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紧跟其后那条毒蛟也冲了出来,其眼瞳赤红。看来已经怒了,张嘴就是一股毒水喷射而出。周博不怕毒但也不想被其染身,脚下在岩壁借力人已向上飞爬而开。闪过毒液其身形回转之际一条白芒甩出,他开始反击了。

    白闪的速度可不是谁都能闪的开,在加上攻击迅速突然,毒蛟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打中,痛的它一阵嘶吼,翻起惊涛劲浪。

    “还没完呢,你偷袭我的伤痛我要让你加倍还回来。爆。”

    随着一声暴喝,插在毒蛟腹部的白闪爆炸开来,炸掉了一大片鳞片,鲜血淋淋惨不忍睹,随后毒蛟一声惨叫落入水中。

    “结束了吗?”周博有些气喘的囔囔道。

    他现在也已是强弓之末。要想使白闪产生爆炸效果,就必须在其中注入大量气,并用精神力配合白闪强行压住,如此一旦收回精神力,被强行挤压的气便会爆炸开来,攻击力相当可观但消耗也不小。前期在水中闭气便一直在消耗气,后硬承受毒蛟一击更是消耗巨大,两次借池底加速也是全力而为。如今他丹田中气力已是所剩无几,勉强还能使白闪再爆炸一次而已。如果这一击未能杀死毒蛟,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水面逐渐平静,水下的毒蛟一直未有任何动静。这让吊在岩壁上的周博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却又不敢下去查看,只能抓紧时间调息。

    此处空间中并无多少空气,大部分都是水气,但有总略胜于无,勉强吸到微弱的氧也有助于他恢复功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水面也已归于平静,可水下的毒蛟却一直未有任何动静。

    “难道非要我下去看看?也好,料想它受的伤不轻,早死了也有可能。嗯!这水什么时候涨高了?”

    他刚想下去却发现水位都快接触到脚了,略微深思一番,周博一脸明悟的囔囔道:“我明白了,彻底明白了。这里并非泉眼之内,也根本不是什么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没有另外的出口。这儿就好像是一个会呼吸的肺,一个吸水的肺。当地下有岩浆流出时,由于高温会蒸发出大量水汽,水汽上涌便会将水排出洞穴,后沿着洞道一直冲出水面形成喷泉。于此同时也将会伴有庞大水汽冒出形成毒雾,等岩浆冷却水又会倒灌而回。真不知这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而为,巧妙无比,不可思议呀。”

    想清一切缘由,周博举目四望,观察着周围还未被水填充满的空间。“看来差不多了,估计再有五六个小时整个空间便会被填满,到那时我在出去,不用逆流而上阻力会小很多。这段时间正好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经受毒蛟那一击其实他的胸口一直不舒服,内伤是难免的,很需要休息。可总不能如此挂着休息,因而他开始沿着岩壁攀爬,希望能找到一处落脚之地。

    “咦,那里是……洞,这里还有洞,难道我的猜测是错的,还有另外的出口?”怀着疑惑心里爬到只有一米多宽的洞穴,周博低身走了进去。

    洞壁极为平滑还有一层黏糊糊的东西,低身在里面行走很是不方便。“难道是那毒蛟的老窝,很有可能。这应该是它的藏身之地,否则毒泉爆发之时他容身何处。正好瞧瞧它的老窝是什么样,给它毁了,它想不死都难。”

    洞穴极为曲折还有很多回弯,可能毒蛟是为了抵消毒泉爆发时所产生的压力才有此创作。经过十几分钟的滑腻之路,最后总算来到一处宽阔之地。说宽阔其实也宽不到哪去,大概只有五米方圆,高度增加到两米多,不用在低身还是让周博舒服了不少。

    “哇,一览无余呀,我还当有什么宝贝呢,原来也是个穷光蛋。咦……那是,恶心呀。怎么这毒蛟还在老窝里养虫子,养就养吧,养的还是恶心的吸血毒虫。不对,这难道是……冬虫夏草?”周博突然看到一堆虫子上长出的枝桠得出如此结论。

    “冬虫夏草对于世俗来说非常之珍贵,可对于我们这些气修者来说并无大用呀。哦,不对。这些是毒虫怎可能长得出冬虫夏草此等妙药,最多只能是毒虫草。哎,不管是什么先采了再说,有总比没有好。”周博心中如此想到,随后一把将奇怪枝桠拉起塞进了藤甲之内。接下来将毒虫清理一空,盘膝而坐开始恢复功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接近三个小时之时,在混‘圆结地境的感知下,周博发觉有水流开始进入洞中。

