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8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哦,原来如此。 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应该就是族长的家吧?”周博指着一处朴素而又不失威武,高大而又不显奢华的标志性建筑道。

    “对,那便是部落族长的家。等会进入后你尽量不要说话,一切听我的。族长为人虽然很好,但对于部落规矩却极为严肃,从不留情,这次能不能让他放弃规矩我也没多大把握。”

    “放心吧大哥,我会注意,相信族长不会为难我们的。”周博嘴上如此说,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人家帮他。

    时间不长两人来到宽阔街道边的那栋代表性建筑前,王汉刚要抬手敲门,一旁路过的一个小伙子扛着锄头喊道:“汉哥,你可回来了,好久没看到你了,外面的世界好玩吗?”

    王汉回头望去,看到极为阳光单纯的小伙子脸上绽开笑容将其抱住道:“天阔,哈哈,好久不见,你这是去干吗,难道你已经成家了?”

    王汉之所以有如此一问,是因为看到对方拿着锄头,断定是要去下地。而在部落里有如此规定,未成家的青年少女都不能下地,早上必须在练武场练功,下午必须跟着王汉的母亲学习知识。漂亮妈妈是从外界进来的懂得东西要比他们多的多,理所当然便成部落私塾的老师。不仅是孩子就连老人都经常去听她讲课,听她讲外面世界那些的精彩故事。

    “是呀,前不久刚成家了,这不,正准备下地干活呢。你如果留在部落里也应该成家了,真羡慕你能在外面的世界闯荡。”天阔满脸崇拜的道。

    “外面的世界并非你想的那般精彩,反而处处充满了险恶,这里才是世间的极乐净土。”王汉发自感慨的说出了周博极为赞同的一句话。

    “但是你母亲讲了好多美丽的地方,和有趣的事呀。哦,对了,这位是谁呀,我怎么好像……天缘大哥,你是天缘大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天阔看向周博,以为是天缘,上前就想给他个拥抱。

    “他不是天缘,这件事以后我在给你慢慢解释,我得先去见族长,我找到他有急事。”王汉拉开周博就要进族长家。

    “汉哥,族长不在家,我刚看到他去练武场了,你去那找他吧。你真的不是天缘大哥?”天阔说完又回头看向周博不敢相信的道。

    此时的周博有些蒙了,心中暗想:“难道我很像这里一个死去的人吗?不知是好事还是麻烦。”

    “谢谢你,那我们去练武场找他。”说完,赶紧拉周博离开了。

    所谓的练武场其实就是一块非常大的空地,此时正有很多小孩以及未成家的年轻小伙子进行着各种练习。有练力气的,有打拳的,有开弓射箭的,还有比武较量的,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看的周博心里热血沸腾。

    穿过层层人群,王汉的将目光锁定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而后深吸了口气大步向其走去。

    然而这时突然有一人喊道:“汉哥,汉哥回来,汉哥回来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停止修炼,将目光投向王汉二人。周博发现有几个妙龄少女看向王汉的目光有些许异样,其心中暗想:“没想到我这个大哥在部落里的人缘还不错嘛,有这么多暗恋之人。”

    然而,随后众人看到王汉身后的周博,脸色大变表情各不相同,有惊喜,有恐惧,有不敢相信,更多的是疑惑不解。

    “那是天缘大哥吗?”

    “天缘大哥不是死在天池大沼泽中了吗,怎么……”

    “天缘,那是天缘,他竟然没死。”

    “缘哥哥,知道你死的消息人家伤心了好久,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来找人家。”

    ……

    随即一阵阵议论声传入周博之耳,让他对天缘这个人产生了不少好奇,心中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轰动力比之王汉还要强烈。

    周围的异动同样引起了老者注意,他随即转回身。当看到王汉时有些出乎意料,并显露一丝不解。而后目光转到周博身上,瞬间僵立当场,再也无法将目光移开。

    两人走到老者面前,王汉首先开口道:“族长,我找您有重要事要谈。”

    老者这才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心中暗叹了口气道:“嗯,跟我来吧。你们,没事干了吗,用心练。”族长低声说了句回头对那些孩子们厉喝道。

