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近身吗?”周博低声自语,身子也翻转而下,手腕抖动间,六道剑影再次翻转而出,从不同的方位飞旋而去。而周博本人,则是一人一剑飞身而下,长剑抖动间,与正面之上的舒雪凝剑尖遥遥相对,左右交际,硬拼了一记。

    “呯”的一声金铁交鸣声,月光下两道黑色的人影遥遥相对,手中的长剑剑尖短暂的一个撞击后,两人各自朝着一侧借力飞去。而周博的六道剑光,则在此刻恰好的回旋而至,逼得舒雪凝不得已再次挥剑格挡。

    “呯呯呯呯”舒雪凝长剑抖动间,一连挑落了四道剑影,刚刚回身隔开第五道剑影的时候,停留在在不远处的周博却是暗笑一声,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哼,果然如此!”周博暗笑一声,身体猛然一掠,急速的朝着舒雪凝的左侧掠起。目光扫到周博的身形朝着自己左侧而来,舒雪凝顾不得多想,手中长剑凌空疾斩,再次斩出一道剑芒,想要阻挡周博的前进。

    然而周博却在她那一剑斩出后,猛然凌空一滞,翻转身形迎面而上。而那边,身后最后一道剑影恰恰飞至,逼得舒雪凝不得不回身格挡。胜负,就在这一瞬间得出了结果。

    “挑开最后一道剑影的舒雪凝心中闪过一丝哀凉,她已经知道了周博的招式打算,却毫无办法破解。正面身后都有攻击,让她无暇同时顾及。就算是自己转身阻挡周博的前进,背后也势必受到那一道剑影的重创,结局依旧如此。看着在自己翻身格挡剑影的那一刹那的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衣人,舒雪凝暗叹一声,有些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从头至终,自己始终在别人的算计中反击着。从自己的起手剑式到现在,自己完全好像被算计一样,根本没有占据过主动。这一场拼斗,舒雪凝感觉颇有些败得冤枉。但是,却也无可奈何。的确,自己和这个黑衣人还有不小的差距,舒雪凝心中有些不甘,自己连死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上。

    “噌”的一声,没有预想中的画面出现。只听一声长剑收鞘的声音,那道黑衣人已经转身向着夜空掠去,只是遥遥的说了一句:“你输了!”

    看着远离的那黑衣人,舒雪凝全身冷汗猛然落下。大难逃生的那种感觉让她有些脱力,看着那黑衣人远去的身影,舒雪凝有些疑惑,也有些不甘,紧紧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舒雪凝放开声音:“你是谁?”

    只是,那已经远去的周博,却是没有回答她这一句话,转眼间消失在了广瀚的夜空之中.........

    “呼”的一声,周博跳下化作飞剑,散发着精光的眼睛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任何人后,这才收起了长剑,快步的向房中窜去!

    “等等,没有禀告一声结果就要睡觉?枉我还等在这里给你布局,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一声淡淡的哂骂声从房顶上响起,吓了周博一跳。但是当周博听出是莫野的声音后,这才松了口气,三下两下的把身上的黑衣除掉,轻轻跃上了房顶,笑道:“师....”

    “叫师叔!”莫野摆摆手,又灌下了一口酒,咂咂嘴:“恩,李昊这个小子的酿酒术也来越不错了,今天苏醉鬼那个家伙可是醉的不清,我想啊,从这以后他肯定惦记上咱们紫星峰的酒了。回去告诉李昊,让他把酒都给我藏得严严实实的,千万别让那个为老不尊的苏醉鬼给我偷喝了!还有你,你也给我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给那个苏醉鬼做饭。李昊的酒,周博的菜,这可是咱们紫星峰的两宝,不能便宜了那个该死的苏醉鬼!”

    周博听着暗暗好笑,但是仍然说道:“是,我知道了,师叔!”

    “恩,这还差不多!”莫野眯起眼睛,看着那圆圆的月亮:“说吧,你跟那个舒丫头比试一共用了多少招?”

    “大概是二十招左右吧!”周博回想了一下,算到:“因为六九流光剑一剑做六剑,我一共施展了两剑,和舒雪凝硬拼了一剑,又一剑制住她,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周博看了一眼眯着眼睛喝酒的莫野,有些心虚的问道:“师叔,这个结果怎么样?”

