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右肩”

    落尘大师轻轻拨开周博上衣,果然看到两个牙洞,在翻起后肩同样还有两个。伤口黑乎乎的却并未流血,其右半边身子又是紫黑色,如不留意的话还真难发现。

    “这是什么?”落尘大师从伤口内抽出一截藤蔓问道。

    “这是……鸡血藤,没错这是一截藤蔓,怎么会在他身体里。”贝贝细细观察了一下才将其辨认出来。

    随后他们从另外三处伤口里同样拔出了一截一截断藤,而随着断藤被拔掉,其伤口处紫黑色血液流出,鲜肉在其断口处蠕动,仅仅一分钟在四人完全震惊的短暂时间里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连个伤疤都没有。

    “大师,你是不是在他伤口处抹了地灵玉卵金色药粉?”贝贝未看到落尘下药,可愈合情况又与用过地灵玉卵极为相似,才有此一问。

    “没有,地灵玉卵已被贫僧用光正在配置另一种药物。据贫僧观察此伤口应该是牙洞,就算是地灵玉卵也不可能在一分钟之内愈合如此之深的牙洞,肯定另有原因。”就连游历天下多年的落尘大师都被震惊,不知其解了。

    “肯定是那鸡血藤血在作怪,鸡血藤便可直接快速长出藤蔓,也许使得周博也有了同种能力。大师你还是想想办法先让他醒过来吧,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了解情况呀。”艾琪一言点醒梦中人。几人在这乱猜半天也得不出个准确结论,不如问一下当事人,一切了然。

    “嗯,也对。不过要想使他醒过来必须先控制住两种血液冲突,已贫僧的修为应该可以办到,但需要贝贝你相助。”

    “我?我该怎么做?”贝贝大感意外,她没想到自身微薄功力还能帮上落尘大师。但她并未多废话,直接了当的问该如何做。救周博要紧,此时她心中只有这般一个念头。

    “一会儿贫僧会将强大内力注入周博体内,你我二人心神同时进入,一人指挥一半力量分别控制他左右身体内的血液,使得两两不在争斗。”落尘心神力量强大,可要控制一人体内所有血液还要不使之互相冲突,同时不能影响整个循环,那便极为吃力了。因此他需要贝贝这样一个同样心神强大之人,帮他控制。至于控制所需要的力量,落尘的内力绝对够用。

    “好,我试一试。”贝贝其实还未突破到顺然合人境,但与周博两次灵魂交流已有所领悟,尤其是第二次她几乎看清了对方身体内每一处。因此让她去控制一半血液应该不难。

    落尘与贝贝纷纷盘膝而坐在周博左右两边,单手伸出抵于后者肩膀上,而后双双合眼,报守归一,合力施救。

    落尘大师所输入周博体内的是比之气更进一层的内力,此等内力比之气更加灵活多变。贝贝还是第一次使用,用起来极为不顺手。落尘大师精心教了她片刻才使之慢慢熟悉,两人这才真正分头去控制两种不同血液。

    贝贝处于周博左边,所要控制的是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金色解毒宝血。而落尘处于患者右边,所要控制的便是有些麻烦的鸡血藤之血。两人控制内力先缓慢流遍周博全身为其梳理经脉,而后纷纷冲入人体中线,已绝强内力强行将处于互相侵略中的两种血液分开,再各自控制。

    也多亏周博已今非昔比,不但经脉宽大坚韧,就连身体强度都异于常人,更有极强恢复能力才可承受比之气强大无数倍的内力。即便如此,经脉各处传来的撕裂之痛还是将他从昏迷之中刺激而醒。

    他刚一醒来便收到了落尘的心灵传音:“周博,赶紧配合我们先想办法将体内的两大神血控制住。”

    周博神智逐渐清明,这才想起昏迷之前的情形,他赶紧放出精神力感知体内。这一看之下,简直让他头大。两种无比神奇的血液,他全部得到,反成了灾难。此两种血液谁都不服谁,各自想占据更多的地盘已显示自己权威。争斗不休的同时不断壮大自己,吸取着周博的气以及肉体精华。在如此继续下去,后果将是活活被吸干,化为灰烬,为世间留下两股药力非凡的神奇之血。

