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3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在贝家众人陷入极度悲痛,想法设法计划该如何救周博之时。后者消瘦身影已是再次缩水了一圈,显得有些骨瘦如柴,站立不稳,好像随便一阵风便能将其吹到。

    紧接着一团弹珠大小的血球从其口中吐了出来,吐到了手中的寒音玉笛之上。玉笛快速将其吸收进去,随之放出万道毫光,漂浮在周博身前。寒气四射使得周遭土地都结了一层冰。

    对面的木忍,望见那只笛子,心中为之一振,瞬间感觉到了强烈危险。顾不得再积聚能量对贝家发动毁天灭地的一击,其手一挥已封住苍天交织在一起的参天大树之上,便降临下了一条两米多粗泛着岩石纹路的树干,向周博垂直砸去。木忍最恨的人便是他了,如果不是他毁掉分身幻影,风忍也不至于去挡那一枪,而身受重伤生死未卜。

    见到此种情形大地守护中的贝家众人霎间失色,有人想提醒,可是那道攻击实在太快了,他们刚张开嘴,有如顶天柱的树干已是接近周博。有些人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那被砸成肉泥的惨状。

    周博同样也感觉到了头顶危险,但现在的他根本无力躲闪,更不要说抵抗了。在最后时刻他只想将玉笛中的寒气全部激发出来,破掉对方忍术,至于自己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

    因此他根本未理会那从天而降的攻击,其双手猛然抓住寒音玉笛,狠狠‘插向地面。同时大吼道:“寒笛出,冰封天下。”

    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以周博为中心,大量极寒之气迸发而出,所过之处大地迅速被冰封,并且冰封范围急速向外蔓延。就连上方攻击而下的树桩都瞬间染上了冰层。

    但那道攻击并未受到任何阻止,还是狠狠砸在了蹲在地上双手握着玉笛的瘦小身影后背之上。那一砸之力起码有千斤重,周博的能量甲瞬间便被砸爆而去。随之智脑发出一阵急促的嘀嘀嘀警报之声。

    然,人们想象中的人肉酱并未出现,在能量甲爆去的那一瞬间,周博体内一白一红两道光芒迅速浮现,交织成红白色的龟壳硬是将几十米高的木桩抗住了,随后龟壳迅速膨胀到两三米大小,将木桩顶起两米多高。

    不过周博还是被震的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但其眼神却无比尖锐,仅剩的微弱精神力全部迸发而出,进入寒音玉笛之中,将其内部暴’动的寒气全部引发了出来。

    那股庞大的寒气超出了周博想象,瞬间便将其身形淹没而去,但这些寒气并不会伤害到他,因为他是玉笛的主人。

    寒气迅速爆发开来,所过之处全部被冰封,并沿着那条木桩一路而上,欲要冰封整个魔林封天罩。

    当寒气扫过贝家众人之时,那大地之守护发出阵阵咯吱声,不堪重负随时会爆裂而去。贝贝心中一惊,赶紧将体内异能力全部调动出来,竭力维持着。

    木子同样眼中惊骇,难以想象周博会爆发出如此攻击力。在其愣神之际突然一阵冰冷之感惊醒了他,随之迅速将春回复苏发挥到了最大强度。

    下一刻,整个大地之守护防御罩被冰封住了,但在贝贝与木子的努力下内部温度并未下降多少,人们虽感到一股极强寒意却并未出现伤势。

    这还是周博用最后的精神力控制住了寒气侵蚀此地,否则已贝贝与木子的能力也不可能抵抗住寒气侵蚀。即便如此,贝家众人也已是呆若木鸡。此种战斗已经不能用简单的震惊来形容,完全超出了他们理解范畴,想象的空间。就连见多识广的贝海城都出现了短暂思维短路,更不要说那些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少卫等人了。

    周博竭力控制寒气侵蚀,他们这里都不好受,张家那些人便更惨了。魔林封天已将此处完全封锁,无人能逃出去,剩余长弓卫眼看着寒气侵蚀而来瞬间便被冰封成了速冻标本。一个个眼睛瞪得滚大恐怖表情甚是骇人。

