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没有想到,关键时刻这位挟持了自己的魔道中人竟然会舍身为自己抵挡那一剑。尽管他是魔道中人,尽管他事前曾经挟持了自己,可是那最后替自己挡下了那一剑,还有跌下山崖的时候,想将自己扔上山巅的种种,周博都能感觉得到。“一个魔门中人,也要比那绿翠峰的弟子有人性。”周博暗暗道:“你愿意救我,我自然不会恩将仇报,必然将你带到安全的地方。

    “周博也不知道这浓浓的云雾中,到底有什么。可是此刻他绝对不能重新回到紫星峰。一来,这黑袍人出身魔门,如果落到了那些弟子手中,能不能留下性命还是一个问题。二来,自己也真的不想让大师兄和三师弟知道自己并非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因此,周博就带着那黑袍人在这浓浓的云雾中,小心的飞行着。

    云海中浓雾弥漫,能见度极低极低。而且似乎这浓雾之中别有洞天一般,本来周博以为这云海浓雾最多也不过千米左右,想想七峰距离御剑快速的话,最长也不过半个时辰。可是,穿行在这云海浓雾竟然隐隐约约的不见头尾,尽管周博放慢了速度,可是如此穿行大半个时辰还是没有一点尽头的迹象。突出的山石也越来越多,好几次周博都是差一点和那些突然出现的山石迎面相撞,要不是速度慢,恐怕自己就真的撞在山石上面了。

    看着滚滚的浓雾,周博心中也渐渐有了一丝不安,而且云海浓雾中,没有半分可以作为标记的地方,没有参照物,也不知道方向,又穿行了一段时间后,周博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目光中的神色也逐渐严峻起来。

    手上湿漉漉的一片液体又粘又粘,周博知道那是黑袍人受伤的血液。本来黑袍人身上就有伤,刚刚又替自己强行接了一剑,全身的损耗更是惊人。看着那血液丝毫没有凝止的态势,周博暗暗道:“这样下去,就算是不落在同门的手中,也足以他失血而死了。周博摇摇头,眼中狠色猛然一闪:“罢了,就算是还你那一剑之恩吧。今日,我就闯上一闯!”

    说完,周博脚下的白光向下猛然沉去,显然是想直接穿行进入云海的底部。

    在周博想来,晨曦门七峰俱在云渺山脉之内,这云海就算是诡异,也终究有到底的一刻。这样,自己也好凭借着地形来想办法走出云渺山。再者,这黑袍魔人全身尽是内伤外伤,在半空之上也没办法给他治伤。就算云海底部是一处死地,也至少可以提供一处落脚的地方,也好让自己为这黑袍人治一治伤,到时候再想办法。

    如此又穿行了大半个时辰,下方的浓雾才逐渐开始变淡。周博心中一喜:“快到底了!”但是同时全身的警戒之意也逐渐提高,这云海自己几乎可以说御剑飞行了近乎一个时辰,才到了底端。显然距离已经超过了日常晨曦门各峰抵达地面的距离,这云海也从来没有人下过,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因此,小心一些还是好的。

    如此又是大约半个时辰,那浓浓的云雾才算彻底的消散。空气中湿漉漉的感觉也逐渐不见,当穿过云海的那一刻,空气猛然的一阵清新,让周博忍不住的多呼吸了几口。然而,下方令周博惊讶的是,这云海下方却并不是陆地,而是一片大河。

    原本想着到达地面的周博没有想到竟然云海下方竟然是一片大河,立刻有了一种无力之感。似乎身体也因为这大河的打击而显得开始疲劳起来。

    周博心中一惊,赶忙重新打起精神,飞速的沿着大河的流向向前方飞去。现在这云海底部一片河流,水势看起来也不算平缓。如果自己的体内真气真的枯竭,无法御剑的话,那么自己和这黑袍魔人恐怕都会葬身于云海底部的河流,成为无名的水鬼。因此,周博也不敢停下,而是加紧时间寻找可以暂时休息的地方,现在只有找到能立足的地方,才有活着的希望。

