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6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那你有更好的方法吗?”贝子奇摊手问道。

    “方法倒是有一个,只是没太大把握,只能说试试。”周博心中思量了一番道。

    “有方法干嘛不试,不行的话,我再让他尝尝刑罚的滋味。”贝子奇脸上隐藏着一抹残酷笑意道。他的双腿很可能便是张家设计车祸造成的,因为他对张家的恨极深。

    周博起身走向黑衣人,将寒音玉笛拔出来,解下对方面罩,将其塞进已被冻麻木的嘴中,防止其自杀后深深吸了口气捏起玉笛准备为对方献上一首仙乐。

    他的举动使得贝子奇兄妹二人不解的对望一眼,互相看到的是对方眼中的迷茫。

    然而,周博却未注意到两人表情,他已将所有心神完全收拢,精神力无比集中的吹响了寒音玉笛。

    当笛音梦幻般飘出之时,让人意外的是,冒着冰冷寒气的笛子所发出来的声音中却并未有半点冰冷与凄凉,而是充满飘渺与温馨,有如天籁之音般,世间难得几回闻。那是仙乐,那是充满仙境画面的神奇音乐。

    贝子奇震惊了,贝贝痴迷了,就连外边打斗的众人都意外了,不明白在如此生死攸关的时刻,什么人还会有这般心境演绎出如痴如醉的天音。这使得黑衣众人拼死之心退却了,视死如归的决心动摇了,对世间,对音乐,对一切美好的事物,尤其是对生命开始产生眷恋。

    然而他们只是因为周博的笛音还不能完美控制,被微微波及便有如此深的情绪影响。可想而知真正面对迷神仙乐的黑衣队长会是何种情形。

    他本因四肢钻心之痛以及玉笛寒气而变得异常苍白冰冷的脸颊,在迷幻之音的影响下先是显露出极度挣扎之色,之后随着音律婉转渐渐归于平静,展开痴痴傻笑。神奇音符勾起了他心底最深处已被冰冷与残酷掩盖的连他自己都快要遗忘的童年快乐。这份快乐被音律渲染,被笛声重新讲述。开始在其心中放大,缓缓变质。变得勾人心魂,变得让人无法舍弃,并欲要引导其主流思想,使之逐渐迷失在了迷神仙乐之中。

    笛音效果比周博欲想的要好,但其消耗比之他所估计的也还要大。当吹到大半之时,其脑海中精神力已是消耗殆尽。可又不能就此停下来,那将会前功尽弃,因此只能依靠顽强意志竭力榨取着灵魂中精神力。

    可这并不能使他坚持到最后一个音符,再强的意志也不行,因为那般会将他灵魂榨干。此时的周博鬓角淌汗,身体微微颤抖,已是骑虎难下。坚持下去后果得不偿失,放弃便是白忙一场,即损耗了功力还大丢面子,更重要的是,到了后半段,曲子便无法再停下来,否则将受到笛音反噬灵魂受创。

    “贝贝,我需要你的帮助。”周博心灵深处不自觉的发出如此呼唤。

    一旁的贝贝心有灵犀般身体猛然一震,美目睁开,俏脸之上沉醉之色瞬间化为担忧囔囔道,“周博在呼唤我,他有危险”。随之目光寻找到自己爱人,发现了对方异样。下一个眨眼间从原地消失,来到周博身后,修长玉手搭上对方肩膀,脑中精神力毫无保留的传递过去。

    在贝贝的帮助下,周博才险之又险的将迷神仙乐中的醉魂曲演奏完成,此时连贝贝的精神力都已消耗的所剩无几。最后一个音符于空中飘散两人长出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周博不禁感到一阵后怕,并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功力不够之时万万不能再如此冒险,险些连贝贝都搭进去了。

    “周博,你没事吧?”贝贝见周博敲打自己的脑袋,担忧道。

    “没事,只是消耗过度,有些头痛。”后者狠甩两下脑袋道。他哪是有些头痛,简直是疼痛欲裂,这便是榨取精神力的后果。

    “你以后能不能别这么冒险,明知道自己根本没那功力还逞强,你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呀?”贝贝一改刚才小鸟依人的小女人姿态,像女主人般呵斥着自己老公。

