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6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如此又过了三日,周博和纳兰轻烟终于决定开始走出这重重高山之中的无名峡谷。

    本来,周博的决定是休息两天后就离开这峡谷,不过后来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多休息一天,让纳兰轻烟的伤势可以多恢复一些。此前,周博对纳兰轻烟的伤势愈合估计的时间是在十三天左右。内伤倒还轻些,最主要的肋下的那处剑伤愈合速度要远远的超过周博的预计,因此不到十天,纳兰轻烟肋下的那处剑伤就已经不影响正常的行动了。或许不能太过剧烈,然而平时的走路活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早在初入峡谷的时候,周博就开始四处观察峡谷的走势和地理起伏位置,大致的观察后,发现了一处极小极其狭窄的两座山峰未合拢的裂缝小路,延绵之上,仿佛是通往外界的出口。周博看到那连绵曲折的山石缝隙光线不断,估计应该是贯通而出的,不会出现走到半截道路坍塌之类的情况。至于,从这山路中走出后两人走到哪里,这个周博就不得而知了。

    两个人进入山谷的时候,都是身无一物,除了各自的一把剑之外,什么都没有。论起生存技能,周博多年来在紫星峰打杂下厨的经验就发挥了作用。用青竹做水壶,用柳枝编一个不太结实,却能带十几个野果的小柳筐。当日纳兰轻烟看到周博几乎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将一堆柳枝编成了一个柳筐,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双眼,然后对那个柳筐爱不释手,一直自己挎着。就算上了山路,也不愿意把这个最重的物品交给周博。

    当沿着那几乎不能算之为路的山石泥土之间一步一步的向上走的时候,两个人都发现了御剑和走路的天壤之别。周博还好一些,常年在紫星峰中走路走习惯了,体内的三清心法也根基牢固,内息渊远,到没有显得多么累,走了大半个时辰,还神充气足,一路下来全无疲惫之色。

    不过纳兰轻烟重伤未愈,本身又是一个女子,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麻烦的山路,泥土松软,山石遍地。刚走了大半个时辰,整条道路走得还不到四分之一,就已经气喘吁吁,双腿发沉起来,连叫停下来休息一下。

    周博看到纳兰轻烟的样子实在辛苦,只好停了下来,将手中那两个竹筒中的一个递给了纳兰轻烟:“喝口水吧,你累的不轻!”

    纳兰轻烟结果竹筒,仰口就喝了大半,还有那条丝巾擦了一下额头的汗,一边给自己扇风,一边说道:“不行,这条道路太难走了,你怎么选了这样的一条道路,真的太难走了!”

    周博无奈,解释一样的说道:“这是整个峡谷中唯一一条的活路,其他的都是山石连体,浑若天成。除非我们两个御剑飞出,否则只能选择这一条道路。这里还是晨曦门的地界,还在云渺山之内,难免不会有晨曦门的弟子,要是我们御剑的话,被晨曦弟子发现了,到时候你有没有性命,还是一个未知!”

    周博将事情大概的解说了一遍,同时也是隐隐提醒纳兰轻烟,不要为了因为一时劳累,就选择御剑飞行。御剑飞行倒是不累,可是弄不好的话,就算不丢失性命,也说不定会被擒失去自由。

    周博知道纳兰轻烟的身份在魔宗内也不会太过低下,真的被晨曦门抓了,那说不定正魔大战随即就会再次打响。从内心深处,周博倒是不太想让正魔两道再次开战。周博曾听于蓝说过,有一次正魔大战的时候,晨曦门的四代弟子外出参战了三十余位,而回来的,还不足一半。虽然众人都在修道,都在渴望长生,可是事实上有些弟子真的连普通人的生命都没有全部渡过,就泯灭在了正魔之间早已不知道因什么而起的杀戮之中了。

    纳兰轻烟白了周博一眼,气鼓鼓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不想让我御剑飞行吗?不飞就不飞,我纳兰轻烟还能让你小看了不成?”

