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恩”密密的竹林中,那道人影隐没于宽大的衣袍中,连面容都遮掩住了:“你的三清心法已经练到第几层了?”

    “上清二层,师傅!”周博恭敬的回答道,望着那宽大的衣袍中的人的目光满是敬意:“弟子愚钝,到现在还没有突破上清二重,步入上清三重,让师傅失望了!”

    “呵呵”那道黑袍人影笑容中并没有多少不悦的成分:“不错了,我从十岁开始教你三清心法,八年突破到三清中的上清二重境界,已经是很难得了。你大师兄李昊八岁开始修炼三清心法,到现在二十四岁修炼了十六年,也才是上清二重的境地。你比他可是少修炼了整整六年,但是境界已经一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是!”周博恭敬的在一边应声。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师傅的身份,但是看着师傅并没有向自己承认的意思,周博也只能和平时一样,语气谦和,举止安静,充满了对师傅的敬意。或许,这也是师叔莫野的另外一面吧?

    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也没打算教你什么。“六九流光剑”你已经全部学会,剩下的就靠你自己的思悟了,你的前六和后九衔接不顺,以后加紧练习。”

    “弟子明白!”周博淡淡的说了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接着说道师傅,弟子似乎心剑并不能完全合一,总是慢上一拍,这该怎么办?”

    “剑技之术不同于御剑之术,需要勤学苦练,所谓勤能补拙,就是如此。你的领悟能力尽管不错,可是腕力稍有不足。六九流光剑讲究的就是飘逸洒脱,却又大开大合,柔中暗藏刚劲。你用六九流光剑,柔多余,刚不足!我只是对你稍加指导,却不曾为你打下基础。从明日起,你每天早上练习拔剑一千次,斩剑一千次,收剑一千次,一月之内,必有提高!”

    “啊?这么多?”周博吐了吐舌头,有些调皮的说道:“师傅,这也太多了吧!”

    “修道之途,又怎如你想的这般简单?”黑袍师傅语气中多了几分严厉:“周博,有一套起手剑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教你。这一次我离开后,就有很长时间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到现在我还没有想好,因此我听听你的意见,你要不要学习这套剑式!”

    周博听到黑袍师傅语气凝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正式起来:“师傅是不相信徒儿,还是徒儿资质愚笨,不适合学习这套起手剑式?”

    “非也,这套剑式对于如今的你来说,十分适合。不论是年龄还是修为,我都认为是你学习的黄金时期。然而,这套剑式终究太过霸道,而且戾气太重,非是道中之人所该学之术。这套剑式大成之后,出手难回,一剑足以定人生死。我本不打算教你这套剑法,可是你的修为终究还是弱了一些,神州浩土,英雄豪杰,天赋过人的奇侠数不胜数,日后你若是凭你现在的本事下山,没有保命技艺的你,风险太大。罢了,你立个毒誓吧!”

    周博听到黑袍老师的解说,心中也认识到师叔莫野教自己的那套剑法必然是威力极大的一套剑法。之所以要自己立下毒誓,恐怕也是害怕日后自己仗着这剑法的威力滥杀无辜,多造杀孽。因此,心中倒也没有怪师父的意思,立刻三指并立,朗朗出声:“明月在上,厚土在下,晨曦弟子周博在此立誓,不以师傅所教剑法滥杀无辜,为非作歹。违者,必遭天谴,躯体尽灭,灵魂不存,终其一身,不入轮回.....”

    修道之人一向信奉头上三尺有神明,天道昭昭,因果循环,轮回报应。周博的这个毒誓说起来已经是最为恶毒的,一般人是不敢随意乱发的。周博用这个毒誓,来向师傅证明自己必然不会违背师傅的本意,只用来自保,不会滥杀无辜,为非做歹。

    “好,望你一声永远不要破此誓言,而且在众人面前,绝对不要将这套剑法施展出来,否则必有麻烦。你,记住没有?”师叔莫野的语气凝重,再次叮嘱周博。

    “是,师傅,弟子记住了!”看到莫野这般的一而再的叮嘱自己,周博的心也逐渐紧张和好奇起来。“能让莫野这般看重又不愿意在众人面前展露的剑法,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剑法?”周博心中越发的好奇,隐隐的有一种想让师傅马上传授的冲动。

