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如烟大小姐,你在吗?”时间不长周博敲响符如烟的房门道。

    “吱……”

    房门打开,露出了一张漂亮可爱脸庞,眸子中还残留着睡意,当看清是周博后,瞬间绽开笑容,倦意全消雀跃道:“周博,你出关啦。怎么样,太极心练成了吗?”

    “啊,练成了,血脉冲突已经解决。你是……如玉?”对方的说话方式很不像符如烟更像是符如玉。

    “对呀,我是如玉,你不是来找我的吗?”符如玉笑容瞬间消失小嘴嘟起屈丧道。

    “嗯,我找你姐姐。”周博并未在意对方表情,眼神投向房内寻找着。

    “你不用找了,刚才她已经与王汉哥一同出去了。你们怎么都找她,怎么不找我呀?”符如玉小孩子似的嫉妒道。

    “王汉来过了?”

    “是呀,他听说你在闭关,便和姐姐一起出去了。你找我姐姐什么事,难道也想叫她出去玩?”符如玉的小脸显得很是不高兴,像个被孤立没人与其玩耍的孩子。

    周博不禁莞尔一笑摸着对方脑袋像哄小孩般道:“我找她没事了,他们去哪玩了,我也带你去好不好?”

    “真的?”符如玉瞬间再次绽开笑容,表情变换之快让人悍然。

    “真的,走吧。”周博不禁心中暗道:“昆仑仙域太过安乐了,此处长大的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钩心斗角,人心隔肚皮,如果进入世俗中功力再高也只有被人利用的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古话说的真切呀,我得想办法让他们多长些心眼才能带出去。如果都像符如玉这般二十岁还孩子心性,带出去也只能成为麻烦。”

    再次与符如玉走到大街上,周博不禁小心起来,眼神不断扫视着四周警惕道:“你所说的繁华长街到底在哪呀?”

    “就在前面,不远了。”

    果然时间不长,两人来到一条极为繁华的长街,此处不仅有各种生活用品变卖,更有从天池大沼泽猎杀的妖兽皮、妖核以及采集的天才地宝等材料,甚至还有人出卖武器和丹药。

    看到这些周博瞬间来了兴趣,他此时极需要一件趁手的兵器。可又一想他都还不清楚此处的货币是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人民币。

    “如玉小姐,”

    “后面不要加小姐吗,叫人家如玉就行。”符如玉甜甜一笑道。

    “好,如玉,这里交易用的是何种货币呀?”

    “货币?”对这个词符如玉有些茫然。

    “也就是钱?”

    符如玉还是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额,老板我买这个。”周博懒得再做解释,直接拿起摊位上一枚发簪对老板道。

    “三颗五谷丹。”老板道

    “给”周博爽快的递去三颗五谷丹,此五谷丹是在炼制化天紫竹笛前,他从符如玉那要的,当时符如玉给了他一百颗,他只用了不到五十颗还留有一半。没想到便是用来交易的货币。这也难怪,民以食为天吗。五谷丹是既可储藏又便于携带的最好粮食,如果外界能有此种丹药,不管是用于军队还是用于航天都是最佳选择。

    “这个是买给我的吗?”符如玉一把夺过周博手中的簪子展开笑容道。

    “你喜欢?”

    对方点点头。

    “那就送给你了。”其实只是个极为普通的簪子,周博是想知道用什么可以交易,并没有其他用意。

    然,符如玉可不如此想,在此地送女孩儿簪子那便代表喜欢对方。因此虽然此物并不贵重,甚至很廉价,却使得她极为开心。美目中闪动着心形星星道:“谢谢,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珍惜它。”

    周博耸耸肩,并未多想,认为对方只是说说而已。他对于此丫头,很是喜欢,因为对方天真可爱,总是充满阳光欢乐,受其感染他从对方身上得到了不少快乐。但也只是喜欢,出于对妹妹的那种喜欢。

    “你能给我戴上吗?”符如玉用渴望的大眼睛望着他。

    “好,”周博接过簪子帮她插在头上道,“是这样戴吗?”

    “嗯。”符如玉低头红着小脸,害羞的轻嗯一声。

    “我们走吧。”

    “去哪?”小丫头跟上周博步伐拉着对方衣袖道。

    “找一家乐器店,或者卖笛子的兵器店。”周博眼睛四处观望着道。

    “你要买笛子?你不是有一只吗?”

