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难道他们是故意将太神图暴漏出来的,好让我们与张家拼斗,最后他们在渔翁得利?”周博心中豁然开朗,好像看到了某个巨大阴谋。

    “嗯!你怎么会有如此想法?我到没向着方面想。”白海城为之一愣道。

    不等周博说话,贝子奇长叹一声道:“这个我到是想到了,并与周博得出相同结论。最后不得不答应对方条件,也便是如此。天爷爷,你觉得那个叶元帅功力如何?”

    “不在我之下,而且隐约有突破气功境的迹象。难道他修炼的太神内功心法?”被问到的贝海天难以置信的望着贝子奇道。

    “对,十之八九是如此。他们早便参悟了太神图,肯定也已将内部迷宫地图复制了下来。”后者点头道。

    “那他们为什么还故意将图暴漏出来,费这么大力气让我们两家争夺呢?难道那图是假的?”贝贝不禁又想起了假图事件插话道。

    “图是真的,太上长老不会看走眼。他们之所以将图故意拿出来是因为没有太极阴阳钥,就算破解了图中一切奥秘也是无用。”贝海城面色也随即凝重起来道。

    从一开始争夺太神图,他们便一直被张家牵着鼻子走,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太神图,却发现又陷入了三小家族更大的全套之中。这位年迈已高,心力憔悴的老人,不禁感到一阵疲惫,暗叹自己真的老了,已经没那么多经历在斗心智了。

    “没错,因为他们没开启太神宫的钥匙,所以才计划了这次故意失窃事件。如此一来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可坐收渔翁之利。同时还可看出张家与贝家到底哪家底蕴更深,实力更强。最后不管是谁得到太神图,他们都可以扰乱国家治安等种种罪名向其提合作条件。如果两家拼个两败俱伤,或者没表现出让他们忌惮的底蕴来,下一步肯定便会是将张家与贝家一同消灭,夺取太极阴阳钥自己进太神宫。”

    这时周博突然低声道,其眼眸之中极为凝重,如临大敌一般从未有过的谨慎。这次他将要面对的是谋略高手,稍有不慎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来我们不得不小心呀。估计对方与我们合作也没按什么好心。”贝海天情绪有些低落到。

    “他有好心才怪,说什么进入太神宫后全凭各人本事,我敢断定只要我们一出来便会被大批部队包围,其结果可想而知。”贝子奇食指摸着下巴道。

    “大舅子,既然你早已想到了这些,心中已有应对之策吧?”

    周博毕竟对整件事了解不多,如果是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能想到的也只有尽快解开魔林诅咒,把昆仑仙域中的大批人马带出来,看哪支部队还敢妄动。当然他还可去找海洋人,只是让海洋人参与陆地国家战争的话,恐怕事情会闹大,演变成全世界的战争。

    “计策吗……倒是有一个,但并不算什么好计策。”

    “说来听听。”白海城将目光投向对方道。

    贝子奇略作沉思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我不知道叶家等人是如何得知太神图秘密的,按理说只有我贝家与张家才清楚太神图与太神宫有关,如此看来我贝家或张家高层必有他们的卧底。既然叶家等人将我贝家与张家从平静生活中挖了出来,将事情搞的如此复杂,太神宫宝藏已不可能在被一家独吞。如此的话我们何不把事情闹的更大些,将剩于的五小家族也扯进来。

    叶、夏、于三家有如此发展,想必两外五小家族也肯定有自己的势力,如果能与其中几家结盟的话,即便军区也不敢动我们。毕竟国家还是很忌讳我们这些有特殊力量的人,如果全力报复起来,起码一半以上重要官员将会报废掉,他们损失不起的。”

    “看来也只有如此了,先去找何家吧,对于另外五小家族,唯一有消息的便是他们了。”贝海城暗叹一声道。

    他虽不想将太神宫宝藏与太多人分享,但如今已是没办法的事。否则他们很可能陷入三家计划的阴谋,不仅什么都得不到还会死与非命。

    “但愿何家知道其他家族的下落吧,我们先试着与何家结盟,相信也太神宫的诱惑力他们肯定会同意。另外还要想办法尽快得到另一半太极阴阳钥。”周博拇指刮了一下眉毛,对当前形势大伤脑筋,不是很乐观的道。