    只见全身隐于黑袍之中的莫野手掌对着周博猛然一张,立刻一股吸力带动空气中的气流倒卷而起。周博背后的景云剑“噌”的一声,就被那气流凌空倒卷入莫野的手中。黑夜中,景云剑散发着幽白色的寒光,整个剑身在月光下更显得明如秋水。“看来,苏叶师叔的这把剑真的是把好剑啊”周博心中暗暗叹道。

    月光下,竹林里。一身黑袍的莫野整个人的气势突然泯灭。整个人就站立在原地,没有半点动静,甚至那握剑的手,也不动上一分。可是,周博却感觉到一种淡淡的压力和恐惧之意,而且这一刻师叔莫野整个人与天地同在一般。空气中,尽是他周身散发的无形压力,牢牢地锁定着周围的一切。周博相信,如果在战斗的时候,自己陷入这样的情形,那么解决必然是失败或者身死。

    虽然莫野没有动上一丝一毫,似乎整个人变成了一株古树一样,矗立在黑暗中。可是,周博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却是一点一点的在那无形的压力中,悄然泌出。尽管那种劲气和压力不是冲着周博而去,可是周博也感觉到一阵一阵的难受。似乎,在这种压力下,自己已经快要抵抗不住这种压力和劲气的侵袭了。

    终于,就在周博即将承受不住而要出声的时候,一直安静的站在原地的莫野动了........

    “呲吟...............”一声奇异的剑吟声在莫野挥剑的那一刻,自鸣而出。随即站在一边的周博只感觉一股破天裂地般的劲气,从莫野周围如海浪一样向四周奔涌而出。周围,长剑挥动的时候出现的那一道巨大亮光,骤然让周博双眼下意识的一闭,那一刻,周博的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亮光消失,莫野整个人又恢复了原样,左手的手指轻轻的摩擦过景云剑的剑脊。而周围,一切都如原样,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那道突现的白光,或许只是一种障眼法吧......

    周博看到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过,仿佛师叔莫野的那一剑只是一种展示一样。就在周博将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呼”的一阵山风吹来,令周博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莫野前方的那一列数十根生长茂盛的青竹,竟然在那山风中如烟一样的飘散开来了。周博惊讶的揉了揉眼睛,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一般。可是,那青绿的色的粉末一时之间还没有散去。“没错,自己没有看错,那数十根青竹真的连竹干带着竹枝竹叶一起化成了青绿色的粉末,被山风吹荡的四处飞散。

    “好强的一剑,好霸道犀利的一剑!”周博完全震撼了,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师叔莫野对这套剑法讳莫如深,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恐怕这等犀利霸道的一剑,一旦被人发现,必然会引起一场大的麻烦吧。一剑一出,风云变色,恐怕在实战中,这套剑法真的会一剑一出,出手难回。就算到时候出招的人想要收手,也做不到。

    “这套剑式就一招,出手剑式,几乎可以达到一招定生死的地步。”莫野淡淡说道:“这套剑法太过犀利,练至巅峰的时候,足有毁天灭地之威。所以,你一定要恪守誓言,否则为师必然会为了天下苍生,亲手清理门户!”

    “是,师傅,弟子必然牢记誓言,永不违背!”周博听到莫野最终的狠决,也立刻说道。说完后,又加问道:“师傅,这套起手剑诀叫什么名字,是你独创的吗?”

    “不...”莫野的语气隐隐低落了下来:“这套剑诀,是我学自一个好朋友的,不是我创出的。而且,我也不希望你有用到它的一天。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最好这一生都不要用这套起手剑式一次!”

    “师傅放心,弟子一定恪守你的教育,不到危机生命的时候,绝对不使用这套起手剑式。对了,师傅这套剑诀叫什么名字?”

    “什么名字?”莫野的嘴抖动了一下:“什么名字..什么名字...一剑一出..尽数飘散...往事如烟..终道别离..就叫飘尘吧..”

    语气中,有几分伤感,也有几分怀念,似乎这套“飘尘”的起手剑式,勾起了莫野的无尽心事.....