    “我错了,以后一定注意。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询问情报吧。”周博无理由辩解只好转移话题道。

    “哼,你就是不懂得珍惜自己,你回想一下,我们认识后你冒过多少次险?以后总是这样的话让我如何安心。”贝贝眼圈之中浮现泪花。

    “我的路注定一生坎坷,这你是知道的。不过我命硬的很,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说,你叫什么名字?”周博扯掉黑衣人口中黑巾问道。

    此时的黑衣人,已是心神迷失似催眠状态,算是被周博控制了,慢吞吞的道:“敢死三队一号。”

    “你没名字?”贝子奇疑惑道。

    “没有,我们只有代号。”

    “谁派你们来的?”周博见效果还不错,有问必答。心中终显一丝安慰,起码这险没白冒。但已他现在功力吹奏此醉魂曲只能控制对方一刻钟时间,因此直接问重点道。

    “主人。”

    “你主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周博不禁对如此的回答感到头疼。

    “不知道,我只知道主人姓白?”

    “姓白,难道不是张家?”贝子奇感觉情况有些乱了,一时之间摸不清头绪。

    “即使不是张家也与其脱不了关系。你们属于哪个势力?与我们有什么仇怨?”周博心中隐隐约约好像猜到了些什么。

    “白龙组,至于什么仇恨我也不清楚,只是听从命令行事。”

    “白龙组!你们组织里都是如此厉害高手吗?”虽然周博不知道什么是白龙组,但已经是敌人,先搞清对方实力至关重要。

    “不是的,我们只是注射了破介药剂,提什么了三介功力。”黑衣人慢吞吞的话却震惊了在场三人。

    “破介药剂,那是什么药?”此次问话的是贝贝。

    “是高科技药水,可以短时间内激发人体极限潜力,获得不可思议功力。”

    “有什么副作用?”如此药物不可能没副作用,因为周博才有此一问。

    “用者药效过后百分之八十会死,即使能活下来也再难恢复,成为一个废人。”

    “那你们还敢用?”周博心中一惊道。

    “我们是敢死队,来此已报必死之心。”

    “那你们袭击贝家的目的是什么?”周博见对方眼中开始出现挣扎一色,赶紧挑重点问。

    “使得贝家回救,如果贝家不回救,便抓住重要人士,或将其拖住转移敌人注意力。”

    “转移注意力!难道他们是想暗度陈仓?”贝子奇心中一紧接着问道,“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接下来张家想干什么?”

    “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张家。”

    “你们的主人是不是在军区有势力?”周博没头没脑的问出这样一句话。

    “是……啊”敢死队一号的意志力极其强大,没想到才十分钟笛音的效果便开始失效,

    “你们军区势力的人是不是在这之前去d军区?”见对方理智逐渐恢复清醒,周博快速问道。他还有很多疑问,可惜没那么多时间了。

    “啊……啊……我不知道,啊……”敢死队一号痛苦的惨叫几声,瞳孔突然聚焦盯住近前的周博道,随后狠咬钢牙咬断舌头自尽了。

    “你可得出什么结论?”贝子奇看向周博问道。

    “还不能确定,我还需要其他一些情报。贝爷爷他们不是去埋伏张家人了吗,情况怎么样?”周博虽心中以有所猜测但还不能完全确定。

    “情况……”

    “子奇少爷,敌人已全部消灭,只是未能抓到活口。”贝子奇刚想说话,突然李管家与五大少卫走进来道。

    “哦,没关系已经不需要了,把这具尸体也抬出去吧。”贝子奇挥手道。等五大少卫将尸体弄走后,他接着道,“情况不是很好,你出去那会儿我已打过电话了。对方早有所准备并且实力还很强与爷爷他们相当。奇怪的是双方打斗了一个多小时竟未出现任何伤亡。爷爷他们的目的是缠住对方,给我争取寻找他们阴谋的时间,才不会与之死拼。可张家为什么不拼死突围呢?难道与这些黑衣人的目的一样,是为了拖延时间或者拖住爷爷他们。”

    “无论他们目的为何都说明了一点,太神图肯定不在那批人身上,其目的也很有可能如你所说。”周博听后总结道。

    “这一切都说明了张家在暗度陈仓,可我们的人道现在还未发现有第二批人从军区出来呀!”贝子奇紧缩眉心道。

    “也许对方已经离开了,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别忘了他们可是请过紫眼刹心那等人物。”周博领教过紫眼刹心的厉害,更加了解对方那双神奇眼睛,才会有此猜测。

