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嗯……哈哈”后者好不容易止住笑,可当周博最后一句慢悠悠冒出来之时,那美得让人从心底为之震撼的笑容再次占据了她的俏脸。

    “你们……一对狗男女,都该死。”商长老抬手一指,恶狠狠的道。

    听到对方骂声,贝贝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俏脸逐渐阴冷下来,用极为平淡却蕴藏杀机的语气指着商长老道:“你,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的是你们。不过我可以送你去见上帝,上帝会原谅你们的。”商长老舞出几个棍花,一脸奸笑道。

    贝贝却不再与之废话,手中突然结出几个法印,美丽大眼睛中金光闪动,小口张开娇喝道:“重力术。”随其声落,一圈黄色能量波已她为中心扩散而开。

    当能量波扫过张家四人时,他们只感身体突然一沉,好像背了一座山一般,手脚难以抬动,就连血液都有如被灌了铅水般变得缓慢。

    “不好,这丫头是土系异能者,大家多加小心。上,先解决她。”商长老长棍一挥第一个冲向贝贝。

    后者手印再变,又一次娇喝道:“大地之守护”。下一刻,其身体周围黄色能量升腾而起,形成了蛋壳般防御罩。小手随之一挥,又是一团黄色能量飘出,打入周博体内,而后浮现出来同样形成蛋壳能量罩。

    这还不算完,贝贝手印又变,两个能量防护罩随之紧缩,竟有凝结为能量甲的预兆,但也只是微微的雏形。

    在周博神之血脉发生冲突回到别家别墅后,贝贝便一反常态开始用心修炼,每天把自己关起来苦心钻研土魂决。当周博离开后她更是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修炼异能之上。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她已是将土魂决内现阶段可修炼的功法初步掌握,其中这大地之守护与重力术便是其二。

    这一切刚刚完成张家四人便冲到近前,而且目标一致指向贝贝。周博见状脸上嬉笑瞬间隐去,体内七介功力奔腾运转,脚下踩出万相拳中的百步身法,带着浓烈杀气迎面冲去,竟要以一敌四。

    他的举动不禁使贝贝大为吃惊,就连商长老四人都很是意外。然当五人对碰到一处后,后者刚刚升起的嘲笑之意淡去了,随之变为难以置信与谨慎之色,同时更夹杂了必杀之心。

    “如此人物不可留,否则将来必成大患。”商长老心中如此想到。

    一旁的贝贝同样心里不平静,暗道:“我以为最近全心练功已经超越他,能站到他的身前为他挡下所有强敌了。可没想到才短短一个多月不见,他已强到如此地步,竟可凭一己之力与四大高手周旋。而且还是赤手空拳。”

    从表面来看周博确实很威武,在四大高手之中游走,任何攻击都不加之于身,却可逼得对方微显慌乱,如果传出去必将成为一段佳话。

    可其中情况只有他自己最为清楚,并非贝贝所看到的那般轻松。对方只是因为重力术原因暂时无法适应增加了几倍的身体重量才会如此,一旦适应重力周博立即便会出现落败之像。

    另外,他从昆仑仙域所学的万相拳,隐隐约约有克制太极之效。太极乃是以慢打快,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的功法。而万相拳则正是快慢无常,动静不定,万法可变。招式飘飘忽忽之间,好似根本无套路可循,又好像存在着万种轨迹,让人防不胜防,攻而落空。

    更让人头疼的是,周博身体每一处都可形成进攻。拳掌指,腕肘肩。脚膝腿,腰背臀。甚至连脑袋都会用来进攻,并且招式千变万化,怪异奇特。使之四人极难防御,一时之间才会出现微妙慌乱。

    但他所运用的这些只是万相拳中的第一相而已。万相拳共分五相,分别是身相,虚相,实相,法相与无相。

    所谓的身相便是单靠身体形成的各种攻击,不仅身体每一处都可发动奇妙攻击,还可形成各种模仿,身如蛇灵活柔变,腿如象踏之力沉,爪如虎凌厉锋芒,背如熊傲挺有力,肩如金刚野蛮疯狂……以身为基万物为相,奇妙多变,防不慎防。

    周博在战斗中熟练万相拳,在危险中领悟万相之真谛。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打越顺手,越打越变换莫测,在四人之间穿插游走,指东打西。打的对方心惊之于怒火更加旺盛。