    “嗖”雪亮的剑光随着手腕的甩动,带起一道优雅的弧线,手起剑落,剑声破空,“劈”的一声,一棵手腕粗的竹子应声而倒。“噌”的一声,剑光泯灭,景云剑重回剑鞘。拔剑,劈竹,收剑还鞘,三个动作连贯不断,一气呵成。

    不远处,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大片的青竹,周博站得方向,光秃秃的一片。在青绿色的竹林中格外显眼,就好像一个人原本茂密的头发硬生生的秃了一撮,说不出的别扭。

    这天早上,周博一个人在此面对着峰内的竹林,独自拔剑劈竹收剑还鞘,一口气连续练习了两个时辰没有间断。不知不觉间,日头已经升到了半空,他全身大汗淋淋,手足也酸软无力,再看去,竟然将茂盛的竹林硬生生的砍出了一片空地。

    这时候,远处于蓝哼着不知名的曲儿,蹦蹦跳跳地向周博走来。当他看到周博的样子时,又看了看那一片竹林,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和惊讶的问道:“师兄,你在干什么?砍那么多竹子,难道你要盖房子?”

    周博听到于蓝的问话,有点不好意思的收剑回鞘:“这个,师傅同意我修炼道法和剑技了,我听师叔说每天早上练习拔剑斩剑还鞘会有进步,所以我就这样做了!练习砍竹子,早饭我给你们做好了,你们先去吃吧,一会我就回去洗碗!”

    于蓝脸上露出了一股古怪的神情,用手指了指那一片的空地和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竹子:“这么多全是你自己砍得?”

    “恩!”周博点点头:“有什么问题吗,于蓝?”

    于蓝摇摇头:“师兄啊,不是我说你。咱们紫星峰就算是竹子多,也不能这样让你砍啊。你一个早上就砍了这么多,照你这样练习下去,我看不超过一个月咱们紫星峰上的竹子都要被你砍完了!”

    “这....”周博脸上露出了一点为难的神情,还有些歉意:“我没想到这么多,我不砍了.....”

    “唉”于蓝故作老成的叹了一口气:“你要练习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帮你啊!”

    “怎么帮?”周博听到眼睛一亮,急迫的问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把你砍下的竹子扔给你,让你练习砍竹子啊。你今天砍下这么多,每一根竹子都有三米多长,你一截一截的砍下去,这就节省的多了。这么多竹子,怎么说你也能砍个两三个月吧?”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周博听到于蓝的建议,立刻笑道:“如此,就麻烦小师弟了!”

    于蓝一笑:“这有什么麻烦的,正好多了一个乐趣!”说完,将背后的长剑抽出了剑鞘,剑光一动,一截竹子已经向着周博直接飞去:“周博师兄,我们开始了!”

    看那竹子不规则的飞行动向,周博高高跃起,急速抽剑。“噌”的一声,长剑出鞘的金属声中,白光闪动,那截竹子立刻一分为二,被周博的长剑断为两截。随即白色的剑光一闪而逝,再次回鞘。整个动作只不过是一瞬之间,看得于蓝双眼一直:“乖乖,这还用练习啊?这可比我的出剑速度,拔剑速度快的多了。就算是大师兄,也未必有这么快的速度,难道那个酒鬼师叔这一次真的没有捉弄人?这真是一种练习方法?”吃了莫野不知道多少次亏,几乎已经被莫野捉弄怕的于蓝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周博,手腕一动,又是一截竹子向周博飞去,随即又被后者斩为了两截。

    看到几乎没有接触过剑技的二师兄的速度,于蓝心中那一丝少年攀比之心也猛然间上升起来,手中动作不再停顿。一时间,两人的白色剑光不断的闪映而出,青竹飞向周博的速度也不断的加快。而且,青竹的数量也不断的增加,有的时候甚至是数截青竹同时飞向周博。

    周博心中暗笑,可是脸上还是表现的一丝不苟,而且还隐隐的有些劳累的样子。尽管手足是真的酸麻,不过那也是长时间的用剑引起的。身体上,倒并没有多少劳累的感觉。于蓝的出剑速度其实比周博要慢上不少,而且那三截青竹周博也有把握同时斩断。虽然不能三出剑,三劈斩,三收剑的斩断青竹。可是一剑出鞘,连续劈斩再收剑周博自信还是可以做到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