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9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张宗主略作思考觉得也对,都说酒桌上最能增进感情,他们虽是修炼之人,同样不免世俗之事。

    然而,就在他刚想答应之时,突然看到周博面色巨变,心中很是疑虑并感到有些不爽,转而询问道:“周兄弟难道觉得留下来吃顿饭很不合适吗?”

    周博听到问话,赶紧将情绪控制住道:“那道不是,我到觉得化敌为友很应该留下来庆祝,可惜有些人不给我们这个机会呀。”

    “周博,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叶元帅一听这话,心中不高兴了。不只是他,此处除了贝贝各个面露疑惑带着些许怒色将他给望着。

    “不不不……”周博赶紧解释道,“各位误会了,我指的是温家。我曾为他们得到过一颗万毒珠,交给他们之时在上面下了封印。现在对方正在破解封印,就在刚才已破了第一道,因而被我感应到了。所以我必须赶过去阻止他们,不能留下来庆祝了,如果让他们真正得到万毒珠的话,那世间将再无太平之日。”

    “原来是这样呀。”众人这才恍然,张宗主叹了口气道,“三位元帅,看来我们是没口福,只能等下次了。温家也是我们需要对付的对象,得尽快赶过去。”

    “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你们知不知道温家在什么地方,我马上派飞机送你们过去,有需要帮忙的也尽管说。”

    温家被贝家打跑后便隐藏了起来,即便是叶元帅也不知道他们身藏何处。

    “我通过与万毒珠内部封印的感应倒是能知道对方位置,但在去之前我们得先去一趟唐家,有劳叶元帅送我们去唐家吧,他们要想破掉我所有封印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应该还来得及。”

    周博对自己的封印信心并不大,但他相信落尘大师的封印不是那么好破开的,因此想顺便将张家与何唐两家恩怨解决。

    “好,请随我来。”

    随后,叶元帅给他们安排了超音速喷气式飞机,直d市军区。到达军区后,未有任何逗留,又乘坐直升机飞向唐宗山谷。

    当然他们未直飞进去,那必将引来唐宗敌意,遭到强烈反击。离山谷有一段距离,飞机降低高度,当只有十几米时四人直接跳了下来。

    在山谷入口,他们遇到了唐宗弟子,在亮明身份,说明来意,进行通报后,四人才在唐家人带领下进入山谷。

    谷内建筑完全依照古代风格,周博还是第一次来到唐宗,感觉自己好像穿越来到了古代一般。青砖铺路,红墙琉璃瓦,四合小院,八角飞翘塔。街道两旁四处彩灯,烫金牌匾,就连一些行人穿的都是古式服装,虽比不上昆仑仙域天族那便完全将古老习俗保留了下来。但那份古朴气息依旧浓烈,古典之美映衬着山谷美景,无比祥和。

    谁又能想到,这便是以毒和暗器出名的唐宗所在呢。住在此处的不只唐家人,还有温仓两家。三家属于一个宗门,虽然现在暗地里有些不合,表面上还是要例行公事的。

    只是平时,三大家族各忙各的事,各玩各的阴谋。一旦唐宗遇到敌人还是会一直对外的,内部争权夺利属于内部之事,但唐宗不能散掉,否则单靠一家的话很难在当今江湖上立足。

    他们并未在大殿内见唐宗主,而是直接来到唐家府邸,在唐家汇见。他们要找到的是唐家并不是整个唐宗,否者有温仓两家长老在,很多事便不好谈了。

    在唐家会客厅,他们见到了那位去过贝家别墅的干瘪老头,同时陪在他身边的是那位总带着甜甜笑容,娃娃脸的唐甜甜。

    “唐宗主进来可好?”见面后,周博未说话,张宗主先发言道。

    “张宗主!见到你我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呀。你不是与温家走的很近吗,今天怎么有兴趣到我唐家来溜达呀?”干瘪老头目光凌厉,将对方给盯着。

    “呵呵,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不一样。我此次来是带着绝对诚意而来,想与唐家成为友好关系。”张宗主笑容满面,好像未感觉到对方敌意一般。

    “友好?今天你来是有些不同,既然与贝家两位年轻才俊一起来,肯定不会是对我唐家使什么阴谋。请坐,直话直说吧,到底什么事?”唐宗主引几人上座,淡然道。

    “我们这次来……”

