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苍卢龙你个没骨气的懦夫,别把剑片给他,你给了他,他同样会杀你。疯魔那小子跑了,剩下我们两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他依言放了你,同样能再次将你囚禁。”碧蓝德厉喝道,同时对苍卢龙的懦弱感到鄙视。

    然而,后者根本不为对方言语所动,继续求饶道:“我可以将剑片交出来,但你要保证将我和我的父亲释放,并且不能再动手或让别人动手,确保我们安全离开。”

    “呵呵,落到这般地步了还敢跟我提条件,你以为你有这个资格吗?但看到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答应你就是。不过既然你给我提条件,那我也得附加点条件。”周博轻蔑一笑,并未拒绝。

    唐宗主虽然对此决定很不赞同,但看到周博与贝贝的强大后,他不敢再提出反对意见,只能将话语权完全交给对方。

    “你……好,你说。”苍卢龙骨子里的狂躁刚想爆发,但看到对方凌厉眼神后,又强行压了下去。

    “第一,从今天起苍家必须给我滚出本国,以后不准再踏入半步,否则见一个杀一个。”周博之所以不杀苍家主,并不是想放虎归山。此时的苍家也根本算不上是虎,最多算是跳梁小丑,翻不起什么大浪,不过倒是可以制约唐家,使得唐家不得不紧紧依附贝家。

    “好,我答应你。”苍卢龙并未做过多犹豫,直接便答应了下来。即便周博不提此要求,他们也会如此做,毕竟发生此事后,这片大地已无他们立足之地,必须离开,而他也正想带整个苍家投靠镰刀。

    “第二,将你与温情的婚约解除。温情虽然执拗,但还算是个好女孩,不能糟蹋在你这个采花贼手中。”周博虽然已经不再爱温情,此时的他只爱贝贝一人,但毕竟曾经爱过,不想看到对方过得不好。

    “好,从今天起,我与她的婚约解除,现在可以放我们了吧?”苍卢龙连看都未看温情一眼,直接便答应了下来。如此爽快不只是因为他怕死,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根本不敢碰温情。

    后者是天毒体,再未完全控制自身毒素之前,如果被破掉纯阴之体会使得体内封印的毒素彻底爆发。到时温情也许有生还的机会,不过也必将成为一个毒人,而破掉他纯阴之体的人必死无疑。

    因此一块带毒的美‘肉放在苍卢龙嘴边他也不敢吃,即便修炼的是阴鬼色王的色欲阴煞气,以吸收处女的纯阴之气来暴增功力,依旧挡不住天毒毒威。

    “苍卢龙,你……”温情听到此话,心彻底被伤碎了。她为了这份婚约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没想最后换来的却是此种结果。

    “哼,我对你根本没半点感情,你体内毒气更是无法控制,早晚会爆发害死身边所有人,与你结婚我不是闲自己命短吗?”已经到了这一步,苍卢龙哪还管那么多,将话完全挑明说了出来。

    周博听到温情体内有毒气,心头不禁为之一惊,不过他并未多问,因为那已经不是他该关心的了。随之对苍卢龙继续道,“既然你都答应,那我没其他条件了,将剑片交出来吧,然后我便放你们父子俩儿离开。”

    “那不行,万一你拿了剑片反悔怎么办?你先放我们,我自然会将剑片给你。”苍卢龙还想讨价还价道。

    听到此话,周博脸颊瞬间浮现出强烈戾气,眼神狠辣,无比阴沉的喝道:“唐长老”。

    唐长老会意,手掌中毒气环绕而出,缓缓向封印罩拍去。苍卢龙立刻再次慌了,这才明白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手里,随时会被抹杀。

    “我给,我给。”再不敢耍心眼,苍卢龙乖乖将体内两枚剑片祭了出来。

    周博淡淡一笑,将幽暗神珠封印被破收回的三分之一天神气凝聚与手掌,贴在封印之上。随之天神气不断变换,慢慢模仿出了土系能量融入封印罩,周博的手随之穿越了进去。

    “拿来吧,”