    莫野斜倚着房顶上的主梁带起的弧度,看了一眼周博:“马马虎虎吧,比你大师兄倒是好点。不过我估计你看了那舒丫头和你大师兄比了一次,心里有数,也多少推敲出了她的剑式。有心算无心,才赢得轻松一点。要不然,凭舒丫头的本事,就算你赢她,估计也要数百招之后了,而且谁知道飘鸿那个婆娘教了她多少东西?”

    “恩...”周博听到莫野管绿翠峰的首座飘鸿真人叫婆娘,不禁一阵汗颜。看来,自己比之这个师傅,还是差了很多啊。至少自己可没有那个本事敢叫别人为婆娘,自己师傅果然不愧是逍遥子,莫野。莫野莫野,千万别野,自己师傅虽然名字是莫野,但是看起来这性格可从来没有静过。

    “小子,其实别怪你师傅不愿教你东西,他有自己的打算!”莫野淡淡的说道,眼睛深邃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周博轻声回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

    莫野笑了笑,又灌了一大口酒,似乎他那个葫芦里面的酒液永远不会枯竭一般:“我看你今天对绿翠峰的没什么好感,尤其是舒雪凝。人家各峰的弟子对舒雪凝可都是仰慕不已,在她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你倒好,看见她倒是烦起来了!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恐怕你就麻烦了!”

    周博脸色平淡:“她是个骄傲的女人,我则是一个无名的弟子,本来就不会有什么交际。只是,她那种高高在上的目光和口气,我却不喜欢,尤其是那种毫无诚意的道歉,我更是不愿意接受。我是紫星峰的弟子,不允许紫星峰被他人侮辱,不管是谁,都不可以!”

    “好!这几句话说的还像那一回事,要是你那个哑巴师傅和你那个无胆的大师兄有你的这种锐气,也不会让紫星峰这般光景了!”莫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你那个哑巴师傅是怎么想的,半天不发一言,除了打坐就是打坐。别人欺负上门了,也不多说一句,还说什么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真是气人啊,要不然我怎么会没事就出去游历天下?还不是被门规憋得闷了,烦了,有气撒不出了?”莫野有些不忿的说道,就算话语间牵扯到了他的师兄望尘真人,他也毫不在意。

    “坏了,师叔!”周博似乎想到了什么,紧张的猛然起身,眉宇间有些焦急的神色。

    “怎么了?”看到周博那焦急的神色,莫野的脸色也开始浓重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我在绿翠峰上用的是六九流光剑,要是他们从剑诀上发现了怎么办?”周博似乎才想到这个问题,语气焦急起来。

    “切,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莫野听到周博的话语,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重新躺会了房梁上:“你还真以为你师叔笨的跟你一样,什么都没有想到?实话告诉你,我的六九流光剑从来没有人见到过全套,虽然你用的是六九流光剑诀,但是也没人能认得出来。”

    “这是为什么?”听到莫野的话,周博吃惊的道,急忙追问:“师叔,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用的是剑意,你使的是剑式。虽然一字之差,然而其中的奥妙却相差了何止万里?就好比同样是一套剑诀,咱们祖师爷天剑尊者施展起来和你施展起来的威力一样吗?”莫野问道。

    “这...”周博皱眉了一下:“应该不一样吧,祖师爷的修为据说已达天道,怎么可能和我一样?”

    “那不就得了?”莫野的语气有几分迷茫,苦笑道:“你师公,也就是我师傅水鉴真人曾经说祖师爷对他说,剑之一道,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天之一道,不滞于心,贪嗔喜怒皆无不可,方为大道。可惜啊,水鉴师兄是没悟出来,后来他告诉了我,我也没有悟出来,你师傅也没有悟出来。现在我送给你了,看看你能不能悟出来这句话的含义!”