    纳兰轻烟也知道周博真的为她好,毕竟贸然御剑飞行的话,被晨曦门的弟子发现,给周博惹了麻烦不说,自己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要是往日,自己身体健康无恙,又没有什么事情,直接高空御剑飞行也没什么事情。现在,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另外身体内伤外伤都没有痊愈,此刻被晨曦门的弟子发现,那可真的就是束手就擒,或者被直接格杀。

    “喏,吃果子!”纳兰轻烟把自己右臂上的那小小柳筐递向周博,有点献宝一样的举得高高的。周博摇摇头:“还是你吃吧,我现在还不饿!”

    看到自己专程举得高高的柳筐,让周博拿一个野果周博竟然不领情。纳兰轻烟小嘴一撅:“哼,不要就不要,我自己吃!”说完,立刻把柳筐中的野果拿出一个,示威般的恶狠狠的咬了一口。酸甜的汁水经过口腔,下入食道的时候,有一种冰凉的感觉,舒服之极。纳兰轻烟将那野果赶快吃完,还回味似的用舌头在嘴唇周围舔了一圈,咂咂嘴:“真好吃!”

    周博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起来吧,我们还要向上走呢!”

    “啊?这么快?”刚刚才感觉缓过气的纳兰轻烟身体正软着,刚想换个坐姿好好地休息,却听到了周博催促的声音,小声道:“再休息一会好不好,就一会!”

    “不行!”周博目测了一下距离,有看了看天色,肯定而又坚定的否决了纳兰轻烟的请求:“马上就到中午了,我们才走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路途。要是我们不加快一些速度,天黑之后高处必然寒冷。你身子现在正薄弱,在山顶上休息的话,或许对你的身体不好,我们必须赶紧走出这峡谷。等咱们走出这峡谷之后,我可以答应你,你想睡几天就睡几天,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

    “好吧,那我们走吧!”纳兰轻烟无精打采的摆了摆手,示意周博在前面开路,她自己则跟在周博的身后,慢慢的向头顶不知道还有多远距离的终点走去。

    整整一天,整整一天周博和纳兰轻烟两个人都是奋力的向上翻越着那高高的山路。两个人几乎很少休息,在那无法称之为山路的泥土碎石上艰难的行进着。到了下午,纳兰轻烟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动了,周博无奈,只好转身背起纳兰轻烟,继续向山顶走去。

    安静的趴伏在周博的背上的纳兰轻烟,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光芒。鼻间,是周博的汗味和一种属于他自己的气息,让纳兰轻烟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取出了那个从来只有自己使用的丝巾,为周博一次又一次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如果,魔宗之内认识纳兰轻烟的人看到纳兰轻烟的这个举动,一定会吃惊的说不出话吧?谁也不会想到,纳兰轻烟竟然会安静的伏在一个男人的背上,而且还会用自己的丝巾为那个男人细心的擦拭着汗珠。这份待遇,恐怕就连她的父亲,都没有.....

    “周博,我们御剑吧!”当太阳落下,光线开始变暗的时候。纳兰俨然看着几乎还有五分之一的路程,心疼而又内疚的说道:“我们御剑吧,没关系的!”

    “开什么玩笑?”周博一边把纳兰轻烟向上托了一下,一边粗声道:“夜晚晨曦门的防卫只严不弱,咱们两道剑芒冲天而起,只得见。要是御剑,也不能现在御剑,没事,我还不算太累!”

    说完,整个人的速度再次提升上去。这也就是周博自小的根基稳固,否则也无法在背负一个人的情况下,支撑这么长的时间。纳兰轻烟也是实在累得不行,周博也不敢放她下来。她的伤势虽然愈合的不错,可是终是伤病之体,周博只好背负着纳兰轻烟,在已经开始黑暗的山路中,一点一点的走着。

    当纳兰轻烟已经熟睡的时候,当天上的星星开始闪烁的时候,周博终于到了这条路的终点。绕过了两块巨大的石头后,一股清凉的风带着夜晚的青草气息,传入了周博的鼻子中。出乎周博预料的是,接下来的下坡显得特别的矮小,似乎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下到了平地上。看来,原先的那峡谷似乎是处于山势之下的,而非同等平齐的,也就是常说的地下山脉。踩着脚下的软软的泥土地,看着远处的那高耸入云的七处巨大的山峰,周博知道,自己距离晨曦门,已经算是很远了。