    所幸,这条大河似乎只是那一段距离全是河流,飞行了一段时间后,周博隐隐的看到一片青绿色,希望再次出现。周博脚下飞剑速度一快,向着前方急速飞去。

    终于,在绕过了一处凸起的山石后,一个似乎是天然的石洞出现在周博的眼前。而那一抹绿色,透着光亮,就是从那山洞内发出的。停在洞口,隐隐的可以看到山洞内的绿色植物,似乎别有洞天一般。

    只是那山洞地势极矮,上方一块一块山石纵横交错,整个石洞的空间不足二米,根本无法御剑飞行而过。周博沉思了半天,最终轻轻的落在了那水面之上,景云剑在周博的控制下,重新回到剑鞘,而周博和那黑袍人则是身子一沉,直接落在了水中。

    水温极为冰凉,甚至有些刺骨。周博全身猛然打了一个寒颤,牙关不自觉地上下咬合起来。不过,脚下的结实感却让周博心中猛然一松:“还好,水并不深。”

    周博在落下的那一刻,心中也是一阵紧张,毕竟自己不懂水性,要不是看这段距离不长,自己也不会贸然的下水。不过,终是虚惊一场,这水深只到了胸口,让周博短暂的涉水后,就出了那山洞。

    走过山洞后,眼前猛然一亮,高崖耸立,绿树青藤环合。那水流在经过了山洞后,流势锐减,变得缓慢起来,向远方涌去。

    周博抱着那黑衣人先走上了一边的陆地,放下青衣人后,这才松了口气,打量了一下四周。竟然是一个地势不大的小山谷,虽然不知道这山谷究竟是哪里,不过飞行了几个时辰终于有了落脚的地方,总算是一个好消息。

    而且红花绿叶,鸟飞蝉鸣,风景极为秀丽。周博暗暗赞叹,没有想到,云海之下,竟然还有这样一处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真的可以说,太美了.......

    的确,恐怕谁都不会想到,白雾弥漫的云海下,竟然还会别有洞天,拥有这样一处天然的优美景地.......

    篝火熊熊燃烧,不时的发出一声木块爆响声,带起了一蓬细小的火星,却也多了几分暖意。

    一处矮矮的山石下方,赫连轻烟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当看到头顶那古朴的山石后,她有些自言自语的问道:“我还没死.....?”

    刚想动动身子,肋下,胸口一股巨疼立刻传来,让她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轻呼。随即,她仿佛感觉到什么一般,目光急速的向自己的身子看去,立刻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叫。

    不多时,周博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看到周博,纳兰轻烟立刻寻找着自己的短剑:“无耻邪贼.....”

    看到纳兰轻烟的举动,周博摇了摇头:“省点力气吧,我如果不为你包扎伤口,你会死的。我没有动你的东西,所以也不知道你有没有伤药。现在敷在你伤口上的是我找的一些能止血的草药,不过对你的伤口愈合和止血效果都是极坏的。你要是再动让伤口崩裂,我可不会管你。毕竟,救你一次就算是还掉了你的恩情!”

    听到周博的话语,纳兰轻烟立刻冷静了几分,挣扎着将盖在身上的那件外袍紧紧的笼罩住自己的玉体,语气森然:“你看了我的身子?”

    听到这话,周博有些愕然,却没有回话,而是脸色渐渐地红了起来。看到周博的表情,纳兰轻烟立刻知道了答案,眼中多了几分杀气。

    周博轻声道:“那是不得已为之,你的身上伤势太重,而且自身无法凝血,如果不救你,你必然会丧命。我们进入这峡谷的时候,都浸泡咋了水中,不换掉你的衣服,你给你治伤,你会死的!”

    “你们不是就希望我们这些歪魔邪道统统去死吗?你一个正道弟子,为什么要救我一个魔人,咱们可是敌对关系!”纳兰轻烟的口气多了几分敌视,显然正魔之争的敌对早已深入了她的心中。

    周博将手中的那几束淡青色的柴胡草放在了那一截青竹中,在火堆上堆了一堆小小的石子,用来传递热量。青竹中,几束柴胡和大半竹筒的清水混合在一起,看样子似乎是在为纳兰轻烟熬制药物。

    “那是他们的想法,我没认为你们魔门的人天生就是坏人。你在断崖上替我挡那一剑我很感激,所以我也想办法救你一命,算是还你的那一番保护我的心意吧!”周博淡淡的笑了笑,目光落在了纳兰轻烟的清丽秀雅的脸庞上,再次红了起来。