    “上次那个不能用了,我想买一个更结实的当武器。”

    “走那边,那里有一家卖各种乐器。”符如玉指着左手边道。

    果然时间不长两人来到一处装饰极为古典华丽的楼阁前。

    “仙音阁,名字倒是蛮吸引人的。嗯!还有琴声,不错不错弹的很美妙。”周博一脸陶醉之相道。

    “赏者是客,还请移步舍内。”阁内传出一位女子极为动听的声音。

    “正有此意。”周博抬步走入其中。

    其后边的符如玉跟上道:“她是天音仙子,弹得一手好琴,出神入化,仙乐绝伦”

    “哦,那生意应该也不错,希望能有我想要的东西。”

    随之两人进入其中,便见周围乐器满目淋漓,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而在正前方纱帘之后,正有一神秘女子抚琴弹奏。

    “贵客可是远道而来?”极为动听引人心魂的声音从纱帘后传出。

    “正是,你怎知?”

    “因为能让域主的二小姐相随,这昆仑仙域可无几人,我又从未见过你,便断定你不是昆仑仙域之人。可对?”一曲终了,神秘女子抚平琴音道。

    “你的推测很对,但这些都不重要。我来此只想买一只笛子,不知可否给推荐一下。”周博可不想谈论自己身份,因而直入主题道。

    “来我这只为买乐器的男子你是第一个,”对方声音极为平淡清傲。

    “因为我是外来者,并不知晓你的名声。来此只为买乐器,还请见谅。”周博这话说的符如玉很是欣喜,心中暗想:“他可是我的男人,怎么会轻易对其他女子动心。

    “不知你对笛子可有什么要求?长笛还是短笛。”神秘女子显然也不想自讨没趣,轻声问道,但其语气中略显不悦。

    “中等长度吧,要求吗……越结实越好。”周博想了一下道。

    “啊!哪有你如此奇怪的要求,笛子是用来吹奏的,又不是用来打架,结不结实有太大关系吗?”神秘女子声音中终于显露了一丝诧异情绪。

    “嘿嘿,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它来防身的吗?如果太容易断那岂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周博笑嘻嘻的道,他用笛子可不只是为了吹奏,无论是魔音曲还是迷神仙乐以及三元短棍都不是为了表演,更多的是杀伤敌人,

    “对不起,我这卖的是乐器,并不是杀人利器,你走错地方了。”神秘女子听到此话极为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你刚说赏者是客,难道买着都不是客吗?”

    “赏者是尊重音乐之人,而买者未必是尊重音乐之人。我的乐器只卖给尊重音乐的人,绝不会卖给用它来杀孽的人。”神秘女子起身愤怒的道。

    “敢问怎样才叫尊重音乐呢?”周博轻笑,不以为然。

    “能演奏出美妙音乐定是尊重音乐之人。你走吧,我这不欢迎你。”神秘女子再次逐客道。

    “天音仙子,你怎么能如此说话,他可是我带来的人。”符如玉很是气愤的道。

    “我是做正当生意之人,二小姐总不能强买强卖吧。”神秘女子丝毫不与退让。

    “你……”符如玉在自己心爱之人面前大失面子,很是生气刚想说对方几句,周博将其拉住道:“如果我能吹出一段好的音乐不知算不算尊重音乐呢?”

    “这个……起码不会是亵渎音乐的人。”

    “那可否卖个我笛子呢?”

    “你要真的能吹奏出打动我音乐才行,否则一切免谈。”神秘女子极为自傲的道,她可不认为对方能吹出打动她的音乐。要知道他可是号称天音仙子,能打动她的音乐少之又少。

    “此竹笛可借我一用吗?”周博走到乐器架前拿起一只普通竹笛道。

    “借你一用便是。”天音仙子大方道,其心中却暗想:“选乐器都不知哪个好,完全是个不懂音乐之人,还妄想吹出打动我的曲子,简直是自不量力。”

    对方心中想法并非完全不对,起码周博确实不知道什么样的乐器,才算是好乐器。但他习惯使用竹笛,对竹笛最有感情,因而才有此选择。

    笛音响起,相思绕梁,倾诉离愁,细语哀伤。周博并未吹迷神仙乐,那是影响心灵之术,却并非纯净音乐。即使再美也无从赋予声音感情的灵魂,只有带着情感的音乐才是最动听的声音。因此他所吹奏的是苏可儿教的《勿相忘》。

