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你的意思是,太神图已被部队带出去,而张家还如此大费周章假装偷图,目的是为了迷惑我们的视线?”贝子奇越说心中越感无力,他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与之周旋,却是被人家演的一场戏所迷惑。

    “嗯,否则这些黑衣人也不会明知道战胜不了我们,无法逼的宗主他们回救,还依旧不肯离去。张宗的人也不会被偷袭了还有恃无恐,只是与宗主他们纠缠而不拼死突围。”周博说到此突然心中一紧,有很不好预感,眉头深深紧锁。

    “你的猜测确实能将一切说通。哎,张家何时出了如此聪慧之人,竟能摆出这般迷魂阵,看来这次我们又输了。”贝子奇突然心灰意冷道。

    “不要泄气,没到最后一刻胜负还很难说。”周博眼中狡诈之色闪现道。

    “那你觉得我们现在还能怎么办?”

    “尽一切力量调查出那批军队的位置和目的。另外,你都做了哪些安排?”周博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疯狂之意,欲要与张家那位谋略高人好好较量一番。

    “燕长老带领宗内高手在军区附近,一是准备堵截对方援军,二是收拾我所预想的第二批人。另外东北总部的高手也早已掉到张家老窝周围,如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便准备与张家全面开战。另外我还派田战与陈天胜带领一部分人密切监视着温家动向,以防他们再次插手。同时家族长老组成了强大车队,已在通往云南的各大高速上待命。如果我们的偷袭失败,使得张家人逃走,好进行追击。我料想他们会选择从云南出境。”贝子奇将自己的周密安排一一道出,听得周博大为吃惊,没想到对方竟布下了如此天罗地网。

    “大舅子的心思缜密,我不得不佩服呀。”周博从心底自叹不如道。

    “呵呵,你就别嘲笑我了,现在这一切都已是白费了。”贝子奇苦笑一声泄气道。

    “那可未必,既然张家想玩,我们就陪他玩到底。看谁能笑到最后。”周博疯狂道。

    “你打算怎么做?”贝子奇看向对方询问道。

    “首先,让车队中的长老与高手都撤走,前往宗主他们大战之地。但车队不要撤,留下功力弱者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并有意无意的暴漏自己的意图。同时让燕长老派出一部分人加入战斗,告诉宗主他们全力进攻。”

    “你想将张家那批人一举歼灭?可这点兵力好像还不够吧,让燕长老他们全部出动还有可能。”贝子奇不解道。

    “是要歼灭,但不是立刻,而是将他们的后手引出来之后。”

    “后手!什么后手?”贝子奇被说的有些糊涂。

    “虽然我不知道张家策划这次行动的是谁,但根据我的了解。此人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绝不会得到太神图便罢休,一定还策划了如何将宗主他们一网打尽。上次偷太神图便是如此,我们差点全死在毒泉岭。因此得逼他们早些现原形。另外木子的潜伏小队放弃对军区的监视,分散到战场四周密切监视周围情况,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花招。”

    “那你为什么要车队暴漏,难道是有意让对方看出我们兵力分散?叫燕长老派出一部分人,是告诉对方我们已兵力尽出,让他们误以为时机成熟?”贝子奇略加思考后心中明了道。

    “对,另外命令埋伏在张家老窝周围的人,想办法抓个高层,弄些情报出来。并秘密监视,张家如有人员调动,立刻跟踪并汇报。”

    “这些都没问题。可是如果张家真有后手,估计不会那好对付,宗主他们能将其一网打尽吗?”贝子奇担忧道。

    “不能,所有人出动估计也只能将对方拦住。”

    “那你……”贝子奇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回答。

    “目的是打乱对方所有布局,让他们摸不清更看不透我们要做什么。另外让田战他们带所有人向东急行,放弃提防温家去重庆。”周博有如下棋般统观大局,调动着每一处人马。

    “我明白了,你是想让他们误以为我们中计,然后在暗中抢太神图。可是以田战他们的实力可办不成此差事,而且你如何确定那批部队是去了重庆。”贝子奇提醒道。

    “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所以才要使他们自己暴漏出来。田战众人东行表现要急,动静要大,才能打草惊蛇,使蛇露头。”