    苍卢龙犹犹豫豫的将剑片放在了周博张开的手掌中。后者满意一笑,握住剑片缓缓将手收了回来,同时封印又恢复了原状。

    随后,一股强大精神力注入两枚剑片中,瞬间便将里面苍卢龙的精神力烙印狠狠击碎而去,印上了自身精神力烙印,将其收入体内。

    精神力烙印被击散,苍卢龙闷哼一声,脸色出现几份苍白,知道自己已完全失去了对剑片的控制权,其心中虽然对周博很是怨恨,但此时却不敢表现出来,低声下气道,“剑片你已经得到了,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周博正沉寂在得到剑片喜悦中,根本未理会对方。六枚剑片融入体内,将他的肉体强度增加到一种恐怖程度,即便九介顶峰高手全力一击都未必能击伤他,如果在得到碧蓝德的两枚剑片,想来面对内功境高手攻击都可完全免疫。

    兴奋笑意逐渐在其脸庞浮现,周博对另两枚剑片更加渴望,随即眼神望向碧蓝德,心中已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得到那两枚剑片。

    “你到底放不放我们,难道真要做伪君子吗?”苍卢龙见对方不回答,咆哮起来。

    周博平静一笑道:“放心,我周博说出去的话,绝对会办到。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放你们的时候,因为此种封印我也解不开。等贝贝回来,自然会放你们离开。”

    说完不在理会咆哮的苍卢龙,转而对碧蓝德道,“外国佬,考虑的如何?交出剑片我可以保你一命,如果不交的话,那……我便不敢保证其他人会不会给你活命机会了。”

    “哼,苍卢龙那小子傻,我可不傻。交给你有什么用,你根本打不开封印。放我们走这种话,也只是一句空话而已。”碧蓝德丝毫不为所动。

    “我是解不开此种封印,但能暂时打开一个小洞,让唐宗主将毒气放进去,不知道你能抵挡的住吗?”周博威胁道。

    “哈哈……”碧蓝德狂笑一声道,“你如此做与直接杀了我有什么区别,依旧是个食言而肥的小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正嘴脸。”

    “呵呵,冥顽不灵。算了,我懒得那样做,等贝贝回来,她自然会杀了你,到时剑片依旧是我的。”周博冷笑一声走向温霍任。

    “你想干什么?”后者见对方走向他,不好预感涌动,眼神中浮现惊慌之色。

    “干什么?他们两个因为我们有三年之约不能杀,但对于你,我可不会受到任何约束。”周博戾气散发而出,残酷笑意浮现,很是慎人。谁都清楚,他是个绝对狠人,发起狠来无人能比。

    “周博,不要。求放了我父亲?”温情见周博要杀温霍任,双臂张开拦在其身前哀求道。

    “放了他?他几次置我于死地,你让我放了他。哈哈,原来我对你一往情深,可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我对你已无半点感情,你让我放了他,凭什么?”周博丝毫不留面子。

    从他一次与温霍任接触,对方就没让他好受过,即便他帮对方得到万毒珠换来也只是陷害,如果不是得到三叶魂草将七日索魂夺命毒解除,他早已死在此毒下,温霍任不可能给他解药。

    “看在我曾深爱过你,又为你偷火蝎玉蟾丹的份上,放了我父亲好吗?”温情一副楚楚可怜样,望着周博满是戾气的眼神哀求道。

    后者狰狞一笑,阴沉道:“爱过我?你的爱给我带来的只有莫大痛苦,你还敢说爱过我,你是用爱彻底将我的心击碎还差不多。至于赠火蝎玉蟾丹之情,我已经还清。从为你温家得到万毒珠,我便不再欠你什么。”

    温情被数落的小脸煞白,心中感到很是愧疚,为当时的决定微微感到后悔,但此时已然晚了,此时的周博是铁了心要将温霍任杀死。

    温霍任功力虽不高,却是阴险毒辣,诡计多端,留着他比留下苍卢龙的威胁还要大的多。

    “让开”周博暴喝。

    “我不,不管他最了什么,不管他如何得罪了你,他一样是我父亲,我不能让你在我眼前将杀他,除非你先杀了我。”温情无计可施,但不可能袖手旁观,倔强的拦在周博身前,微微闭上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周博看着此父女二人,当初的恨与怨齐齐涌上心头,怒火中烧,眼睛通红,像个发疯的狮子。

    手掌抬起,掌心气力凝聚。然而,犹豫了半天,还是狠不下心来,一掌拍下去。

    “周博,算了吧。她不值得你动手,杀了她反而会给你造成心理负担,对日后修行不利。放了他们吧,亮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在周博心里挣扎要不要下手之时,贝贝的声音从后方传了过来。

