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7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直到近二十分钟后,迷心老人才转回头道:“周博小友你过来吧,我为你编制鸡血藤甲。”

    周博并未动,而是问道:“如果我取走鸡血藤会造成什么后果?”

    “小友,你理解错了。我给你鸡血藤,只是给你藤蔓,并不是整个鸡血藤。你也只需足量的藤蔓便可。至于后果,就如人断肢一般,鸡血藤要断掉一部分精血藤蔓,对它的元气将造成极大损失,恢复起来相当困难,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迷心老人一直抚摸着那条藤蔓,说着让他无比心疼的话。

    “原来如此,难怪你一直不舍得将鸡血藤交给任何人,不是因为它的神奇,只因那份如胶似漆的感情,爱到极深处怎忍伤害。你们感情上的牵扯感动了我,鸡血藤我不要了,相信以我现在的能力即使没有它,一样可在毒泉中来去自如。”

    周博也是个极为重感情之人,无论是对人还是对物都一样。他喜欢小宠物,却从来不养,因为他怕,他怕几年,十几年后看着它们死去。因此在见到鸡血藤已有灵性又与迷心老人感情相依后,他放弃了自己残忍的伤害。

    “可是周博……”

    “贝贝相信我,我自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你以为毒泉是那么好进的吗,否则哪还轮得到你们,我早将万毒珠取走了。”迷心老人看了一眼周博道,他对后者唯一看不惯的便是对方的自大。

    “你也看到了,我有一样东西可以形成防御护罩。吸收了三叶魂草后,此护罩的防御力大为提升,我完全可以撑起护罩阻挡那些毒虫。”如今他实力大增,随之信心也是越来越强大,才敢放弃鸡血藤。

    “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自信太过了反而会引来杀身之祸。吸血毒虫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它是靠万毒珠母育而成,其毒性极为厉害,已经可以腐蚀能量元力,你那防御罩只能阻挡他们一时,要想长时间阻挡是不可能的。否则鸡血藤便不会成为取万毒珠的关键,那些气修九介高手不就可凭气力外放的气甲防御吸血毒虫。”迷心老人一言道出种种关键。

    听完此段话周博无语了,抬头望向鸡血藤,心中很是不忍。

    迷心老人也望向紫红色亭子接着道:“另外毒泉之下并非只有吸血毒虫,你要加一百二十个小心。我曾进过毒泉,在其中遇到一条极为凶猛的毒蛟,险些丧命。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下毒泉,但还是奉劝你一句,莫要贪图宝贝丧了性命。”

    “谢谢提醒,可毒泉我是一定要下的。虽有些不忍心,还是请将鸡血藤给我吧,此份情谊我当铭记于心。”

    虽说七日索命夺魂毒已解,但他不想欠温家什么。只有取得万毒珠,其心中才会放下对温情最后一丝亏欠之情。

    “但愿你能成功吧。将上衣脱了,我为你编织一件合身藤甲,不会影响你在水下的战斗力。”迷心老人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周博依言而行,脱下上衣站在了迷心老人身前。

    “闭上眼睛,不要反抗也不要动。”迷心老人提醒一句,转头对着鸡血藤道:“老兄,麻烦你了。”

    鸡血藤亭微微额首,随后从亭顶之上射出几条细长藤条将周博上身包裹。藤条没叶子有手指粗细,呈现紫红之色,上下穿插游走,有如血红毒蛇一般缠绕在一起。时间不长,周博的头再次显露出来,一件紫红藤甲便已穿在他身上。

    而后那几条藤条在于藤甲连接处开始干枯,最后断裂而开再次缩回了亭顶,紧跟着亭子一阵颤抖,叶子都枯萎了不少,不在那么有光泽。好似一条受伤极重,周身掉落大量鳞片的红龙。

    周博望着元气大伤的鸡血藤,深深鞠了一躬道;“藤兄今日之恩,周博定当铭记,他日有机会再行报答。”

    迷心老人望着鸡血藤,心里极为不好受,下逐客令道:“东西你们已经得到了,我便不再留你们,走吧。”

    “谢谢你,迷心爷爷。”贝贝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也该谢谢你们,没你们我也得不到三叶魂草。好了,多保重,但愿以后还有再见面的机会。”迷心老人摆摆手不愿再多说。

