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干嘛要半个月,要比的话就尽快,早些将宫主确定下来,我们才好开展接下来的种种商议。”贝海城再次发言道。

    “贝家主此话说的就有些不合适了,虽然只是年轻人之间的比试,但也要多加准备,调整好状态。毕竟宫主之位重之又重,可不是过家家,每个人都要全力应战,不能应付了事。而且此期间也要搭建一座结实的擂台才行,所以半个月还是要的。至于以后的事,等宫主确立后,当然会快的多。不是吗?”

    任步东之所以要如此长的准备时间,是要让自己的儿子学会他的一套绝学,并做各种底牌准备。

    “爷爷,十五天就十五天吧,我们要让每个人都输的心服口服才行,否则即便是胜了对方心底也不会服。”周博小声道。

    “好,十五天就十五天吧,我贝家等的起,而且也一定会建立一个宽大而结实的擂台,以后还可作为我太神宫弟子比试互相切磋的地方。”贝海城见周博都如此说了,也便不再反对,他对周博绝对信的过,既然对方都同意,那么定然是有绝对把握将对方击败。

    至于其他人,便更没什么意见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支持周博的,真正争夺宫主之位的只有三家,任贝单。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的话,那么就定在半个月后进行比武决出宫主之位。宫主选出后,我们在进行接下来的商议。大家可有意见?”张丽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因而说话不是询问,就是提出建议共大家参考,并未有任何独自做决定的意思。

    “没有”“好”……

    大家都一致同意,张丽随即道:“既然如此,那此会就到此结束,等宫主确定,宫主再行主持接下来的会议。”

    各家带人相继离去,回到安排后的住处,都为半个月后的擂台比试做准备去了。张贝落三家也来到一处密室,商谈应对之策。

    “我贝家主战之人就是周博了,贝贝虽然功力高,但是个女孩不适合当宫主。不知你们两家出战人员是谁呢?”贝海城先开口道。

    “我张家不用说就是竟火了,张丽也是女子,虽然才智过人,但如果当宫主的话,想来其他家族也不会同意,而且她虽开始修炼太神功,但还未有所成就,连内功境都未到,去了也是白搭。竟火这孩子,被周博指导后,功力突飞猛进,已是进入高手之列。”

    张云天没有任何犹豫的道,他虽然知道如果张竞火遇到周博的话,肯定会认输,他是不可能和师傅动手的,宫主之位也不可能落到他张家。而此时的张家已无心争夺宫主,他们攀上贝家这座大山,日后定可如日中天,又何必当宫主成为众矢之的呢。

    而且与贝家接触这么长时间一来,他们已是清楚认识到贝家实力,绝对不在任家与单家之下,远不是他们张家可比的。并且贝家并未吝啬,将太神功传给了他们,但要想达到顺然合人境并非简单这事,因此如贝家那般齐齐突破到内功境几乎不可能。

    所以除了精神力本来就很高的风长老外,其余人一个都未成功突破,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才可以。不过每个人的战斗力都增长了不少,因为两家已将太极神功残卷合二为一,与落家共同习练。

    “我落家,近些年来落寞的厉害,年轻一辈中并无达到内功境的高手,此次还真无可派之人,所以只能随便派一个算了,重要的还是看周博你呀,我一百个希望你当宫主。”落林丝毫不掩饰的对周博道,后者的人品他绝对信得过,就凭他将三分之一的液态天地能量给他落家,便能表明日后跟着他绝对不会吃亏。

    “落家主如此说,让他感觉压力很大呀,其实我对宫主之位并不是很敢兴趣,如果有人能当个好宫主的话,我到宁愿退出。”

    周博说的是实话,他只想修炼提升自己修为,只想保护所珍惜的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是不是宫主并没多大区别。在者说,他可是昆仑仙域的副域主,比这世俗中的一个小小宫主不知道强多少。

    而且他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世俗到昆仑仙域修炼的,日后更会去修极界,当宫主只会让他更加不好脱身。

