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周博……是你逼我的,既然你要拼,那我就跟你拼到底,看谁更狠。天地有请,万魂不灭,地狱不空,舍身成佛,万物归尘,爆。”

    此时的任男双眼已是赤红,处于一种极度疯狂失理智状态,其单手捏动法诀,空中喃妮着四字真言,猛然一喝竟是将黑气中隐藏的万千魂魄引爆而去。

    “砰砰砰……”“啊啊啊啊”

    连续的爆炸与惨叫声传遍全场,一种恐惧与凄惨之意在众人心头挥之不去。同时漫天黑气笼罩而上,强行将精神风暴炸开。

    “哼……”

    周博闷哼一身,受到气息牵引踉跄退后两步,面色一阵苍白,脑海中嗡鸣,有些昏眩,受了些伤。

    任男也不好受,引爆所有怨灵,不但自身受到反噬要承担了众多因果,强大爆炸同样将他波及,嘴角已是益处一丝血迹,比周博受伤还重。

    “男儿,别再打了,下来吧,再勉强下去,最终伤的是你自己。”台下任家家主任步东有些看不下去的道。

    “老爸你别管,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今天我一定要找回上次的场子,重伤也在所不惜。”任男依旧不肯放弃,死盯着周博斩钉截铁的道,那份执着倒是让后者佩服。

    “任家主说的没错,现在的你继续调养,否则万鬼怨气会侵蚀你的心灵,对日后修炼造成不可想象的阻碍。”周博也劝说道。

    “少废话,没打败你我是不会下去的,绝不能在你手上输两次。”任男却是丝毫不领情。

    “逞强是没用的,你的底牌已经用尽,难道非要我把你打下台吗?”

    “被打下去的人是谁还说不定呢,你以为我就这点底牌吗,真正的底牌可还没动用。知道这是什么吗?”任男翻手间拿出一颗寒气逼人水晶般丹药道。

    “呵呵,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比那头怨灵还要贵重吧,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使用。能感觉的出来,此丹中蕴含着强大阴寒之气,强行使用的话定会对身体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为了暂时的宫主之位断了自身修炼前途,不值得。”

    周博双眼微咪淡淡的道,但其内心不由的紧缩了一下,因为那有如珍珠般的丹体中所散发的寒气,即便是他都感到了强大危险之意。

    “宫主之位我并不在乎,最重要的是要打败你,已解我心头之恨。此乃极寒丹,万年寒冰母育出的冰魂,有多大威力我自己都不清楚,但愿你能不死,接招吧。”任男未有丝毫犹豫,直接将其吞了下去。

    随即,众人便是看到任男身体微微一僵,表面结出一层冰霜,寒气瞬间弥漫全场,周遭温度急速下降,甚至有人看到初夏之节有雪花飘落。

    周博不敢有丝毫怠慢,将体内相当于四层内功境的火元力运转开来,死盯着任男准备应对一切突发事件。他也不清楚对方会使用什么招式,但想来不那么容易接下。

    “阴煞九极刀,天极诸神落。”任男要想控制极寒丹内的庞大能量很是勉强,因而此时的他话都不敢多说,大吼一声,将狂暴极寒能注入冰晶玉寒刀中,发动了阴煞九极刀,最强招式,天极诸神落。

    台下众人震惊的看到,任男手中刀突然延伸开来,变成了一把长达十丈的冰刀,刀上寒气萦绕,白雾升腾,冲天淋杀之气震慑全场,比之单开的单天印还要抢风头。

    在场的无论是男女老少,无论功力有多高,没有一人想去面对这一招,危险之极。

    身处刀下的周博感觉更为强烈,其眼瞳中无比凝重,望着那恐怖寒刀,心头萦绕的危险阴云,不禁让他颤抖了一下。

    “好可怕的极寒丹,配合阴煞九极刀法发挥出的威力不在黑风使者天落黑日之下。不过我已不是当初那个只能远远观战的气修者,现在的我对上黑风使者也未必会输。”

    周博心中闪过如此念头的同时体内火元力已是运转到极致,随后猛然一拳轰上,大吼道:“万相拳,龙相之火龙焚天拳。”

    “龙”

    一条泛着金光的火龙从周博高举的拳头上沸腾而起,龙吟声响彻,强大威压弥漫开来,再次震撼全场。

    万相拳里包罗万相之法,其中招式并非固定,而是由使用之人领悟创造。这火龙焚天拳便是上午比赛完后,周博在修炼中结合龟之拳罡,以龙相创出的大招,虽还未完善,达不到王级武学,但已能借助一丝龙威,触摸到了王级武学。

    周博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并非偶然,是因为他见过真的龙,更确切的说是见过龙魂,那便是昆仑仙域的金龙王,因此才能运用火元力创出这招火龙焚天拳,并因与金龙王之间的契约借用龙威之力。

    “龙,那是真的龙”

    “传说中的龙,而且龙威是真实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周博降服了一条龙不成?”