    “等一下,”张宗主正要说话,周博突然将其拦下,随后眼神向贝贝示意了一下。

    “画地为牢”

    贝贝微微一点头,身形闪烁在六人周围划出条条线路,有如天道痕迹,随即金光闪烁形成一个淡金色防御罩将几人罩在了其中。

    “唐家主不必惊慌,我只是担心隔墙有耳,才施展一些手段,并无恶意。”贝贝看到突然紧张起来的唐家二人,赶紧解释道。

    “到底什么事,如此谨慎。”唐宗主稍安,但其体内气力已是运转开来,依旧提防着四人。

    “关于温仓两家的事,你也知道我们原来与温家有合作,而合作的目的便是将你这个宗主赶下台。”张宗主慢悠悠的道,想看看对方听到此话后会有何种情绪变化。

    然而,想象的惊慌并未出现,唐宗主一脸平静,好像早便知道一般,“你还是没说你此次来的目的。”

    对于唐宗主此种表现,张宗主很是意外,随后直言道:“我这次来是想帮助你唐家对付他们两家。”

    “呵呵,我唐宗之事还不需要你们张宗来插手,你还是请回吧。”干瘪老头丝毫不领情的道。

    张宗主没想到在叶于夏三家那边很顺利,在此却是吃了憋,心中大感不爽,有些气愤的道:“我来是为了帮你们,你们既然不领情,那我在这也没什么意义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单凭你们唐家的话根本不是温仓两家对手,虽然我张家不再帮他们,但是他们找到了更强大的帮手,镰刀组织。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组织的实力吧。”

    听到此话,唐宗主心中为之一紧,将站起来准备离开的张宗主拦下道:“张宗主还请做,你的好意我怎么会不领情呢,只是镰刀组织也不是单靠你张家便能对付的吧?”

    唐宗主之所以拦下张宗主,其目的并不是希望得到对方的帮助,而是不想得罪了贝家。如果温仓两家真有镰刀帮忙的话,十个唐家都不是对手,加上张家也是毫无用处。但再加上贝家的话便不同了。

    在他看来贝家实力虽然与张家相差无几,但他们有很多盟友,何家不用说,与唐家也是友好关系,断然不会秀手旁观。叶于夏三家便有些可拍了,他们毕竟掌握着整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力量完全爆发甚至可毁灭地球,镰刀也不敢将他们逼急了。

    另外他的接到了贝家要重新组建太神宫的请帖,如果太神宫组建起来,实力虽依旧不如镰刀,但也不是对方轻易敢动的。

    “我张家是对付不了镰刀,但此时的镰刀正在与莱茵思特家族大战,抽不出太多人手,已我张家与贝家的力量相助与你倒是不必惧怕。”张宗主可不会让自己单独陷入这场漩涡中,定会将来贝家拉下水。

    “这是周少宗主的意思吗?贝家是不是同样会帮我唐家对付温仓两家,保住宗主之位?”干瘪老头将目光望向周博道,他更想得到对方的帮助。

    “是也不是。”然而,周博却是淡淡道出了如此模糊不清的答案。

    “小友这是什么意思?”唐宗主微微一愣。

    “我的意思是,贝家会帮你们对方温仓两家,因为我们与他们同样有血海深仇。但宗主之位,我想唐家就不需要了。此事过后,温仓两家断然不会再留在唐宗。唐宗只剩你们唐家,已是名在实散,当这个宗主又有何用。马上我们便要重组太神宫,你们唐家也与其他家族一样,可以同样地位加入太神宫,不知你意下如何?”

    唐宗主没想到对方会是此种意思,心中虽然对于唐宗的消失感到哀伤,但当今形势已注定此种结局,他们唐家要想有更好发展,只有加入新建的太神宫。

    “哎,小友说的对,如果我们加入太神宫,唐宗确实不在需要了,但你怎么保证我唐家在新建的太神宫内不会受到排挤。毕竟我们并非原太神宫家族成员,到时必定会被低看一眼。”

    “哈哈……”周博哈哈一笑道,“唐宗主这话说的未免太没底气了吧,江湖地位以实力为尊,太神宫也一样,只要你们唐家有实力,谁人敢说闲话呢?难道你还对唐家的实力没信心?”

