到周博已经调休过来,立刻出声道。但是随即换来了纳兰轻烟不满的眼神,只得再次闭上了嘴。周博喘着气对着尹绔拱了一下手:“多谢前辈赐药!”

    “哼,要谢就谢大小姐,我可不打算把我的天青丹赐给你!”尹绔的柔和似乎只是针对于纳兰轻烟一个人,对于周博,尹绔还是那种冷酷铁血的表情。看着那冷峻的表情上不怒自威的神情,倒也不愧于魔宗宗主臂膀之一的魔宗青魔手之名。

    纳兰轻烟一边扶着周博坐了下来,一边不满的看着尹绔:“尹叔叔,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尹绔坐在两人的对面的那张椅子上,沉声道:“大小姐,你父亲这一次很生气!”

    “我父亲?”纳兰轻烟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紧张的问道:“我父亲怎么生气法,严重不严重,要是他特别生气的话,我就暂时先不回去了!”

    “什么,你暂时不回去了?”尹绔吃了一惊,摆摆手:“我说大小姐,你就别闹了。宗内已经够乱的了,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这次你去晨曦门的事情差点让大哥亲自带人去晨曦门要人,要是你不回去,谁知道魔宗会乱成什么样子?平日你呆在宗内说不好玩,没见过外面的世界。现在你见也见了,玩也玩了,该回去了!”

    :,,gegegengxi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