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6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多时,周博去而复返,手中却多了一朵红红的不知名的花朵。来到纳兰轻烟的身边,周博将花瓣一片又一片的摘下放入竹筒之中:“好了,这下不苦了,你可以喝了!”

    “你怎么知道我怕苦?”听到周博的话,纳兰轻烟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周博,仿佛是想找到他知道的原因一样。

    “我不知道你怕苦,你刚刚的神情让我想到了我的小师弟。他小时候,喝药的表情和你一模一样,我想你也应该是怕苦吧?这种花叫“蜜花”花蜜很多的,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刚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小师弟不喝药的原因和发现这“蜜花”以后,每次喝药,我都放这种蜜花进去。这样,药就不会显得很苦了。”

    “真的?”纳兰轻烟有些怀疑的小声问了一句,然后小口抿了一下竹筒中的柴胡水,虽然入口仍然有苦味,不过却多了一丝甜意,比之那种连绵不绝的苦味要好了太多。当下也不多说,几口就将温热的柴胡水喝了个精光。温水入腹,整个身子立刻多了几丝暖意,也舒坦了不少。

    喝下了这杯柴胡水,纳兰轻烟和周博的关系也好了不少。或许是出生魔门的缘故,纳兰轻烟对于周博看了她的身体除了刚开始的愤怒之外,逐渐也平复了下来。尽管心中想到这点仍然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不过理性上,纳兰轻烟心中也知道周博这样做是为了救自己。有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和周博相处起来就没了那么多的麻烦。

    只是,纳兰轻烟心中却认为,周博一定不是晨曦门下的弟子,而有可能是属于魔道一脉吗,只是和自己不属于同宗同派而已。周博听到后,只是沉默,显然是不打算告诉纳兰轻烟自己的身份。而周博越是这样沉默不回答,就让纳兰轻烟越发的认为自己的猜测正确。

    随着对周博的询问增多,纳兰轻烟对于周博,也开始逐渐的关注起来,眼光中,一些东西也逐渐多了起来,而且越发明亮...........

    一连两天,当确定纳兰轻烟的身体没有发烧和任何不适的症状的时候,周博才算彻底的松了口气,两天以来悬着的心,也终于是放了下来。

    本来,修道之人身体自然强健,寻常的时侯百病不生。而且平日都是修习心法,练习武技,更是不会出现什么恶疾缠身的情况。然而,纳兰轻烟当日在晨曦门中先后收到重创,身体内伤,外伤皆不算轻。本来,就已经陷入昏迷,然后又被周博抱着被那河水浸泡。那一刻,正是她受伤昏迷,身体抵抗力最弱之际。失血过多,创伤严重,是周博在看到纳兰轻烟的身体的时候第一印象。其实,对于能不能救下纳兰轻烟,周博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然而,在那种情况下,放弃就代表死亡,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周博还是冒险试了一把。山谷中的药材不多,周博本身也不是专门研制药材的医师,只是隐隐约约认得山谷中的几种野生草药,似乎有止血愈合的功效。其次,就是寻找到了不少野生柴胡。那些有治伤止血功效的药物用来外敷,柴胡则是熬水,用来为纳兰轻烟驱除身体内可能进入的寒气,两相结合,似乎倒也真的有效,至少在当晚纳兰轻烟并没有出现重伤时的发烧等症状。或许是纳兰轻烟本身身体素质极好,也或许是柴胡水和那几位药物的作用,总之,纳兰轻烟的身体,开始逐渐好转起来。

    见到纳兰轻烟的身体好转,周博也大为振奋,心中底气也多了几分。每日更是多多的寻找药草和柴胡,用来为纳兰轻烟治伤和煮水,让她引用。柴胡草乃是一位清虚热的中药,用于寻常的发热、寒热往来有一定的功效,周博这样做,倒也隐隐有几分对症下药的姿态。

    不管怎么说,连续四五天的时间,纳兰轻烟的伤口已经逐渐开始愈合起来。由于伤口在肋下,因此纳兰轻烟独自就可以裹伤,而不用周博帮忙,这也避免了周博为纳兰轻烟包裹的那种“坦诚相对”。再怎么说,纳兰轻烟容貌清丽,尽管比不上舒雪凝的那种冷艳,却也不差多少。周博一个十八岁的青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那种感觉经常出现的话,可不可以忍受得住。

    换过药的纳兰轻烟斜倚在石壁上,看着刚刚回来的周博。当看到周博手上拿着的正是自己的那柄短剑的时候,声音有些急促:“那是我的短剑,你要还给我!”