    “不行,在如此下去我们将必败无疑,这传出去我们还如何面对小姐,如何面对世人。哼,该死的重力术,也该是解除的时候了。”商长老其实也是一位土系异能者,只可惜他的异能虽然强大却并无高深运用之法。面对重力术他时之间根本无法解除,因此与周博战斗只是幌子,暗中却是在分析者如何破解此术。此时终有所领悟,随即退出圈外,手点眉心略作准备后大喝道:“太极真意,心静如水,无物不加己身,大地沉寂。”

    声落,从其眉心扩展开一圈暗黄色能量,飘散空中,随后慢慢沉落大地。瞬间周遭万物皆静,有如被定格般,万尘不变。物不变、人不变,大地亦不变。竟是以太极心境引领异能解除了贝贝的重力术,并使之方圆百米土地沾染恒古气息,不会再被第二次适用重力术。

    贝贝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厉害,靠强大心境解除她土魂决的高深秘法。其实并非土魂决功法差,而是贝贝参悟时间太短,领悟太过肤浅。对方又参悟太极几十年,其对太极心境领悟之彻底,已经可以借加于其他功法之中,才会出现如此情形。

    重力术消失,四人无可束缚,下一刻发挥出真正战斗力。张任长刀寒光闪闪,八卦刀法随其身走舞动的淋漓尽致。商长老长棍所向睥睨,呼呼生风,棍法如山,力大而沉,声势极为骇人。而另外两名长老是一男一女同是用剑,每人一把二十八寸阴阳双剑,以太极之理,两仪之法互相配合,攻防之间奇妙无穷,竟是最难以对付。

    瞬间周博的优势完全消失了,面对四位高手全面发威,难以再做出任何进攻,慌乱腾纳躲闪间竟是险象环生。

    贝贝见状脸色微变,身形晃动便欲加入战圈。然,商长老现在反是有意先将周博解决掉,哪肯让她插手,大棍一晃便是将其拦了下来,对付异能者也只有同会异能的他更为合适。

    面对商长老的生猛长棍,贝贝不敢与之硬碰。虽然最近这段时间她气功已突破到七介,但与八介的商长老相比还是有不小距离。而且那长棍之上夹杂了土系异能,显得更是力沉的恐怖。但面对这些她也并非束手无策,其脑海中精神力涌动,再次将一圈金黄色能量波散入了大地。

    “臭丫头没用的,此处已被我施展了大地沉寂,不会再被你做出任何改变。”商长老嘲笑一声,长棍抡起狠砸而去,没半点怜香惜玉之情。

    黄色能量散开也确实未产生任何效果,但贝贝却在长棍的笼罩下消失了。随后甜美而带着嘲笑的声音从商长老一侧传来,“死老头,我说过要改变什么吗?不能改变才最为合适,异能的运用你还差远呢。下边好好尝尝我异能身法的厉害吧。”

    说着贝贝身形再次消失,下一刻一道寒光无声无息刺向商长老后背。后者也不是省油的灯,在贝贝消失那一刻其脚下同是一圈能量飘散而开,瞬间便捕捉道了对方身影,随之身形猛转险之又险的挡开了背后的软剑。随之回头再看向同样退开的贝贝之时,眼神之中满是惊骇与谨慎,不敢再有任何小视。

    “你这是什么身法?怎会如此快。”商长老很是好奇的问道。

    “缩地成寸,说了你这老东西也不会懂,还是好好享受一番吧。”话落贝贝抬脚再次迈出一步,下一刻其身形已是出现在对方另一侧。贝贝已是初步学会缩地成寸,十米方圆内到任何地方都只需一步,来去自如,奇快无比。有如此速度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缩地成寸!这是什么身法?”商长老心中疑惑,身体却警惕到极点,小心防备着对方偷袭。刚他已用出大地感知,勉强可捕捉到对方身影。但能看到是一回事,能不能跟上对方速度便又是一回事了。

    贝贝虽然依靠缩地成寸的速度将对方逼得只能谨慎防守,可她要想伤到对方也极为不易。速度慢并不代表出手也慢,商长老跟不上对方速度,但却可原地不动,防御对方偷袭。如此一来贝贝要想击伤经验老道,将太极真意融入棍法的商长老也并非那么简单之事了。因而两人便陷入了一攻一防的僵持之中。

