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话归正传,两方人转眼便斗到一处,周博双拳四开游走八方,并无章法,不安套路,只靠反应速度,太极巧劲顺势而为。在五人之中穿行腾跃,不与对方接触,伺机寻找其破绽出手。

    而张家这边,其中妖姬用的是峨眉刺,练的是峨眉一刺心经功法。冷刀所学乃是李红云绝学太极已刀道。王虎用的也是刀,但刀法平常。张圣山长老用的乃是短棍,所学是三尺九路棍。另一长老名为张田,武器是短刀,自创袖里藏刀诀。

    此五人都是五介以上高手,更有两人乃是七介高手,周博才初入五介便以一敌五并能坚持如此一段时间未受伤,可真是意外中的奇迹。

    虽说周博确实胆识过人,随机应变能力极强,并积极发挥短兵器灵活多变的优势,但如此下去也只有落败的下场。对方虽因人数多又用兵器一时配合不好,互相阻挡发挥不出战力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攻守之间越来越默契,周博已是捉襟见肘,险象环生。

    时间不长,周博勉强偏头闪过张圣山敲向脑袋的上三路之山头劈虎,左手拳缝刀尖精准的引偏肋间冷刀的长河掏心,右手直冲,一拳直奔妖姬面门。

    这一拳来得突然,来的极快,妖姬望着泛寒光的刀尖,已是来不及格挡,但他所练乃是柔身之法,又因是女子,身体动作幅度和难度都略胜与他人。面对此危急细柳蛮腰一软,向后仰去,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拳刀,因为手臂长度有限,刀尖在力妖姬鼻尖不到三寸处停了下来。

    然而,正在妖姬庆幸躲过此招之时,周博四指甩开,以手指划扫向对方双眼。此怪招让妖姬为之一惊,蛮腰再次下弯忍着肩膀的痛总算躲了过去。然,周博醉翁之意不再酒,他真正的目的是将手指间的飞刀靠手腕之力甩出。

    两把三寸飞刀在妖姬面前横飞而去,并未攻向她而是飞向其左边的王虎。由于距离实在太近了,王虎根本未反应过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一只飞刀正中喉咙。但因发刀姿势不顺,另一把飞刀并未与料想的一般打向用短刀的张田,而是飞向空处。

    即使如此,用张田长老也被惊的不敢在进攻,仓促间后退与其拉开了距离。王虎却两眼圆瞪,脖子上插着一把飞刀直直的倒了下去,与这美好的世界从此辞别。

    周博并未见好就收,他的火气还没发泄完,而杀死敌人的快感让他很是舒服,使其一时间爱上了这项游戏。

    只见他甩动的手腕顺势上翻,猛然吐气下压以掌根狠狠的砸在了妖姬胸膛之上。这一掌周博用出了十成十的力道,妖姬又本便是后仰之势,经受这一掌后直接便被狠狠的打倒在地,嘴角血流不止,已是重伤。

    感谢大家的支持,红票到一百加更

    由于周博的贪心,也致使张圣山有了再次出手的机会。他来不及收棍再次出招,便将气力灌注于左手,一掌拍向对方后心。如果这一掌命中,周博将难逃一死,以张圣山七介的力道打中后心要害,即便同等级高手也未必能活命,更不要说周博只是初入五介了。

    危难关头,周博却背道而驰,不躲不闪,迎着背后恶风来了一记背向铁山靠,身体猛然震动以左肩迎向了对方手掌。

    下一刻,掌肩相撞,周博经受不住强猛力道,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越过妖姬上方滚落在地,幸好他早便预料到了此种情况,落地之时用侧滚缓冲力道,否则很可能会被摔的爬不起来。

    即使如此,也好受不到哪去,如果翻开衣服在其左肩后侧绝对会看到一个黑紫色的掌印。此时他的整条左臂已完全失去了知觉,其夹在手指间的三把三寸飞刀也不知道掉落何处。

    周博单手撑着半跪在地上,左臂无力的垂在一侧,喘息着抓紧时间调整丹田内被震荡的气旋。

    冷酷无情的冷刀见妖姬被打的生死未卜,极度怒火染上双眼,有如毒蛇般。仇恨将他的潜能激发到最大,大吼一声:“我要杀了你”,便以平时两倍的速度急冲向周博。刀举过头顶欲一刀将对方劈成两半。他恨透了此人,杀师之仇,伤害心爱女人之仇,已是不共戴天。