    “恩?”闻言的周博看了看手中的短剑,立刻倒转剑柄,让剑柄的方向朝着纳兰轻烟,遥遥的递了过去:“给你,我没说不是你的!”

    一手接过那短剑,纳兰轻烟上下打量了一下,看到没有任何损伤后,才悄然松了口气,将那短剑收入了怀中,仿佛那短剑是一柄绝世神兵一样。周博见状,有些不屑的笑了笑:“你这柄剑虽然说质地采用极好的精钢锻造,而且锋利无比,要说是宝剑也不为过。可是,却也不算是什么贵重物品吧,难道说这把剑有什么特殊意义?”

    当时周博拿到这柄短剑的时候,也是因为看它剑身极为明亮,锋刃处散发着淡淡的寒意,这才顺着拿着用来切削竹子。不想用顺手了后,却忘记还给了纳兰轻烟。当纳兰轻烟看到索要的时候,周博心中还当真有些不舍得,这把短剑这些日子用顺了手,猛然不在了,还真的感觉少了什么。

    “哼,你知道什么,这把霜约剑可以说算的我们魔宗里的宝剑之一了,尽管短点,可是比之一般的宝剑,却要好的太多。我看你背后的那把剑也不算凡品,要不要和我的这把霜约剑碰一下试试?”纳兰轻烟听到周博有些小时她手中的霜约短剑,不服气的出言道,同时目光直接落在了周博身后的景云剑上,似乎有两剑一比高下的意思。

    “算了吧,你还是留着你的霜约剑吧!”周博说了一声,并不打算按照纳兰轻烟的话,来个双剑对碰。开玩笑,这把景云剑可是苏叶亲自赠送的,二代弟子中,恐怕没有几个人的佩剑能胜过这把景云剑,要是自己真的和纳兰轻烟来个双剑对碰。赢了,没什么好处,输了,这把景云剑出了什么瑕疵,自己可就后悔莫及了。想想于蓝的那把清风剑,就是因为和楚大钊拼斗时,被损毁了一点,现在于蓝还是心疼的不得了得。

    “哼,算你识相!”纳兰轻烟看到周博有点退让的意思,心情大好起来。一旁的周博听到纳兰轻烟刚刚说的那番话,出声询问道:“你是魔宗的人?”

    纳兰轻烟点了点头:“是,我是魔宗的人!”

    周博苦笑了一下:“我想,要是他们知道我救了一个魔宗的人,恐怕真的饶不了我吧!你们魔宗可是这几年来魔道的主要力量,看你的身份也并不是一个寻常的魔宗弟子,真不知道你是胆大还是自信,竟然独自一人潜入了玄枢峰。”

    魔宗的名字,周博并不陌生。可以说,几乎每个晨曦门的弟子,或者说每个正道的弟子,都知道魔道一宗,一堂,一门的三大势力。其中,魔宗就是现今整个魔道势力的主要力量,也是常年和正道交战的魔道领袖派系。

    自从十余年前极北雪宫宫主,雪帝凌铮战死之后,雪宫一脉立刻销声匿迹。魔门的势力也几乎被正派连根拔起,最后只得无奈的遁入了南疆密林中,借着南疆密林那复杂的地势以及密林中蛮族的支持,苟延残喘下来。

    可是,即便如此,魔道正派每年还是会爆发数次大规模的冲突。而各地的魔门弟子和正派弟子之间的交手,更是数不胜数。魔宗,就是这个时候在雪宫消失后,魔道的执牛耳者。负责统一调动魔道各门各派的行动,就连同为老牌魔道势力的一堂鬼飘堂,一门罗刹门,也紧紧跟随魔宗的脚步,一同进退。现在的魔宗,就如正道的晨曦门,地位独尊。

    “那你现在出手也不晚,抓了我回晨曦门,一样有很大的好处!”纳兰轻烟出声道,目光隐隐透露着不善和一丝狡猾。

    “既然当时出手救你,就自然不会反悔!”周博淡淡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显然刚刚那句话只是一句戏言,并没有动什么实际的心思。