    两人一路跟着族长来到练武场一处安静的偏僻角落后,族长才问道:“什么事,难道交给你的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

    “不,族长,任务还未完成,刚刚有了些头绪。……我是想请您帮个忙。”王汉犹豫片刻,抬头直望这族长道。

    “什么忙你说吧,等你说完了我还有事要问你。”族长暗藏怒气道。

    “他叫周博,是我在大学最好的朋友,现在身负重伤,想请您出手施救。”王汉将周博拉到族长面前道。

    “我救与不救先搁一边,我且问你,是不是在外边呆贯了,连族内规矩都忘啦?”族长看了一眼周博,硬是压下怒火道。

    “我没忘。”

    “没忘你怎么擅自带人回来,作何解释?”族长厉声问道,但其心中却很是期盼对方能给他个合理解释。这样他便可有理由将这位长得极像他小儿子的人留下,虽然他明知道那不是他儿子,可总能在其身上看到儿子的影子。

    “族长你不觉得他很像天缘哥吗?”

    “这不能成为理由。天缘已经死了,长得再像他也不是天缘”族长转过头,眼中暗闪泪花,不愿让二人看到。

    “族长……”

    “别说了,我不可能因为他长的像我儿子,就准许他进入,更不会为他治伤。如果你没其他更有说服力的理由,那你也将面临族规的惩罚。”

    “什么?那个和我很像的天缘是族长的儿子!”周博心中暗惊,同时对族长铁面无私不讲一丝情面的态度很是无奈。

    “他与太极卷轴有关。”王汉最终极为无奈的说出了这个理由。

    “什么?你知道太极卷轴的信息。”听到此理由族长瞬间激动起来。

    然而周博却是一脸迷茫的道,“什么太极卷轴?”当话出口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笨,明显族长听到王汉的理由后已有所转机,顺着向下说才是,结果他来了句闷的。现在再挽救已经晚了,周博暗恨自己关键时吊链子。

    这时族长怒了,厉声道:“王汉,你是不是再胡乱编造理由,枉我一直信任你,你现在还如何值得信任。”

    “族长莫急,他不知道太极卷轴是有原因的,但确实与其有关。”王汉却极为平静,只是看向周博的眼神有些异样。

    “那你倒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太极卷轴已经流落外界几千年,想直接找是不可能的,根据我多年调查发现它与贝家和张家有关,最近更查到与太神图有莫大关系。而周博便是贝家最为看重的人,同时还参与了太神图的抢夺。所以我才说他与太极卷轴有关。”直到此时王汉才将心中最大秘密展现在周博面前。

    后者听到此话,心中一阵剧痛,有种被背叛、被利用之感。此时他已无心在说服族长治伤,他更为关心与王汉的兄弟之情。因此面色极为严肃的道:“大哥,难道你接近我是为了得到贝家的太神图?”

    “不是的周博,我不想得到什么太神图,我只想找回太极卷轴。相信我好吗,我对你的兄弟情义是发自内心的。你知道吗,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是外来人总受到欺负,是天缘大哥一直保护着我。当我在学校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心情极为复杂,从那时起我便暗暗发誓,无论将来的路多么艰难我都要保护你,绝不能在经第二次失去,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王汉是个豪迈之人,把感情一向埋藏于心底,能像今天这般毫无保留的说出心底之话,可见他对周博这份兄弟之情有多么重视。

    这些话已经说的周博泪眼朦胧,他何曾体会不到王汉处处在保护他,那份发自内心的守护,是清晰可见的。他并不是傻子,冷静下来一想,也能体会到对方难处。一边是部落使命一边是兄弟情义,放谁身上都难以完美处理。

    虽然周博相信王汉对他的兄弟情义是真的,但还是无比坚定的道:“你的话我信,但要我做出背叛贝家的事,绝不可能。还有,太神图与你们所说的太极卷轴到底有什么关系?”

