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他便来到了万毒珠旁,望着那发出幽暗黑光的珠子,周博心中突然百感交集。历经千辛万苦,只为这么一颗珠子,而且还是让他放下那段刻骨情恋之物。一时间不知自己是对还是错,不知道这颗珠子交到温霍任手中会不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哎,祸福难断,我亦无罪。将来之事后人定,我只求心安。从此之后,我与温家再无任何瓜葛,情尽缘灭一切归于过眼云烟。”周博感叹一句,伸手将珠子取了下来。

    当万毒珠入手之时,一股幽暗极为诡异之毒,顺其手臂往身体里钻。那甚至已经不能单单称之为毒,它已经超出了物质范畴,应该叫做毒之能量。这股能量使他有种熟悉之感,好像曾遇到过。

    “哦,对。是那条毒蛟头上凸角所激发出的能量柱,难怪毒蛟会有此等诡异攻击原来是吸收的万毒珠能量呀,我怎么说他不能连续使用凸角呢,只怕是每用一次都要重新吸收万毒珠能量吧。”

    周博心中想着这些,并未担心入侵的毒之能量,因为金色宝血与鸡血藤血已合力将其逼了出去,随后他又用天神气将万毒珠整个包裹封锁住,并留了足够精神力维持着对其封锁,再无危险。

    然,在周博刚做完这些,正打算离开时,从地底深处传来阵阵轰隆声,紧跟着放万毒珠的圆锥型石柱整个炸裂开来,一股股炽热岩浆奔腾而出。

    周博暗叫不好,踩碎一块向他砸来的石头,借其反作用力急速向外冲去。紧跟其后,大量气泡涌现,水压巨增,水流带着他向外冲的更快。

    幸好平直的通道冲出来后是个极大洞穴,给了他不少缓冲余地,否则肯定被岩壁撞个七荤八素。一眼望去很明显便能看到明亮出口,周博直冲而上,有如乘坐在火箭上一般,仅仅几秒钟猛然冲出水面,飞向天空。竟然冲起近百米之高,可想此次压力有多大,如是平常人只这压力便已将其活活压碎。

    半空中,周博低头下望,只见整个毒泉湖都暴‘动了,几十米高的水柱一个个接连冲出水面,好似将要火上爆发一般。

    “看来真的要火山爆发了,难怪那毒蛟不敢将万毒珠藏到自己老窝去,原来珠子一被取走便会引来如此灾难呀。啊……”

    周博嘟囔完才发觉自己正向下掉,近百米的高度摔下去,结果除了死没第二种可能。

    “周博……”三十几里外的贝贝等人突然感觉到毒泉异动,神情紧缩,纷纷将头望了过来。却发现周博很不雅的再次飞入了半空之中。这次冲的更高,脱的也更干净,除了左手的毒虫草,右手的万毒珠,再无其他异物。可三个女孩无一人将眼神移开,也无一人有丝毫害羞之色,不是被周博的身材吸引了,更不是已经司空见惯。而是满脸惊恐,如此高空摔下来必死无疑。几乎同时三个美女喊出了空中人的名字。

    同样惊慌的周博寻声极目远望,竟看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但他可没心情在如此高空中欣赏万林丛中三朵花的美景,因为他马上将要摔成万朵桃花开了。

    “怎么办,怎么办?翅膀,翅膀,我需要翅膀。有了,白闪。”

    紧要关头周博突然想到了白闪,也就是天神气。随其心念一动,天神气全部涌出在其双臂上化为了两个三米多长的透明翅膀。然后他将所有气力以及精神力全部注入这两片翅膀,维持其状态以防被急速风压吹散。

    如此还真凑效了,周博双臂张开有如雄鹰般展翅滑翔,向贝贝三人方向滑去。化险为夷周博却未有半点喜悦,因为如此做消耗非常巨大,他虽可以撑到落地,但随着体内气和精神力的消耗,自身宝血和鸡血藤血竟开始不和,逐渐分立开来各占身体半边。这让他有非常不好预感,他想极力控制却无济于事。