    四人深鞠一躬,也不多留,转身离去。

    “又要穿过这片林子,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出来后,来到那片迷雾森林可欣再次抱怨道。

    “这次可比上次好多了,迷心爷爷已将迷雾阵撤掉,我们可直接出去。”贝贝再次望了一眼仙境般的迷人湖道。

    “但愿鸡血藤不会有事,尽快恢复过来吧,否则我一生都将良心不安。”周博也是看向迷人湖。

    “鸡血藤不会有事的,我们还是尽快去毒泉岭,好好想想该如何对付那条毒蛟吧。”艾琪转移话题道,她不想看到周博伤心的样子。

    “好了,走吧。”……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在四人快要走出迷雾阵区域之时,周博突然警惕的喊道。

    三个女孩这才抬眼观瞧,只见不远处正有一老一少。更确切点说是一位八旬老婆婆和一位十五六岁的可爱小丫头。两人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想来在这林子中已行走了很长时间。当两人看到周博四人时,更是惊讶。其中那位年老之人道:“你们又是谁,又怎么会在此地?”

    “问题好像是我们先问的吧,怎么又反问回来了。”可欣抢先道。

    “哦,我带孙女游玩,不小心误入此地。我们只是平常的旅游者。”老婆婆镇定了一下心神平静道。

    “平常的旅游者?平常的旅游者会到这穷乡僻壤之地旅游,你哄三岁小孩呀。”周博可不相信他们的话,年过八旬还能在深山老林中穿行自如,如果说是平常人鬼都不会信。

    “喂,你怎么说话呢,奶奶说是旅游的就是旅游的,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老人旁边的十几岁小丫头指着周博刁蛮道。

    “呵呵,可欣,这小丫头有你的潜质哈,口舌都一样的伶俐。”周博一愣,对一旁的可欣笑嘻嘻道。

    “哪有”

    周博的笑容转头便消失,对着两位不速之客道:“我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来此有何目的。现在请你们马上离开。”

    “你……”

    刁蛮小丫头指着周博刚想反驳,一旁的老婆婆拦下后指着迷人湖道:“我们可以离开,还请告知你们是不是刚才那出来?”

    “是又……”可欣刚想回答,被周博瞪了一眼,后者接着道:“无可奉告,既然你们什么都不说也别想在我们这得到任何消息。”

    然而可欣前两个字已使得对方猜出答案。老婆婆极为震惊,并未理会他的警告继续追问:“你们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请你们马上离开。”此时周博的语气已很是不高兴。

    “这位小友不要生气吗,我的名字是因太久没用有些不记得了,才未告知。世人都称我为唐老太,这位是我的孙女唐笑笑。我想大家应该听过我的名讳吧,不知几位是?”唐老太一转面色极为和善道。

    周博才入江湖,未听说过什么唐老太,只好将带有询问的目光投向贝贝。贝贝也是一脸疑惑,可能是这唐老太的年代有些久远了,因此她也未曾听说。

    “不管你是谁,我也没兴趣再知道你是谁。请马上离开吧。”周博总感觉对方应该是冲着迷心老人来的,这让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这里又不是你家,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管得着吗你。”唐笑笑赖皮道。

    “请,马上,离开。”这次周博真的带了火气,他可不想再看到鸡血藤受到伤害。

    “你找死。”唐笑笑脾气也好不到哪去,对方油水不进一再刁难气的她早就想动手了。这小丫头一跃而起,直扑四人。半空中手腕连抖,四枚三棱镖分取周博咽喉。

    玩飞镖,周博可不怯场。其嘴角微微上挑邪邪一笑,双手在身前上下翻飞便将飞镖全部夹在了手指间。

    见对方接下四枚飞镖,小丫头觉得有些下不来台,甩手又是四枚飞镖,紧跟其后还有一团紫气。周博暗道了一声:好一个狠辣的小丫头。其双手也是一抖,之前的四枚飞镖正好打在后四枚镖身上,将其打落。于此同时,大袖一挥,气力成风将紫气又吹了回去。

    由于要遮挡贴身的鸡血藤甲周博不得不换了件肥大衣服,没想到还派上了用场。但对方用毒让他心生忌讳,不得不对三个女孩提醒道:“对方是用毒高手,你们都退后点,我来对付她们。”

