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6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我自会解决。不知我所提条件你可答应?”

    “答应,我还能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呀。年轻人,层出不穷的年轻人。你们两个都有修炼精神力,三叶魂草分给你们也是一大助力。再说我一直把贝贝当亲身孙女,她对我还有救命之恩,送给她也是应该的。”迷心老人望着贝贝轻松一笑道。

    “那走吧。”

    “去哪?”

    “去取三叶魂草呀,早解决早轻松。”周博边说边站了起来。

    然而,迷心老人却并未动,老练的道:“年轻人,做事要沉稳切不可急于求成。”

    “是呀,可欣她们还在昏迷,你又受了伤。还是休息一下吧,时间还来得急。”贝贝附和道。

    后者略微沉思,觉得两人说的也对。“那能提供我一个安静之地疗伤吗?”

    “这当然没问题,里边请。”

    直到第二天早上,三人才一同跟着迷心老人去三叶魂草所在地。此时周博的伤虽未痊愈也已好了大半,超强的身体恢复能力同样让迷心老人震惊不小。而可欣和艾琪从幻境中挣脱出来后,性格变得沉稳了很多,心性比之以前更加坚韧,为以后修炼打下了坚实基础。

    三叶魂草生长在岛中心一座小山的溶洞之中,洞内光彩琉璃,梦幻的有些不真实。中央是个五米方圆水潭,潭中心有一锥形突石,三叶魂草便在突石顶。碧绿有如翡翠般的三条细叶成三棱状分开,四周雾气妖娆,时隐时现,似动似静,有如幻影般摇曳,在彰显着它的神秘。

    “那便是三叶魂草?”

    “对。”

    “也没什么古怪,我还以为有什么厉害妖兽镇守呢。看我来取它。”话音还未落定周博人已靠近了潭边。

    “小心,大意不得。”然而迷心老人的提醒已经晚了。

    周博在离潭边还有一步之遥时僵立当场,面色变换不定,慌张,焦虑,爱与恨一一呈现。四周升腾起一股青灰之色,将方圆十米笼罩。

    贝贝三人发现情况有变,就要冲上去解救,却被迷心老人拦下了。“不要妄动,在三叶魂草十米方圆内天然形成了迷心阵,此阵法甚是厉害,我苦心研究几十年都未破解。贸然冲进去只能是送死。”

    “那周博怎么办?”贝贝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你怎么不早说,害的他陷入阵法之中。”如此与周博同样不懂客套说话的肯定便是可欣了。

    迷心老人看了一眼可欣并未多加理会,“我虽还无法破解此阵法,但并不代表一点成就都没有,起码靠近池潭是没问题的。这小子太自傲狂妄了,吃此大亏也算是个教训。”

    未等三人再说话,迷心老人快速结出一连串复杂手印,一步步无比小心的走向周博。而后搭上对方肩膀,猛力将其甩了回去。

    贝贝三人随后接住,周博却已是昏迷不醒,身上衣服被冷汗打湿,不知在经历着何种痛苦。

    “迷心爷爷,他这是怎么了?你快救救他。”当看到怀中人极度悲伤神情时,贝贝美目中豆大泪滴瞬间滑落,对回来的迷心老人哀求道。

    “哎,这是他自己惹的祸,只能自己承担后面的果。我们是帮不上忙的,只能靠他自己走出心魔。”迷心老人暗叹一声,想起了那段终身难忘的经历。原来他也曾吃过这迷心阵的亏。

    迷心阵,阵为迷心,比之幻阵不知高出几个层次,并无幻象只迷人之心灵。当人进入此阵后无论你对阵法研究多么透彻,都无可抵御。它所迷惑与引诱的是人之根本-灵魂。

    周博本已是心死之人,心中一片死念,灵魂中只存留下了反抗上天反抗命运的执念。按理说应该不会轻易中这迷心阵中的迷心术,要怪只能怪他太大意了,未做好充分准备便闯了进去。

    按他平时性格,不会如此莽撞,虽然也有些粗枝大叶,但在大事上还是无比谨慎的。之所以如此急于求成是因他的心已经乱了,来到迷心湖后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之事,贝贝又告诉他异灵界的存在,已让他无法再全心做任何事,只想尽快查探兄弟周雨石的消息。