    “看来是时候该出去了,否则如果那毒蛟还活着,在这洞中可没有任何退路。”周博收功站起身形开始向外走。

    由于毒泉水进入使得岩壁更加滑腻难走,周博费了比之进来多一倍的时间才接近洞口。此时水位已是很高,淹没了半个洞穴,这让他心中开始暗急,手脚并用半游半走想尽快离开这里。

    结果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已看到洞口,马上便可出去之时,毒蛟那颗长有凸角的蛇头伸了进来。

    “他妈的,果然还没死,这下可麻烦了。退无可退,背水一战吧。”对于此种绝境周博也预想过,并制定了相应对策,并非不能绝地逢生。

    毒蛟进入洞中发现伤自己之人竟在老窝内,怒火瞬间充染红瞳,凶性大发,极力嘶吼一声向周博扑来。

    面对火气中烧的毒蛟,周博可不敢触其锋芒,掉头便跑。由于洞穴狭小,水位又浅,周博可在岩壁处处借力,毒蛟游起来却极为不便,此消彼长之下速度竟是旗鼓相当。

    然,利用转角闪过几次喷来的毒水后,周博在一处极为笔直幽长的洞道中停了下来,这便是他选择的战场。宽不过一米二,高不过一米五的狭窄洞道,在此战斗可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地形对谁都不利。毒蛟庞大身躯失去作用,尾巴攻击完全用不上。周博连站都站不直,弯着身子面对迎面进攻根本无法躲闪。如此一来战斗便成了对攻拼防御的形式,结果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如果真能胜周博倒觉得很值,毕竟在水里的话他没有任何胜算,现在起码成五五之数。

    毒蛟紧跟而来见对方不跑了,心中大喜一口毒水喷了过去,同时蛇身不停,紧跟其后。

    对此周博早便料到,天神气化为防御屏障,在其前方封住了整个洞道,将毒水尽数挡下。于此同时第二把白闪在其掌中已注满气,当毒蛟冲进仅有五米之时,防御屏障消散白闪急速而出,直取毒蛟脑袋。

    后者已吃过此暗器之亏,心生忌讳,早便小心提防着。“卑鄙的人类,蛟爷不发威你当是吃素的吗。幽暗毒光。”毒蛟心里说话,其身体反应更快。三角形蛇头一低,两个凸角向前发出两道黑光遇白闪相撞一处。

    周博之感精神一震,白闪内部失去平衡自动爆炸开来。

    “碰”

    水花四溅,一人一蛇各自被震退。前者万万没想到怪蛇还有如此攻击,大失算计。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与之互拼消耗看谁先顶不住。之前化为屏障的天神气回到周博手中凝成白闪,气力灌注抖手腕再次飞射而出。

    刚才近三个小时的休息已使得他丹田内气力恢复了七七八八,可用出三次白闪,如用第四次那便是拼命了。

    由于爆炸点离毒蛟比较近,因此它所受波及比较大,虽天生肉体防御力强也被震的头昏眼花。当发现又一枚白闪临近时,彻底将其激火了。勉强低首再次发出两道幽暗毒光,蛇身一摆闪过白闪,急速向周博冲来。

    这次它并未将白闪击爆,不是它不想而是没那能力。幽暗毒光极为消耗能量,连发两次很是勉强,因而第二次只能将对方攻击打偏却无法阻挡下来。

    周博可不清楚这些,他认为是毒蛟灵智极高不与他硬碰了。不过他可不想让自己的气力白白浪费掉,心神一动白闪在毒蛟脑后爆炸开来,虽效果不佳也叫对方好受不到哪去。

    再次受伤彻底引发了毒蛟本质中的凶残兽性,那本就不高的灵智彻底失去理智,连连嘶吼向周博疯狂冲来。

    面对发疯的毒蛟,对面之人脸色极为凝重,而后凝重转为疯狂又转为凶残。第一枚爆炸的白闪已在其手中再次凝结,而后周博面容狡黠的激射而出直取毒蛟头颅,随即历喝道:“爆”。