    “高,此计高明而大胆。”贝子奇心中豁然开朗佩服道。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谁也不知道张家是不是已从部队中取走太神图,我们只能打草惊蛇一问。如果他们还未取走,肯定会大乱想办法尽快去取,如此以来我们才更容易寻找到对方位置。”周博无奈一笑道。

    “好,就依你所说的办。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找到那支部队。”贝子奇重新找回信心道。

    “嗯,那一切便交给你了,我得去休息一下,发现太神图位置后第一时间通知我。”周博无论是气力还是精神力消耗都相当大,急需调理一番,才能应对后面的不测变化。

    “好,去吧,我来具体安排。”

    “我也去。”贝贝跟上周博道。

    两人去卧室打坐恢复功力,贝子奇将一切吩咐下去,按周博的想法开始执行。此时他对后者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仅是功力方面,更重要的是才智。在没多少情报的情况下猜到张家意图,可不是简单的聪明而已,还要有相当开阔的思维以及大胆想法,这正是他所缺少的。

    入夜后,张家总部内。

    “小姐,贝家开始倾尽全力发动进攻,我们要不要……”一位紧身黑衣老者对高位上的漂亮女孩道。

    “不用,再等等。”漂亮女孩不带任何情绪道,此女孩身着紧身紫装,身材玲珑有型苗条略显丰满。尖尖下巴上的瓜子脸清秀而又不显得脸颊太过长,小巧坚挺的鼻子下两瓣薄唇轻轻抿出微微上翘嘴角,配合着狭长蕴藏勾魂媚味的狐狸眼,细柳弯眉跳动间电火花四射勾人心神。

    “可是如此下去,宗主他们会支持不住的。而且刚传来消息,贝家好像发现了我们的意图,派了一批人向东正在追张任所在的部队。”黑衣老者继续道。

    “嗯!贝子奇什么时候长进了,竟能猜出我的计谋。不过不必担心,军队也快与长老他们相遇了,只要张任脱离部队,贝家再想找可就难了。

    既然对方已猜到太神图在部队,估计分散了不少兵力,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命令忍者武士立刻进行偷袭,将贝家重要人士一举歼灭。贝子奇你注定不是我的对手,这次我要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漂亮女孩算珠般乌黑眼球在微微上翘的长睫毛忽闪间转动两下,做出如此决定。

    “是,大小姐。我的人定当将贝家杀的片甲不留。”旁边一位忍着装束看不到面部,听说不出年岁的男人道,随后走出了会议室。

    “商长老。你也通知于长老与缺长老,让他们前去接应张任。尽快接出张任拿到太神图一路北上,从东北出境贝家肯定想不到。”漂亮女孩又对黑衣老者分析道。

    “是,丽小姐,我马上去办。”商长老回答一声起身正要走,

    “等一下,那个使得我哥哥中毒身亡的周博查到没有?”漂亮女孩名为张丽,此刻她面色突然变的无比阴冷起来。

    “得到不确切消息,周博此时正在贝家别墅之中。”商长老心中暗叹一声道,原本张丽是个极为聪慧,快乐的小女孩,但当得知哥哥身死后一夜之间便成了如今这般冰冷狠辣。

    “有消息干嘛不早汇报,我不是说过只要有周博的消息立马汇报吗?”张丽站起玲珑之体厉声喝道。

    “因为消息并不确定所以才未告诉你。”其实是他根本就不想告诉张丽,不想看到本来一个充满欢笑的女孩,为了复仇而变得如此这般阴暗。

    “白家派去的那些敢死队不是在进攻别墅吗,他们没传回消息?”张丽压下心中仇恨,沉声道。

    “敢死队都已经死了,无任何消息。”

    “都死了,这么快。哼,肯定是周博那个小子干的。等这件事告一段落,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张丽带着极度仇恨冷哼一声坐回座位,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会议室内随之安静,无人敢在此刻闹出声响。