    因此当他闯入迷心阵后一股类似与精神力,又比精神力更加飘渺梦幻的能量,直接击碎周博仓促间建立的精神防御,侵入了他的灵魂,挑起其心中最痛的两处伤。

    “哥哥我死的好惨呀,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儿子,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死不瞑目呀。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未查出真相,为我们报仇,让我们的冤魂如何得以安息。”

    “周博,妈妈好想你,你也过来陪我们吧。”

    一时间周博的父母兄弟齐齐出现,对他进行种种指责,说的他哑口无言。他想说出自己的苦衷,却发现一切都无法成为推脱的借口,无颜面对亲人质问。

    “老爸,老妈,雨石。对不起,是我无能一直未能找到真凶给你们报仇,让你们在九泉之下不得安息,我罪该万死。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知晓异灵界的存在,只要你们灵魂未彻底消散,我一定会将你们找到并想尽办法使你们重获新生。”

    如今他已是气修者更知晓了修极者的存在,接触到了最为神秘的强大力量,重获新生也未必不可能,只是他还需要时间,需要成长。

    “重获新生?连仇人都不知道是谁,你还妄想让我们重获新生。难道想看我们在死一次吗?”周雨石面容凝结,似乎周博成为了他最大仇人。

    “不是的雨石,请相信我。我一定会手刃仇人的。”

    “相信你,你还值得相信吗?你狠心抛弃了父母兄弟后,再来抛弃我。你是天底下最狠的负心人,你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趁早自我了断了吧。”突然温情的声音从后传来,严厉的指责道。

    “不是的,我没抛弃你,是你抛弃了我。我一直爱着你。”周博此刻脑子全乱了,最亲的人最爱的人都在指责他,都恨不得他死。而他又无言可搏,慢慢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是该死了。

    “你口口声说爱我,又和贝家那个丫头是怎么回事?”

    “我和她没关系的,只因他爷爷与我有知遇之恩。”

    “好呀,任了他人为亲。就忘了自己的亲身父母与兄弟,忘了我们家的深仇大恨。还要入赘她家,你这是忘根忘本大逆不道。”周博的母亲脸色一变呵斥道。

    “我没有,我没有……。”他此刻完全慌了,面对心中最重视的四人质问,他的反驳是那么的无力。

    “你有,你有,你最该万死,趁早自我了断,以谢苍天吧。”

    “去死吧,只有如此你才能对的起我们。”

    “下来陪我们吧,我们好想你。”

    “你一人在上边活的舒坦,丢下我们在地狱受苦,你良心何安?”

    “我真的该死吗?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兄弟,对不起所爱之人。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我……”周博悲痛万分,蹲在地上狠力抱着头。此刻他已开始有轻生念头,危险之极。

    此迷心阵迷惑人心灵,使人逐渐放弃生的欲望,灵魂便会沉寂死亡,灵魂一死再便无救了。因此中了此迷心术无人可帮忙只能靠自身解脱。

    “我就这么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不行。”周博刚要放弃生命,突然一股执念涌上心灵。“我不能死,我死了谁去查明真相,谁来报这血海深仇。对,我绝对不能死,命运不忍,上天不公,我要撼动苍天将其踩在脚下,好好问问它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为什么要弄得我家破人亡。我不能对命运屈服,我要改变命运使你们重生。以谢苍天!哈哈,我谢它,我要让它因得罪我而支离破碎。”

    在最紧要关头,违命者的执念瞬间使他清醒。绝不向死亡低头,绝不向命运低头。

    “你还不下来陪我们,难道真的想独自在人世间享受吗?还是舍不得要入赘的豪门,贪图荣华富贵。”

    “嗯!不对,你不是我母亲。我母亲早就死了怎么可能知道我现在所发生的事。你到底是谁?”他已经清醒,脑子可不在如刚才,浑浑噩噩发现不了如此明显破绽。

    “你竟敢怀疑我们,你这是大不孝……”

    “孝与不孝还轮不到你来定论,小小幻境还想影响我的心智,看我如何灭你。白闪。”明白过来的周博可不是个优柔寡断之人,即使面对的是亲身父母的幻象,他的出手也绝不含糊。

    然而下一刻,却让他有些意外吃惊了。所向睥睨的‘白闪’并未出现,幻影依旧一脸平静的站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

