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们所有人合力能否与之对抗?”周博面色凝重的再次问道。

    “不能,内功层次的高手完全不是气功境可比拟的。如果拼尽全力力量唯一有能力与内功境高搜一较高下的只有女主人,但她是土系异能者,正好被对方克制,即使拼命也未必能拦下木属性忍术攻击。”阑珊无任何情绪波动的声音,听周博却是泛起惊涛巨浪。

    “哎……”周博长叹一声心中嘟囔道:“看来还得我出手呀,但愿此次战斗结束后我还能活下来。”

    “主人,你真的打算要这么做吗?那样你很可能会死的。阑珊不同意主人的决定,你还有海洋人的重要任务在身,不能死在这里。”

    “如果我不这样做,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结果还不都一样。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将情况告诉贝贝,相信她会想办法会将你送还给海洋人的。”周博心中低沉道。其心意已决,不会因为阑珊的话而有所改变。

    阑珊也只是个智脑,根本无法改变主人的想法,最多提出些意见而已。并且周博说的这些也确实是现在解决困境的唯一方法。

    “贝爷爷,你将贝家所有人都聚集到这里来吧。如果离得太远,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们都会死。”周博深吸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道。

    “我也感觉到了,那木忍即将施展强大忍术。可即使我们将众人都聚集过来也未必能抵抗的住,还要分心保护他们,这样……”贝海城以为他要聚集所有人的力量进行抵抗,有些不同意道。

    “爷爷,相信我。”周博没多废话,坚定的说了如此一句。

    “好吧,木子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对于周博的信任贝海城心中是极深的,虽不知对方到底有什么打算,他还是给予支持。

    “贝贝,土魂决中的春暖大地这一招你学会没有?”周博转而又问向贝贝,土魂决是他传给对方的,他虽未修炼但对其内部招式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嗯,略微习练过,但那招没什么攻击性,所以未太用心,不过已我现在强大的精神力施展出来不成问题。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难道此招能对付木忍?”贝贝很是不解的道。这招用来辅助木子异能最为合适,也正因此她才略微习练了一番,可要用于对方木属性忍者,只会起反作用。

    “能用就好,一会儿众人聚集过来后,你施展大地守护将所有人护住,然后在全力施展春暖大地维持内部温度就可以了。”周博淡淡的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贝贝听到对方给她安排的这些并非用于攻击,而是为了保护众人,心中有一丝不安升腾,不知是何原因。

    “听我的就是了,一定要维持正常温度,否则所有人都会死。”周博并不做任何解释,只是一直在强调温度。

    这时赶回来的木子突然插话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你刚破掉对方分身幻影的能力很让人佩服。我有一招异能叫做春回复苏,也可使得气温温和。我会帮贝贝的,你不要有回顾之忧,全力出手吧,真的很好奇你会如何打败那发狂的两位忍者。”

    “谢谢你,如此我便更放心了。好,人都到齐了,你们赶快准备吧。估计对方的忍术也要施展出来了。”周博丢下如此一句,身体有些摇晃的走到众人前方一段距离。

    “周博……”

    “老婆,听话,按我说的做,一切都会过去的。”周博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如此对贝贝称呼,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亲密的叫对方了。他好想在那句称呼后再加三个字。可是他不敢,怕那样贝贝会发现端倪。

    然而,听到这句能无形中告诉众人他们两者关系的称呼,却并未让她产生丝毫喜悦,因为内心的强烈不安让她总觉得即将发生极不好之事,但又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贝贝,你……他……”听到那句老婆木子有些傻眼了。

    “你什么你,赶紧准备。”贝贝心中烦躁,对木子没好语气道。随即手中开始结法印,施展出大地之守护与春暖大地,将众人护在一个巨大淡黄色防御罩中。

    木子狠狠看了一眼前方的周博,刚刚生出的敬佩之意瞬间烟消云散。但他并非不明事理之人,该做的还是要做,春回复苏也快速施展了出来。

    此时的贝海城与贝海燕却是露出了欣慰笑容,这两个他们最为看重的孩子,总算走到了一起,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定了。