    周博深吸口气,放下手掌,沉声道:“滚,不到你们,否则,绝不会再有丝毫留情。”

    “周博,张家出事了?”这时贝贝已来到周博身边,咬耳朵道。

    “嗯?”随后一道心灵信息传递过来,使得周博了解了刚所发生的事。

    当贝贝追上疯魔之时,对方正要强行将水儿再次控制。她一掌拍过去才将对方击退,随后强大精神力进入水儿脑海,将周博封印的那道鬼帝残息击散而去,使得对方无法再轻易控制水儿。

    疯魔暗骂一声,不敢多停留,直接跃下山崖,并灭魂枪尖划在山壁上减速。贝贝刚想离开放弃追击,突然想起下面还有张丽,遇到疯魔定会无比危险,随之又改变了主意。

    “哎,看在我们现在是友好关系的份上,我便救你一次。”其实贝贝对张丽有很大仇怨,因为之前张家对付贝家的阴谋诡计基本都出于此人,使得他们损失惨重。但让她对此事置之不管的话,又不符合自身性格,而且对方真出了什么事,到时张云天定会心中责怪她,影响周博的计划。

    略作犹豫,贝贝飞身跳到水儿背上,命令后者俯冲而下。还未落地,便看到疯魔向张丽飞扑而去,其面色一变,娇喝道:“鬼帝老鬼,你要是敢动她,今天我拼着重伤也要将你灭杀在此。”

    说话的同时,贝贝紫峰神剑隔空狠劈而下,一道紫色剑影飞向疯魔,其中恐怖波动震的周遭空气都出现圈圈涟漪。

    疯魔,抬头望到俯冲而下的巨雕,心中暗叹一声,在鬼帝命令下放弃张丽溜之大吉。随之剑影劈落,将地面地面划出三四米大坑。

    贝贝降落下来,看到张丽满脸惊慌的样子,心中泛起一丝鄙视之意道:“不是吧,这就把你吓傻啦,以后还怎么面对大场面。”

    “哼,这点阵势还吓不住我。里面情况怎么样?快带我上去,我张家总部出事了。”张丽冷哼一声,心中虽对贝贝救她很是感激,但羡慕嫉妒恨的两人表面谁不会服谁。

    “哦!忍者又进攻了?”贝贝意识事情可能有些严重,无心再与之计较,追问道。

    “对,我必须将此消息告诉父亲,让他赶快回去救援,否则就来不及了。”张丽面色慌张,显然情况很是不乐观。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里面情况基本已经解决,你就不用进去了,我会将消息带到。上来吧。”贝贝跳上水儿宽大后背道。

    张丽未多言,带着一丝复杂心理跃上水儿后背。随后贝贝轻拍水儿脖颈,后者会意,宽大雕翅展开,鸣叫一身猛然拍打,冲天而起,下方在此大力下,竟是形成两个小旋风,可见白头海雕力量之强。

    当飞临水儿巢穴之时,贝贝飞身跳上去,对张丽道:“水儿会带你飞上高空,不会再让你遇到危险,我马上叫他们出来。”

    说完,也不管张丽答不答应,一道神念传递给水儿,命令它飞上高空,同时转身再次消失在山洞中。

    了解这一切的周博,心中一紧,知道情况紧急不能在耽搁,望了一眼张宗主,并未马上告诉他这个消息,而是对贝贝道:“将这几个人放了吧,那个碧眼老外如果不交出剑片任你处置。至于温苍两家长老便交给唐宗主发落吧。”

    后者点点头,小手一挥解开了三人禁止。获得自由的温仓两家家主,望了一眼自家长老,虽然很想救对方,但看到周博与贝贝不善的眼神,心中暗叹一声,道了句对不起转身离开。

    然而,在他们即将离开洞穴之时,唐宗主与唐家长老互望一眼,突然同时出手,一个攻向温霍任,一个攻向苍家主。

    温仓两人察觉到后方恶风不善,还未等他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已是生生挨了一掌。

    “姓唐的你……”苍家主话未说完,便是喷出一口鲜血。

    “周博,你答应过放我们安全离开,为什么还让人出手。”苍卢龙扶住自己的父亲,怒声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