    “呵呵,小友说的是,看来是我太注重表象了。”唐宗主心中茅塞顿开。

    “不过唐宗主,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很想问你。不知当问不当问。”周博刚才一直未说话,便是在考虑其他事。

    “小友但说无妨。”

    “唐甜甜还有一个妹妹叫唐笑笑是吧?”周博望了一眼站在唐宗主身后的娃娃脸道。

    “对,她们是孪生姐妹。”唐宗主先是一愣随之回答道,却是猜不出对方为何有此一问。

    “唐笑笑是不是与一位自称唐老太的人在一起?不知这个唐老太可与唐家有什么关系?”周博知道过问他家事有些不妥,但他不得不问,因为这涉及到一些私人恩怨。

    “这……”唐宗主有些犹豫,但是片刻后长叹一声还是将其说了出来。

    “那是我的老伴,也就是甜甜的奶奶。在几十年前,我们因性格不合分开了。此事我本不想提,但周少宗主问起,定是有原因。她是不是得罪了小友?如果真是如此还望您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加担待。”

    “看来唐宗主还是很深爱她的。我们是有些冲突,不过吃亏的是她。当时她中了我的毒,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你们有没有她的消息,如果她还活着,我愿为她解毒。”

    周博最终将种种恩怨说了出来,以后重建太神宫需要和睦相处,一些恩怨还是放在台面上尽早解决的好。

    “什么?奶奶中毒了?”唐甜甜心中震惊,面露慌张之色道。随后其眼神望向周博,瞳孔深处情绪复杂,有怨恨同时还夹杂这些许佩服。毕竟唐老太可是唐家用毒的祖宗,能让她中毒的人,这世间少之又少。

    唐宗主却是丝毫不惊,淡淡的道,“小友放心,我那老婆子已练就一身毒体,不会有事的。也正因为她练了这门邪功,我才不得不在温仓两家重压下将她赶出唐宗。”

    “可是,我那并非寻常之毒,而是毒中王者五行毒中的三种,我担心她最多只能压制,无法将其驱除,唐宗主还是尽快找到她的下落,了解情况,如果有需要我会为她解毒。”周博依旧不放心,在迷人湖外,他便体会到了对方毒攻厉害,但相对他的五行毒还是逊色了一筹。

    “五行毒?你竟然可以使用和解除五行毒!看来那老婆子是有危险了,甜甜一会吩咐下去,秘密寻找你奶奶的下落,看看情况到底如何了?”唐宗主面露震惊,不禁多看了周博一眼,万万没想到他们这些沉寂在毒攻上几十年的老家伙,一辈子未能研究透五行毒,对面的年轻人却是能够将其解除,很是能以想象。

    “我还有一事想问,十几年前,温仓两家家主夫人外出游玩,遇到一位老太婆想将温情带走,最后造成两位夫人一个重伤不治而死,一个下落不明。此老太婆想必也是另夫人吧?”周博此话并没有质问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事情真相,解除心中疑虑。

    “呵呵,小友知道的事情还真多。没错,是那老婆子,正因为此事才使得我唐家与温仓关系僵化。我也早便预料到他们会对付我,只是迟早的事。”唐宗主依旧未隐瞒将种种因果说了出来。

    “果然如此,这下我便明白了。想必唐宗主也应该知道万毒珠的事吧?”周博清楚一切后,将话题拉回来道。

    “你指得是毒泉湖下的那颗万毒珠?”对方的问话很具有跳跃性,使得唐宗主有些跟不上节奏。

    “对,现在万毒珠在温霍任手上,不过他还无法使用万毒珠的力量,所以我们要尽快将其夺过来,一旦让他将我下的封印破解,那后果便不好办了。”周博感觉万毒珠实名幽暗神珠内的外层五道封印已是被破除两道,心中有些焦急起来。

    “温家得到了万毒珠?他们是怎么得到的,听说此珠乃是至宝,威力无比。你又是如何下的封印呢?”唐宗主对周博感觉越来越看不透。

    周博面露哀伤与歉意,长叹一声道:“说来惭愧呀,此珠其实是我从毒泉下得到交给温家的,因为要还一个人情,才会如此做。不过我留了一手,将其封印了起来。现在他们找高手正在破解封印,已经破了两道。说起来这其实是我个人闯的祸,应有我来解决,来找唐宗主是想请宗主助我一臂之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