    对面的木忍在这一刻已将忍法完成,随即一声长啸,双眼之中绿芒闪动,一股异常强大波动四散而开,天地都为之变换。紧接着周围百米植物疯长起来,整片丛林真的开始暴‘动。

    草叶长到十几米长,树木拔起三四十丈,将整片天空掩盖,无人能再逃出这里。大地之守护内的贝家众人傻眼了,惊骇之色随之攀爬而上。这已经不是人的力量,是属于大自然的力量,人如何与之对抗。

    那漫天植物已将百米范围完全封锁,化为一片植物的海洋,他们这小小的防御之地与之对比,有如大象与蚂蚁般,是那么的渺小。众人被深深的无力感袭遍全身,眼神中的恐惧诉说着内心的绝望。

    “这……还是人可以操纵的吗?”

    “死定了,我们死定了。”

    “忍者怎么会如此变态。”

    “别吵,我们不一定会死。周博还在外面呢,他肯定有应对之法。”贝贝大吼一声压下内心不安,望着那道有些消瘦的身影道。

    那道身影有些虚弱,甚至连站立都略显摇晃,但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他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也会顽强顶住,绝不会让后面的人伤到分毫。

    “这个木忍是怎么了,为何会如此拼命?魔林封天,听说这是忍者的禁忌之术,需要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才可施展,她难道不想活了。周博,你真有办法吗?这几乎不是人所能抵抗的了。”

    贝海城看着被绿色侵染的天地,连他这个九介顶峰强者都开始感到绝望。因为他曾在贝家珍密古籍中看到过,在上古时代,曾有十几位内功境强者被困于此招之内,硬是无一人逃离出来。其中可是有着七八层内功境的绝顶高手,可想而知魔林封天有多恐怖。

    当然,那时发出此招的是位地忍,还在大忍之上的超级忍者。用处此招后,他本人生命力枯竭也随之步了黄泉,可谓是同归于尽。

    此时不知木忍在发什么疯,竟借助土忍查克拉使用出如此禁术,难道自己也不想活了吗?

    对于这些周博虽然并不了解,但他可清楚的知道漫天植物攻击下来会是何等恐怖。因此更加确定不得不使用最后的杀手锏了。

    此时的他依旧不稳的站在原地,身体开始不规则颤抖,脸色一阵潮红一阵苍白,好像在竭力控制着什么。

    “主人你不可以动用它,那样你真的会死的。”阑珊的声音在其脑海再次劝说道。

    “我也不想动用化天紫竹笛,但既然用哪个都是死,倒不如在生命最后一刻发挥一下本命法宝的威力。紫竹一出,万物臣服。贝贝大地女神的身份不管用,我紫竹笛中的紫竹之力必能降服所有植物。”

    他又何尝不知道动用化天紫竹笛必死无疑,只要太极心中的太极阴阳阵失去本命灵宝的镇压,两大神之血脉力量瞬间便会使得阵法爆炸,直接进心脏炸为粉碎,绝不会再有任何活命机会。

    但不动用它就要动用寒音玉笛,他本来是打算用体内精血激发寒音玉笛内寒气的。但现在精血尽失,那还微微带有一丝神之血脉的普通血很难彻底激发出玉笛内寒气。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清楚玉笛中的寒气到底能发挥到何种程度,更无法确信一定能盖过如此远超他想象的恐怖忍术。

    如果他不顾一切将所有血液中的血脉之力抽取出来,近一切力量施展寒音玉笛,其结果也是一死。既然都是死,为何不用更为强大保险的化天紫竹笛呢。

    正在周博打算强行动用本命灵宝之时,贝贝的灵识发现了他的举动,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老公,我爱你。但是你一定要活着,如果你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而且会立刻自杀。”

    贝贝知道化天紫竹笛的秘密,更清楚那是周博现在决不能动用的强大武器。灵识发现对方体内本命灵宝异动,瞬间她便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强烈不安。但她不知该如何阻止,只好用自杀来威胁对方,但这也是她的真心话。如果周博死了,她独活于世间也没什么意思,只会承担无边的思念之痛而已。

