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4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单开的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要想将对方打败不是容易之事,不过一个强大对手也是检验自己的大好机会,周博谨慎的同时战意浓烈。

    “已我现在所能发挥出的各种武学攻击力,能超过单开单天印的也只有人皇的傲剑落天涯了,不过此招消耗极大,即便我最近火元力大增,也只能施展两次。为了保守起见,我必须在对上单开之前参悟帝王诀中的一招,增加一个底牌才行。”

    “帝王诀可以用于精神攻击,我想单开再厉害精神力也厉害不到哪去吧,如果到了万不得的时候,施展帝王诀直接进攻他的灵魂,不管怎样都不能让单开当上宫主,单家隐藏极深,不知有何阴谋。”

    “抓紧时间参悟帝王诀吧,希望能有所成就。”

    周博控制住胡思乱想,静下心来开始研究鬼帝的帝王诀。此功法属于卦级武学,其精妙程度甚至在人皇剑诀之上。

    当年鬼帝便是依靠此武学征战天下,对修极界大举进攻。而人皇的最强武学却并非人皇剑诀,而是自创的天机太极阵,是以围棋的阴阳子瞬间布置强大阵法,威力无穷,人皇剑诀只不过是他得到人皇传承的武学,攻击力虽强,甚至超于帝王诀,但灵巧不够。

    帝王诀是已帝王之势,征战之气,蛮横镇压之霸道,借助天威地煞发挥出强大攻击力,一动间有如帝王‘震怒,整个帝国都要颤抖三下。

    “要想将帝王诀修炼到能发挥出王级功法的借势之威,首先要明白此武学借的是何种势,自己要能引动这种势才行。”

    细细参悟间周博明白了其中关键,但明白归明白,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我根本没有帝王的雄心,更没有帝王的霸气,很难向天借势将其发挥出来呀。算了,还是参悟一下万相拳吧,也许能达到法相境,威力同样堪比王级武学。”

    “太极生两仪,两仪变四象,相相相生化万相,已太极易理推万相真谛……”

    周博发现帝王诀不适合他,理智的放弃改为参悟万相拳,并已太极之道推变万相之根本。

    身相是以身为相,虎鹿猿马身仿其行化为武学招式,这一相基本不需参悟只要模仿便可。虚相,身实相虚,似幻似真,幻影幢幢,残影留待,视为武学幻境,出招速度快到一种极致,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能进入此虚相境。

    而实相才是能大幅度增加攻击力的境界,虚相化实,幻影成形具有了实体攻击力,这便不可小视了。周博的熊王撼地拳便是利用了此境界,有体内能量凝聚出实体熊拳,攻击力倍增凶悍无比。

    不过这些都只是单纯的力量与速度提升,万相的精髓是后面两相,法相与无相。其中法相便是借天地之势,让招式不在死板,而有如灵性般活变,有法可随,由道生威。

    试着想想,是一个雕刻出来的大地之熊有震撼力,还有一个充满狂暴之气的真正大地之熊具有杀伤力,一个是死的一个是活生生充满灵性的,即便前者雕刻的再惟妙惟肖也不如后者。实相与法相便在于此区别,一个只有其行,而另一个却是凶悍再现,但从气势上说便不可同日而语,更不用说威力了。

    至于无相吗,没人达到过,不知威力如何,也许还在星级武学之上也说不定。

    “法相存于天地,无影无形,无迹可寻,只有心与灵魂可感知,属于虚无缥缈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万相拳中对于法相的描述基本便是如此,少之又少,简单易懂,却无半点实际的东西,一切还得自己参悟。

    幸运的是周博在澳洲已无意间领悟了一些门道,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机缘,一个瞬间的顿悟,也许突然之间便会明白其中关键也说不定。

    “难道百步空鸣掌拥有无影无形的进攻方式并非是因为对空间的利用,而是王级功法中的借势?借助一种特殊的天势才会有此种效果,很有可能。”

    然而,周博突然想到的是百步空鸣掌的内在关键,不由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百步空鸣掌也许就是万相拳中法相的一种,而且已经有了一丝无相境界在其中,如果我能好好将其参悟出来,很有可能借此顺藤摸瓜明白法相的真谛。好,就这么办。”

