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6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望着湖中异变,三个女孩开始担心起来,不知道周博在水中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湖中的周博由于水的异变,一下子便被打出了太极意境。当他醒来后,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跟着水流旋转起来。他想稳住身形,可是根本无济于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身体头上脚下的正过来,还未等他喘口气,人却如贴饼子一般“啪”,被狠狠的贴在了洞中央那颗石柱之上。

    水的旋转速度非常之快,在加上周博未做任何防备,昨天受的内伤还未痊愈。被如此的贴饼子,一下便成了重伤,喉咙处发甜,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正好喷在悬挂于石柱的那条彩带之上。

    彩带竟然将周博的血吸了进去,而后彩光琉璃,闪现出了四个有些梦幻的文字——迷情幻带。

    当诡看到“迷情幻带”四个彩字之时,为之一愣。心中喃喃道:“难道他便是违命之子?寓言终于出现了,如此无聊的生活也该结束了。既然有缘让我先遇到,那便送你一份礼物吧。”

    诡心中想到此,将红白光芒收敛。随后从其龟壳中又荡漾出一波无形能量,将还在转动的湖水平息下来。再次看了一眼周博,仰天发出一声解脱的嘶吼,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周博,隐没在了他的小腹处。

    此时的周博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就连内呼吸在重伤之下也无法再维持。如果还不马上上岸的话,不因重伤不治而死也得被淹死。

    眼看他即将死在这无人问津的山洞之时,隐于其腹部的诡发出一道白色能量,将其包裹住送到了岸边贝贝她们不远处。随着周博的离开,迷情幻带黯淡了下来,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梦幻,神秘。

    当岸边的三位美女发现躺在水面上的周博时,再顾不得什么迷情水,贝贝第一个便冲了下去。三个女孩七手八脚的将他抬上岸后,各个都慌了神,可欣急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三人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博究竟受了多重的伤,为什么会昏迷不醒?

    三人想合力为其疗伤,可当他们的气刚输入对方体内便被一股极强的神秘能量弹了回来,随后这股能量将周博整个包裹住,将贝贝她们推开了一米多远,不再让任何人靠近。

    其实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周博都清楚。但是现在诡正在他的意识海中,他哪还有心思管外面的事呀。

    “小兄弟,不必紧张。我只是一丝神念,对你构不成威胁。并且我也没恶意,只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而已。”诡看着正调动全部精神力小心防备的周博安抚道。

    “你是山洞里那个乌龟,你会说话?”听到无丝毫敌意,有些苍老慈善的声音周博很是意外的道。

    “小兄弟,我不是乌龟,而是诡,比乌龟那种普通生物高等的多。”诡对于周博的称呼很是不满,纠正后接着道,“至于你说的会说话,我确实会,但不会你们的语言。我们只是精神在交流,此等意识交流是不需要语言作为介媒的。你心里所想表达的意思只要想告诉我,我便会知道。同样我所表达的意思也是如此传递的,这样说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那你刚才干嘛攻击我?”

    “这能怪我吗,是你要动迷情幻带,我作为守护兽能不进行攻击嘛?”诡感觉很是冤屈。

    “那你现在怎么又跑我身体里来了?”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

    “那你还不赶快说,等什么呀?”换谁被打成半死不活,心情也不会好,因此周博对这个凶手语气一点都不客气。

    诡也不介意,毕竟确实是它伤了人家,但是心中还是很委屈的道:“我一直想说呀,是你问东问西的问个不停,我才没机会说好不好。”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赶紧说吧。”

    诡略微沉思整理了一下思路道:“一切因果要从一个很遥远的寓言开始说起。”

    周博撇了撇嘴,但并未打断而是忍着性子继续听。

    “在远古时代命运一族曾寓言了这样一句话:迷情现,违命者出。八卦移位,修极现世。”

