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7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那也叫答应呀?你分明是强行霸占的。”贝子奇打断他为妹妹抱不平。

    “这个……反正我已经认定她是我一辈子的媳妇了。让你帮忙就是想你能在老丈人面前多美言几句,这忙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周博听到对方直接给他泼了盆冷水,恼羞成怒道。

    “嘿嘿嘿,我有说不帮吗,就算我不帮,爷爷他们也会逼着我老爸老妈他们同意的,你就放心吧。好了,我不跟你说了,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还得去我老丈人那走一趟。”贝子奇示意张丽推他离开道。

    “呵呵,大舅子,你去可以,但可别只顾着自己的事把我那事给忘了啊。”

    一场闹剧完结,张贝两家长辈也开始筹划,等其他各大家族齐聚此地之时,便为他们两对举行订婚典礼。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周博清闲了起来,每天研究一下丹药,尝试着炼制几颗,然后就拿贝子奇做实验。其中他在昆仑仙域中炼制的大量丹药也分发给三家人员。

    那些丹药有强身健体,固本培元增加体质的效果,也有强化经脉疏通经脉的,更有清神醒脑,提高领悟力的,还有外敷内服疗伤止血的。他都给了三大家族族长,由他们分给弟子。

    这些丹药对于修极者来说在普通不过了,但对于气修者来说有如神药,众人得到莫大好处,以后修炼起来一日千里。

    而周博一直未动用那千辛万苦得到的地福妖花,一是他的炼丹技术还不够,无法将其炼制成丹药,二是,他要彻底摸清贝子奇的病情,确定地福妖花有用才会动用,否则白白浪费了此宝花便太可惜了。

    炼丹的同时,他还在参悟各种强大阵法,并结合实际,依照昆仑仙域阵图的方式,在九大宫殿周围布下大量小阵,在依靠这些小阵组成大阵。因为大的阵法他根本布置不出来,只能想到此种方法。

    当然,他并未沉迷与这两件事上,更多的时间则是修炼自身各种功法,尤其是司空家的摆布空明拳,已是被他研究出了一二。有时也陪贝贝游山玩水,欣赏黑竹沟的漂亮景色,或逗大雕小貂玩。

    不过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他的功力并未有太大增长,这是他刻意压制的原因,他的修为增长速度实在太快了,从接触练气到如今身怀各种强大能量,达到内功境二层,只不过用了短短不到半年时间。

    天下再绝世的天才都叹为观止,这便难免造成他功力有些虚浮不稳定,因而他利用这一个月时间重新巩固梳理,将修为彻底稳固了下来。

    这一个月内进步最大的是张竞火,自从周博将液态极灵力分给他一半后,这小子便整天开始修炼,在充沛极灵力支持与他火灵体的特殊之下,他的火元力已是突破到三层顶峰,正在想四层冲击,单论火元力的话,周博都远远不如。

    一个月的时间,各大家族已是受收到通知,相继来到此地,不管是不是举家迁移,重要人物都已到场,为得就是商量大事,将宫主之位定下来。

    九宫的中央大殿中,十大家族的重要人员已是入座,各位家主或宗主都已到场。

    落家落林坐在右侧第二位,还有两个功力不弱的弟子站在他身后。张宗宗主张云天坐在左侧首位,后面站着张竞火,他的女儿张丽,则是在主持此次会议。

    贝家的是家主贝海城,宗主贝海天未到,正一心闭关潜修,而且以无心在管理贝家之事,全权交给了周博与贝子奇处理。站在他身后的自然便是贝贝,而周博与贝子奇坐在他的两侧。

    叶夏于三大元帅坐在一起,后面在站着一排全副武装的钢铁战士,威风凛凛。虽然对于气修者来说,热武器基本看不上眼,内力气甲甚至连炸弹可都挡下,但对于这些士兵,他们却有着不小忌惮,因为那不是普通士兵,而是气修者士兵,手上的武器更是高科技,穿透力惊人,可破气甲甚至内甲。