    “我尽快与何家取得联系吧,但愿太上长老他们能尽快解开太神图秘密,如此一来我们都有望极快突破到内功境,对将来的局势便有更大把握了。”贝海城有些心累的道。

    “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好了,大家都累了,去吃晚饭早点休息吧。”贝海天摆摆手道。

    又是两天太平日子,这两天连贝子奇都轻松了不少。与军方的三小家族达成协议后,他们动用国家力量,将那些想要谋求太神图的人挡了下来。让贝家别墅总得到了一丝宁静,不总是再有惨叫声传出。但时不时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漏网之鱼,其结果便是真正见识到了贝家的强大。贝贝还出了一次手,对付的是一位九强风系异能者,速度奇快无比,想乘机偷袭周博,结果被贝贝大面积的一招能量波动给震成重伤压在了地下囚牢之中,

    能量波动是大地波动的升级版,可不借助大地,直接利用庞大能量产生震荡波,是异能有了势的贝贝新领悟出来的强大招式。

    这两天周博功力也终于恢复到了原来七介,同时将万相拳与三元短棍再次融汇贯通一番,运用的更加得心应手。如果贝贝不使用异能,凭这两大修极招式,周博便能将其战胜。

    另外在迷神仙乐以及魔音曲方面也有了一次大的突破,尤其是迷神仙乐。此曲基本是依靠精神力发挥强大神妙的,周博领悟无上融天境获得灵识,精神力暴涨了一大截。再次吹响此功法之时,美妙声音才不负其名,有如仙乐神曲般让人如痴如醉。

    魔音曲虽然大部分是依靠气力发出攻击,但精神力的强大还是能提高不少威力,起码周博再使用极寒音刃,其速度可不会如之前那般缓慢,准备时间同样大大缩短。

    第三天已吃过午饭之后,周博与贝贝两人正在地下训练场对练,突然艾琪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贝贝一掌震退周博,看向对方问道。

    “小姐不好了,何家与唐家来与我们商量联盟之事了?”艾琪有些气喘,思维都没理清楚。

    “这是好事呀,只不过多了个唐家而已吗,如果他们诚心合作也不是不可以呀。”周博缓缓走过来道。

    “诶呀,不是的。一同来的还有几个很是嚣张的年轻人,岁数与我们相仿。家主让子奇少爷好生招待他们,然后便与两家长辈去商谈大事了。可没想到家主他们刚走,那几个小崽子便开始为难少爷,还拐弯抹角的侮辱子奇少爷是残疾。木子和可欣看不惯冲上去想要教训对方,可没想到那几人功力很是不弱,木子都差点吃亏。最后子奇少爷喊回木子,压下火气一再以礼相待,可面对对方一再挑衅,再次动手是难免的。你们赶快去看看吧,否则少爷肯定会吃亏的。”

    艾琪喘息一下,整理好思路将经过说了一般。

    “哼,到我地盘上来撒野,活的不耐烦了。走,谁要是敢动我哥哥一根汗毛,我定让他与那些打太神图注意的人一样,受到万般折磨。”贝贝小脸先是一抹浅笑,随后瞬间冰冷起来。

    周博跟上两人,脸颊浮现出无奈之情,心中祈祷着:“我说性何的性唐的小崽子们呀!你们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到这个暴力女。但愿你们能收敛收敛,多集恩德早登极乐吧。”

    他这些心中话要是被那些人听到,还不活活给气死。哪有祈祷,祝人早登极乐的。这不是诅咒人家死吗。还一脸虔诚的样子。

    时间不长几人来到大厅之中。周博抬眼望去,屋内人还真是不少,两方成对峙之势。贝家这边除五大少卫外便是主持大局,一直暗压火气的贝子奇。另外一旁站着可欣与木子,让周博有些意外的是除了松原,田战与陈天胜也在场。

    对面不可一世的青年才俊也是不少,足足八人。其中站于最前面的是一男两女,男的一身白衣潇洒俊朗,女的紧身牛仔英气飒爽。另一位女孩长的一副娃娃脸,娇小可爱。周博眼瞳随之紧缩了一下,因为此人让他觉得很是面熟,好像从哪见过。

