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9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再吹奏一遍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这笛子还吸引不了我,我可不喜欢玉笛,脆弱的经不起一碰。除非你能拿出更为结实的笛子给我,我便答应你的条件。”周博瞄了一眼寒音玉笛,大失兴趣的道。

    “朋友可知什么是千年寒玉?”天音仙子莞尔一笑,轻声问道。

    “回姑娘,我还真不知。”

    “此笛便是用寒池底经几千年寒气滋养的白玉直接雕刻而成,此种千年寒玉坚硬无比,远胜于寒铁。更无法炼化,唯有炼器大师可用特殊手段一点点将其雕刻。此笛雕刻了十年才最终完成,绝对远超你的要求。”

    “哦,还有比寒铁坚硬的玉,既然姑娘如此成全在下,那我也赠你一句话。”周博虽不知什么是千年寒玉,但他从古籍中看到过千年寒铁,那可是仅次于紫金的坚硬之物。

    “请讲”

    “音乐的动人之处,并不在于你演绎的多么精湛,多么神乎其神,而是在于音符之中蕴含了多少感情。演奏一段音乐无论乐器好坏,只要你将心将真情,用声音的方式表达出来,那此曲必将使人潸然泪下。”周博看的出天音仙子是个为音乐而痴迷的女子,但其心中过于清冷,不带半点感情,即使琴艺在高,也不会弹出带有感情的声音。

    “你说的很对,感谢教诲。也正因此我才希望你能用此寒笛再吹奏一遍,此笛寒气内敛,从中发出的声音带着冰冷之意,如果你能用此笛吹出富有感情的曲子,我愿意答应你任何要求。”天音仙子最终毅然的说出了此种承诺。但她的意思并未说明,天音仙子的师门有一个传承规定,能吹出打动她的音乐,他便会挑帘相见,能将寒笛吹出感情她便会以身相许。

    “好,那我便试试。”周博随后接过寒音玉笛,笛子入手并未有想象中的冰凉,而是温热,使得他很是疑惑,不禁问道:“这是寒笛吗?”

    “此种千年寒玉,寒气完全内敛,触手有如暖玉,当你吹奏时便会明白。”对方的表情变化并未出乎天音仙子意料。

    周博未在说话,而是将笛子放于嘴边,开始吹奏。

    笛音响起,笛尾处竟有寒雾冒出,声音中充满凄寒之意,让听的人不自主的发抖。

    随之出现于周博脑海中的是与温情分手的画面,那凄凉之情‘欲死之心使得笛音更加阴寒催人心灵,笛子中散发的寒气随之更为强烈,有欲将整栋楼阁冰封之意。

    本就胆小的符如玉,苍白的小脸上显露恐惧之色,艰难的抬起颤抖的手拉住周博衣袖,希望对方不要再吹下去了。

    被人拉扯周博瞬间清醒过来,眼瞳之中已是赤红含泪。他随即闭眼深深吸了口气,才将那奔涌而上的极度悲伤欲死之心压下。在迷人湖经历过一次心劫后,此种情绪困扰,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太大困难之事。

    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周博已经完全恢复正常,随之便浮现出厉色死死的盯着同样脸色苍白的天音仙子质问道:“这笛子有古怪,你是不是有意要害我们,说。”

    “不是的,这笛子曾有不少人试吹过,都未出现此种情况。我也从来不知道它会发出如此威力,真的,我没骗你。”天音仙子面露惊慌,很是茫然而又惊骇的道。

    “她不像是在说话,你也不要生这么大气好吗,我好怕!”符如玉拉着周博衣袖低着头不敢看对方,弱弱的道。

    “乖,别怕,我不生气了。估计她是真的不知道。”周博拍拍对方脑袋道,同时心中暗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不是笛子原因,而是我被笛音影响自己陷进去的。没想到此笛还有如此诡异的音攻之效,好东西,好东西呀。不过我得先控制它才行,不能让它控制我。刚才我的意境有问题,也许换一种意境,会有不同效果,好,我便再试一次。

    “我真的没骗你,我真的……”当周博再看向天音仙子之时,后者赶紧再次解释道。

    “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刚才没控制好心情,差点害了大家。我能再试一次吗,这次我一定把握好自己心境。”周博打断对方,歉意的道。