    面对接二连三的白闪,毒蛟狂暴,不管不顾硬是又承受了一次,被炸的头破血流。前冲的速度却是未曾减缓多少,很快便临近周博。后者连发三个白闪,内息正处于混乱之中再想后退已是来不及。他也未想退,脚底发力竟也迎面冲了过去。

    一人一蛇短兵相见,场面凶残之极,可谓都打出了火气。空间极为狭小,下半身又在水中,周博根本无法闪避,才挥出两拳便被毒蛟一口咬住了右肩,藤甲直接被咬穿。

    尖牙入体与毒液的腐蚀性使得周博一声惨叫,险些痛昏过去。他凭着倔强意志硬是挺住,双眼却已是通红浴血,钢牙咬的咯咯直响。精神力倾巢而出从混乱丹田中强行调出一部分气力,传到左手吞吐出五寸气刃狠狠的插进了蛇身内。

    毒蛟吃疼松口,在狭窄洞道中翻滚。染得此处一片血红。周博同样灯枯油尽一屁股坐到水中,大口急喘头眼昏花已无力再战。

    毒蛟咬住他时,将他体内近一半的血吸’允而去,此时他已经严重缺血。如非已异于常人早便一命呜呼,可如不及时救治,也是危险之极。

    “狗‘娘养的,老子死也得拉着你垫背。天神气。”周博召回所有天神气想再次凝结白闪给这毒蛟最后致命一击。

    可还未等他准备完全,翻腾的毒蛟安静了下来,飘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我那一击不至于杀死它吧,会不会是在装死使诈。”周博心中犯嘀咕,不明白毒蛟怎么突然就死了。

    “难道我正好刺在了它的七寸上,把它的心脏刺爆了?我运气还真好,都不知道蛇的七寸在哪还能刺中。”

    周博最后给了自己这般一个运气类的合理解释。然,这并非毒蛟致命的根本。它之所以会死是因太贪吃,吃了不该吃的血。周博的金色宝血对于人来说是宝,但对于它这种剧毒之物来说便成了要命的毒药。宝血破坏了它身体内的所有毒液系统机能,不死才怪。

    无心在关心毒蛟的死因,周博赶紧查看自己的伤势。只见右肩之上前后各有两个大拇指粗细的牙痛还在腾腾向外冒着鲜血,他只感一阵目眩险些栽倒在地。

    “这样下去不行,我失血太多,如果得不到及时输血会死的,怎么办?没有足量的血我游都游不出此地。”此次周博真的处于了死亡边缘,一半血尽失,体内循环都难以维持。

    “这……这是,鸡血藤。”望着伤口,周博突然发现被咬断的藤蔓也同样在留着鲜红血液。

    “顾不了那么多了,既然被成为鸡血藤,想必这藤蔓中也是血液。反正都是死路一条先用它输血试试,说不定还可以活着出去。”

    现在他是有病乱投医,也可以说是死马当活马医。直接将断藤插进了牙洞内,然后盘膝而坐,调理内息,进入顺然合人境,用气将伤处血管一一梳理。而后,再将气力注入鸡血藤,就像注入松针一样,只不过这次连带着还有精神力。他控制气将藤蔓内红色液体排挤到断裂处,从而压入体内。

    刚开始极为费力,因为他已虚弱到极点完全是靠坚韧意志在坚持。可当鸡血藤内液体流进其身体时,周博只感一阵神清气爽,全身充满活力,有如焕然新生一般,那些红色血液一般的东西充满了生命力。这也难怪,那里面可是鸡血藤三分之一的本命精华,有此效果也不为过。

    随着时间流逝,周博伤势大为好转,吸收鸡血藤血也得心应手了不少。大约半个小时后,所流逝的大半血液已完全补充回来,就连伤口都愈合了不少。而鸡血藤甲却整个干枯暗淡,随后化为灰烬飘散于水中。

    周博站起身形,一把抓住那颗毒虫草向外游去。至于那条毒蛟,他已无心在理会,却因此错失了两样至宝,凸角与蛇胆。这就是经验不足,有宝贝都不知道拿。

    此时湖水已将整个洞穴淹没,离灌满已经不远了。一路顺着洞道游出,周博直奔万毒珠。没毒蛟再阻挠,使他放心不少。让其更为顺利与欣喜的是那些吸血毒虫也离得远远的,可能是体内鸡血藤血神效依旧未失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