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我在这里呆了两天?”周博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领悟那未知的感觉,似乎只是一会的功夫,竟然已经度过了两天的时间。太让人吃惊了,难道自己的思想和身体的生物钟真的被感觉所迷惑,从而出现了时间感觉的停滞?

    “是呀,你真的已经呆了两天了。我左等右等,等不回你,害怕你出什么事情,就一路寻你而来。恰好看到了那一幕,然后受不了你剑式的凌厉,才小小的退了一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纳兰轻烟撅着小嘴,有些撒娇一样的倒着歉。

    “好了好了,我都说不怪你了!”周博看到纳兰轻烟的样子,无奈的笑了起来。虽然没有领悟到其他的几剑,可是第一剑的领悟也让他格外满意。至少,和飘尘剑诀极为相似的这一剑足够成为他的保命之本,有了这一招,哪怕遇上一些成名的魔道高手,周博也自信有一战的能力,甚至还能将其斩杀。

    “你的吊坠出来了,哇,这么漂亮,送给我好不好!”周博刚刚收起景云剑,重新背上了后背的时候。纳兰轻烟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般,身子直接凑到了周博的面前,整个人好像要拱入周博的怀中一样,白皙的小手直接拉起了周博脖中的那素色的丝线,将丝线底端的吊坠拉入了掌心,细细的看了起来。

    “喂,这是我家人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你要小心一点!”顾不上几乎贴在他怀中的纳兰轻烟,周博急急忙忙的出声,甚至还一手将吊坠小心的托在掌心:“小心一点,这是我家人留给我的。”

    周博脖中的吊坠是一个泪珠一般的形状,晶莹剔透,似乎比水晶还要透明无瑕。泪坠的正中央,一个小小的红色圆点在那透明的泪坠中,格外显眼,让泪坠看起来多了几分艳色。更加难得的是,这颗泪坠周围竟然还隐隐的发着微弱的蓝光,在阳光下折射出如幽冰一样的炫目色彩,当真是越看越喜爱。纳兰轻烟不知道周博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本来想索要或者用东西换去,可是听到周博说这是家人留下的唯一东西时,不禁讪讪的笑了笑,将手收了回去。找人家要家人唯一留下的东西,纳兰轻烟还做不到这一地步。

    “这是你家人留给你的,真好看!”看着那泪坠,纳兰轻烟还是忍不住的赞美了一下,这种东西对于她这种少女是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的。

    “谢谢,我也这样认为。”师傅说,我是云渺山附近的一个叫做雨村的小村子出生的。这颗泪坠,就是我家世代相传的宝物,后来我爹娘病重,恰好遇到了云游的师傅,就将我托付给师傅了。后来,我就上了晨曦门,紫星峰,一呆就是十八年。如果,是别的东西,给你也就给你了。这泪坠,却真的不能给你,这是我家人留给我的唯一物品。”

    “理解理解!”纳兰轻烟笑了笑,正要说话,一声古怪的“咕咕”声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出来。纳兰轻烟一愣,看着周博突然展现的古怪的笑容,一个不好的念头迅速浮上心头:“哪里的响声?”

    周博笑而不语,手指指了指纳兰轻烟的小腹,好心提醒一样的说道:“你,似乎饿了......

    有些皱眉的吃着几乎和前几天相同的果子,纳兰轻烟脸上的表情苦闷的几乎可以将人幽怨致死。周博看着纳兰轻烟一边吃着自己找来的水果,一边十分不满的看着自己,苦笑的摊了一下手:“你别这样看着我,这个峡谷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一点生物存在,只有这些果子。不是我不想给你找吃的,而是实在没有,就连那水中,也没有一条鱼存在,咱们不想吃果子都不行!”

    “水中无鱼?”纳兰轻烟心中一紧,有点紧张的说道:“那,这些水不会有问题吧?要不然怎么会一只鱼也没有?我们都喝了这里的水,万一有问题怎么办?”

