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当刀锋离他不到二十厘米时,其手中玉笛横扫,将两仪长老逼的暂退,随即左手在身上一抹,借身体旋转之力将两把飞刀甩向张任。一把直取对方握刀手腕,一把目标心脏。

    此时张任离周博也就一米多远,即使猜到对方要使用飞刀,也极难闪开。然,在他身在半空无处着力就要命丧单场之时,一柄长剑挡住了他下劈的刀锋,后者借助反震之力旋转后翻,才避开了要害,但其肋下与手腕还是多了两条口子。

    周博也因那把长剑拦挡脱离了刀口,并借机跳出两仪阵外。于此同时贝贝被商长老抓住机会,震掉了手中软剑,并一棍扫将了过去。贝贝立刻利用缩地成寸闪开,但还是稍晚了一点,长棍擦着她的衣服而过,将其身上的大地之守护尽数打散,贝贝受其影响被震退了出去。

    双方分散开来,谨慎对峙着。周博来到贝贝身边轻声问道:“怎么样?”

    “没事,只是被棍风扫了一下而已。”贝贝柔了下小肚子道。

    “怎么样?”商长老看了一眼张任问出同样的话。

    “没事,小伤而已死不了。”张任无所谓的道。

    “他那只笛子很是古怪不好对付。”

    “他所习练的武学也极为奇妙,我们必须得小心。”两位两仪长老一人一句道。

    “没想到贝家竟出了如此两个妖孽,必须得拿出些压箱底功夫才能收拾他们两个。我们绝不能栽在他们手中,传出去还如何做人。”商长老脸色极为阴沉的道。

    “对,一定要将其杀了,否则日后必将成为一大患。”那位女长老极为狠辣的道。

    “嗯,准备全力出手吧,两仪长老你们两个缠住那小丫头,我先将周博解决掉。那丫头身法极快,也只有你们能缠住她。”商长老吩咐道。

    “嗯,就这么办。”

    他们这边商量对策,周博与贝贝同样也在计划着如何将对方解决掉。当四人正准备再次冲来之时,贝贝一双白净如玉的小手狠狠拍在地面,漂亮的大眼睛中闪着金光,低声道:“天外飞石之流星飞雨。”

    随其声落,贝贝周围十米内比拳头小的石头全部漂浮了起来。四人为之一惊,搞不明白对方怎会有如此大的能量,使得上千多的石头漂浮起来。

    以贝贝八强异能按理说是没办法修炼天外飞石这一招的,但因三叶魂草使得她心神极为缜密,勉强可用出此招。可也极为吃力,所以她不会一直让石头飘着无下一步动作。只见她闪着金光的眼睛死盯着张家四人,缓缓站起身形,小手猛然一挥。空中石头顿时有如离玄之箭般,飞射向对面四人。

    四人脸色瞬变,顾不得刚才的计划,纷纷闪避着迎面而来带着极强杀伤力的石头。

    其中商长老便搞不懂对方怎会有如此多的异能绝技,在黑界异能绝技无比珍贵,是很难买到的,他也只获得了三种而已,大地沉寂便是其一还没什么攻击性,还有一招是大地盾棍。面对漫天飞石他便是用出了此招,长棍在其身前两侧舞出两个交叉圆,在大地能量的停待下,形成一个三角型盾牌将其保护在了夹角之内。石头飞临盾棍都被敲碎而去。

    两仪长老面对流星飞雨,却并未在联手防御,而是各自分开不惜消耗气力用处极为神秘飘渺变换莫测的两仪步。此步伐活动范围极小,算是步法更像是身法。施展出来身体犹如不倒翁般,飘飘忽忽连连晃动,晃出道道虚影,将飞来的石头用各种违反大地引力的姿势闪过,竟也未受到任何伤害。

    然,张任却无法做到如此这般轻松了。四人之中他功力最低,并在刚刚大战中受伤。面对漫天飞石攻击,一把长刀如何都无法将其全部挡下,时不时便会被砸中,轻则麻木酸肿,重则骨折皮开肉绽,苦不堪言。

    一旁的周博看到如此情况可不会只看热闹而不痛打落水狗。只见他手腕一翻多出两把飞刀,后甩出随着小石头飞了过去,目标正是张任。

    后者抵挡众多石头便已很是不易哪还会注意到周博偷袭,直到飞刀已临近,刀尖闪出寒光才使得他发现。但此时再躲已经晚了,想挥刀将其挡开,却发现以他的挥刀速度已是来不及。心中暗叹一声,他闭眼准备受死。这时侧面一道劲风划过,将飞刀掉落而去。