    “你还想再试?”天音仙子有些诧异。

    “嗯,能在给我一次机会吗?”周博诚恳道,他现在已经喜欢上了此玉笛,很想得到它。

    “那好吧,不过你要小心。”天音仙子并未阻拦,因为之前从未有人将此笛吹的有如此这般变化。既然对方还想试,很可能已有把握,说不定还真能给他意外惊喜。

    “周博,不吹了好吗?”符如玉的大眼睛望着周博恳求道。

    “放心吧,这次我一定能吹出一段美妙音乐。”周博理了一下对方鬓角乱发,将其推开一些安慰道。

    符如玉还想再次劝说,周博已拿起笛子再次吹响了《勿相忘》。此次他压下脑海中对温情的痛,将与贝贝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回忆而起。在试探中两人有了扯不清理还乱的关系,在互相帮助中产生了超出朋友的情义,在并肩作战时都报于了以生命保护对方的决心,更是在心灵交流中建立了心心相映的直觉。无论是甜蜜还是痛苦,无论是艰难还是幸运,当周博再次回想起这些,才发觉原来贝贝早已在他心中占据了不可磨灭的位置。那是存于心中根本无法割舍的爱,爱到不知道是爱的一种爱。

    “贝贝,等我。这次我不会再错过你。”周博心中发出了如此呼喊,而此同时在遥远别墅中的贝贝突然打了个喷嚏,囔囔道:“是不是周博出事了?”

    用爱来吹奏此寒笛,与用失恋之情吹奏大不一样。那爱的甜蜜,幸福喜悦,相思牵挂都深深让人羡慕与向往,瞬间将所有寒意驱散而去,有如春风拂过寒冬逝去般,让人飘然享受,情不自禁的想投入那久违等待的温暖。

    随着笛音转变三人都缓缓闭上了双眼,二女更是张开双臂想要拥抱阳光,拥抱春天,拥抱爱情。周博用心。用情、用爱更加投入的吹奏,好像要将笛音传递出去,穿过群山,穿过长江,飘到贝贝耳朵里。

    此时的贝贝望向西边,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笑容。她为听到笛音,却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强烈思念,思念着远方的人儿,思念着那道消瘦而又无比坚强的身影。

    当最后一个音符沉落,三人还陶醉于绵绵情意中时,周博手中的寒音玉笛突然自动飘了起来,悬浮于空中散发著强烈白光,此白光并未让人感到冰冷反而极为舒服。

    三人纷纷睁开眼瞳,抬头望去。周博与符如玉一脸茫然不得其解,天音仙子却是露出惊骇之色,同时还蕴含着一丝喜悦,囔囔道:“难道他就是我一直要等的人吗,难道他注定要成为我生命中的男人嘛。”

    “天音仙子,你在那嘀咕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博听不到对方在嘀咕什么,更搞不清此情况是好是坏,只好询问。

    “这是法宝要认你为主,快向其中打入一滴精血。”天音仙子回过神来,提醒道。

    “精血!我的精血是随便用的吗?我就是想用都用不了呀,算了,给它滴普通血就不错了。”周博心中却是如此让人诧异的想到,随后咬破手指弹出一滴血打在了笛身之上。

    寒音玉笛迅速将其吸收而去,下一刻整个玉白色的笛子被染成通红,大放毫光。

    “这……”天音仙子难以置信的望着空中玉笛说不出话来。她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滴的是什么血液竟有如此威力,使得寒笛有如大补一般。

    这也难怪,周博体内即使再普通的血,也存有着一丝神之血脉之力,哪是寻常人精血可比的。寒音玉笛吸收后,必会得到不少好处。

    时间不长红色隐去,笛身又变回了原本的玉色,随之光芒也逐渐收敛。周博便感觉与其有了一丝心灵感应,下一刻心神一动,寒音玉笛便飘到了手中。

    握着玉笛周博心情大好,对着天音仙子一抱拳道:“谢了,”

    “敢问尊姓大名。”天音仙子谦谦一礼道。

    “在下周博,以后如有机会必将报答仙子曾笛之情。”得人好处周博的态度转变了不少。

    “小女子名为南宫燕,请莫要再叫仙子,我担当不起。”此时的南宫燕再无以往清高,谦虚道。在音乐上她的各方面都比周博强了不止一点半点,但要比谁的旋律更动人,她却完全不如周博用所有感情吹奏出的音符,否则后者也不可能征服寒音玉笛。

    “冒昧的问一句,你爱过吗?”