    看到两个人终于走出了峡谷,再看看似乎也到了安全的地方。周博轻轻的将背上的纳兰轻烟放在了地上,再也支持不住,身体的疲劳在一瞬间全部涌上。长长的一个哈欠,就在纳兰轻烟的身边躺了下来,困倦涌上,双眼缓缓闭起,就像是再正常不过的一般,安心地睡了去。

    夜晚微风,依然轻轻吹动,吹过树梢,吹过绿叶,吹过静静流淌的小溪,带着明月的光辉,带着星星的闪耀,一同洒向了那青草地上的两人。

    忽然,周博身边的纳兰轻烟在熟睡中,身子轻轻的翻动,很自然的偎依在了周博的身边。唇边,有淡淡笑容,缓缓浮现,缓缓浮现.........

    最先醒来的,是几乎在周博背上休息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纳兰轻烟。当看到身后的山势和眼前开朗的空地的时候,纳兰轻烟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依然在沉睡的周博,一抹温柔的笑意出现在眼角。

    感觉到身边的动静,周博也睁开了双眼,看到纳兰轻烟已经睡醒,再看看太阳也早已升上了半空。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根本不想起身,有一种慵懒的感觉在身体内缓缓蔓延。周博躺在草地上动了动身子,最终却是没有起来,而是继续躺在草地上,长舒了一口气:“你醒了?”

    “恩”纳兰轻烟坐在周博的身边,看看附近的景色后,问道:“这是哪里?”

    周博漫不经心的说道:“这里应该是晨曦七峰西北方向处,我听师兄说,好像距离济阳城并不太远,如果我们走的快了,可能三天左右就可以到达济阳城吧?”

    周博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那边高耸入云的晨曦七峰,再确定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的确是西北方向后,很肯定的对纳兰轻烟点了点头:“再休息一会,咱们现在已经到了云渺山脉中,以后的路就好走了!”

    听着周博说的肯定,纳兰轻烟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反正昨夜一天两个人的体力都是消耗的极大,现在休息一下也没什么问题。看了看那个小柳筐中还剩下的几个野果,纳兰轻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边又带起了一抹微笑,重新躺会了周博的身边。纳兰轻烟仰看着天上的云朵,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要是入我们魔宗多好!”

    周博听到纳兰轻烟的这番话,知道她还是没有放弃将想让自己进入魔宗的愿望,苦笑道:“纳兰轻烟,我只是一个紫星峰上的小弟子,不是什么高手,也不是什么资质优秀惊人之辈,实在不值得你这样青睐。这件事情,你不用多说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的上朋友了。你是我在晨曦门中之外第一个朋友,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因为正魔殊途而变得糟糕起来,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听到周博的这番话,纳兰轻烟知道周博心意坚定,无论如何是不愿意离开晨曦门,加入魔宗的,只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你们晨曦门有什么好的,非得赖到那里面,弄得本小姐好像非要把你带回魔宗一样,谁稀罕你呢!”

    这句话纯粹的气话多了一些,说完这句话,纳兰轻烟又笑道:“你说我们是朋友?”

    “恩”周博点点头:“我们难道不算是朋友吗?你救了我一次,我也救了你一次。一起呆了这么多天,而且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正魔敌对感觉,你难道认为我们不是朋友?”

    “是,我们当然是朋友了!”纳兰轻烟急急忙忙的说着,同时眼角晚起一丝笑意。这一刻,纳兰轻烟实在是佩服自己,也实在是称赞自己的那一个在关键时刻挡在周博身前的举动,真的是太正确了。虽然她也在想,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做出那样一个维护正道弟子的举动,不过做了就是做了,而且还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她也没有想到,那个自己一招就擒下的看似无能的晨曦弟子周博,竟然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当日看到周博那威力巨大的一剑的时候,纳兰轻烟的心就震撼了,同时心中对于周博暗自做了评价:这个家伙,绝不一般!”

    “恩,是朋友那就好。先说好,以后你不准因为我是魔宗的弟子就不理我,再怎么说,咱们也是在一起很多天了,这个朋友还是勉强可以做一做的。便宜你了,本姑娘还是第一次和别人做朋友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