    又是在关键时刻两仪长老之一,一脚踢飞迎面而来的石头,将张任面前的飞刀打掉了。然,这一次他却并未真正救下对方,因为周博早有预谋,打出的是双子连环刀,紧跟其后还有一把。第一把被打落,第二把却狠狠的钉在了张任胸膛之上。

    “张任……”两仪长老齐齐悲吼一声。他们刚一分心,马上便有石块落到身上,吓的再不敢有其他举动,专心闪避。

    “快带他走。我来断后。此两人出乎意料的强大,先避其锋芒再说。”商长老缓缓移动身形,挡在张任前面道。

    “不,你们走,我来断后。我的伤势自己最清楚,已经活不了了。到不如大放一下光彩,没准还能拉姓周的小子垫背。”张任眼中凌厉与疯狂之色攀爬而出,随即不知从哪掏出一个短小精致不像注射器的注射器,义无反顾的插进自己手臂,将内部青绿色药液注入体内。

    “张任你……”

    “不要说了,快走。反正我也活不了,倒不如为你们争取点时间。拜托各位长老一定要将太神图带回去,这是我们张家的未来呀。”张任视死如归的道,随即身体内传来一阵撕裂之痛,血管中青绿之色闪现,张任咬牙硬挺着。三未长老看到这些也未再多说什么,暗叹一声小心防备着飞石向后退走。

    “想跑,没那么容易。”周博见对方要跑,冷冷一笑。手掌翻飞将道道寒芒打出,一共四道分取四人,每道寒芒两把飞刀,都是成连环之势。

    然这次却并未收到想象中的效果,飞刀临近之时,张任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全身散发出气力,用身体硬是将所有飞刀挡了下来。周博充满气力的强近飞刀,竟连他衣服都未碰到便掉落在地。

    “这怎么回事?”周博喃喃道。随后张任全身散发的气力,缓缓凝结竟在周博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凝成了气甲。

    “气甲?九介高手,难道是破介药剂?这个张任还真够狠的。”周博看清缘由不禁开始皱眉。九介高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而此时的贝贝已是满头大汗,长时间维持流星飞雨并非轻松之事。其体内异能与精神力消耗甚大,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

    “贝贝,还能坚持吗?”周博关心道。后者点点头,表示并无问题。

    “好,那在坚持一会儿,我来解决他们。”话落,周博再次拿出寒音玉笛,吹响魔音曲。

    此曲并非十分好听,反而带着阴森之意,音调像是鬼片里的配音。听的人毛骨悚然,心惊胆战,冰冷曲意中隐藏着浓烈杀气。

    这时商长老与两仪长老已经退远,退出了流星飞雨的攻击范围。三人回头再次看了一眼张任,眼中带着感激与坚定之色,迅速离开了此地。而此时的张任傲然而立,任再多飞石砸来都浑然不惧,那无形气甲硬是将所有攻击都化为徒劳之功。当他看到三位长老离开后,脸上浮现残酷笑意,竟迎着飞石一步步向周博二人走去。

    见此贝贝很是气愤,便想发动新的大招与之拼斗,却被周博眼神示意阻止了下来。随之后者笛音一转,变得凌厉高昂起来,那种锋芒毕露的气势将杀气全部散发而出。紧接着,其丹田内七介气力上涌化为纯气,顺着气道吹入寒音玉笛之中。随着气进入笛中,玉笛飘出的音波竟夹杂了一丝肉眼可见的寒气。紧接着吹奏之人精神力也扩散开来,将此些已具有攻击性的音波引向了张任。

    当后者听到笛音之时便已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那慎人的笛音竟可扰乱他的心神,使其有种无法控制体内气力的感觉。他本就未达到九介,控制如此磅礴气力很是吃力,笛音再影响更加无法分神。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音波与石头一般对着自己的身体狠狠攻击。

