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可是万一封印被解开了,将会对世间带来弥天大祸。”

    “那你便担当起守护幽暗神珠的重任。如果贫道没猜错的话,你对幽暗神珠也有了心灵感应,同样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它的情况吧。如有异动你第一时间阻止悲剧发生不就可以了吗。”落尘如此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对是错,可他更明白纸是包不住火的,既然幽暗神珠已出世早晚都会流入人间。即使放在他这,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总会有人查出来。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周博拿去了了心结。

    听落尘大师如此一说,周博心灵一动幽暗神珠竟缓缓飘起落入他的掌中,这让他完全放下心来一解心中郁闷,满身霸气的道:“天不让我如何做,我偏要如何做。天要亡我,我偏活给他看。一个小小的幽暗神珠怎可将我束缚,两道神之血脉也必将被我征服。”

    “施主不可偏执铸成大错才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魔共存人心,望谨慎取舍。”听到如此霸绝天地的话,落尘心中担忧再起。

    “大师放心,我绝不会危害世人,我要解救世人,带领万界脱离命运的掌控。”周博誓与天斗,却不是与世人斗。他对抗的是命运,目的是解救万众与苦海,而不是灭绝天下。

    “那贫僧便放心了,但贫僧还有一事不明。”

    “请将当面。”

    “你是如何控制幽暗神珠的,贫僧虽与其有一定感应,但绝不能如你这般控制。难道你已得到了幽暗神珠认可,成为它新的主人?”落尘有些难以相信的道,毕竟幽暗神珠乃是神物,不可能轻易认主。

    周博微微一笑,似真似假的道:“大师太看得起我了,我是控制封印才带动珠子飘过来的。我那封印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物质,在一定范围内可以控制它飘向自己而已。”

    “这倒也是,你那似物非物的封印确实神秘。好了不说这些了,还是想想该如何帮你解决那两道神之血脉吧。”落尘似乎发觉周博并不想透露关于那神秘物质的太多信息,因而转移话题道。

    对于此话题,三个女孩儿也极为关心,毕竟这关乎到她们所爱之人性命。因此各抒己见希望能找到可行之法。首先说话的便是可欣:“想办法将两种血脉融合不就可以了吗。”

    “此法难,几乎是不可能。太白血脉与太黑血脉乃是两种决然相反的血脉,要想将其融合比水火相容还要困难无数倍。”落尘当即便否决了此法。

    贝贝犹豫再三,望了一眼周博最后一咬牙道:“周博,要不你放弃一种血脉,将其一逼出体外,行吗?”

    后者微微一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放弃一种,我并非贪心之人,甚至可以传给你们其中一个。”

    然而,落尘大师却是摇摇头道:“此法是行不通的,此两种血脉已成为周施主的本命精血,放弃哪一种都会有生命危险。”

    “那该怎么办,融合又融合不了,放弃又等于放弃生命。难道只能一直压制着?”以往三个女孩儿中艾琪是最为冷静的一个,可现在也已急的没了主意。

    “也只有如此了。”

    “不是吧,落尘大师,难道就真的别无他法了吗?”如果需要一直压制的话,那周博便不能再出谷,因为只有落尘的功力才压制的住。贝贝可不想他一辈子呆在谷里。

    “施主请听贫僧讲完。并不是没有其他解决之法,只是我还需要时间准备。在此段时间里便只能一直压制。”

    “什么方法”四人几乎同时问道。

    “修炼我佛门大无相功,调理两大血脉,也许可使得不在互相冲突。但修炼此功需要一些东西,贫僧正在准备,但还未完善。”落尘没想到自己还未练成的大佛缘金丹这么快就有了主人。

    “那需要多久?”贝家正处于危难关头,他们可不能在此耽搁太久。

    “最快两个月,甚至更久,这个很难说。”落尘也是第一次炼制此丹,能不能成功都还两说。

    “那我岂不是至少两个月不能出谷。”当时他答应温霍任七天内拿回万毒珠,如果两个月不能出谷,让他如何实现诺言。况且贝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却在这与世隔绝的深谷中悠闲自在,良心怎安呀。

    “那到不必,你只要每时每刻将气注入封锁血脉之力的封印进行压制。并不在动用气功,与掌中三色毒丹便不会有事。”