    “周博小友,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不仅是落家还有张家都希望你当宫主的,别人不知道,但与你接触过的人都会被你的人品与功力所折服,也只有像你这般大义大勇之人才能真正领导太神功,所以你不能推辞。”张云天故作生气的道,同样也摆明了支持周博的立场。

    “是呀,据我观察,其他家族也大部分支持你,毕竟你虽然是贝家这一边的人,但并不性贝,追究根源更不是我们太神宫的人,但与太神宫已有了莫大联系,如果你当宫主的话,极端的偏袒之意定会小很多,我想这也是其他人想让你当宫主的原因。”张丽一旁符合道。

    “还有一点,绝不能让任家得到宫主,他们不怀好意,如果让他掌握大权定然会将整个太神宫搅得天翻地覆。至于单开那小子很是神秘,看不出有什么目的,不过也要小心,你上次不是说了吗,他那个老子有着野心与阴谋,这个小崽子断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次年轻一辈做宫主之事又是他提出来的,定然是奔着宫主之位而来。”

    贝子奇一直未说话,整个会议都在听,却是将每个人都分析了一遍。

    “那个任男是我的手下败将,到是不足为惧,难对付的是单开,此人功力达到了何种层次即便是我都看不透,绝对是个危险人物。”周博面露严肃之色道。

    “那你有把握对付他吗?”贝贝担忧道,她同样看不出对方深浅,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

    “不对上我也不知道,不过他要想战胜我也没那么容易。”周博傲气道,这并不是吹牛,而是他拥有者大量底牌,如果全部用出来还真不是寻常人能接的下的。

    “周博呀,我知道你厌倦这些权势,向往自由自在,但有些责任是你无法推卸的。你如果不将宫主之位拿下的话,日后不仅贝家与张家日子不好过,就连落家、唐家等,都好过不到哪去。”

    “其实你也知道,本来我们就打算推举你为宫主,因为除了任单两家,剩余八个家族都信得过的人就你一个了。而且如果我们八家力举你的话,你也定能成为宫主。只是那般定然会使得任单两家不服,恐怕会出什么乱子。因此大家才同意比武,但这也只是为了让他们两家没借口反对而已,大家一样希望宫主是你。

    只有你当宫主大家才能真的团结在一起,将太神宫发扬光大,再创当年辉煌。所以你必须要争夺宫主之位,哪怕是日后你不想管交给子奇与张丽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大家都信的过你。”

    贝海城语重心长的道,此番话说的无任何掩饰,也无任何顾忌,却是赢的了在场的张家与落家全力符合。

    “是呀,是呀,周博你必须要当宫主,如果其他人当上宫主的话日后定然不会有我落家生存之地。”落林看得很透彻,清楚的知道只有周博才不会亏待他们落家。

    “我张家已无当年风采,如今同样是依靠着贝家才能得到其他家族尊重,而且我相信你当上宫主后想来也不会亏待我张家。更重要的是,太神宫宝藏还未得到,到时定然会成为新建太神宫的底蕴,能最大利用这份资源的当然是宫主,难道你就对宝藏不敢兴趣吗?”

    张云天更为直接,将太神宫宝藏都搬了出来,诱惑周博。

    “这……”周博听到宝藏,心中兴趣大起,不是他真的对宝贝感兴趣,而是想起了曾经答应过符坤极的事情,帮他们找回丢失的太极卷轴。

    而太极卷轴便在宝藏之中,其它的他可以不要。但此卷轴必须带回昆仑仙域,那是仙域的重宝,流落于外界发挥不出什么作用,如果带到昆仑仙域,由符坤极他们参透其中奥秘。定能使得太极阴阳九宫八卦图更加壮大。

    “好,我定会竭尽全力争夺宫主之位,不过有个条件。”周博借机说道。

    “什么条件?”众人没想到,周博还会提条件。

    “我知道之前你们争夺太神图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宝藏中的太极卷轴,其实这卷轴并未世俗之物,而是从一处仙域中流传出来,我曾答应过那仙域中人药帮他们找回卷轴,而且此卷轴的奥秘也不是我们能够参透的,所以我想要太极卷轴,将他物归原主,当然,如果能从其中得到什么奥秘的话,定然不会吝啬,会全盘告诉大家的。”