    让他感到庆幸的是,九介全身气力外放,竟强的变态。周身气甲硬是将所有攻击都扛了下来,使他未受到任何伤害,但却在两大冲击力下再难前进半步。

    两攻一防便如此僵持了下来,如果如此僵持下去,很可能贝贝会第一个坚持不住,她消耗的功力太多了,已是将近极限。

    然对于此种情况,周博心中虽清楚却表现的极为平淡,好像自身已深深沉醉在了笛音的高深流水之中,将其高昂之意尽情抒发,他本身则雷打不动,心如止水。

    表面如此,其实并非如此。周博是在准备,准备着必杀一击。当曲子达到最高潮,如金戈铁马厮杀而出之时,玉笛笛尾,缓缓飘出了一道白色闪着极寒之气的音刃。

    那音刃之上散发着极为恐怖波动,就连周遭空气都隐约被冻结,却又泛出圈圈涟漪,欲要破开空间般向张任缓慢飞去。那声势比之上次对付黑晶蜂王时还要强烈的多。

    这可以说是周博最强攻击了,魔音曲在寒音玉笛的增幅下,不仅加施了冰冻属性攻击,更使得音刃威力倍增。

    音刃飞出,周博的面色也随之苍白了不少,凝结如此音刃对他的消耗也是相当恐怖。但其眼神却无比尖锐,紧盯着音刃想第一时间知道它的威力。

    当音刃出现那一刻,强烈波动使得张任眼瞳紧缩,心中恐惧之意从未有过的强烈,但也只是一瞬间。他本便身受重伤是将死之人,全靠破介药剂将功力提升至九介,才可凭借强大功力强行战斗,哪还会害怕死亡,只会更加疯狂。

    只见他仰天狂吼一声,体内气力狂暴而出,竟将贝贝的飞石全部逼退了回去,同时手掌一并快速凝结出九寸气刀迎着音刃狠劈而下。

    下一刻气刀与音刃相撞,并未出现想象中的惊天爆炸,而是有如时间定格一般静止了下来。这不免让周博有些诧异,按理说音刃的攻击力度不止于此才对,它可是击败过一星级蜂王的。

    “果然不只如此……”

    望着僵持中逐渐发生的变化,周博嘴角翘起浮现出一抹笑意道。此时的贝贝抵挡下那些倒飞而回的小石头,停止了发从异能,站到周博身边随其目光望去。

    只见音刃突然大放光彩,内部寒气狂放而出,竟将张任的气刀冻结住了。不止如此,寒气还顺着气刀向上攀爬一路冰封而去。周博都没想到寒音玉笛会如此厉害,连气都可冻结。

    他意外张任更是大为吃惊,如果只是力量或者能量对拼,他还可以理解,并与之抵抗。可现在竟是完全超出常理的冰封之力,使他有种无力感。可他又不敢将气刀收回或散去,因为那音刃之上还存在着极强的前冲之力,只要他放弃抵抗,瞬间便会隔断他的喉咙。

    因而只能将体内能量疯狂注入气刀之中想阻止寒气蔓延,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寒气实在太过强大了,无论他用多少气力抵抗都毫无疑问的被冰冻。随后在张任极为恐怖的眼神中,寒气冻结了他的手臂。

    下一刻,音刃猛然一震,气刀碎裂而去,寒光闪过没入张任喉咙。没有贯穿,没有鲜血狂喷。有的只是瞬间定格,一具冰人重重倒在地上,细看的话会发现其喉咙之上有一条细小伤口。

    “死了么?”

    周博抬步慢慢走过去,望着两眼圆瞪死不瞑目,身上结了一层冰碴的张任,面色震惊而恐惧,不敢相信如此情形是他所造成的。

    一旁的贝贝同样将难以置信目光投过去,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心中情绪杂乱,微微带着本性中的害怕。如果是她面对如此攻击,同样好不到哪去,不至于冻成冰人,也是重伤后果。

    “你,你这是……”贝贝实难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攻击,已经完全超出了气修者理解范围,像异能却又不是,水系异能再强也不可能将温度降到冰冻气的程度。

    “这些短时间内也解释不清楚,以后再说。我们得赶快去追那三人,夺回太神图才最为重要。”如此凄惨杀人他还是第一次,心中很是不平静。

    “好,他们在那边。”贝贝也分得清事情轻重,放下心中疑问,玉手指向群山深处道。

    “你能感应到他们的位置?”对方已离开有一段时间,起码跑出十几里了,贝贝还能感应到,那她的感知范围得有多大,不禁让周博诧异。

    “我异能虽然耗尽,但心境不会随之变弱。而且土魂决中有一项大地感知之法,我已经基本掌握,感知范围可达到近万米方圆。”贝贝边发动气力飞奔追向张家三位长老,边对紧跟而上的周博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