    当他看到那份隐藏在笛子挂件中的信后,他对这首曲子的内在情义理解更为深刻,更加能体会到当时苏可儿的心情。此时再次演奏而出,感情至深比之上次完全是两个级别。

    笛音婉转忧伤间带着甜蜜思念,苦苦等待中勾画着幸福未来。声音悠远又富有回响力,空旷中蕴含着想象,勾画出一幅幅深情而又伤感的离别画面,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一旁的符如玉听得此曲,感触颇深,周博刚送她一支簪子,让她误以为对方表达了爱意。此刻一首相思之曲,使得她先是感觉到爱情的甜蜜,随之又明白了情路之中那份牵挂,整夜无眠的思念之苦。一双美目痴情的望着吹笛之人,心中情义无限升级,爱情还没开始一首曲子已让她体会了爱情道路上的悲欢离合,欲见却只能千里相望,心中期盼、等待下一刻重逢的纠结心情。好像随之走过了整条情路,使之不禁泪眼朦胧痴痴凝望而不舍。

    纱帘后的天音仙子同样心中惊颤,曲中浓浓情意点燃了他那颗高傲而冰冷的心,使之不自觉的挑帘缓缓走出。此女子一身白衣纱裙,有如仙女般纯洁清秀,再看其面部,高鼻梁樱桃朱唇,尖尖下巴有如刀削。最美的是那双不算太大却极为狭长勾人心魂的狐狸眼,在配上柳叶细弯眉,散发出浓浓魅味。

    一曲终了,余音久久不消,尤其是在二女心中永久回荡,此种旋律将终身难忘。

    “敢问天音仙子,此曲可算好音乐呢?”周博微微一笑道,顿时打破了四周依旧未沉落的相思意境。

    天音仙子娇躯微震,从曲意中回过神来,迷茫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首曲子,是否已达到了你的要求?”周博有些无奈的道。然,他心中也是触动极大,一首《勿相忘》好像又让他回到了那片小树林,回到军训时的生活,脑海中闪现着那位刁蛮而又可爱的女兵,从记忆里不断翻找着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勿相忘,真的是无法再忘记了,一首曲子让你的身影在我的记忆里永留一片位置。”周博心中不禁如此叹声道,但此情绪未曾表露出分毫。如今他的心性已经无比坚定,任何情绪都可控制自如。此处可不是他追念情思之地,不能随便放下戒心陷入毫无戒备状态,谁知下一刻会有怎样的突发事件。而且域主的二小姐还跟着他,他可不敢使对方处于危险之中。虽说这些可能都是多虑,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在无比杂乱黑暗的社会生存所练就的必备条件,否则必将被淘汰。

    “达到了,绝对达到了,你能再吹奏一次吗?”天音仙子勾魂目极为渴求的望向周博。

    “你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多了。”被凝望之人很是不爽的道,对方一再为难提要求,已经让他有些冒火。随即转身便打算拉符如玉离开。

    “丫头,你怎么哭了,不哭不哭啊。”然而在他回身之际,发现符如玉正掉着泪花凝望着他。他抬手为对方擦掉眼泪安慰道。

    而后者突然扑进他的怀里,将他紧紧的抱住,囔囔道:“我不会离开你,更不会忘记你的。”

    “好了好了,说什么傻话呢。我们走吧,去找另外卖笛子的地方。”周博轻拍对方后背,随即不留痕迹的将其推开,像安慰小妹妹一样安慰道。

    符如玉乖巧的点点头,两人便要离开。

    “请留步”天音仙子突然阻止道。

    “怎么?我们不买了还不能走吗,难道你想强买强卖?”周博头都未回,带着怒气道。

    “刚是我太失礼了,还望朋友莫怪。”天音仙子放下清高,赔礼道。

    “哈,我们进来时你赶我们走,我们想走了你又强留。这好像不只是失礼那么简单吧。说吧,你还想如何?”周博很不爽的损道,但他并未走,不是不敢,也不是走不出去。事实上他从一开始便没有离开的意思。假装生气欲走只不过是想在买笛子时有与对方讨价还价的理由。

    “我这有只完全用寒池白玉精心雕琢而成的五星乐器,寒音玉笛。如果你能用它再吹奏一遍刚才的曲子,我便将其送给你,也算是向你赔礼道歉。如何?”天音仙子拿出一只洁白完全由玉质,泛着柔柔弱光芒的十八寸短笛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