    贝家别墅

    “子奇少爷,查到了,那支部队是要q军区,现在都快到了。而且我们还得知他们是在护送一位重要人士。”李管家一脸兴奋的走进大厅道。

    “知道所护送的人叫什么吗?”贝子奇放下手中地图问道。

    “这个极为机密,我们的关系打探不出来。”

    “哦,去叫周博下来吧。情况基本和他预测的别无二致了,他的才智确实让人不得不佩服,远在我之上。”贝子奇有些嫉妒的道。

    “我说大舅子,怎么如此不自信了。其实单论智商我比你差远了,只不过从小在残酷社会混生活,才积累了大把经验,能将事情看得更透彻而已。”周博缓缓从楼上走下来道。

    “经验也是才智的一部分。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贝子奇转移话题道。

    “张家底牌出手了吗?”周博坐下后问道。

    “还没有,不过双方消耗极大,张家快支持不住了,如果现在让燕长老他们偷袭可将其一举歼灭。”双方战斗都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消耗不大才怪。

    “再等等,既然我们能看出此时是歼灭对方大好时机,那么张家肯定也会预料是歼灭贝家的大好时机。应该要出手了,现在比的就是看谁能沉得住气。另外刚才你们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看来太神图果然在部队,他们所要保护的人定是张家人,而且还会是我所熟悉的人。哎,我得亲自跑一趟了,悲催呀,注定要劳于奔命。”周博随之后仰到沙发上发牢骚。

    “好,听你的,那就再等等。你熟悉的人!你怎么确定军队所保护的人你一定认识?”贝子奇对此很是不解,他完全猜到不到会是谁,周博怎会确定熟悉。

    “其实很简单,既然他们保护的是人,那便可以推断部队不知道太神图之事。也就是说此人是在军区偷取了天神图后跟着部队出来的,而要想取太神图首先要知道图在哪,其次要对军区极为熟悉,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而张家去过军区的人基本都与我交过手。所以……我的马上出发了。”周博伸了个懒腰,捡起桌上五大少卫捡回的十二把飞刀道。

    “你一个人!张家肯定有接应,你一个人是抢不到太神图的。少卫一,二,四,五。你们随周少爷一同前去,记住一切听从他的吩咐,知道吗?”贝子奇略微思量后对身后五大少卫吩咐道。

    “是,少主。”四人大声喊道。对于听从周博的命令他们未感到任何抵触,见识过对方厉害之后,五大少卫对其是极为佩服。

    “不用了,我要是将他们四个带走,这的防御起码减弱一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还怎么当贝家女婿呀。”周博摆摆手道。

    “你自己真应付得了?不要太过于自信了。”对于才智贝子奇已不再怀疑对方,但功力方面……一个人怎可能对付一支军队。

    “放心吧,智谋也是实力的一种。而且我并非一人,田战他们不是已经跟上了吗。”说完周博便准备离开。

    “周博……”贝贝气愤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看,我就说我不会是一个人吗。”周博转回身无奈的摊手道,他本不想吵醒贝贝,准备单溜,可结果失败了,那便只能带着了。

    “你又想甩下我?”贝贝来到周博近前一把抓住对方衣领道。

    “哪可能,我正要去叫你呢。是吧,大舅子。”周博对贝子奇暗使眼色。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正事要紧,赶紧去吧。”贝子奇对两人有种无力感,趁早轰走安静点。

    路虎发动,两人全速q市杀去。

    “贝贝,别生气了。来,笑一个。”周博边驾车,边哄着一脸不高兴的贝贝。

    “哼,就知道丢下我。”后者冷哼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我哪有丢下你,这不带着你吗?”

    “你就是想丢下我。”贝贝不依不饶。

    “好好好,是我不对,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不好”

    “嗯!”周博暗缩脖子,咽了下口水,很是无奈。

    “你如果能说点好听的,没准我一高兴会原谅你。”贝贝接着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