    听到此话周博身体猛然一阵,回头望着贝贝神情的眼神,内心开始强烈犹豫起来。

    “主人,为了女主人,你应该放弃自杀行为。如果使用寒音玉笛的话还有存活的希望,一旦动用化天紫竹笛,将必死无疑。”阑珊不失时机的再次劝说道。

    “可我如果再抽取血液中的血脉之力,将会对自身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到时就算能活下来也会功力尽失,甚至全身瘫痪成为一个废人。难道你想让她一辈子伺候一个连手指都动不了的废人吗?”

    周博内心急剧挣扎,不知该如何决定。一项有主见的他现在好想有人能给他个答案,因而不自主的便向此时能唯一与他分担心事的阑珊争辩起来。人在争辩时,往往能看清内心真实想法。

    “对不起,此问题我无法回答,但阑珊原来的主人,海蓝星公主曾经说过,人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公主死之前都为自己的复活做了准备,主人又何必轻言放弃呢。只要你活着,已海洋人的高科技肯定能将主人治好的。”

    “是呀,连死去的公主都认为海洋人能将她复活,只要我能活下来还有什么是治不好的。”周博心中暗想道,随之清醒过来,放弃了动用本命灵宝。

    并向贝贝露出一副自认为灿烂的笑容道:“放心吧,我是违命者,哪可能轻易死去,天都无法亡我。”

    而后,周博转回头再次望向木忍,眼神中闪现出极度疯狂之意,对阑珊下达指令道:“启动剥离之光,抽取血液中的所有血脉之力。”

    “是”手表智脑随即发出一阵强烈蓝光将周博包裹,开始抽取血脉之力。

    “贝贝,怎么回事?”贝海城一脸迷惑,但他察觉到了刚才那一瞬间的生死离别之情。

    “他刚才打算用自杀行为解救我们,不过现在放弃了。可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他在强行抽取自身血脉之力。”贝贝极为心疼的道。

    “他在抽取自己的神之血脉吗?他是如何解决那两大血脉冲突的?抽取一种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吧,也许是好事,以后就不会再起冲突了。”贝海燕一连串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燕奶奶这些我一时间和你们说不清楚,有些东西也不能告诉你们,必须他自己来说,但情况并非你们想的那样。他已有方法将两大血脉融合,但融合的那滴血脉已在我体内,他本身的两滴精血又给了他一只宠物。现在的他已是精血尽失,再强行将血液中的血脉之力抽干的话,很可能会身体枯竭而死。”

    说到最后贝贝已是以泪洗面,她恨,恨大地女神为什么只苏醒了记忆而不是命格。如果命格苏醒哪还用周博去拼命,她一个威压散出所有植物都得听她号令,木忍根本无法控制。

    “那快阻止他呀。”此话是木子说的。此时的他再没任何嫉妒与敌视心理。对方不顾生死的气节已彻底使他无地自容,只凭之一点便绝对配的上贝贝,他已放弃了在于之竞争。

    “阻止!阻止了他,谁能阻止那位木忍,大家都会死。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他的,执意降落下来。那些忍着的目标是我们,是周博手中的太神图,如果我们飞走也许能将其引开,你们也不用与之对战。都怪我,都怪我总是不听他的话,都……”

    贝贝痛苦的用力狠砸自己脑袋,砸的两条马尾辫都披散了下来。

    “贝贝,贝贝,别怪自己了。哎……但愿他能度过这一劫吧,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希望你都能不离不弃。”贝海燕一声长叹,将贝贝阻止下来道。她没想到两人刚走到一起,便要成为一对苦命鸳鸯,与自身经历是那么的不谋而合。

    “丫头,放心吧,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一定会救活他。就算拉下这张老脸去跪求大哥,跪求那些隐世的太上长老也在所不惜。”贝海城沧桑的眼神中透漏着无比坚定。

    “对,我贝家还有至宝,一定能救他。二哥我陪你一起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