    周博心思敏捷,很快便明白了昆仑仙域各大功法之间的关系,从而找到了一条修炼之路。

    有了计划便要付之于行动,即便是现在临时抱佛脚,也要抓住那一线希望,否则如此放弃的话,便是百分之百的失败了。

    百步空鸣掌,最近一段时间他没少研究,已是有一些眉目,此时在重压之下使的心境更加平静,心神完全沉寂在天神气模仿的那团无形能量中。

    时间飞快流逝,修炼中的时间更是无丝毫概念,一念一年,甚至一梦千年,对于那些修极者来说都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当晌午过后,被单开破坏的擂台已是抢修完毕,在各大家主强烈要求下比武夺帅继续进行。

    贝贝来到周博修炼之地,准备将其唤醒。修炼虽然重要,但依旧是为了比武,如果错过比试被单任两家抓住把柄就不好了,很可能会失去继续争夺宫主的资格。

    但还未等贝贝发动心灵呼唤,周博已是缓缓打开房门从中走了出来。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想到打败单开的方法了吗?”贝贝看到周博后心中一喜,激动的连续问出三个问题。

    “时间太短,想修炼出能与单天印相抗衡的武学很难,不过依旧有了些眉目,只要再有一夜时间估计便能成功。”周博淡淡一笑道,他其实不太紧张,因为即便是修炼不成百步空鸣掌一样能战胜对方,只不过要费些力气,还有可能要付出很大代价。

    “哦!真的?那就好,刚才嫂子已经和各大家主商量过了,决定下午只进行半决赛,决赛留到明天,因为对抗程度超出了众人预期,必须让选手保持最佳状态才能决出宫主之位,同时也各家族中人大开一下眼界,清楚的看到我太神宫实力,增强归属感与凝聚力。”贝贝惊喜后道出了一个让周博为之惊喜的消息。

    “呵呵,这些话是张丽说的吧,也只有她能说的出来,不过只有这样才能说服那些老古董同意延期呀。”

    “好了,我们快走吧,总是迟到的话,各大家族会对你有意见的,日后就算当上宫主,管理起来也会出现不少矛盾。”贝贝不理会周博那些唠叨,拉着他急步向外走。

    当两人来到比武擂台时,那里已是被各大家族中人围的水泄不通,经过上午的激烈比斗,本对年轻一辈比试没多少兴趣的老家伙们也完全有了改观,连贝家三位太上长老以及宗主与家主都坐在了贝家席位准备观摩接下来的比试,一是想看看对方实力,二是想从中学到点东西。

    也许别人在他们眼中根本没什么可学习的必要,在这些晚辈身上学东西只会让他们大丢面子,但对象如果是周博的话,便完全没此种心理了,对方能让他们学习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单论对武学的理解,这些人加在一起都未必比的上他。

    “经过上午的激烈比斗,第二轮比赛的选手大家也已经知道了,分别是任家的任男,贝家的周博,张家的张竞火与单家的单开。比赛方式与第一轮一样,对手由抽签决定,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谁第一个上来?”

    张丽看到周博到场后走上擂台直奔主题道,没半句废话。她很清楚主角是哪些人,更清楚台下众人期待的是什么,她要是废话的话定会遭来不少非议。

    “我先来吧。”刚来到场地的周博缓缓走上擂台轻声道。

    他很清楚张丽为了给他创造机会费了许多心思,有如此一问其实是暗中在问他,‘你是要现在面对单开,还是再推延一晚?’,因为周博可以抽到任何他想抽的签。

    “任男,贝家周博所抽到的对手是任家任男,有请任男上场。”张丽接过竹签微微一笑道。

    同时也明白了周博的意思,想来后者现在还不想对上单开,而张竞驰又是他徒弟,不能师徒相遇,那样的话就没意义了,张竞火只能主动认输,哪会与师傅动手。

    “小子,你运气不太好呀,遇到我注定无缘决赛了。”任男飞身形跃上擂台嘴角勾起阴笑道。

    “呵呵,这话应该对你自己说才对,手下败将而已,还敢与我再战吗?”周博是有名的利嘴怎可能在口舌上吃亏。

    “哼,上次只不过是你侥幸而已,这次我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一提到上次的耻辱任男立刻怒火上涌,眼瞳之中冒着强烈恨意,恨不得立刻将对方碎尸万段。

