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来,云海浓雾重重翻涌,能见极低,自己这一次运气好了能到了这峡谷。要是运气不好了,谁知道云海浓雾中,自己可以到哪里?这片云海浓雾本身就充满着诡异,晨曦门所在的云渺山据说是大地气眼的位置,灵气蕴含的极其丰富。因此,晨曦门的创始人天剑尊者才选择在云渺山开山立派,建立晨曦门。

    古书籍上记载“灵气滋万物,万物皆通灵”万一云海浓雾中有点什么,周博清楚以自己的本事,可当真是没办法处理的,更何况还有一个重伤号。

    “唉,也不知道大师兄他们怎么样了,张惠那个女人,如果回到晨曦门,一定要让你好看!”周博想到在后山断崖上张惠突然飞起,拔剑斩向自己的那一剑,胸中就有一股怒气滋生。在周博的心中,并没有纯粹的正邪之分,而是只有好坏善恶。他就是好像是一张有着自己独立思维的白纸,不是墨迹写在他身上的是什么字,他就要承认那个字。相反,他会考虑一下这个字对不对,是不是应该这写。

    这就是周博的思想,他只以自己那不掺杂外界因素的思想来考虑和看待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救下了纳兰轻烟,至少,出身魔道的纳兰轻烟并没有传言中的那样十恶不赦。要不然,她也不会在最后的那一刻舍身挡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接下张惠的那一剑了。

    淡淡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身后的景云剑急速而出,顺手就是电光惊蛰一般的一剑。“唰”的一声,不远处的一棵桃树枝头上的一朵鲜艳的桃花花瓣,在周博的这凌空一剑中,颤悠悠的飘落而下,轻轻的砸在了树下的那一洼极浅的水沟中,带起了一圈圈的淡淡涟漪。

    “恩”不经意的快出出剑换来的这细微的一个场景,让周博全身猛然顿住了,眼前的情景,似乎总是有一种让周博感觉到特别的含义,却始终不知道这种感觉源自何处。一时间,周博愣在了那里。

    那种似有似无的感觉,让周博不知道如何来形容。只是有一种特别熟悉,却又特别陌生。好像它近在身旁,只需随意的一个伸手,就能触碰到一样。然而,偏偏它又距离是那样的遥远,周博可以肯定,如果自己顿悟不透的话,纵然那种感觉,自己想找寻的答案就在眼前,却仍然视而不见。

    “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感觉?”周博喃喃自语起来,认真而又仔细的回想着和这场景有关的一切,桃花,水,涟漪.........一点一点,一幕一幕,却始终没有任何头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却怎么也找不到一点点的破绽。任凭周博将记忆翻来覆去,可是那种感觉,却无论如何不能再进一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博的眼睛中,闪过一声执拗和思索的光芒,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一株开得正盛的的桃花树之下。不知道是真的和桃花有关,还是心理的作用,周博竟然有了一种仿佛逐渐接近自己想要找寻的境界一般,心,变得平淡起来。

    双膝轻弯,慢慢的盘腿而坐。就在那桃花树下,周博横剑于膝,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这一刻,他的思想,他的感官,他的灵魂,仿佛都在他这执意寻求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而变得透彻起来,甚至开始慢慢的敏锐...

    风,呼啸而过......

    花,飘落而下......

    水,涟漪扩散......

    那些现实中,周博从不曾注意过的风,从不曾留意过的话,从不曾看到过的水,在闭上眼的一刹那,竟然变得全部清晰起来。是的,他听到了风的声音,他听到了水的声音,他听到了花飘落的声音。原来,万物皆有灵性,只是任何人都从来没有认真的去注意过....

    周博倾听到了日常生活中所不曾倾听到的一切,灵魂在这一刻,也仿佛无限的蔓延而出。周身的任何一处波动,甚至轻若无物的花瓣,也在凋落在周博的身上的时候,被他清晰的感觉到。

    “快了,快了,快了......”周博心中,隐约有个声音告诉他,自己距离那种感觉,真的原来越近了。他自信,只要一瞬间,他就可以触摸到那种感觉。只要自己真的找到了那种感觉,那么,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东西等待着他......