    “连气都不能动用了,看来我帮不上什么忙了。”周博有些惭愧的看向贝贝。

    “到现在你还说这些,治你的伤最为要紧。要不,你就留在这儿养伤吧,我们回去就行。”贝贝爱周博极深,为了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不行,我必须回去。将这所谓的万毒珠交给温霍任,从此与温家再无瓜葛。”周博对此事极为执着。

    “我们可以帮你送过去。”艾琪也劝道。

    “此事不要再说了,既然可以离开,我是一定要回去的。艾琪,不知道你们发现幽暗神珠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株草。”周博突然想起那颗顺手踩的毒虫草,却一直未曾见到,不由得问道。

    “哦,有,在这里。”艾琪从包中取出道。

    周博接过递给落尘道:“大师,你看这东西有没有什么用。”

    落尘将其接过,眼睛放光的道:“毒虫仙草,你是从哪得到的,人世间竟还有此种神草。”

    “在毒泉下毒蛟的老窝里,当时它长在一堆毒虫之上,我以为是冬虫夏草呢,便顺手将其采了上来。它有什么神奇作用吗?”周博对其一点都不了解,应该说他对任何神秘之物都不了解,这便是半路出家的悲哀吧。

    “长在毒虫之上,那肯定便是毒虫仙草了。此等神草对于寻常人来说无任何作用,但对于用毒者来说可谓至关重要。它可以增加身体与毒素的契合度,使毒素与身体融为一体,从而更加自如的控制毒素,不至于无意中伤人。”落尘极为激动的道。

    “那是不是就可以将周博体内的三色毒丹与其融合,更好的运用了?”艾琪现在很是为周博着想。

    “那倒不是,周施主体内的毒丹早晚要除掉,根本无法与身体融合,即使不除也会慢慢消融。因为他体内的两大神之血脉是不会准许毒丹存在的,就连太黑血脉也不会准许除幽暗之毒以外的毒素出现。”落尘似乎对两大神之血脉极为了解。

    “难怪毒丹老实多了,不用压制都不再爆发,原来是怕了两大神之血脉。”周博了然。

    “那你还笑的那么开心,难道你也用毒,还是准备练什么毒功?”如此不懂礼数的当属可欣了。

    “可欣,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快向大师道歉。”贝贝训斥道。

    可欣小嘴一撇很是不服,可又不得不听贝贝的。她刚要道歉,落尘摆摆手道:“无妨,贫僧是有些兴奋过头了,看来心境还未到达平如止水呀。但贫僧绝非用毒之人,更不会练毒攻,贫僧乃是出家之人注定与毒无缘。之所以如此兴奋是因恩师坐化之时曾交给贫僧一重任,要求贫僧一定要找到解幽冥毒体的方法,然后去解救一位小女孩。十几年过去了,离那小女孩毒体发作的时间越来越近,而贫僧却一直未能找到解救之法,愧对恩师呀。突然见到毒虫仙草,总算可以解决此事才一时激动过度,让大家见笑了。”

    “大师言重了,既然大师需要此草那便送给大师吧。”周博爽快道。

    “这,贫僧怎能贪图他人之……”

    未等落尘说完,周博打断道:“大师就不要推辞了,你与我有两次救命之恩,知恩图报,您就当是让我报答您吧,这样我心里也会轻松些。”

    “是呀大师,您就别在执着了,出家人不是讲究一切随缘吗?既然周博无意中得到了此仙草,又带到了您这儿。那就说明您与此草有缘,就收下吧。”贝贝附和道,落尘大师对他们的帮助太多太多,别说一颗仙草,十棵仙草也还不清。

    “施主说的是,是贫僧执着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道完佛号落尘将毒虫仙草收了起来。

    “大师,您这儿还有上次我们吃过的果子吗?极为好吃。现在肚子正饿呢,能不能再给我们一些。”喊饿的是可欣,对人家不礼貌,竟然还敢要水果。不过却说出了另三人都不好意思说的话。

    落尘微微一笑道:“有,想吃多少有多少,我这就去给你们采。”