    而此时的周博刚经受一掌,内息不稳根本无力闪躲,更不要说阻挡了。

    然而,在最危急关头,一直未能插手的少卫十三带着天生对张家的仇恨越过周博迎上了这一刀。双刀相撞,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而后,少卫十三连退了三大步,直到将要撞到周博之时才勉强稳住身形,本来两人都是五介高手,实力相当,但因冷刀是含恨而攻,远远超出了平时的战斗力,才导致少卫十三被震的虎口崩裂,手臂颤抖,刀险些脱手而飞。

    此次对决,少卫十三虽是完全落在了下风,但也成功挡下了冷刀的势头,为周博赢得了休息时间。

    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周博并未如以往性格对少卫十三说什么感激的话,而是冷着一张脸道:“谁准许你插手了,你的任务是开车,站一边去。”

    好心帮对方还被臭骂,少卫十三心里很是不舒服,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介于对方身份没说出来。但他清楚的知道周博是很重要的人物,因为贝老爷子的不传秘籍,三寸飞刀都传给了他。因此周博绝不能有闪失,就算拼了命也要保对方周全,否知他难逃家族的处罚。同时他也对周博能以一敌五还获得不朽战绩深深的佩服。因而他并未动,依然顽固的挡在其面前。

    周博也懒得跟他废话,一把将正准备接下张田进攻的少卫十三抓住扔向了身后。他现在丹田气旋已基本稳定,只是左臂还麻木没感觉,可他不能让这个少卫去拼命。原因无他,只因他不会开车并是个路痴不认识回去的路,如果少卫死了,那解毒的丹药可便很难送到了。

    将少卫甩出,周博丹田内一股强大气流沿着经脉冲入右掌掌心,不躲不闪迎上张田的掌风打算硬碰。他可不是自认为功力能胜过对方,只不过因为上次与张竞驰対掌激发了三色毒丹,使对方中毒,这次他想再用一次老套路,并借此观察一下有什么方法可以掌握毒丹,为自己增添战力。

    然而,就在周博将要得逞之时,张圣山见此突然大喊道:“小心,他的手掌有毒。”

    张田也参加了那次战斗怎会不知对方手掌有古怪,但他依然未收掌,且嘴角还露出了笑意。

    只见,在两掌即将对碰到一处之时,张田的手臂微微颤抖。随之,在其袖中一把十二寸短刀吞吐而出,有如毒蛇吐信般直刺周博掌心,正是袖里藏刀诀中的隐蛇吐信。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周博瞬间色变,此时他再想收手已为时过晚。但并未慌神,越是危急关头他头脑越冷静,这是他多次大难不死的关键。

    紧急关头周博修长漂亮的手指闪电般下弯,带着几道幻影在其刀尖上部连续点击,在极短的时间内硬是改变了刀尖方向。有如此效果还多亏了贝老教他耍飞刀,再加上平时无事他便在手指间转动飞刀练习手指灵活度,才能在关键时候弹中刀身。

    然而,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在加上手指力道不够,就算几次点中也不可能将十二寸短刀完全弹开,其刀尖还是在手掌根处划出一条口子,直到手腕。

    顾不得伤势,周博手掌继续向前,一把抓住了张田握刀的手背。掌心气力猛然撞击,但并不是攻击对方手掌,他可不认为自己五介的力量能战胜七介高手。他撞击的是自己的白金色五毒解毒血,宝血在气力的攻击下被撕开一道口子,其内部的三色毒素瞬间便逃逸了出来。

    下一刻,周博的手掌瞬间被毒素侵蚀,黑白紫三种颜色不断变换,其手掌根流出的血液也变了颜色。落到张田手上,立刻便侵蚀了进去,并沿着手臂向身体不断蔓延。

    周博可谓是大胆至极,有了拼命三郎的风范,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将对方毒死。见对方已中毒,周博松开张田的手,脚尖点地急速后退,并留了一部分心神与体内,观察自己的情况。