    “终于,那轻微的声音被无声的放大了起来,周博的眉头逐渐紧缩,仿佛身体收到了重创一般的表情。额头上,汗珠也逐渐增多,可是周博却丝毫没有感觉,而是始终紧紧的皱着自己的眉头。他,在倾听,是的,他在倾听什么.......

    “等等........”在一切都变得安静的时候,周博终于发现了什么一样,惊讶万分,似乎不敢置信一般的睁开了眼,喃喃道:“难道真的是这样,雪花,桃花?雪花,桃花,桃花,雪花........”

    周博的嘴,不断的重复着这两种似乎相差甚远的景物。目光死死的盯着桃花,久久不散,仿佛桃花有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样。

    一阵风吹来,开得正盛的桃树再次飞散起无数鲜艳的桃花花瓣。站在树下双目死死盯着桃花的周博,瞳孔骤然一缩,随即脸上闪过一丝狂猛的喜悦。

    “噌”出手回剑,景云剑连带着剑鞘被周博紧紧的握于腰间,双眼不断的盯着那漫天飘落的桃花花瓣,脚步轻轻的移动着,一点一点,似乎在寻找什么,也似乎在躲避桃花落在自己的身上。总之,一切都轻盈无声,一切都安静无比.....

    周博的眼,再次闭起。可是,他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一分。脚步不断的移动着,在那纷飞的桃花花瓣中,似乎要找某种契合点。手上,右手的手掌围绕着剑鞘自下向上奇异的反转,仿佛是抚摸景云剑一般,手掌滑过剑柄之时,一阵于蓝再次吹过之时,周博的耳廓骤然一动,就是这一刻.......

    上翻,平滑,右旋,抽剑。在经过了连续三个看上去有一些诡异一样的动作后,在那漫天的桃花瓣中,周博紧闭的双眼在那一刻猛然睁开。原本淡然的双眼在这一刻精光四射,手腕一个用力“噌”的一声,景云剑再次出鞘...

    剑出鞘,声铿锵,随着周博手腕的一个转动,景云剑带着无与伦比的锐利之气,似狂风飞雪一样,劲气呼啸而出。劲气之中,一道雪亮的剑芒在花瓣雨中划过一道旋弧,一闪即逝。然而,剑光闪过后,那劲气却久久不散,如海浪一样向四周奔涌而出..........

    “咔嚓”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让周博猛然一惊,下意识的扭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手上再要进行的动作,就在这一刻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景云剑,依旧保持着周博准备衔接的那个姿势,剑尖横指天空。

    无数的花瓣顷刻间化成了细如牛毛的细丝,轻飘飘的飞向了天际。只是一剑之威,竟然恐怖如此,将万千的桃花花瓣尽数分解成细如牛毛的花丝。纳兰轻烟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小嘴,睁大了双眼。

    而周博,也是仰天闭上了双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带着无尽的沮丧,带着无尽的惋惜:“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

    周博的脸上带着惋惜,带着失落,也带有一丝不甘和不愿,最终却没有说什么的将手中的景云剑收回了剑鞘,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在那出剑挥剑的一刻,周博发自本能的感觉到其实那具有极强威力的惊天一剑远远不止一招,下面一定还有着衔接。在挥出第一剑的时候,周博就感觉到第二剑顺着第一剑的流势即将发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第三剑,第四剑...可是周博相信,如果自己真的将这一套剑式全部衔接下来,那么这套剑式的威力,比之师叔莫野的那飘尘一剑,要强大的太多太多。

    周博的第一剑,就已经和飘尘一剑有了近乎相同的神似,只是莫野的飘尘剑式只有一剑,而周博的这套剑法却远远不止一招。思索刚刚的感觉,第一剑之后分明还有着后续招式的衔接。而且,似乎一剑比一剑要吃力。因为,第一剑斩出后,周博立刻感觉到全身的无形压力立刻增加了不知道多少。显然,第二剑的威力恐怕更为惊人,然而因为纳兰轻烟的缘故,第二剑受到了外界的强烈干扰,最终那种感觉到的境界一瞬间全部消失,第二剑也宣告夭折。