    周博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无奈的说道:“估计是这里的水温太低,达不到鱼的生存状况吧?你都喝了那么多的水了,要有问题也早就应该有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别多想了,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你的伤势愈合的程度的比我预料的要快得多。我们再休息两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到时候离开云渺山之后,你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静养,把自己的伤势养好。”

    “那你呢?”听到周博话语中没有和自己在一起的意思,纳兰轻烟的语气中再次多了几分焦急,紧张兮兮的问道,美目间,涣散出点点的依赖。

    “我要去找大师兄和小师弟他们,顺便看一看那正道各门各派的比武大会。”周博显然早已经做好了自己的打算,听到了纳兰轻烟的问题,立刻出声回答道。

    “还好,还好,我们还是一路的!”纳兰轻烟这才重新坐了回去,将手中的野果吃完,又用已经沾湿了的手帕擦了擦手和嘴,显得放心了不少。

    “一路的?我们似乎不一路吧?”周博听到纳兰轻烟的话,立刻有些郁闷的说道,好像在提醒纳兰轻烟,自己不太想和她一起行动。

    “好了,好了。”纳兰轻烟摆了摆手:“反正我们还要在一起一段时间一直到走出了晨曦门所在的云渺山脉才行呢。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都还在云渺山脉之内,也属于你们晨曦门的地界。咱们要离开这里,一定不可以御剑飞行,要不然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你们晨曦门的人发现。御剑虽快,千里路程也耗时不多。可是,咱们要是徒步行走的话,恐怕就真的费时了,好在你们正派的比武大会开始似乎还要有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咱们也可以走出云渺山脉了。到时候,我只要找我到我们魔宗的人,确保了安全,就没事了。不会缠着你的,只要我得到了想知道的消息。”

    “寻找和你有婚约的那一个人你?”周博看到纳兰轻烟言之凿凿,摇了摇头,有些好奇的问道:“和你有婚约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竟然可以让你这样痴恋?以你魔宗弟子的身份,孤身一人跑到晨曦门去探查消息,难不成他是一位正道弟子,似乎还是晨曦门的弟子?”周博哂笑着,格外想从纳兰轻烟那里得到答案,说实话,能让纳兰轻烟这样一个女子惦记着,似乎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他?哼,自然要比你们这些正道弟子要好的多,要优秀的多,估计你们晨曦门那些所谓的三代精英弟子也和他相差甚远。我纳兰轻烟的夫婿,又怎么会简单?至于正道弟子,更不可能,正魔殊途,我怎么会和一个正道弟子有关系?对了,我说的不包括你,在正道的那些伪君子中,我看你还算是一个好人,自然不能和他们那些道貌岸然之徒相提并论。”纳兰轻烟自信的一笑,眼中对于正道弟子的轻视丝毫不加掩饰。或许是因为周博在身边,纳兰轻烟在最后特意将周博区分开来,分别对待。显然,是不想将周博囊括在正道弟子一类中。

    周博听到纳兰轻烟贬低正道弟子,尤其是晨曦门的弟子,只是笑了笑,也不和纳兰轻烟争辩多少。诚如纳兰轻烟所言,正魔殊途,双方不知道历经多少年的仇怨积累,早就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周博更不会认为魔道中人对于正道弟子有什么好颜色。晨曦门中,很多师长也无数次的教育门下弟子,魔道中人如何丧尽天良,如何恶贯满盈。从小就在晨曦门长大的弟子,在这种正魔殊途的教育中,潜移默化的一代传承一代,已经几乎形成了一种本能。

    不过周博在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倒是突然想起了师傅望尘真人。这位在绿翠峰中沉默寡言,却对周博三师兄弟要求甚严的师长,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任何有关于魔道中人如何可恶,如何与之划清界限的这类说法。相反,望尘真人曾经有一次对小师弟于蓝说过,莲花出泥而不染,孔雀艳丽却剧毒。世间的事情,又怎是一个正字,一个魔字所能概括的?黑之后即是白,白过后,便是黑。一切,随同本心就好。。。。。。

    现在周博想起望尘真人的这番话,心中暗想:“看来师傅虽然足不出户,沉默寡言,却并非不明世事,不变黑白的迂腐老夫子。这番言论,可比那些门内的各峰师长们的那些“魔道便该诛”的理念