    “唐笑笑,好呀,你还敢来我贝家,那个老婆子也来了吧。先教训你这个小的在教训那个老的,看招。”贝贝见到那人同样是火气狂涌,喊着对方名字便要冲出去动手。

    唐笑笑是周博他们从迷人湖出来在外边迷阵中遇到的刁蛮女孩,当时还有一个老婆婆叫唐老太。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最后周博用五行毒击伤了对方。可那个小女孩儿的狠辣却深深印在了几人心中。

    “贝贝,”贝子奇与周博几乎同时喊道,后者更是跟前一步将其拦了下来。

    “老实点,我没说动手之前你别胡来。而且那个也不是唐笑笑,看对方雀雀可爱的样子,哪有唐笑笑的刁蛮与狠辣。”

    周博心思缜密,短暂的举止观察便发现了一些端倪,至于两人为什么会如此相像,那只有询问过才知道了。

    “说,你是不是叫唐笑笑。”贝贝却不依不饶指着对方质问道。

    “我叫唐甜甜,唐笑笑是我妹妹。你见过她吗?我都好几年没见到她了,你与她有什么恩怨?”被指的女孩甜甜一笑道,对于贝贝的愤怒,其情绪未有任何改变。

    “妹妹!哼,估计你这个姐姐也好不到哪去。你们不是想动手吗,本小姐奉陪。”面对那可甜死人的笑,贝贝的怒气更胜。

    “正想试试太神宗两大家族之一的贝家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实,不过让我大为吃惊的是功夫还没领教,倒先领教到了贝家大小姐的刁蛮,还真是别出一辙呀。佩服,佩服。”

    唐甜甜还未说话,旁边那位紧身牛仔的苗条美女却是轻笑着向前迈出一步,话露讥讽之意的道。

    贝贝听到此话哪还受得了,脚下一点就要冲过去,却被周博再次拉了下来。后者不理会对方怨恨的眼神,嘴角勾起危险弧度邪笑道:“何家与唐家也好不到哪去,没见手上有什么绝活,嘴皮子到先耍上了。”

    “你又是哪根葱?”牛仔美女的话极为让人来火的道。

    可惜她面对的是周博,此人是出了名的嘴上功夫与手上功夫都极为难缠,可不会因为这些言语而有任何情绪波动,依旧笑盈盈的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三家现在正在商量结盟之时,大家以后很可能是战友,如此将关系闹僵可不好。如果因为我们小辈之间的恩怨影响到家族利益,那后果可不是你我能承担起的吧。”

    “贝家还是有明理之人吗,我们也并非没事找事,只是想切磋下武艺而已。大家互相交流交流增加点战斗经验,对功力提升也是不小的帮助。都是练武之人嘛,我想贝家不会怯场拒绝吧。”

    那位白衣男子终于开口了,将话说的滴水不***得贝家非出手不可。刚才周博的话虽是为大局着想,但听起来总让人感觉有些软弱,对方便以为是他们害怕了,因而底气更足。

    周博那般说其实是故意而为,他是有仇必报之人,那会受尽侮辱还放过对方。因而其嘴角的笑意更深,心中暗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要找死,还真是没办法。”

    随后道:“年轻人吗多交流是应该的,不过我们毕竟不是敌人,友谊切磋便好,万不可伤了家族之间感情。无论谁胜谁负希望莫要在长辈面前鼓弄是非,那样的人品便太让人唾弃了。”

    “此话说的对,我们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只是想领教一下贝家绝学。最近贝家风头可是传的沸沸扬扬,没亲眼见到实难让人信服。今天只要你们有人能将我打服了,我们年轻一辈以后便以你们马首是瞻。但如果……”

    那白衣男子也算是个侠气汉子,一脸傲气的道。使得周博与贝子奇心中为之一惊,暗想道:“难道何家与唐家是故意让这几个年青人在此闹,为得便是试试贝家年轻一辈的底蕴?”

    想到此贝子奇直接插话道:“如果我们技不如人,同样已你们马首是瞻。”他是很清楚贝贝与周博实力的,怎会怕这些,因为说的大义凛然,极为有英雄气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