    “停停停,咱能不能别玩‘美声’,‘通俗’一点。”周博虽对诗词很有研究,可他对那些飘渺的修极实在了解太少了。没有那个时代地域文化的基底,他如何能搞得懂这八股文。

    “听我慢慢道来,‘迷情现’指的便是迷情幻带显现出这四个字。‘违命者出’说的便是你。你是注定要与天作对,违抗命运的人。至于后两句是什么意思,我也还不是很肯定,不敢妄加猜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与你一定有关。”

    “天,哈哈,是,我恨天。我就是要与天为敌。天对我不公命运对我不仁我便要逆天改命,天又能耐我何?”听完诡的话,周博并未因自己成为违命者而有任何不满,反更加激起了他与天抗争到底的信心。

    “但愿你真的能脱离命运,还世间一个自我。”诡听到对方的豪言壮语仰望上空,发出了无限感慨,和内心的无奈与期待。

    “会的,我一定让命运从世间消失。哦,对了,我好像与那迷情幻带有了一丝微妙的联系,只要心灵一动便可将其召唤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你和迷情幻带完成了血祭,它已认你为主。但是你千万不要召唤它,它乃是一座大阵的重要阵眼,现在这座大阵还不能被破坏,否则你所生活的世界将生灵涂炭。”

    “为什么?”

    “这些我没时间给你细解释,只能你今后去慢慢寻找答案。现在你看到的只是我一道神念,已维持不了多久。在消失之前我还有几件事要交代,你听好了。”诡身形有些虚幻,声音空荡的道。

    “好,你赶快说吧。”

    “首先,迷情幻带你必须留在此地,至于什么时候才可取出,就要你以后自己去判断了。第二,你在山洞中看到的那个我,其实只是一个能量分身。现在它已经在你的体内,我将它送给你了。别看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分身,其所容纳的能量相当于一个二星级修极者。你以后如果利用的好,会有异想不到的效果。其三,我刚发现你中了一种灵魂毒,此毒虽并不是很霸道,可以我现在的状态是无法帮你解的。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在那迷情山上面的小岛上有一颗奇草,名为三叶魂草。如果你能得到它,只一叶便可解此毒,并可提升你的精神力。好了该说的我基本都已经说完了,现在趁我还没消散,有什么要问的赶快问吧。”诡勉强维持着虚幻的身形道。

    “我要问的多了。什么是修极者,二星级又是什么境界,血祭认主又是怎么回事?迷情幻带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被作为了哪个阵法的阵眼?还有关于那颗三叶魂草又是怎么回事,我该如何得到?而你又为何会在这里,难道是传说中的神兽?是……”周博此时的疑问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因此当问起来时便问个没完没了了。

    “停停停……”诡赶紧阻止他在继续问下去,接着道,“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该回答哪一个呀?我能存在的时间已是很短,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会被选为违命者。”看着诡已经幻有幻无的身体,周博也不在啰嗦,急忙问道。

    “孩子,不是你被选为了违命者,而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不是吗?好了,我该走了。”诡的身形越来越幻淡,声音也越来越空远。

    “不是吧,这就完了?这是什么回答。不算,我在重新问一个。”周博有些不甘,有些遗憾的道。

    “孩子,有些事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我已经没力气在告诉你了。其实我也有很多事想问你,比如,你灵魂中的白色丹体能量是什么?胸前的吊坠是什么宝贝,为什么会有连我都十分畏惧的威压?等等……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将来在迷幻岭再见吧,那时再把酒续今日事。”

    “什么迷幻岭?”