    三个女孩也未多言,退出了一段距离小心戒备着。周博百毒不侵,功力大增她们都清楚的很,因此并未过多担心。

    然而,面对倒飞而回的紫气,唐笑笑却有些慌了。她虽并不怕这些毒,但也不想被其染身。小嘴中银牙暗咬刚想发动某种绝招,却被唐老太按了下来。

    唐老太一把按下唐笑笑,奇木龙头拐在身前呼呼旋转成风硬是将紫气吹散。随即,唐老太枯手狠握拐杖,瞬停横扫而出,在其杖头射出数道微乎不可见的寒芒,飞射周博。

    后者轻蔑一笑暗道一声:“哼,跟我玩暗器,吃亏可怨不得人”。

    “白闪”

    随其声落,周博指尖连弹,射出的却并非白闪,而是几道更为细小的白芒。他将白闪凝结成了数枚细针,打算与对方来个针尖对麦芒。如放之以前只凝结出白闪一个实物便已经是他极限,在服用三叶魂草后,他与天神气精神联系紧密,凝结实物极为得心应手,可一口气凝结出十枚银针。

    “啪啪啪……”

    空中寒光划过,针针相撞,在针尖对针尖的那一瞬间,白闪所化银针爆开,将对方的暗器炸了个稀烂。

    面对此情形唐老太眼露骇然之色,实难相信对方年纪轻轻竟会有如此功力。然,未等她回神周博跳将过来猛攻而下。

    既然已经动手,周博可不会只等着挨打,强攻才是他的强项。正所谓最好的防守便是最快的进攻。

    唐老太虽失先机可毕竟是老江湖,下一瞬间便已稳住阵脚,齐木龙头拐上下翻飞与周博战到一处。

    周博本以为自己功力大增已进入了高手之列,可与对方交手后才发现还远远不够。唐老太的功力远在他之上,单凭气功他只能处在下风。在加上对方招数奇特经验老道,他这个才习武几个月的天才时间一长也只会是落败的下场。

    即便如此也以使得唐老太极为震惊,她习练气功几十年竟还收拾不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后辈,这要是传到江湖中不是她颜面尽失便是周博声明大震了。

    大战几十回合后,唐老太有些稳不住了。周博对此僵持倒是不为担心,他刚突破到七介正可借此巩固磨练一下。但唐老太可没兴趣做免费师傅,她一大把老骨头哪经得起长时间近身战。见久攻不下其右手奇木龙头拐交予左手,连晃两招一掌印向周博胸膛。

    后者想都未想翻手腕抬掌封挡,当两掌相撞之时他才发觉,对方手掌成青灰之色乃是一具毒掌。

    “唐老婆子还想跟我玩毒,那我便让你尝尝什么才是毒中王者。”周博心中嘲笑一声,嘴上暴喝:“开”。

    随其声落其掌中毒丹被体内强大气劲冲开瞬间三色毒染尽整个手掌,紫黑银三色毒素瞬间侵染过去,对方青灰之毒在三种五行毒下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一与之相碰便被腐蚀而去。

    唐老太大惊仓促收掌飘退,再看右手,颜色已是变换不定,五行毒蔓延。

    “五行毒?丫头,撤。”唐老太眼力价不浅竟认出了五行毒,当机立断逃之夭夭。

    周博未曾追击,左手在右臂连点,配合自身宝血又将毒素压回了丹体内。

    “周博,要不要追上去将其擒住,问问他们到底什么目的?”贝贝上前道。

    “不可,穷寇莫追。尤其是对于此种善于用毒和暗器的高手,追上去不会有好果子吃。”周博摇头道。

    “难道就这么放了她们,我猜她们肯定也是冲着鸡血藤而来。如今鸡血藤元气大伤可经不起再次伤害。”三个女孩天生的母性对鸡血藤产生了怜爱。

    “放心吧,那唐老太已中了我的三色五行毒,自身难保。再加上迷人湖有迷心老人坐镇她们是进不去小岛的。”

    “这倒也是,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办自己的事吧。”

    “好,走。”

    第二天清晨,四人再次来到毒泉岭外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