    “我看你是不敢吧?晨曦门的那群人应该不知道你身负修为,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可是我看你的身份绝对不是晨曦门弟子那么简单,说吧,你到底是哪一派,哪一门的弟子。是罗刹门,还是鬼飘堂?”纳兰轻烟看着周博,语气中再次有了询问的意思。

    周博站直了身子,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不用猜了,我真的是晨曦门的弟子。只不过,我在晨曦门中没有什么人注意,我的修为也是自己偷偷偷学的,见不得光。”

    “难怪你们晨曦门的人不顾你的生死,直接就是一剑,那个女子我看是绿翠峰的弟子吧?看起来你还是要感谢我的,否则估计你的一身修为就暴露了,那样对你来说,也是一种麻烦!”纳兰轻烟笑了笑,眉宇间反倒是有一种得意的神色。

    “所以我救了你,没取你性命!”周博看到纳兰轻烟那似乎怎么都会带点笑容的表情,暗暗摇摇头:“这个魔道女子可真的不像师兄们所说的那些魔道中人,这样动不动就有笑容的表情,似乎就是一朵出淤泥的莲花,或许,还没有遭到那些黑暗的污染。

    “哼,这也算是报恩,真的没有诚意!”纳兰轻烟的眼珠子轻轻一转:“周博,这样吧,我们做笔交易,你愿意不愿意?”

    “什么交易?”听到纳兰轻烟的话,周博有些好笑起来。魔宗的弟子和晨曦门的正道弟子做交易,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或许会笑掉大牙,明显不太可能的事情,在纳兰轻烟嘴中却是说了出来。周博笑了笑:“说说看!”

    “我需要你的帮助!”纳兰轻烟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你是晨曦门的人,查探一些事情应该比我清楚。我要你帮我打探一些消息,至于报酬嘛,你想要些什么,只管说说看,如果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我应该都付得起!”

    “你让我做你魔宗的探子,替你晨曦门的情报?”周博嗤笑一声:“这也太过滑稽了吧,我是晨曦门的弟子,怎么会答应你这种条件?”

    “不是,你别误会!”纳兰轻烟见到周博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周博缓缓的问道。

    “我想知道,你们正道的比武大会要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对你们来说应该不算是秘密吧?”纳兰轻烟看着周博,出声询问道。

    “的确,这个不算秘密。可是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件事情?”周博有些好奇起来,似乎以魔宗的本领,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

    “因为...因为....”纳兰轻烟的脸色逐渐红了起来,最终,才下定决心一样的说道:“因为我想找和我有婚约的那个人!

    “什么?”周博的脸色猛然间闪现出一丝古怪,显然纳兰轻烟的这番话让周博的想象力有了极大的空间。看到周博古怪的脸色,纳兰轻烟微微有些气苦:“你这是什么表情,那不是我定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周博摆摆手,示意纳兰轻烟不要再说下去了:“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以后再议,你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彻底,等到你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咱们再说这件事情吧。正道比武交流大会我也听说过,到时候我们看情况而定!”

    “你同意了?”纳兰轻烟似乎没有想到周博会这样好说话,原先还以为周博一定会立即拒绝自己,腹中早已准备了很多的说辞,甚至还准备了一些自认为不错的东西来和周博做一次交易。没有想到,周博竟然没有果断的拒绝,而且语气中倒是隐隐有同意的姿态,这让纳兰轻烟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统统没有用上。

    “我也没说一定会帮你,看情况而定吧。”周博并没有把话说得很死,反而有一种模棱两可的模糊感。不过纳兰轻烟也不在意,毕竟周博没有完全拒绝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周博看到纳兰轻烟那满意的笑容,摇了摇头:“你先休息吧,我去那边走走!”说完,径直向远处的峡谷深处走去。

    在峡谷中呆了已经有四五天的周博早已把峡谷附近的地势都摸了一个遍,按照他的观测,这个峡谷好像属于一种盆地类型。附近都是高山峻岭,目前来说唯一的入口好像就是那云海浓雾下的那个山洞。可是,要是如果真的有一天要离开,周博是不会选择原路返回的。一来,那样危险性太大,要是被晨曦门的弟子发现了,不止是纳兰轻烟保不住,而且自己也要被牵扯进去,打上一个“背叛师门,与魔为友”的大帽子,自己可承担不起。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