    “周博你敢对父母动手,天都不容你,必遭天罚。还不以死谢罪。”周雨石面容憎恶,厉声质问道。

    “天!天又能耐我何。你们这些幻像必由心生,心似湖水,平静无波,幻境自灭。”话音落定,周博盘膝而坐,心中默念‘心若冰心,天塌不惊。’慢慢平复着爱恨情仇各种复杂情绪。

    一个小时后,周博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三个无比担忧,眼中暗藏泪花的美女。

    “周博,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贝贝抢先关心道。

    后者面色平静无任何波澜,眼神内敛幽深,暗藏一切情绪,淡淡的道:“我没事,小小阵法而已,如果连如此困境都解决不了,我还如何与天斗。”

    “嗯,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人。此种经历相当于度过了一次心劫,对日后修炼提升境界有极大好处,前途无量呀。”迷信老人手捋银须极为欣赏的道。

    “虽是有惊无险,但此阵法却是不容小视,古怪异常。”周博再次望向水潭道。

    随其目光迷信老人也望向三夜魂草道:“此阵名为迷心,可断掉灵魂与外界一切联系,包括与肉体联系。要想解脱迷心术只能靠自身坚定意志,心若磐石所成心劫不攻自破。不过这只是迷心阵最肤浅的攻击,越是靠近三叶魂草,阵法运转越是强烈,其中攻击越近乎实质,且针对灵魂。”

    “原来如此,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阵法是因三叶魂草而生,可对?”

    “没错。不知小友可有破解之法,你可曾说过此世间只有你一人可得,如今搞得这般境地,未免太打击人信心了吧。”迷信老人有些失望的道。

    “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办到。此阵法虽然神秘,但并非无法可破。”

    “你真有破解之法?”这不得不让苦心专研几十年的迷信老人震惊,想当初他吃过阵法之亏后可是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靠近,没想到对方不到一个小时便有了破解之法,还极为有信心,这让他实难相信。

    “看着便是。”丢下如此一句,周博再次向小潭走去。

    “周博,……”

    “放心吧,这次不会再出意外。”周博回头安抚了一下三个女孩,一步跨进了三叶魂草十米之内。与此同时,淡淡梦幻般晶白色天神气从其体内升腾而起,将他整个包裹了起来。

    那些青灰之色遇到天神气好像遇到了克星一般四散而开,如不慎与之触碰便会被吞噬同化。他敢再次进入阵法‘正是发现了天神气的克制作用。

    在他成功解脱心劫之后,便调动天神气,也就是白色丹体,对侵入体内的青灰怪异能量进行反击。结果正如他所料,那些影响人心魂的能量如幻阵能量般被再次同化了。

    一路畅通无阻,周博顺利来到潭边,眼神锁定了三叶魂草。

    三叶魂草似已通灵,有所感应般微微颤抖预知到了危险。同时绿光更为璀璨,阵法最大限度运转,青灰之色越加浓郁。甚至阻挡了人的视线,让阵外四人无法再看清内部状况。这使得三个女孩担忧之色更浓。

    而阵中周博同感压力倍增,虽说天神气克制青灰阵法能量,可虎猛扛不住狼多。三叶魂草大发神威,青灰能量形成各种猛兽、利器对周博进行攻击。一时间天神气竟被压的节节败退,有被逼回体内的迹象。

    “果真是神草,看来要想得到它还得浪费点时间呀。”面对三叶魂草发威周博极为平静,而后在潭边盘膝而坐,天神气在周身升腾,这般与其僵持起来。

    可想而知,如此僵持下去最后吃亏的必是三叶魂草。天神气不断将青灰能量吸收同化,此消彼长之下,当天神气压过青灰能量之时便是战斗结束之时。以有灵性的三叶魂草也明白这一点,三片翠叶颤动的更加强烈,青灰能量大股大股涌现,欲要将对方在短时间内击败。

    然而,双眼微闭盘膝端坐的周博有如浪中小舟,在凶险中飘荡却总是能化险为夷。梦幻般晶白色天神气在其周身忽闪忽灭,好似夜风中一盏指路孤灯,即让人无比担心会随时灭掉,又总给人以希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