    这时张圣山已赶到,二话未说,手掌中气力吞吐,气刀形成,手起刀落。只听一声惨叫。

    “啊……”

    张田中毒的手臂便被砍落在地,也幸亏他出手够快,否知张田这条命便交代了,失去一条手臂换一条命也值了。

    冷刀被少卫十三阻了一下,现在缓过气来,挥刀又要与周博拼命,却被张圣山拦了下来。

    “长老……”

    “撤”张圣山并未理会冷刀,而是看了一眼周博还在不断变换颜色的手掌,果断的道。

    冷刀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对方不敢违背长老的命令,转身背起妖姬,腋下夹着王虎的尸体,离开了。

    张圣山搀扶着张田小心防备着殿后撤退,转眼间战场只剩下周博和少卫十三两人,还有一条对方不敢去碰的黑紫色手臂。

    少卫十三来到周博近前,看到对方的手,关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你赶快清理路障,我需要休息一下。”说完,回到了车里。

    他现在的情况很是不好,三色毒丹已失控,如不及时控制住的话,后果将和张田一样只能舍臂保命了。

    盘膝坐在后排座,周博赶紧调动仅存的气,对毒素进行堵截,防止它继续向上蔓延。并配合宝血想要再次将毒素封住,可是他与落尘大师的功力相比,相差差太远了,根本无法将毒素逼到一处。

    眼看毒素将要蔓延到身体了,周博残酷一笑,抬手准备断臂。这时心脏好像感应到了来自毒素的威胁,猛然跳动了两下。随后一股更加浓厚的金色血液从其中喷射而出,直奔右臂而来。

    这股血液,比之手掌处的金色更深,更多。一来到右臂处便对毒素展开了全面战斗,顷刻间挡下了毒素蔓延势头,并有将其击退的预兆。

    周博大喜过望,再次勉强调动起丹田内的气,配合宝血对毒素展开了全面反击。

    时间不太长,毒素又被全部逼回了丹体之内,金色宝血分出一部分将其围了个严严实实,而剩余的大部分,正打算返回心脏时,突然开始向体外泄露。

    周博大惊失色,猛然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是从被张田刺出的伤口处流出来了。他赶紧将伤口按住,并用气封堵,防止在流血。

    当他低头去查看滴落的金色宝血时,为之一惊。只见在宝血滴落之处,原本黑紫色泛着白光的毒血,渐渐的变的鲜红起来。不大一会儿,已是正常血液,毒素全部消失了。

    “难道我的金色血液还有解毒功效?也对,本来这便是因毒而生的奇异血液,我早就该想到可以解毒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解毒泉之毒,否则我真是白跑一趟还丢了女朋友,太亏了。还有为什么对体内的毒素之时压制却不消除呢?”周博暗暗想到。

    这时金色血液也顺利回到了心脏,当血液回到心脏之时,心脏一阵慌跳,好像大病一场失去了很多血一样。周博感觉身体一阵虚弱,脸色苍白的难看。

    “看来这金色血液乃是我的精血,不能随便浪费呀。难道刚才并不是将毒素驱赶进了毒丹内,而是金色宝血将溢出的毒素消灭了?结合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还真有可能便是如此。”

    周博一时也想不透,而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少卫十三清理好路障跑了回来。

    “周少爷,你怎么样?”

    “没事,受了点小伤而已。”

    “我还是帮你包扎一下吧。”说着少卫从身上摸出了小瓷瓶和绷带,开始为周博包扎。

    “恩,好。”发现自己的血很有价值后,周博可不想再让它白白浪费掉,因此并未拒绝。

    “我说,你们每个人都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吗?”周博看到少卫拿出各种应急药品,好奇的问道。

    “恩,练武之人,受伤是常有的事,必备金疮药乃是常识。额,周少爷,我不是说你。”少卫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解释道。他现在已将周博的身份想象的无比至高,不容侵犯,就连称呼都变了。但他天生便是一个话多,口无遮拦的人,也因此交了不少朋友,但有时也会得罪不少人。

    “没什么,你说的对,看来以后我也得带些,太需要了。”这是周博发自内心的话。

    “周少爷,你的左手怎么也受伤了?好像是旧伤。”

    “是旧伤,打架时伤口又裂开了,你也包扎一下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