    他并未对可欣产生半点反感,反而极为喜欢如此直爽的女孩。

    “大师,我陪你去。”说完周博便要站起身,结果一个踉跄又坐倒在地。

    “周施主还是好好歇息吧,如今你身体极为虚弱,需要好好静养。”落尘赶紧在其体内又打入一道内力,帮其压制住有些松动的血脉丹体道。

    周博这下再不敢妄动,赶紧调动气力不停压制着。

    再次于竹屋休息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四人才离开落尘谷赶d市。一路上,在三个女孩的精心照顾下,周博的身体恢复了不少,活蹦乱跳的,从表面来看除了有些消瘦已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此次回来艾琪一直开的很慢,用了一天半时间才进d市。此时已经是七日期限中的最后一天,虽然周博灵魂内七日锁魂夺命毒已解,但他并不想食言,因此强烈要求先去温家。

    三个女孩怎么说都无用,只好顺从。但为了周博安全强烈要求于其一同去,在外边做接应。如此这般,艾琪便将车开到了温家别墅附近一处隐秘地带。

    周博在三个女孩的再三嘱托下带上幽暗神珠,独自一人下车准备结束这段刻骨铭心的最后一丝情债。

    温家的欧洲风格别墅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静,看似无任何防守,却是处处暗藏杀机。对于那些明岗暗哨周博只扫了一眼便全部了然于心,“这次暗哨好像增加了不少,难道温家出了什么事?不会是贝老爷子向温家逼要解药了吧。”随后,他连晃几下脑袋将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大步走向别墅门口。

    “站住,这里是私人别墅区,闲杂人等不准靠近。”在周博离大门口还有十米多时,警卫便将其喊停了。

    “这么小心,难道温家真的出事了?”周博脑袋里想法乱七八糟,嘴巴却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随口道:“我很像是闲杂人等吗?去告诉温霍任,就说我周博回来了,他会很想见我。”

    “我管你是谁,我们家主有要事在身不便相见,你走吧。”警卫连通报都懒得去,直接不客气的回绝了。

    上来就吃闭门羹,周博心里感觉很是不爽。正想上去教训一下不懂礼数的警卫,突然想起自己不能动用气力,身体又还在虚弱期,更加感觉不爽了。

    在他正无计可施不知该任何进入之时,警卫手中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传来一个极为冰冷女人的声音:带他进来,他是家主所等的人。

    警卫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看了一眼周博,后者摊摊手微微一笑,表情写满了得意二字。

    “走吧”警卫无奈的道。其实这怪不得他如此对待客人,只因周博穿的实在破烂。看着从落尘那借来的粗布破衣,换谁都以为是臭要饭的,更不要说这种见惯了有钱人的警卫。

    跟着警卫再次进入温家别墅,首先遇到的是一位身材高挑,麦色肌肤,面容极为冰冷看似二十多岁却绝非二十的大美女。

    “这里没你事了,出去吧。”警卫走后,冰冷美女转头又对周博道:“我带你去密室。”

    后者不置可否的一笑,随后跟了上去,并有意无意的问道:“戒备森严了不少呀,难道温家遇上了什么麻烦?”

    “不该问的少问,否则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那冰冷中隐藏的杀机,让背后的周博暗缩脖子,闭口不敢再多言。

    然,在进入密室之时周博突然敏觉的感到旁边密室之中有他所熟悉之人,不由的脚下一顿,眼神望了过去。

    “怎么了?还不赶快进去。”冰冷美女的语气将周博瞬间来回现实,但那一瞬间的感觉已让他察觉出对方身份。

    “张家两大长老。温霍任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否则我不介意同归于尽。”周博心中发狠,面色冰冷的推门而入。而后冰冷美女将门带上离开了。

    坐于主位的温霍任,手一伸道:“周博,但愿你能给我带来好消息,请坐。”

    “坐就不必了,东西已经到手,给你便是。”说完周博将幽暗神珠丢了过去。

    温霍任伸手接过,一脸的惊喜,难以置信的道:“是万毒珠,一点都没错,你竟然真的得到了,太让人意外难以相信了。”

    “如假包换,绝对是万毒珠。”周博嘴上如此说心中却暗道:给你一颗完全被封印的珠子,看你能有什么用。你如果妄想解开封印,那就别怪我为了世人再行夺回来。珠子我已经给到,至于以后你能不能保得住那就另当别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