    对方很是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周博接着道:“如果你经历一次感情后,所演奏出的音乐将提升到一层高度,那时的琴声将带上灵魂,绝对会远远超越我。”

    “小女子受教了。周公子以后可否常来,与小女子饮茶奏乐,交换音律之感悟。”南宫燕略带害羞之色道,古代女子倒追男人是很难启齿的,像她这般说出此话以算是很开放了。

    “有机会可能会来,常来就不行了,因为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周博爱不释手的摆弄着玉笛道。

    “什么,你要离开?”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二女几乎同时极为意外的道。

    “你们也知道我是外来人,我来此地的事已经解决,外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呢,最近一两天我便会离开。”

    “可也不用这么急着走吧,你什么时候回来?”天音仙女情绪复杂的道。

    还没等周博有所回答,符如玉已是泪眼朦胧的拉着他的衣袖道:“带我一起走好吗?”

    “小丫头,别天真了,你们是出不去的。等我把外面的诅咒解除了,再带你出去玩啊。”周博对待符如玉完全就像对待小孩子一般。

    “我不要,我不想离开你。”符如玉也顾不得害不害羞了,直接将内心想法说了出来。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过一段时间还会回来的。我是去寻找解开诅咒的方法,否则你们永远都会被困在这里。”周博安慰一下符如玉后,对天音仙女道,“南宫燕小姐,以后如有什么困难之处,如果我在此地,尽可找我。现在我还有要事便不多留了。”

    “公子慢走,望回来之时能来此地与小女子共奏一曲。”天音仙女虽很是不舍,但也知道没有理由留下对方。

    “定当与姑娘饮茶论曲。”

    “那我们便如此约定啦。”

    “嗯,再会。”周博一抱拳道。

    “不送”天音仙子盈盈回礼。

    随后周博拉着哭哭啼啼的符如玉离开了仙音阁。

    “好了丫头,不要哭了。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好不好?”周博边为她擦泪,边哄。

    “你不走好吗?”

    “嗯……怎么回事?”周博并未理会符如玉,而是突然回头望向身后,那里传来一阵吵闹之声。

    “是姐姐,有姐姐的声音。”符如玉被周博吓了一跳,瞬间止住哭泣。这才顺其眼光观察过去,顿时便分辨出了人群中她最为熟悉的声音。

    “是如烟!那大哥也一定在。走,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周博心中一紧,瞬间一股凶煞之气散出,拉着符如玉便大步走向人群。

    “司空德,你想干什么,造反吗?”符如烟将被打伤在地的王汉扶起,转头对脸色已是刷绿的司空德厚道。

    “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呢?先是那个周博现在又是这个土包子,你是在故意羞辱我吗?你倒是说说,他们哪个比我强,你喜欢了一个又一个,还一个比一个草包,什么时候喜欢过我。我对你一忍再忍,你却变本加厉,我受够了。今天碰上了我便杀了他,让你瞧瞧你喜欢的男人有多无能。”司空德一阵咆哮,恨不得将王汉碎尸万段。

    “你敢!今天我不跟你计较,如果你再如此无礼取闹下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符如烟与其妹妹完全不同,符如玉胆小纯真的像个孩子。她却完全有大姐头的前途,有主见、火气大、出手狠辣是当之无愧的女中豪杰,绝非任人欺负之辈。

    “不客气,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今天我就跟你不客气一回。兄弟们,给我上。”此时的司空德已是疯狂的有失理智,爱之深恨之更深,尤其是对于此种不懂什么是真爱之人。

    “可是公子,那可是二小姐,我们……”

    “混账东西,我说上就给我上。但是不要伤了她,拖住就进行,给我争取时间解决那个混蛋。”司空德今天是将心狠到底了,冒着受惩处的危险也要杀了王汉。

    在主子的怒吼下,此些人不得不对符家大小姐动手。四个三星级高手一同缠上符如烟,即使她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摆脱对方,如此一来王汉便要独自面对司空德。以他连一星都不到的功力并被对方偷袭受了些内伤的情况下,在司空德手中不会走过十招。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