    随着周博逐渐靠近,地面上的贝贝三人也发现了空中飞人有些不正常。本来他们正打算迎接一位从天而降的裸体天使,可飞来的却是一怪胎。只见空中之人身体颜色逐渐分明开来,左半边由黄转为金色,再由金色转为白金色,并有向纯白色转变的趋势。而右半边由红色转为紫红色,再由紫红色转为紫黑色,并有向纯黑色转变的趋势。

    三个女孩完全看傻了,搞懂他这是在搞哪门子艺术。

    在飞临三个女孩头顶不到五米处,周博体内能量消耗一空,翅膀消散而去,变回天神气回到了眉心处。随后“砰”地一声,成大字型摔落在地。

    五米高度再加地上厚厚一层枯枝烂叶,对周博来说应该并无大碍,但此时的他却已是昏迷不醒。因消耗过度,更因两种血液在体内争斗不休,越演越烈。

    看到周博趴在地上一半白金一半紫黑的身体,三个女孩泪眼朦胧。

    “怎么会弄成这样,现在怎么办?”可欣最先没了主意。

    “衣服呢,先给他穿上衣服再说。”贝贝抹掉眼泪,深吸口气,勉强稳住情绪道。

    艾琪赶紧拿来衣服,三个女孩七手八脚费了半天劲才帮一个男人穿好衣服。

    “万毒珠!他真的拿到了。”可欣拿起滚落一旁的珠子道。

    “拿到了又能如何,他都已经这样了。”贝贝故作镇静,内心却已心疼到极点。

    “这个又是什么,冬虫夏草?他从哪采的?”

    “先别管那么多了,收起来再说。”贝贝对那些一点都不再关心,她现在最为担心周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不好,快走。”突然艾琪高喊一声,就要背周博离开。

    “我来”贝贝抢先背过,气劲异能全开猛然冲了出去。紧跟其后,艾琪拉起背包也跟了上来。

    可欣还愣在原地搞不清楚状况,回头观瞧才发现毒泉湖方向,大量毒雾升腾正向此涌来。小美女面容失色惊呼一声,“我的妈呀”。甩开两条长腿紧追而去。

    奔出有近十里路,三个女孩都累得两腿打颤时终于来到停车之处,迅速钻进汽车未有一刻停留,艾琪驾车,将车开到最大限度,狂颠着向更远的地方逃窜。毒雾的蔓延速度却一直紧跟其后,如不是贝贝一直拼命发动异能开道,车子根本逃不出去。

    直到又开出近二十里毒雾才渐渐退去,三人总算长处一口气,贝贝也已达到极限,八强异能消耗一空。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是先想办法救周博,还是回成都?”开车的艾琪询问道。

    “先停下来吧,大家都需要休息,顺便查看一下周博的状况。”贝贝极为虚弱的道。

    “好”

    “他身体很虚弱,体内好像发生了某种冲突,我的气输进去无任何作用。”现在唯一还有力气的便是可欣了,可她的功力对周博却一点都帮不上忙。

    贝贝勉强撑起身体,调动出刚刚缓过来的微弱精神力,进入周博体内。她与后者有过两次灵魂交流,周博的身体对她并未有太大抵触。

    “是血液,他身体内的血出现了问题,互不相容彼此争斗。暂时不会有危险,但长时间下去不会有好事,他撑不到回成都。”贝贝得出如此结论。

    “那怎么办?都怪他非要去毒泉取什么万毒珠,现在好了,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可欣心里万分焦急却又无处发泄,只好又将责任推到了周博身上。

    “好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们得想办法救他才是当务之急。”艾琪何尝不担心,可她更为理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如今我们只能去一个地方,只有去那里周博才能有一线生机。”贝贝沉思了一下道。

    “哪?”

    “落尘谷,找落尘大师。”

    “对呀,我怎么把这位世外高人给忘了。走走走,艾琪快开车。”可欣重获希望,一脸欣喜的道。

    不用她提醒,听到落尘谷,艾琪便已经发动了车子。

    一路无话,艾琪与可欣轮班开车,贝贝极力恢复异能,下午日头将落之时几人再次来到了无量山一带。

    第二次来到落尘谷,却无第一次好运,几人被困在了天然迷阵之中。

    “怎么办?我们进不去呀。”可欣又泄气了。

    “可欣你过来,扶好周博。我来试试看能不能与落尘大师取得心灵感应。”将周博手臂交到可欣肩膀,贝贝盘膝而坐将异能与心神融入大地,希望能感应到落成大师。如今他异能大为提升,与大地的联系越加密切,感知范围也以从前的三百米变成了三千米方圆,才有此一试。