    周博这边少了功力最强的商长老,让他轻松不少。张任只是六介气修者,比他功力还弱根本不成威胁。最难对付的是两仪长老,同是七介高手,可两人联合起来甚至可将八阶高手斩杀,极难对付。

    面对可完全发挥战斗力的三人,万相拳已是显得捉襟见肘,只有招架之功毫无反手之力,并处处险象环生,幸好有贝贝的大地之守护,才并未受伤。

    然,当他用出燕子八翻闪过两仪长老双剑连击之后,紧跟着张任飞扑而来长刀力劈周博脑袋,欲要将其劈成两半。

    此时,后者连续几个翻转,身子还未完全站稳,想要再次闪躲已是不可能,情急之下他将手臂高举了起来。

    “当”

    一声脆响传开,两人纷纷被震退。张任望着手中已是出现缺口的刀锋,脑中满是疑问,随之目光扫向对方。只见其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透着寒光的玉笛,张任心中不禁迷糊道:“这笛子是从哪来的,何时握到了他手上。此笛怎如此坚固,竟可蹦破我的玄罗精钢刀刀锋。”

    无比坚固的笛子正是寒音玉笛,在长刀临近头皮的那一刻从紫云戒中闪现而出,为周博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刀。

    “我本不想动用武器,是你们逼我的。接下来便承受这寒音玉笛的怒火吧。”周博面色狠辣,紧握了一下手中玉笛道。自从习武以来除了飞刀他很少动用武器,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擅长使用武器,只因寒音玉笛太过惊世骇俗,他才不想展现在世人面前。

    “哼,你以为拿把破笛子就能装高雅之人吗?这可是生死之战,不是无聊歌舞吹笙。受死吧你,黄泉路上我在送你一首冤魂曲。”两仪长老中那位女长老嘲笑一声,抖出几朵剑花向周博周身要害点来。随其另一长老也飘身而起剑花朵朵配合其进攻。

    周博却是不以为然,脸颊浮现一抹笑意,身形飘退,玉笛在手指间旋转成圆,“当当当……”将所有剑花尽数挡下。当两人一口气力用尽,需要回气之时。周博手指猛然一握,玉笛停止旋转。随即其身体旋转一周,短棍般的玉笛当长棍用,横扫而出。

    两仪长老身体一震不禁有些疑惑,因为已笛子的长度根本碰不到他们。然而当笛子扫来时,两人大惊失色,纷纷跳闪而开。结果还是被寒气扫中,胸前多了一道冻伤,同时内脏也受到了一定震荡。

    此招看似只是随意横扫,但却是极为高深的武学。此武学名为三元短棍,所谓三元是指,一扫,二分,三定。一棍扫四方,二棍分山河,三棍定天地。在那一扫之中存在着万般轨迹,练到极致将防不胜防,无可抵御,只攻敌人内脏。在加上周博向玉笛注入气力后激发了内部寒气,在笛尾形成一道极寒气流,威力更是倍增,伤人于无形。

    “两仪阵,困住他。”在一个小辈手里吃了暗亏的两仪长老,恼羞成怒体内气力急速运转,掏出两仪阵法底牌动真格的了。

    两人一左一右,将两把长剑上下翻飞,围着周博团团旋转,硬是将其困在了中央。后者虽有五星九宫星器在手,去无足够功力催动,最多使进攻略带点寒气。如果能将寒音玉笛全部威力发挥出来,可将此地化为冰天世界,一举杀掉四人,哪还会如此苦战。

    但两仪长老也难以将周博拿下,那充满寒气的笛子,让两人很是忌讳。在加上对方莫名其妙让人总感觉无妨抵挡的扫来扫去,他们也只能借助阵法神奇将其困住而已。

    三人行成僵持之势,便给了张任偷袭的机会,这小子围着三人团团转,冷不丁的便对周博砍上一刀,让后者防不胜防,即使能勉强闪开,其刀气还是消耗了不少大地之守护能量。

    如此这般将周博也渐渐打火了,他一边与两仪长老周旋,一边将心神留意着张任,打算先将这小子给解决了。

    当他将身体背对张任之时,这小子果然又挥刀扑来,周博假装没发现,等对方靠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