    “太神图是开启太神宫的关键,而据我多年调查,太极卷轴应该就在太神宫之中,所以……”

    “所以你就想得到太神图?”周博心中还是有些生气,因此用质问的语气道。

    “周博,我没想过要得到太神图,我只想拿回太极卷轴。我和贝家不是敌人,甚至可以合作,我可以帮他们得到他们所想要的,而我只需拿回太极卷轴。”

    “太神图不在贝家手里,合作你也应该去找张家合作才对。”

    “你错了,据我得到的消息,太神图也不在张家人手中。”

    “那在哪?”

    “在军区。”

    “难道张家人所偷也是假的?”听道这个结果,周博心中极为诧异。

    “那倒不是,他们偷的是真的,只不过张家早便料到贝家会趁机动手,因此根本就没将真太神图带出来,而是将其藏在了军区。”

    “张家还真够狡猾的,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周博不解的是,王汉似乎了解一切事情,比贝张两家还清楚无比。

    “我离开部落的使命就是要帮昆仑仙域找回失落的太极卷轴,因此从很小的时候便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时,所以才了解的相当清楚,”

    “但据我所知,太神宫是第一届宫主所建,里面的东西应该属于太神宫,怎么又成昆仑仙域的了。”

    “太极卷轴是昆仑仙域一个叛徒将其偷走带到了外界,归根结底是属于昆仑仙域。至于那位太神宫宫主很有可能便是昆仑仙域的叛徒。”王汉如此分析道。

    “你们两个都说完了吧。”一直未说话的族长打断两人道。

    “族长,您看这个理由够吗?”王汉知道自己透漏的有些过了。但他并不想再瞒周博什么,因此是趁机故意都说出来的。

    “够,但只够他进入部落的理由。不能成为我为他疗伤的理由,除非他能答应我一件事。”族长借机提条件道。

    “还请族长明言。”周博也只好暂且放下太神图的事,先想办法解决自己的伤势。

    “你只要答应与王汉携手进入太神宫找回太极卷轴,我便尽全力为你疗伤。如何?”

    “对不起,恕我不能答应。如果贝家得到了太极卷轴又不想交给你们,我不会从他们手中夺,甚至还会保护贝家。”周博直接坚决否定道。

    “你一心为贝家着想,难道就不为自己的伤势想想吗?”族长突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我的伤,我心里有数。但要我背叛贝家万万做不到。”周博态度依旧不变。

    “性格如此倔强,再一意孤行的倔下去,你早晚会死在自己的烂脾气上。”族长的儿子天缘便是一个极为倔强之人,后因执意要去昆仑仙域拜师,独身闯天池大沼泽才死在了其中。因此他对周博的脾气很是生气,不想看到一个带有自己儿子影子的人,同样因性格而导致死亡。

    “生死自由我来绝定,天都阻挡不了我的步伐。既使族长不施救,我也可独闯天池大沼泽,就不劳您费心了。”周博不客气的道,王汉曾告诉过他,如果实在不行还可独闯沼泽地。昆仑仙域曾规定过无论是谁只要能独自闯过天池大沼泽来到昆仑仙域,便可答应他一个请求。但独闯沼泽地几乎是九死无生,凶险无比。

    王汉在一旁看着周博,虽很不想走到这一步,却未再多说什么,因为他非常了解对方性格。只要他做出的绝对,再怎么劝都无用。

    “族长,那我们便告辞了。你放心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回成都尽一切努力将太极卷轴找回来。”王汉说完,两人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你这个逆子,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你,把你身上的倔劲儿给磨平了。天阻挡不了你,我可以阻挡你。”此时的族长已是暴怒之中,说不清是对周博怒而是对他那死去的儿子怒。也许他已经把周博当成是天缘了吧。

    当年,在天缘进大沼泽之前,也与周博说过同样的话,‘生死由我定,天亦无可阻。’当时天族长虽万分担心却并未再阻拦,结果他后悔了,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将其拦下。如今听到同样的话,看着同样义无反顾而去的面孔,他不想让悲剧再次重演。更不切实际的说,是他不理智的认为这次将周博阻拦下来,便能换回自己的儿子。因此他出手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