    至于那四位忍者,土忍见形势不妙第一个便破开封锁逃了出去。而木忍因为生命力消耗过度,行动有些慢,并想带上风忍,结果没来的急也被冰封了起来。火忍便更不用说了,无人救他只有被冰封一条路。

    寒音玉笛所造成的影响还不紧紧如此,极寒之气将魔林封天众多植物形成的绿色罩子冰封后,迅速向整片山区扩散开来,此地温度瞬间下降到了有史以来最低点,尽百里范围飘起罕见漫天大雪。

    雪花覆盖大地,欲要将此山区化为一片冰雪之地。几十里外正在大战的贝宗宗主与张宗宗主为之震惊,不由自主的各自闪退望向那寒气逼人的源头。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降这么大的雪。”贝海天宗主自言自语的嘟囔道。

    “撤”

    张宗主果断下达了撤退命令,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此情形是人为的,不管是那一方造成都已经没再继续打下去的必要。如果是贝家人所为,他们再行夺回太神图已是无望,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是他们请来的忍者施展出的强大忍术,那想必太神图已经到手,更不应该再于贝家纠缠。

    对于张家的退走贝海天并未下令阻拦,如此大的声势确实没再打下去的必要了。现在最重要便是查看那边状况,搞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而他立刻命令众人离开飘雪范围,自己却带着能放出气甲的几位九介高手迎着寒气向内挺进。

    于此同时,贝贝灵识散出感知到玉笛寒气完全收敛后,将异能撤了回来,此时她与木子的异能都已消耗殆尽,想坚持也坚持不下去了。而后,贝海城与贝海燕合力将大地守护外的冰层轰开,几人顾不得外面恐怖低温,直冲向周博。

    当贝贝将其抱起时,后者已是昏迷不醒气息微弱,时有时无。再看其脸庞有如僵尸般惨白无任何血丝,眼窝深深凹陷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以往的清秀消失不见,样子恐怖的骇人。

    贝海燕不忍心在看下去,将头转到一边偷偷掉着眼泪,只不过那眼泪一离开脸颊便化为了冰晶。就连一直主持贝家大局的贝海城,老眼中都有些朦胧,难以控制住心中悲痛。其手掌握上对方有些干枯的手,将自身强大气力传输过去为其驱赶寒气。

    木子看了一眼便离开了,去管理其余贝家人。他心情极为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周博。

    面对这一切的贝贝却未掉一滴泪,她的眼神已经木然了。死死的抱着已不到百斤的周博,用身体为对方取暖。

    “这样不行的,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地。否则就算我一直为他输送气力,他也经受不住此处低温。”贝海城毕竟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很快便控制住了自身情绪,提醒道。

    “是呀,这儿太冷了,周博会受不了的,我这就使用大地回春。”贝贝有些愣愣的道,精神都有些混乱了。

    “主人,你望啦,能量甲便有维持恒温的功效,只要再次开启阑珊的能量甲,男主人就不会被寒气侵蚀。”这时水软的声音再次传入贝贝脑海之中。

    “哦,哦,对呀,那你能帮他开启能量甲吗?”听到水软的声音,贝贝这才清醒了一些。

    “应该可以,阑珊因为竭力维持能量甲而导致能量供应中断,能量甲又被击碎,内部系统遭到破坏才自动关机了。只要将它重起,也许它会听你的命令开启能量甲。”

    “好”贝贝立马按到开关键上,将阑珊再次开启。

    “主人,水软可帮助阑珊尽快修复内部被破坏的系统,使其尽快开启。要不要执行修复功能。”水软的声音再次提示道。

    “执行”

    随即,好像普通手表的水软发出一道蓝光照在阑珊之上。紧接着阑珊冒出了一个个虚拟显示屏,上面复杂的鱼骨文急速跳动,在进行着各种修复工作。

    时间不长阑珊重启完成,又恢复了原来状态,只是内部能量只剩三分之二了,消耗甚大。

    “阑珊,开启防护功能保护你的主人,注意要维持在人体最适温度。”贝贝对其出声道。

    “是,女主人。主人准许执行您的指令,阑珊马上开启。”阑珊的声音传开后,周博身上再次凝聚出了能量甲。

    当周博准备拼死一搏时,担心自己会死掉,导致无人将月球的秘密交给海洋人,便给阑珊下达了听从贝贝的指令。因此后者才能指挥它开启防御功能,否则除了周博本人无人能指挥阑珊。