    “落尘大师,落尘大师……”贝贝不断通过大地发出心灵呼喊。

    此时的落尘老和正在用周博留下的地灵玉卵调制一种奇药,忽然心灵深处感应到冥冥之中有人在喊他,才开始他以为是老了出现的幻觉,可此种感觉怎么也挥之不去,让他无法专心调药,这才真正意识到有些不正常。

    凝神静气,心灵捕捉。“原来是从大地传来。贫僧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如此心灵力量,竟能呼应到我。”随后他盘膝而坐,心灵大开,混‘圆结地境感知范围迅速蔓延,竟达到了八百米方圆。看来此段时间落尘大师也是大有领悟呀。

    “落尘大师是你吗?”贝贝突然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心灵力量,赶紧发出心灵信息。此等对心神的运用之法贝贝学自土魂决。

    “正是贫僧,不知施主是……”落尘是世外高人,对于心神研究的更为透彻。

    “我是贝贝,前不久您见过的。我们有要事相求,现在被困于天然迷阵之中,望大师解救。”

    “贝贝!几日不见施主心神竟有这般领悟,定是得到了极大善缘。佛中弟子便讲究缘分,我们也算有缘,怎可拒之门外。施主请敞开心扉让贫僧为你指条明路吧。”落尘得知对方竟是前不久负伤偶然进入的贝贝,心中震惊不小。那时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气修者,没想到没过几日竟有了此等比他还强大的心灵力量。他也很想见见对方,希望能得知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单论心灵力量,贝贝离落尘的境界还差远呢,只因其异能与大地的亲密度无人可比,站了地理环境绝大优势,才使得落尘大师有此错觉。

    贝贝对落尘极为敬重,并无半点疑心,直接便打开了心灵。随后,落尘大师传给她一道心灵坐标,此坐标就好像一盏明灯一般照亮前方迷途之路。她起身豁然睁开眼睛,前方有如柳暗花明又一村般已是历历在目。

    “小姐,怎么样了?”见贝贝站起身形,艾琪赶紧问道。

    “走这边,落尘大师已经在等我们了。”贝贝秀手指向前方道。

    当四人再次来到竹屋之外时,落尘已出门相应,一眼望去,同样的三女一男,同样的三好一伤,只不过这次受伤之人与带队之人正好互换了一下。

    落尘大师刚要合十施礼,忽见周博半边紫黑半边白中带淡金黄的脸色,心神一震很是疑惑的道:“他这是怎么了?”

    “大师我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才来求您施救,难道您也无解救之法吗?”贝贝看到落尘大师万尘不变的微笑突然显露震惊,心里开始没底,她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了对方身上,如果一样无计可施,她可就真的别无他法了。

    “这倒不敢说,容贫僧细细查看后才能下结论。先将他扶进屋内吧,贫僧得看一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落尘双手合十平静道,但其心中却疑惑重重,他从未见过,应该说听都未听说过,会有周博此等半黑半白的身体出现。

    进屋后落尘大师将望闻问切行驶了一个遍,大体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如贝贝所说,周博体内正有两种血液互不相容,争斗不休,如此时间一长早晚会将他折磨死。这两种血液一种是金色解毒宝血,这个贫僧是知道的。谁能告诉贫僧另一种又是何种血液,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体内?”落尘大师必须搞清前因后果才好下结论。

    “这个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事情是……如此这般。”而后贝贝将他们取鸡血藤,周博一人下毒泉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落尘大师。

    “原来如此,依贫僧猜测另一种血液很可能便是鸡血藤之血,至于是如何进入他体内的,那便只有他自己清楚了。”落尘了然道。

    “很有可能。大师他身上还有伤口,请您看一下也许能发现什么?”艾琪突然道,在三个女孩为周博穿衣服时,虽然都明白情况紧急,可还是忍不住心中羞涩,闭着眼睛不敢看。结果乱摸一通却怎么也穿不上,最后艾琪才偷偷睁开双眼,帮他穿好,同时发现了其右肩的牙洞,当时没流血她也便未细看。

    “在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