    可强过千倍百倍。

    “喂,你在想些什么?”纳兰轻烟看到周博又陷入了沉默,还以为自己说的那一番话让周博多想了起来,声音小了些,语气也温和了一些:“我没说你,也没贬低你师兄和你师弟的意思。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个都对你很好的,是真心爱护你的。”

    “没事,我没多想,只是在想一些我师傅说的话!”周博笑笑,出声让纳兰轻烟放下了心。

    纳兰轻烟忽然站起身子,目光灼灼的盯着周博,道:“要不然,你加入我们魔宗吧。你的修为不弱,在晨曦门中也没有受到过重视,不如投奔我们魔宗,我向。。我父。。上面的大人推荐你,我们魔宗一向爱才,到时候我再让青魔手伯伯培养你一下,日后你的成就绝对胜过你晨曦门中当一个默默无名的弟子。”

    周博的脸色登时沉了下来,道:“纳兰轻烟,你不要胡乱说话,你我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我虽然只是晨曦门紫星峰上的一个小小弟子,却也知道师门恩重。这种话,你莫要说第二次。”

    在听到纳兰轻烟的那番话时,周博敏锐的从纳兰轻烟的话语中发现,似乎她并不是一个魔宗小小的弟子,反而身份有些不一般。仅仅是那一句“请青魔手伯伯培养你一下”就让周博心中上升了一个警惕层次。

    或许一般弟子对于魔道的了解并不太多,很多事情也是从一些见过世面的师兄弟口中传出的,未必知道青魔手是谁。然而,从小接受自己那个名义上的“师叔”调教的周博,怎么会不知道魔门的成名人物?魔宗能在魔道中,暂代龙头之位,统一指挥魔门各派。除了资格是魔道中最老的一脉,堪称魔道门派之祖的缘故。还有一点就是魔宗的整体实力,要远远高于其他各派,甚至紧随其后的罗刹门,鬼飘堂都远远不如。魔宗中的七**手,就是名震正魔两道的高手人物,几乎无人敢轻摄其锋。

    魔宗七魔手乃是七位修炼相同魔功的高手,分别是“赤魔手葛郎,橙魔手白元,黄魔手谢阳,绿魔手陆叡,青魔手尹绔,蓝魔手雷楚,紫魔手灵敏。当日莫野曾经提起过这七魔手,明言七魔手的修为,几乎一人可以比肩一位晨曦十二子。七魔手中,修为最出众的乃是蓝魔手雷楚。由于他的蓝魔手修为已经修炼到了极点,几乎已经成为了可以和魔宗宗主交手的角色。又被魔道中人称为“大雷灭绝天帝”位列魔道九天帝之首。

    不过这蓝魔手雷楚对于正邪之争从不放在心上,对于名利也不放在心上,平生只喜欢喝酒打架,逍遥四方。和莫野的脾气倒是十分的相似,周博现在还记得莫野说起蓝魔手雷楚时,眼神中那种恨不相见的向往之情。看来,自己的师叔对于这个雷楚,或许是神交以往。

    也幸亏这雷楚不管世事,要不然正道多了一个几乎可以和魔宗宗主敌手,必然增加了不知道多少的变数。青魔手尹绔或许没有蓝魔手雷楚修为高超,然而也是一位不可多得高手,更重要的是,这青魔手尹绔足智多谋,狡猾如狐,和绿魔手陆叡是魔宗宗主的左膀右臂,一文一武,一智以勇,为魔宗消灭了不少的敌手,立下了数不清的汗马功劳。

    能请得动青魔手尹绔的人,在魔宗中身份会低吗?再说,纳兰轻烟那一句“我向。我父。。上面的大人”也表明这个小妮子刚开始是想说出自己的父亲,可是话出口了或许感觉不对,又改掉了自己的说辞。

    周博摸了摸下巴,看着自己拒绝后的纳兰轻烟,留下了一句:“早些休息吧,让伤势早些好”后,就独自离开。一边走,还一边想着:“似乎魔宗成名人物没有复姓纳兰的啊,看来魔宗暗手还挺多的,是要小心一些了。。。。只是,不知道这纳兰轻烟的父亲,到底是

    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