    ……

    台下众人一片惊呼,尤其是天地人三位太上长老,他们虽然已经习惯了周博此种出人意料,总是能做出震人心魂的事,但当看到中华儿女各个敬重的龙后,依旧呆立当场无法适应。

    “虚张声势,以为弄出龙的样子就真有龙的力量吗,看我寒刀屠龙。”任男心中同样一惊,但丝毫不惧,反而疯狂之意更胜,手中庞大寒刀大力挥落,大有遇神杀神,欲魔降魔,遇龙屠龙的气势。

    “火龙在天,一切万物化尘,寒冰退让,人间蒸发。”周博口中囔囔道,手上丝毫不示弱,右拳隔空击出。火龙长啸一声扑向寒刀。

    “嘭,呲呲……”

    下一刻,火龙大嘴张开吐出一颗金色火球撞到寒刀之上,那一瞬间,万物停待,时间消失。一副火龙口吐火球,顶住庞大寒刀的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

    随即众人耳中传来碰撞的巨响与冰火不容的呲呲之声,天地呈现一半火红,温度有如身处火山口,另一半雪白冰寒,好似来到了北极冰面。

    “这……还是人的力量吗?”

    “不是,他们在动用自然的力量对战,虽然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但事实如此。”

    “不可能吧,人如何能让自然之力化为己所用呢?即便是我们异能者也只能使用自身的仿自然之力,像他们这般借用是不可能的。”

    “世间一切都无绝对,我们办不到的事,并不代表他人办不到。”

    ……

    台下唐家阵营,唐甜甜与唐家主唐衍生小声对话着。两人直到此时才清楚的认识到自身与那些大家族相差有多远,他们的暗器奇毒伎俩是多么的可笑。

    其实唐衍生说的不完全对,异能者是可以借用自然之力的,只不过低级异能者只能自身衍生自然之力,并不能直接运用天地间的自然之力。高级异能者便不一样了,比如已达到势境界的贝贝便可引大地之力为己用。

    而这里所说的自然之力便是天威的低等表现。天威更胜自然之力。

    “他到底动用了什么力量,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威压,我的冰晶玉寒刀都快顶不住了。”

    任男竭尽全力向下压刀柄,想将金火龙劈成两半,可惜那火龙身上一波波龙威散发出来,震的他手臂都开始发麻。这还不要急,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火球温度远远超过了寻常之火,即便是由万年寒冰炼制而成的寒刀都有融化迹象。

    “我不能输,绝对不能输给他两次,即便是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势也在所不惜。冰蚕甲。”

    执拗到疯狂状态的任男血红双眼瞪向周博,随后暗中猛咬咬钢牙,将身上的冰蚕甲扯了下来。

    “男儿,你疯啦!”

    看到如此举动,任家席位上的任家主任步东大惊起座厉喝道,一是心疼自己的宝贝,二是担心儿子。

    他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周围人注意,纷纷投来不解眼神,按理说任男脱下冰蚕甲最多失去一层防御,不至于如此大惊小怪,任步东的举动很是不同寻常,其中定有什么隐情。

    下一刻,众人便了然了。只见任男扯下冰蚕甲后,竟是将其裹在了刀柄上,紧接着再次将鲜血滴到了冰蚕甲上。

    任步东想去阻止,但两人形成的一红一白庞大气场,即便是他都无法轻易进入,而且气息牵引之下,很可能三人都会受伤,因此只能眼看着儿子做疯狂举动。

    “冰蚕寒气,以血为介,接引。”任男单手握刀,另一手结出古怪法印低声道。

    对面的周博微微一愣,下一刻便是看到那冰蚕甲中乳白色寒气渗透而去,通过任男的血注入冰晶玉寒刀之中。

    随即,他便是感到手臂一沉,大刀之上寒气爆发开来,将火龙压退几分,周遭温度急速下降,白色盖过红色处于了绝对上风。

    “周博,没想到你竟能将我逼到此种地步,不过最后赢得人一定会是我。斩。”任男苍白脸上挂着疯狂笑意,双手握住大刀狠狠下压。

    “没那么容易,火龙缠。”