    周博可无心做出如此壮举,扫视着在两人控制下还拼命冲撞的两大血脉,他向落尘大师回应了一句:“大师,劳烦您坚持一会,我与贝贝合力先将金色解毒血控制住再来帮您。”后,灵魂深处精神力全部涌现出来,与贝贝心神再次融合,后者瞬间便明白了周博的想法。

    接下来贝贝负责将血液中的白金色血脉之力抽离出来,周博负责将抽离的血脉之力压缩重新归于心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约半个小时后,在其心脏左心房内出现了一颗白色犯有金光的珠子,珠子被落尘大师的内力狠狠压制,暂时未定了下来。

    而站于三人一旁的可欣与艾琪,看到周博左半边身体逐渐恢复正常之色,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沉落下来,微微松了口气。而后将目光转向他的右半边,只见那里依旧是紫黑之色。

    “贝贝,你退出去休息一会吧,接下来交给我和落尘大师。”明白对方心意的贝贝,也为多言,缓缓收拢心神与精神力退出了周博的身体。

    单比心灵力量三人中贝贝最弱,她完全是依靠异能才有比二人略强的精神力和与大地的感知能力。如不是吸收了一叶三叶魂草,她连抽取一种血脉之力的能力都没有,即便如此也有些力不从心,心神消耗巨大果断的退了出来。

    而后,周博与落尘重施故技,将鸡血藤的血脉之力抽离出来凝成一棵紫黑色珠子,压制在了右心房之中。两人这才纷纷收功长出了一口气。

    再看此时的周博有如大病一场,人消瘦了一圈,无比憔悴。看的三个女孩极为心疼,贝贝甚至在偷偷的抹眼泪。

    落尘大师也是长叹一声道:“阿弥陀佛,周施主总算逃过一劫。可如此抽出血脉之力并非长久之计,只能是治标不治本。我的内力也压制不了它们太长时间,不知施主有何打算?”

    “这个我也很清楚。能想出如此方法,只因之前金色解毒宝血便是盘踞于心脏之中,只有当我中毒或三色毒丹发作时它才会融入血液,进行解毒压制,以前也没这般浓郁,极为温顺。可当鸡血藤之血融入之后,刚开始还好好的,不知怎么的便互相不和弄成了现在这般摸样。当时见你们在极力压制,我才想到了抽离的方法,我想它们应该是两种血脉吧,将血脉抽离后血液也就恢复正常了。”周博整理了一下思路有些无奈的道,但他并未屈丧。在吸收鸡血藤之时,他便抱着能出去便可的希望,现在已经活着出来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说的没错,你体内却是形成了两种罕见的血脉。金色解毒血正逐渐脱变成太白金星的太白血脉,这是在情理之中的,只是你才得到金血几日便开始脱变大大出乎贫僧意料。至于鸡血藤之血,虽是奇特但也不至于变异成太幽暗星的太黑血脉呀!其中缘由贫僧一时也难以想的明白。”落尘大师对于周博体内血脉变化也是疑惑重重。

    “太白血脉与太黑血脉?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一旁的可欣囔囔道。

    “这是太古时代的神之血脉,只要得到其中一种,便可有成仙成神的潜质,前途无量。此两种血脉自从太古消失无踪后便再未出现过,本来周施主的金色宝血就算纯化万年也未必会脱变,可不知何原因竟使得他同时得到了两种神之血脉,是福是祸很难说呀。阿弥陀佛。”落尘大师道一声佛号,想施予援手,却已是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无奈而叹,暗道一切随缘。

    “难道是你本身便有这两种血脉,只是偶然被激发了出来,就像我的异能一样?”贝贝突然想都此种可能。

    “应该不是,如果是本身就有,便不会发成冲突。”落尘大师摇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因为万毒珠。当时我取万毒珠之时,一股极为诡异幽暗的毒性能量侵入我的身体,那时我并未在意,以为两种神奇之血已将其逼出了体外。可没想到却引发鸡血藤之血变异,更使得金色解毒血脱变。当我冲出毒泉后便觉得体内异常,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周博将整个过程仔细回忆思考了一番得出如此结论。