    纳兰轻烟怯怯的看了周博一眼,有些害怕的解释道:“我..我只是看你好久都不回来,害怕你有什么事情,这才来看你的,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周博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一切都是天意,怪不得谁。”说道这里,周博心中竟然也隐隐的有一些庆幸,毕竟刚才的那接连几剑的威力周博隐隐的可以感觉到,那都是一般剑诀剑技所不能比拟的。而且正如当日莫野对周博说的那样“这套剑式终究太过霸道,而且戾气太重,非是道中之人所该学之术。这套剑式大成之后,出手难回,一剑足以定人生死。”不论是“飘尘”剑诀也好,还是周博受到那桃花的启发,领悟到的那套无名剑诀也罢,本质上都是极其暴虐的一种剑技,在晨曦门中,一向命令修行,如有违背,轻则呵斥责骂,重则逐出师门,或是清理门户。

    剑之一道,尤其是剑技一道,素来杀戮极重,戾气极重。戾气太重,乃是修道中人的大忌,最容易迷惑心神,好杀暴虐,稍不注意,就会坠入魔道。

    据传,当年曾经有一派天才弟子,就是因为杀戮过重,且心魔难以控制,最终坠入魔道。由于那弟子嗜杀无比,正道曾经对他进行过围剿。不过,那弟子天资的确过人,寻常正道高手皆不是其对手。再加上那弟子杀戮戾气颇重,正道各派联手围剿其三次,不但被他硬生生的杀出重围,而且还将正道高手斩杀大半,一时间惊动了正道各派。

    后来,还是当时老牌的仙剑宫先后派出了十名长老,不计损失的千里追杀,才将其成功诛灭。虽然斩杀了那坠入魔道的弟子,然而仙剑宫的十位长老也仅剩两位生还。如果不是因为那弟子喜欢独身一人,不寻帮手,恐怕仅他一人,就足以掀的正道打乱。

    从那以后,修道中人才开始加强对心法的学习和钻研。御剑术,也逐渐取代剑技成为正道修真修道中的主流功法。正道各派也似乎害怕重蹈昔日覆辙,也是对门下弟子大力推广杀戮戾气较少的御剑术。饶是如此,剑技到了今天,仍然不曾没落,和御剑术这种凌空飞剑成为了正道弟子的两大武技修炼类型。

    周博在那桃花的启发下,领悟到的却不是桃花,而是雪花下落的声音。那一刻,周博寻找到的感觉,就是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和力度,和那漫天飞舞的桃花几乎一模一样,或许这也是一种碰巧的幸运吧,让周博在桃花花瓣中,领悟到了堪比“飘尘”的剑诀。虽然那一剑几乎和“飘尘”一模一样,神韵相当。

    “学会了这一招,也算是保命了!”周博暗自安慰了一下自己,对着仍然有些害怕的纳兰轻烟说道:“好了,我不怪你!你也是一片好心,准备晚饭吧,我还没吃饭呢!”

    “哼,你还知道吃饭?”纳兰轻烟看到周博最初那失望,失落的表情和僵在半空的第一剑,也知道自己不小心发出的声音似乎打乱了周博某种韵律,从而让周博的修炼功亏一篑。内心内疚,害怕恐惧的同时,也有一种庆幸。毕竟,周博的第一剑恰好让寻找周博的纳兰轻烟从头看到尾。和周博一样,那一剑所散发的劲气和压力极为严重,让身体还没有康复的纳兰轻烟根本就抵挡不住。要不是她离得远,恐怕连第一剑看不完就承受不了了。当周博第二剑出手的时候,纳兰轻烟终于受不了劲气和压力,而向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一步,踩到了脚后的一根枯树枝,发出了一声轻响,打扰了一直沉浸在感觉中的周博,让周博的第二剑,最终没有顺势施展而出。

    一剑斩出,漫天花瓣尽化花丝,凌厉的剑气和锐利的锋芒,摄人心弦。只是一剑,威力就如此之强。“如果,周博真的学会了后面的几剑,会怎么样?”纳兰轻烟心中暗暗询问自己。周博虽然救了她,可是他却仍然属于正道,仍然是晨曦门的弟子,和魔门终是敌对的双方。真正的正魔大战时,纳兰轻烟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周博可以袖手旁观。可是,周博真的参加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爆发的正魔大战时,仅仅是那恐怖的一剑,魔宗的弟子,又有多少人可以逃生?”纳兰轻烟不敢再想下去,摇了摇头,强颜欢笑的说道:“你知道吗?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了,要不然我会出来找你?”

    :,,gegegengxi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