    唐家家主唐衍生坐在末位,在他身后,站着唐甜甜与一位长老。从表面看好像属他唐家势力最弱,但众人没几个敢惹唐家,因为他们是用毒高手,也许你将对方杀死之时,自己也会身中剧毒,得不偿失。

    与唐家坐在一起的是何家,何家家主周博早已见过,名为何泗洪,站在他身后的是何家两个年轻天才,何生涯与何佳玉,想来是想让他们见识一下如此大场面,明白什么叫做大势力,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而当人不让坐在左手边首位的是任家家主,也就是天眼组织的老大,名为任步东,坐在他一旁的是其子,在黑界周博曾见过的天眼少主任男。后方还站着四大长老高手,实力极其强悍,让人很是忌惮。

    场中能与之匹敌的便是最为神秘的单家了,同样四位强大高手矗立,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波动,让人忌讳万分,即便是周博都无法看出其功力达到了何种程度,想来是运用某种隐秘之法掩盖了。

    坐在四人前面的并非单家家主,而是少家主,与周博的年龄相仿,名为单开,在其身后还站着单峰单楠两个年轻才俊,此时的二人已是突破气功境达到了内功境,想来将无字天书的书字带回去他们两个得到了不少好处。

    两人望向周博微微额首示意,对于周博当初的解围之恩很是感激。

    “感谢各位今日能齐聚太神宫,此次因为各位辈分相同,如果有那位家主来主持会议的话,可能其他家主会有异议,因此由我这个小辈不才担当,还望各位前辈见谅。”

    张丽走到大殿正前面向众人一抱拳道,不卑不亢,不失礼数又不让人轻视。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你就赶快说吧。”任家主任步东有些不耐烦的道,本来他就对参加重建太神宫不怎么敢兴趣,如不是他的儿子将天眼令输给了人家,不得不答应,而他又想夺得宫主之位,将各大家族势力吞并的话,断然不会来此。

    “任家主莫急,首先您这次能亲自前来我们很是感谢,这是您的天眼令,现在完璧奉还。”张丽微微一笑并未因对方的不客气失礼,而是将周博交给她的天眼令双手捧给对方。

    如此一来,看似张丽是在抬举他,已晚辈的姿态给他递东西,但在场的众人不是傻子,从简单的言语中便是听出来,任家竟是被张贝两家拿住了把柄。也就是说来此并非情愿,而是被逼无奈,那便让众人有些看笑话了,并在心中将任家的地位降低了一层。

    “哼,男儿还不快接过来。”任步东冷哼一声,他可不会亲自去接,那便更加使他任家大扫颜面了,因而命令儿子任男道。

    “是,父亲。”任男答应一声接过令牌,其目光望向对面的周博,脸色极为不好看,想来对后者的恨意不轻。

    任家主上来便吃瘪,使得众人不敢再小看张丽,各个安静等待着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小女子不才,被任命为此次会议的主持人,还望各位能多多担待。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下面我先向各位一一介绍。刚才说话的这位便是任家家主……”

    张丽提前已做了大量准备,对每个人的背景都很熟悉,一一做介绍,让大家第一次见面不至于不认得对方。

    当介绍到周博之时,众人无不侧目,心中有感叹的,有感激的,有佩服的,也有恨意滔天的。不过不管是何种情绪,周博在他们心中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那么现在我说第一件事,就是我们重建太神宫的日子,这个请帖中以明确提到过,想必各位都已了解,七月初五,不知在坐的可有其他看法?”张丽介绍完众人,话题一转道。

    “没有,”

    “日子哪天都行,七月初五很好。”

    “嗯,就这天吧。”

    ……

    众人并未提出反对意见,毕竟重建的日子并不是这些人太过关心的问题,宫主之位才是他们所关心的重点。

    “那就好,至于其他关于重建太神宫后各家的安排,等确认宫主之后再行商议。下面我们来说说宫主之事吧,不知各位可有什么好的意见。”张丽直言道,他也是能看得出众人最急切等待的事情因为并未在耽搁。