    “万毒珠?什么万毒珠,怎么会有如此奇效?”落尘大师一头雾水。

    而后周博便将取万毒珠之事,以及在毒泉内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与此同时艾琪也从背包中将万毒珠取了出来递给落尘大师道:“这珠子平平常常没什么奇特,我拿在手里也没事吗。”

    落尘大师接过珠子道:“你没事是因为珠子上已加了一道封印。”

    “是我加的,此珠子的毒性极为诡异,为以防万一才将其封住。”周博从旁解释道。

    “此封印似能量又似物质,极为精密。周施主让人惊讶的地方还真不少。”

    “呵呵,大师说笑了,还劳烦大师将万毒珠给我一下。封锁的能量快要消耗光了,我再行封一次,不然,让此毒散出来可就麻烦了。”周博苦笑一声道,他现在哪有什么惊讶,最大的惊讶都变成了一场笑话,两大万年难见的神之血脉他都得到了,结果却是贪多吃不下。

    “无妨,有贫僧在不会出事的。贫僧正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珠子竟能引发血脉变异。”

    既然大师都如此说了,周博也不好在多说什么,提醒三个女孩倍加小心,暗中调动天神气准备随时出手。

    “开”落尘高喝一身,内力涌出将整个珠子包裹,硬是冲破了周博的天神气封锁。在封锁消散的瞬间,天神气回收。紧跟其后万毒珠爆射出一股股幽黑之光,欲要将天地吞噬。

    落尘大师双手舞动,大量内力破体而出,硬是将黑光阻挡了下来。但那毒之能量还是腐蚀的内力吱吱作响。

    “这……这是幽暗毒光,此乃幽暗神珠。周博,快用你的封印,我们两个合力将其封住。”当落尘大师认出是幽暗神珠之时,脸色大变,惊恐万分。立即全力出手并要求周博配合。

    “大师,我的封印需要精神力维持,可我的精神力已经没多少了。”周博边施展天神气进行封锁边道。

    “你施展你的封印便可,能施展多少道就施展多少道。至于能量维持,贫僧自有办法。”话落落尘双手结出道道手印打入幽暗神珠之中。幽黑毒光渐渐收敛被逼回珠体内,紧接着周博与落尘的封印一道道也跟着进入其中,由里而外共下了十四道封印,里面九道。落尘手印一变将九道封印排列成九宫环形阵法,层层封印。外面五道被其用五行之法连接串通,能量流转生生不息。

    对于这些周博看不懂更不得而知,他所看见的是落尘极为慎重的连续打了一个小时的手印,将内力消耗一空才停下来。而他自己下了四道天神气封印,精神力便消耗一空。天神气近乎用掉了一半,这让他大为可惜。看落尘的架势是不可能让他再取回天神气的,辛辛苦苦在迷人湖的所得又化为乌有。

    “大师,这……”三个女孩儿看傻眼了,包括周博,从开始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满脑子都是疑问。

    落尘大师先是长长出了口气,表情极为严肃慎重的道:“你们所说的万毒珠是极为恐怖的幽暗神珠。这乃是远古神物,据说是幽暗毒王的至宝幽暗神杖上的珠子,奇毒无比并可发出幽暗死亡光线。幸好此珠内部已经破损并有远古大神的重重封印,所散发出的力量并不是很强,我们才能将其再度封印。否则人间将化为万劫地狱,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没想到我取来的是如此危险之物,这让我如何能交到温家手中。难道是天意,让我永远无法再斩断最后一丝情线。也罢,反正我生死已是又难定。”周博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堕落情绪。

    “别太消极了,世间万事一切随缘。你如果不解除此处心结,对以后修炼将会有极大阻碍。你便将珠子交给你要交的人吧,了却心中那份悲痛。珠子里面已有贫僧封印,如有异动贫僧会第一时间知道,定会出谷阻止灾难发生。再者说已我二人种下的封印世间能解除的人也为数不多。”落尘大师十分看好周博,并不想因一分牵扯而葬送了他大好前途,因此冒险要将幽暗神珠流落世间。同时期盼着周博早日斩断情爱,度入佛门,他好收其为徒,传授大无相佛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