    想到自己为她治伤的时候,解开黑色的外袍下,她那胸部上缠束的一圈又一圈的白纱,让没多少处世经验的周博还以为是备在身上的纱布。可是,当周博解开那纱布后,女儿家的**和特有的身体出现在周博眼前的时候,那种急促的呼吸和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感觉,猛然用上了周博的心头。刚开始,他还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立刻揭下了她的面巾,当看到那清秀的容颜后,他震撼了。不过,最终周博还是强迫自己做完了手上应该做的工作。可是,那种煎熬和发自内心的冲动,却让他感觉自己好像着了火一样,一直平复了好长时间,才平复下来。现在无意识的看到纳兰轻烟,再次想起了那种感觉,冲动隐隐的再次出现,让周博赶紧扭过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等等,不对......”纳兰轻烟听到周博的那一番话后,先是沉思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会功夫,你不是不懂修为的晨曦弟子?”

    听到纳兰轻烟的这番话,周博手上的动作猛然一滞,眼中一丝冷芒迅速闪过。这是他的秘密,他不希望别人知道。因此,望向纳兰轻烟的目光也格外不善:“我不希望你多嘴,知道我的意思吗?”

    感受到周博的目光猛然变冷,纳兰轻烟全身不禁一个寒颤,可是仍然固执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要是不会功夫,就算不死也要昏迷。看你现在的样子,分明也会御剑术,你是晨曦弟子还是什么人?”

    当发现周博的不对劲后,纳兰轻烟立刻迅速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又做了一番推断和猜测。直觉和自己的想法告诉她,眼前的周博绝对不简单,至少他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没有一点修为。想到这里,她不禁庆幸了几分,显然眼前的周博也有他自己的秘密,至少在晨曦门中,他并不希望暴露自己,否则那一会在自己挟持他的时候,就会出手了。也因为这样,自己或许躲过了一劫。要是他在自己挟持他的时候,突然出手,那后果.........

    周博闻言却只是沉默,最多只是说了一句:“我是晨曦弟子!”惹得纳兰轻烟极为不满,可是却也暗自庆幸了一下。暂时搁下了心头的成见和对周博的愤恨:“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纳兰轻烟!”

    “周博!”周博看着竹筒中的水逐渐烧开,隐隐有了一种柴胡草的气味,立刻小心的把那竹筒从石碓上取了下来。小心的吹了吹气,感觉不是那么烫了,才端给纳兰轻烟:“可能有些苦,慢点喝。”

    “这是什么?”闻到那苦气,纳兰轻烟皱起了眉。她从小最不喜欢的就是喝药,尤其是喝极苦的苦药。每次她喝药的时候,父亲都会为她准备好蜜糖和蜜饯,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恩,怎么了?”周博看着纳兰轻烟皱眉不接竹筒,疑惑的问道。

    “这个,可不可以不喝啊?”纳兰轻烟小声的问道,皱起的眉宇有点少女撒娇一样的娇憨,看起来格外可爱。不过,周博知道这可不是对自己做出的撒娇举动,似乎她不喜欢喝药。

    想到于蓝,周博似乎明白了什么。于蓝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总是不愿意喝那种苦涩的药汁。刚开始,不懂得照顾人的周博和大师兄李昊都是有些暴力和直接的硬给于蓝灌下去,久而久之,周博逐渐知道于蓝排斥药汤的原委后,就开始采取相应的措施,从那之后,于蓝对于喝药就没有那么排斥了。

    这些只是周博记忆中的东西,本来和眼前的纳兰轻烟毫无关系。然而,看到纳兰轻烟眉宇间的那种排斥神情和记忆中小时候的于蓝几乎一模一样,周博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了,你等一下!”

    纳兰轻烟正在心中做着交战,在考虑怎么把这一杯看着极苦的药水喝下的时候。听到周博的那句话,顺势就看向了周博,看到周博那温和的笑容,仿佛带有一种邻家的哥哥一样宠溺的表情,让她心中又是一阵疑惑:“他怎么有这样的表情,他要干什么?”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