    周博紧握的拳头张开,大力一抓,随之火龙龙爪探出抵住寒刀,龙身有如蟒蛇一般缠绕而上。

    “爆”

    还未等任男有所反应,周博再次大喝一声竟是将火龙与火球引爆而去,以前使用白闪的最强威力便是引爆,因而他对引爆能量很有经验。

    “嘭”

    强大火元力炸开,硬是将对方寒刀炸碎,漫天白雾弥漫而来,不禁笼罩整个擂台,就连台下众人都瞬间失去视觉,身处在大雾之中,不见旁物。

    任步东心头大惊,未等雾气消散,已是凭着高手的感知力跃上擂台。其余众高手有所察觉眉头不禁一皱,毕竟胜负未分此时上台是违反规矩的。

    其中张家大长老,因周博对他有救命之恩,很不想看到后者吃暗亏,因而立马结出手印招来一阵狂风将雾气吹散而去。

    随即,众人便是看清了台上情况,任步东并未作出什么过分之事,他也不敢做什么,因为周博表现出的实力远超他想象,即便是正面对上都未必能站到便宜。

    所以,众人看到的场景是,周博傲然而立,不过脸色极为苍白,嘴角还挂着未摸干净的血迹。在其对面任步东正抱着刚服下止血疗伤药的任男,此时的后者已是昏死过去,身上虽没什么伤,却是痩了整整一圈,五脏六腑大多移位。冰刀被破气息牵引之下,震伤了内脏。

    “这是一颗大还丹,你给他服下吧,另外还有一瓶纯阳丹,没三日服用一颗,细细调养一段时间,他体内侵入的阴毒便会清除,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至于怨念入侵便只能他自己化解了,我无能为力。”

    周博翻手从空间戒中拿出两物,强压下体内伤势轻声道,话落丹药也甩了过去。

    任步东接过瓷瓶细细打量一番,不敢相信的望向周博,但未给任男服下。儿子被打成这样,做老子的心中肯定有气,不过碍于规矩与对方实力他不敢发作而已。

    “放心,我不会害他,否则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信不信由你。”周博无奈一笑,也不做过多解释,转头望向台下的张丽,示意他宣布比赛结果。

    后者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意识到周博急需休息,随即赶紧跳上擂台,宣布周博获胜,对面的任步东也没说什么,抱起儿子离开了比武场。

    “你怎么样?”贝贝将周博扶下台,担心道。

    “放心,我没事,只是寒毒入侵需要调养一下,小火与单开的比赛我就不看了,你告诉小火不要逞强,打不过就认输。”周博深吸口气稳定下伤势道。

    “我扶你回去休息,小火知道该怎么做的?”贝贝看出了周博受伤极重,体内伤势绝不像他说的那般简单,因而并未离开。

    “我真的没事,你还是留下来盯着小火吧,这小子为了让我看到单开的底牌,定然会拼尽全力,身处险境之中,千万别让他胡来。我自己回去调养一会儿就好。”周博依旧不放心。

    “贝贝,你就听他的去看着小火吧,顺便也看看单开的实力,我会照顾好他的。”正在这时,天长老走了过去。

    “好”

    回到密室中,周博服下几颗疗伤圣药,在三位太上长老的帮助下,开始全力疗伤。此次他受的伤着实不轻,侵入体内的寒毒并非普通寒毒,其中有万年冰魂之毒,更有冰蚕之毒,乃是水属性毒之最。

    即便周博身怀五行毒,又有两大神之血脉护体,不及时将其解决的话,依旧会是不小麻烦。也幸亏是他,如果与任男对战的是别人的话,即便获胜,也会被寒毒入侵,离死就不远了。

    周博以两大血脉压制,用五行毒吸收寒毒暂且不说。比武台上,张竞火与单开的较量已经开始了。

    “你就是周博的徒弟张竞火吧?比他也小不了多少吗,怎么会拜他为师?”单开依旧挂着不屑的表情走上擂台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