    “修极界,修极大陆最南端,迷幻岭,便是我的领地。孩子,你还有一段很艰难的路要走……一切小心……将来……”

    “将来什么呀?说话呀?”周博仰天喊道,可是诡已经消失,再无人回答他。

    无奈的低下头,周博有些失神。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诡所说的话是他完全未接触过的东西,而如今也无人能再给他一个解释。

    暗自叹口气,他只能将此事先放在了脑后,开始查看自身状况。果不其然,在小腹位置盘落着那头诡,只不过此时它已无任何生命迹象。

    周博试图用精神力探测,却发现里面所包含的只有无比庞大的能量,庞大的让周博为之震惊。那已经不能用气修者所修炼的介来衡量了,他甚至估计不出那股能量到底有多强。

    并且,其内部是两种能量,两种完全相反的能量,一个为柔弱万变,却又暗藏汹涌的白色能量。另一个为爆裂,狂躁不安,却又不失温暖奉献的红色能量。

    让周博略微心安的是,这两种能量都很平静,两两相安无事。如果狂暴的话,估计他立马便会被炸的尸骨无存。只不过它们实在太安静了,就连周博想用精神力调动,想如气一般将其吞食都办不到。

    此时他也没太多时间去细细研究,随后退出了内视,睁开眼正好看到三个女孩焦急的直跺脚。

    周博内心一阵感动,倍感温暖。有人担心有人爱才不会觉得孤单,对世界才能充满留恋。以前他便失去了这些,现在重新体会感受更加深刻。可是这份感动,又着实让他难以接受。

    人本性如此,越是得不到或失去的东西,越在心中执着的难以放下,拼命的想要得到,反而忽略了眼前人。

    万事难,难不过感情纠纷。百病痛,痛不过失恋心碎。恋爱中的人是弱智,失恋中的人是神经病,追逐中的人是傻子。然而,还是有太多的人宁愿为了爱情丢掉智商,在盲目中考验着自己所谓明智的选择,执着着自己的执着。

    暗叹口气心中道了一声对不起,周博用以往玩世不恭的笑容掩饰住那些理顺不清,道不明,又不敢去面对的感情之事。将一切当做完全不知晓一般对三个女孩道:“我说三位美女,又趁我不在偷偷洗澡嘛。怎么?这次连衣服都没脱呀!”

    三个女孩看到周博醒来先是一喜,随后听到对方的话,低头看向自己才发现,刚才为了救周博将衣服全都打湿了。贴在身上,玲珑身材完全凸显了出来,再加上丝质布料见水便透明,更是蕴藏了神秘的诱惑。

    不过,三个女孩出乎周博意料的,谁都未显露出任何尴尬,好像如此站在他面前是很稀疏平常的事。贝贝更是蹲下来将还躺在地上的他扶起,那两处突起时不时的碰触他赤裸的胸膛。惹得周博心中一阵阵烦躁。

    “你的伤怎么样?刚才那股极强的能量又是怎么回事?”三个女孩根本就没将心思放在男女之事上,而担心的是周博的伤势。

    “哦,没事,不必担心,只是受了点内伤而已,调息一下就好。至于其他的事一会儿再说,你们还是先去换件干净的衣服吧,我这便自行疗伤。”说完周博便艰难的盘膝,闭上了眼睛,他实在不敢再看这三位绝色美女,那是对心灵的折磨,对欲望的捆绑。

    周博调动气运转周身经脉,将内脏处的淤血全部排出来,伤势便已好了大半,在加上他超出常人的恢复速度,一个小时后已无大碍。

    睁开眼睛发现三个女孩一直坐在对面面带担心的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没事了,你们不用如此担心,我的命硬着呢,哪那么容易死。”说完还站起来打了两下拳,活动筋骨。

    “没事就好,你在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你上来之前小岛上发出了一道红白光柱,就连湖水也跟着旋转起来,这些都和你有关吧?”

    周博却并未回答贝贝的问题,而是看了一下天色道:“看来今天是没办法上岛了,我们得在这儿过一夜。恩……休整一下也好,大家也够累的,保证最佳状态才能闯下一关。艾琪,把我们带的食物拿出来,边吃东西我在边告诉你们在水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我们刚才一直在商量,如果你的伤无大碍,我们应该趁现在上岛。”艾琪并未动而是指着一旁已经将气充好的漂流船道。

    “哦?为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