    “不会的,监视军区的是木子与宋原。丛林深处无人可毫无声息的逃过他们两人感知,尤其是木子最近异能大增,稍有风吹草动他都能发觉,所有植物都是他的眼睛。另外宋原那灵敏的鼻子也不可多让,任何一丝陌生气息都能捕捉到。有他们俩再加二十来个极为擅长隐秘侦查的高手,那可是天衣无缝。而且据我们调查,紫眼刹心受伤后便再为帮过张家。”贝子奇百分百自信的否定道。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他们根本没安排第二批人,否则为了掩护对方也会突围远离军区。”

    “你说的也有道理。”贝子奇点头道。

    “张家为什么选择现在动手呢?”周博突然很跳跃性的问出此问题。

    “因为军区刚调出一大部分兵力,防御空虚。正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什么时候的事?”周博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急问道。

    “今天下午两点,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贝子奇不解。

    “嗯,有点不合乎常理。现在才刚刚晚上八点,张家人是两个小时前从军区出来的,也就是六点。那他们什么时候进去的呢?”周博突然发觉其中有太多疑点。

    “他们是五点进去的。”贝子奇为对方提供着情报,他很想听听周博会如何分析,能得出什么不一样结论。

    “那你可知从军区出来的部队去哪了?”

    “向东走的,具体去什么地方没派人去调查,我们关注的是张家没必要去招惹部队吧。”贝子奇虽然极为聪明但毕竟年轻经验不足,脑中还只局限于象棋的斗智理念,简单的认为双方对决不会有外界第三方插足。

    “这次恐怕真要招惹一下部队了。大舅子马上想办法调查出这支军队的位置,太神图十之八九在他们手里。”周博心中已有所明了道。

    “啊,这怎么可能?军队怎么会帮他人偷国家文物?”贝子奇摇头不相信道。

    “人是有利益心的,贪婪可以使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背叛国家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他们也许并不清楚自己带出去的是文物,而是被张家利用了也不无可能。不管是什么情况,都有必要查一下这支部队?”

    “好吧,李老你去查一下那支部队的位置。现在你总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还会如此猜测了吧。”贝子奇吩咐李老去办事后,转后头问周博。

    “因为这里面可疑之处太多了,你想想军区刚派出部队三个小时他们便迫不及待的进入,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而且还是下午五点,天还大亮,根本不是偷入军区的时机。他们完全可以再等几个小时,等夜深之后再行进入,会相对安全很多,行事更加方便,可他们没有。这只是其一,其二,就算里面防御减弱,想要无声无息潜入也不是简单之事。而张家只进去了一个小时,是不是太快了点。军区有多大我想你也清楚,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潜入取到东西在潜出来。”周博起身来回走动间,有条不紊的道。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也许他们确实迫不及待,想尽快得到。也许他们将太神图藏在军区外围,并不需要太过深入。如此也可以解释你那两点疑点。”经周博如此一说,贝子奇同样发觉其中有些不对劲,但他并未顺对方思路走,而是站于对立面,如此更能清楚分析出张家意图,同时想试试周博是否能辩解过他。

    “如此说也有一定道理,但有个解释更能说明张家意图。他们之所以不敢等夜深后再动手,是怕被我们偷袭成功,夜间适合他们取太神图更适合我们埋伏偷袭。如白天动手反而有利无弊,他们本意就不是取太神图,也许根本就没进军区。白天动手即可出乎我们意料,使我们没时间做好完善埋伏准备,又不容易遭到偷袭。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现在是xz暴‘乱,军区调兵应该是西去才对,而此次却是东行,不得不让人怀疑。刚才那黑衣人也说了,他们是姓白之人派来的。我在大学时曾与一个叫白洛的人发生过冲突,他家与军区有极深关联。虽然不清楚黑衣人与白洛家是不是有关系,但可以推辞白家在军区有一定势力。现在又明显可以推断张家与白家达成了某种协议,那么此暗度陈仓之计,估计是先暗度后掩人耳目。”周博根据所知道的情报得出如此推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