    “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恩怨,但在这里只能点到为止,不能闹出人命,这一点要切记。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擂台交给你们两个,尽情发挥吧。”张丽看了处于暴‘动边缘的任男一眼,提醒一句跳下擂台。

    “想打败我就出手吧,不过我不会手下留情,定会让你再惨败一次,成为你修炼路上一座永远不可逾越的大山。”周博右手潇洒的伸出,做了个简单请的起手式。

    “废话真多,手上见真章,太阴掌。”任男恨意浓烈,已是到了爆发边缘,见张丽宣布比赛开始离开擂台,再不做掩饰恨意瞬间爆发出来,直冲云霄。同时手掌中阴寒之气凝聚连连拍出掌影,将周博的周身全部笼罩。

    “雕虫小技,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还是拿出点真本事来吧。”周博丝毫不在意屈指轻弹,将临近的掌劲潇洒的击散而去。

    动作极为轻描淡写,让台下众弟子无不惊叹。同时任男也被此种不屑彻底激怒了,暴喝一声:“走天涯,千里追杀。”

    台下众人便是看到,任男的身形有如雪花融化一般淡化而去。那是速度到达一定程度后出现的残影,想来这段时间任男被周博打败受到的刺激不小,下了苦功修炼,尤其是走天涯这套身法,几乎已将其速度发挥到极致。

    “不错,这一招身法有点缩地成寸的味道,不过比起真正的缩地成寸差远了,和我比速度,你纯粹是先找死。”周博不屑的囔囔道,并无任何动作。

    “啊……”

    台下惊呼一声,因为众人看到任男突然从周博身后出现,一掌拍向后者后心,而他依旧未做出反应,好像不曾察觉一般。

    “嗯?怎么回事?”

    然而,本来一脸得逞笑意的任男也是一惊,因为他的手掌轻而易举便穿透了周博身体,好像打在空气上一般,无丝毫着力感,那种落空的惯性状态险些让他栽倒,勉强控制住身形,依旧难受的想吐血。

    “嘭”

    周博的身影散去,同样是虚影,而且此虚影比之任男的还要真实,让人难以分辨。

    “不好……”

    任男暗叫不好,瞬间转身爆退,不过已经晚了,周博泛着乳白凌厉光芒的手指已似缓实快的速度戳在了他的左肩上。

    “啊……”

    任男惨叫一声倒飞而出。

    不过想象中的血雨并未飘洒出来,周博感觉自己点中的不是肉体,更好似金刚。

    “嘭”

    任男摔落在地,但很快便又爬了起来,捂着左肩双眼通红的瞪向周博咬牙切齿的道:“小子,速度有长进呀,不过你是伤不到我的,因为我有冰蚕甲。”

    周博闻声望去,还真在对方左肩破损的地方看到一抹泛着寒气的白色丝料,想必应该是那所谓的冰蚕甲。

    “呵呵,看来你为这场比武做了不少准备呀,没想到任家还有这罕见的冰蚕甲,任家主还真是下血本,不过对我来说也只是徒劳。”周博虽意外对方竟有如此宝贝护身,但丝毫不放在心上。

    冰蚕甲防御力虽强,也只不过相当于一星级法宝,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无坚可催,但对于周博与张竞火来说便大不一样了。他们两个身怀强大火元力正是这冰蚕甲的克星,以火融冰,绝对能破了冰蚕甲防御。

    “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我冰蚕甲。”任男抖左肩缓解掉被震生疼的肩膀后,拉出冰晶玉寒刀再次扑上。

    “还是老一套,难道就没点新鲜的东西吗?太极神功,太极真罩。”周博淡然一笑,并未在施展诡异速度,而是运用了刚学会不久的太极神功。其双手幻化间推出一个太极球,将自己包裹住牢牢的保护了起来。

    他倒要看看这个任男到底都有些什么手段,在与叶幕对战时,所表现的除了功力暴涨了些外,并未施展出任何他多不知道的强大武学与底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