    “家……家主,不……不好了。我们被困在这了,周围植物被冰封,我们根本出不了这个冰盖儿。”这时四处寻找出路的少卫等人回来报告道。

    这些极为不弱的五六介气修者此时竟是上下牙打架,嘴唇发紫,被冻的话都说不利索。可见其温度有多低,绝对在零下三四十度。

    “木子,背上周博我们一起去看看。”贝海城没时间问那手表与能量甲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办法离开此地救周博才最为重要。其实他有太多的疑问,比如为什么两人会飞,那把蓝色的古怪枪又是怎么回事,周博的笛子怎会有如此威力等等,只是事情有轻重之分,这些以后自然会慢慢搞清楚。

    “不,我自己来背。”贝贝很不放心将周博交给别人,亲自背起骨瘦如柴的他,并拔出了那只还极为冰凉的笛子。

    众人来到魔林封天边缘,望着那由密密麻麻各种植物形成的防护圈,心中再次生出无力感。经历过毒泉岭那次追击的少卫们不禁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木子。想想当时木子利用神藤蔓形成的大茧,再看看此招魔林封天,一个有如小孩手里的玩具,另一个则是如参天大厦,完全不是一个阶层。

    本来已被植物完全封锁的路便不容易通过,现在又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简直如铜墙铁壁般让人望而生畏。

    “每一处都是如此吗?”贝海城望着那几乎连为一体的冰墙暗暗皱眉道。

    “嗯,任何地方都一样。本来我们打算取出车子里的油用火烤,可是油也已经被冻成坚冰了。”木子很是无奈的道。同时将眼神再次瞄向贝贝身上的周博,心中很难接受这一切竟是这不起眼的人一手造成。可事实却不得不让他承认自身功力在其面前已是完全不够看。

    “没办法,只能来硬的了,把刀给我。”贝海城深吸口气无奈道。

    随后从一名少卫手中接过长刀,九介气力灌注双臂狠狠砍向冰墙。冰墙虽然极为坚固但在九介强者的全力劈砍下,还是被砍掉了大块冰层。里面被冰冻的植物有如冰中彩画般,无任何连带力,冰裂它们也便跟着裂开了。

    “没用的,这层冰墙大概有四五十米厚如此砍下去,砍一天也未必能打通。”贝贝的灵识散发而开,便探知了周围一切。

    “那怎么办?你有更好的方法吗?”贝海城停下来回头问道。

    “这个……我的异能耗尽了,如果还有异能的话,定能破开这冰墙。”贝贝面色有些暗淡的道。

    “你尽快恢复异能吧,我们先用这笨方法,双管齐下。”说完贝海城继续挥刀砍冰墙。不管最终能否将其打通,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做的话,他内心会感到很对不起周博。对方危在旦夕他们却干坐着无能为力,换做是谁良心都过不去。

    家主亲自动手了,其他人也不可能干站着,众人开始轮流劈砍,一寸寸一米一米的向外推进。干的热火朝天,精神头倍增,竟是感觉不到周边寒冷了。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尽快打通冰墙,离开这里抢救周博。

    在众人不惜体内气力,全力开凿之下,推进速度竟是比预想的要快很多。两三个小时后,众人硬是开凿了近二十米,但此时除了贝家主与贝海燕外其他人气力已是接近枯竭,再不敢动用,否则将连抵抗寒气的能力都没有了。

    然而正在这时,冰墙的另一头也出现了开凿之声。并传来微弱的喊话,只是冰墙太厚,已贝海城的功力都无法听清。

    “是天爷爷。”贝贝勉强展开一丝笑容道。同时其心神涌出向贝海天传递出信息,将此边情况告知了对方。

    接下来,内部的贝家人重新点燃了希望之火,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开凿起来。外面的贝海天收到贝贝的信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九介气力完全爆发,带领几位长老全力出手,已最快速度解救里面的人。

    贝贝也终于轻轻的放下了周博,来到开凿的最前端,将刚刚恢复一些的异能力全部调动出来,使用了小型大地波动,将通道前方冰层全部震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