    “剑之一道,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天之一道,不滞于心,贪嗔喜怒皆无不可,方为大道。”周博嘴中不断的重复着,似乎在思索一般。莫野在一边笑道:“虽然说用剑的含义每个人都知道,不过你要真正的达到这个境界,那可就难了。我之所以说你用的是剑式,就是因为你还没有达到领悟六九流光剑的精髓含义,所以只能领会皮毛,形似神不似。或许说,绿翠峰上的那些长老级别的能大致看出你可能使用的是六九流光剑,却也不会相信。毕竟,你我二人施展出来绝对是天上地下。我是马,你是骡子。试问,谁会说马和骡子是一家的?哈哈......”

    听着莫野的话,周博道:“师叔的意思是,我还没有掌握六九流光剑的内涵?”

    “可以这样说,你不是我,所以不知道我创这套剑诀时的心情。我就算想告诉你,也没办法形容当时的感觉,因此你只能靠自己不断的领悟,我也没办法帮你。世间剑技千千万,然而领悟到剑技的人,却只是沧海一粟。而他们,无一不成了一代宗师。比如说天剑祖师,咱们晨曦门的修道就是脱胎于仙剑宫的御剑之术,玄夜斋的道家心法,还有万千剑技门派的决定剑技。海纳百川,取其精髓,抛其糟糠,才有了咱们晨曦门的三清心法。其实,比葫芦画瓢谁都会,然而你自己看着葫芦造葫芦,可就难了....”

    听到莫野的话,周博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笑道:“师叔,我知道了,多谢师叔的教诲!”

    莫野把酒葫芦瓶塞塞进,用那件白色的长袍包裹起来垫在了脑袋下,摆了摆手:“你的天资不差,我也只能带你入个门,其余的就看你自己以后的造化和机缘了。道之一途,人人自有路,谁也不知道谁的劫,谁也不知道谁的道,慢慢领悟吧,小子......”

    说完这番话,莫野长大了嘴巴,长长的打了个哈欠:“还是房顶上睡着舒坦,没有蚊子,也不炎热。小子,今天你就陪着你师叔我在这里睡一晚吧,这里可比你睡屋子要舒服的多了!”

    说完,看也不看的把手伸到了周博的眼前:“我的东西拿出来!”

    “恩?什么东西?”周博一愣,似乎自己没有拿眼前的这个醉鬼师叔什么东西啊,难不成他已经喝醉开始说胡话了?”周博暗暗想到。

    “还装傻?”我的身份玉简,那可是我自己特意制作的,穿越他们黄权峰的时候,黄权峰的护峰大阵不阻拦的宝贝,没有这东西,你能出得了黄权峰?”

    “哦,在这里!”听到莫野挑明,周博连忙将怀中的那块玉简交给了莫野,还解释一样的说道:“这个我真的给忘记了!”

    “算了,快睡吧!”莫野再次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片刻后鼾声大作,显然已经入睡.......

    而周博,却是不断的重复着莫野的那一番话,久久无眠....

    又是一个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周博的脸上的时候,那种温暖而又麻痒的感觉,让他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身旁,莫野依然在抱着他的酒葫芦睡的正香,完全没有一个二代师长应有的威严,嘴角上还残留着一缕亮晶晶的口水,让一边的周博看得暗暗摇头。

    远处,隐隐传出了黄权峰弟子的晨课声。以往这个时候,大师兄李昊和小师弟于蓝也会在紫星峰上开始自己的晨课,而周博则是要进行属于自己的任务,那就是进入厨房,为师傅以及两位师兄弟准备早膳。长期的早期生活已经让他体内的生物钟达到了一个平衡的状态,所以即便是今日不用准备早膳,周博还是准时清醒。

    “周博师弟,周博师弟!”房檐下,小小的呼喊声让周博把目光落向了下方。苏寻向他悄悄的挥了挥手,似乎是害怕打扰到房顶上仍然在熟睡的莫野,声音极道:“你怎么在屋檐上睡啊!”

    周博苦笑了一下,也用极小的声音道:“苏师兄,给我找一个梯子!”

    “梯子?你要梯子干什么?”苏寻一时之间还没有想起眼前的周博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弟子,似乎这种使用梯子的事情在黄权峰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因此他很好奇周博要梯子干什么!

    “我要下去,我下不去!”周博对于自身掩饰的极好,指了指房檐到地面的距离,显然那个距离他可不敢跳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