    周博有些难为情的道,虽然他知道此种要求有些过分,毕竟太极卷轴对于他们每个家族来说都非常重要,一直以来他们都将其视为太神宫至宝,虽然参不透。

    “仙域?难道你带木子去的地方就是那里?”贝海城并未太在意太极卷轴,反而对所谓的仙域很敢兴趣,因为他觉得周博越来越神秘,而想必这种神秘与所谓想仙域离不开关系。

    “其实我现在是仙域的副域主,我带木子去哪是想他在那好好修炼,将来如果修炼有成,回到世俗中定然会天下无敌,到时我们的太神宫才能真的傲立于世间。”周博并未太过隐瞒,他觉得是时候向众人透漏一些仙域之事了。

    “难怪你对宫主之位不感兴趣,原来拥有着更加尊贵的身份。怎么没见你带仙域的势力出来过呀,想必那些仙域之人都是神仙吧,如果能出来一两个,还用担心世道大乱,直接可将所有势力横扫了。”张云天有些震惊与向往的道。

    “张家主有所不知,其实仙域之人并非神仙那般无所不能,他们只是修炼方法与我们不同,当然功力很高,随便一人便能横扫天下。可惜他们被困于其中出不来。这个以后时机成熟了我在告诉你们,还望你们能同意我拿走太极卷轴,因为此卷轴对于仙域来说至关重要。”周博再次请求道。

    “好吧,我们相信你如此做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也不会将我们太神宫置之不理,如果以后能与仙域沾染上关系,前途必将无量。太极卷轴便拿去吧,反正我们也参悟不了。各位意下如何?”贝海城是绝对信任周博的,因而并未过多犹豫。

    “我们也没什么意见,只要周博能当上宫主,宝藏里面的东西当然是由他来分配,拿走太极卷轴也在情理之中。”张云天也未反对,他们张家此时已无争夺之心,那还敢反对。

    至于落家就更不可能反对了,他们本就不知道宝藏中有些什么,对于太极卷轴也只是听说过,并不清楚有什么意义。

    “好了,既然如此我们各自做准备吧,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尽可能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贝海城说完,向密室外走去。

    周博望了一眼张竞火道:“小火,我看你气息虽强却有些虚浮,是不是最近这段时间仗着有液态极元力疯狂提升功力了呀?这是不对的,修炼讲究循序渐进,根基一定要稳,不能急于求成。这半个月你就不要在提升境界了,好好巩固现在的修为吧,否则对你日后会有很大影响。”

    “是,师傅。”张竞火恭敬道,现在他最听周博的话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周博进入了全心闭关之中,虽然他有不少底牌,但依旧没百分之百的把握完胜,因而再行提升功力很有必要。

    内功一时半会不好提升,即便他打通了全身经脉,每一刻衍生出来的内力都是他人全力修炼的几倍,但要想突破到三层也不是半个月时间便能办到的。

    而无元力则与内功息息相关,需要融合内力才能增加,这也是导致他内力提升缓慢的原因,只有内功突破后才能使得无元力突破,是不会超越内功境界的。

    因而他要想提升自身功力便只有修炼火元力了,精神力已是达到绝对瓶颈,如非大机缘是不可能提升到宿境的。

    火元力是他唯一可速成功力,因为有金火本源的存在,只要用足够极元力喂养便能产生大量火元力,而他只需用强大精神力将衍生而出的火元力凝练一番,化为己用就行了。

    周博的精神力可不是张竞火所能比的,所以他大幅度提升火元力强度并不会向后者那般出现虚浮状态。当然也不可能无休止的提升下去,否则同样会出现虚浮。

    他将一半的液态极灵气给了张竞火,自己还留有一半,这一半的液态极灵气足够他将火元力提升到五层内功境状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