    “宫主当然要技压群雄,所以应该是功力高者担当。”任男抢先说到。

    他已是看出来,此处除了单家实力深不可测外,其余家族对他们任家来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张贝两大古太神宫大家族,如今已是落寞的不堪入目。

    “这不行,功力高不一定能领导好大家,我觉得应该推举一位才智双全,又能让大家信服的人来做宫主。”落家家主落林开口道,此人虽功力是内功二层,却一直希望当宫主的是周博,他很佩服周博,因此才大胆发言。

    “落家主此言说的就有些不切合实际了,我们十大家族以前又没共过事,哪有共同信服的人。而且怎样才叫信服也不好说呀,我看还是比武比较好。”任步东支持自己儿子道。

    “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知道各位想不想听一听?”这时单家的少家主单开突然开口道。

    “单少家主但说无妨,会议本来就是各抒己见,需要大家多多提意见。”张丽示意道。

    “那好,我就直说了。我觉得单论声望的话,我们几大家族都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要说信任,估计大家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让非本家族中人当宫主,无从信任。至于服吗,老前辈们都有自己的道与纵横江湖的霸气,定然不会佩服其他人。”

    “你啰啰嗦嗦的说这些有什么用,直接说到底什么意见。”任男有些不耐烦的道。

    “呵呵,忍少家族脾气不大好呀。我的意思是,要想在老一辈里选宫主恐怕很难,那不如在我们年轻一辈中找一位文武双全之人,以比武决断,而老一辈可以组成执行长老团,监督与辅佐宫主,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单开对于任男的无礼只是微微一笑,既具有大将气度与心静神安的处事能力。

    “这……”

    众人无不低头沉思,他们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很在理,但老一辈对宫主之位同样存在着不小的窥视之心,就这样让他们说放弃就放弃心中难免不情愿。

    “我到觉得此法很合适,众位家主既不会因争夺宫主之位伤了和气,又可在长老团中间接管理太神宫之事。而宫主由年轻一辈来担当,定然在大事上要与长老团商议,如此一来与各家族一同掌管太神宫差不多。不知各位还有其他意见吗?”

    贝海城附和道,本来周博与贝子奇便是想的此法,只是还没等他找机会说出来,单开却是抢先道出。

    “如果扶持一个小辈当傀儡宗主也不错,还是相当于控制在我们手中,毕竟形成长老团的话,张贝落叶于夏几家定时联合在一起的,那便可以左右任何大事决议,于我们当盟主没什么两样。”

    三位大将军,心中如此想到,打算同意此决议。至于落家家主落林,定然以周博马首是瞻,只要后者同意,他绝不会反对。

    而且早先周博已是在张贝落三家中提过此事,因而他们当然同意此种决议。

    至于唐家与何家基本也是站在周博这一边,也不会有所反对。至于最后的任家吗,任男那次败在周博手上后,回去苦心修炼,已是达到二层顶峰,认为在年轻一辈里面除了那让人看不透的单开外,没人是他对手,而且他任家还有着各种秘密武器,有信心拿下宫主之位。到时他可不会听什么长老会的意见,反而会将整个太神宫一点点吞噬,成为他天眼组织的一部分。

    因而,众人再三考虑后,并未有人反对,都赞同此种办法。一反常态的欲让一位年轻人来担当宫主大位,看似有些疯狂,但也是无奈之举。本来将十大家族重新组合起来就是件不可思议之事,也必须用不可思议的方法才能解决完成。

    “好,既然大家都不反对的话,那么宫主人选便由众年轻一辈来决断吧,不知我们该以何种方式比武,哪个时间比试呢?”张丽望了一样周博,见对方点头示意,这才总结道。

    “半个月后,擂台比武,胜者为宫主,败者甘愿服从。”任步东拍案到,好像他已经是盟主一般,带着极强的命令语气,不容他人质疑。

    张丽心中冷笑了一番,表面依旧不失礼节的询问其他人道:“任家主提议半个月后比试,各位可有不同意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