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咚咚咚……”

    门外有敲击声。

    “周博,周博,你怎么样了?醒醒呀呜呜……”是温情的声音。

    “小情,小情,我在,我没事。你不要哭。”周博赶紧爬过去对着那无坚可摧的铁门喊道。

    “周博,你醒啦!伤的严重吗?”门外的温情止住哭泣关心道。

    “没事,那些毒针好像已经有人帮我取出来了,并无大碍,你放心吧,死不了的。”周博嘴上说的轻松,实际有多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上一下子多出了近百个针洞,有如刚受过针刑一般,虽然针已被取走,但只要一动那些针洞还会有针刺般疼痛传遍全身,疼的他不断颤抖。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门外的温情好像安心了不少。

    周博背靠着门坐在地上才感觉好受了一些,听着背后温情的话,突然他嘴角上挑无声的笑了笑,心中暗想: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山与海的距离,而是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内。

    “小情,我有一个问题一直很想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不是想问我那个未婚夫是怎么回事?”温情的声音中带着无奈和深深的愧疚。

    “恩,算是吧,但我更想问的是,当时你说要和我分手,是不是为了救我才那样说的?”温情有未婚夫的事情让周博很是伤心,但他能感觉到对方还是爱他的,这便已经足够了。虽然不知道温情为什么隐瞒,想必那肯定有她的理由,两个人如果真心相爱,又何必在乎这么一点阻碍。况且只是未婚夫,又没真的结婚,周博有信心将其抢回来,因为他现在有这样的本钱。如果放在刚来成都之时,他还有可能惭愧的选择放弃,但现在绝对不可能,除非温情不再爱他。

    “这个……”

    门外的温情刚想回答,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打断道:“小情,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嘛,还不给我回去。”

    “爸爸”

    “你如果还认我这个爸爸,以后别再和这个小子纠缠,回去好好睡觉。”

    “爸……”温情哀求的喊道。

    可还没等她把话说出来,温霍任打断道:“想想你妈,难道她死了你也不想让她安心吗?回去吧,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爸,你不要伤害周博,求你了,你别伤害他行不行?”温情听到自己父亲的话,意识到可能要发生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管家,管家。”温霍任不理苦苦哀求的女儿,冲外面大声喊道。

    “老爷,有何吩咐?”

    “把小姐带回房,别让她再乱跑。”

    “是”

    温情被管家拉走暂且不谈,单说温霍任,按动机关打开铁门,走进了关押周博的密室。

    “真没想到世间还真有人不怕我的见血夺命毒,看来我苦心研制的火蝎玉蟾丹神效无比呀。”看到已站起来靠在墙壁上的周博,温霍任得意的自语道。

    周博并未说话,就这样等着对方接下来想做什么。而他不怕所谓的见血夺命毒也不全是因为火蝎玉蟾丹,更重要的是形成了金色解毒宝血。

    温霍任打量完周博,道:“本来你是必死无疑的,但现在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还请明说。”

    “首先,你必须离开我家小情,从此以后绝不再见她。”温霍任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这绝不可能,我是不会离开小情的,死都不会。”周博的语气比之更坚决。

    “你凭什么?说白了你就是一个第三者,一个破坏他人幸福的社会唾弃者。现在要你主动离开,是给你留面子,你不同意还到有理了!”温霍任毫不留情的损道。

    “我不是第三者,不是,真的不是……”说到最后他自己的与其都弱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第三者,在别人看来应该是,但实际上他并不知道温情有未婚夫,而且他相信温情爱的人应该是他,两个相爱的人怎么能说是第三者呢。

    “怎么,没底气了?”

    “不管怎样,我是爱小情的,小情也爱我,只凭这一点便无人能将我们分开。”周博突然抬起头,直视着温霍任坚决的道。

    “呵呵,那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小情可不会真的爱上你,他和苍卢龙是青梅竹马,从小便心心相印,跟你只不过是玩玩而已,你还当真呀。”

    “不是这样的,我不相信。”今天对周博的打击实在太重了,现在他脑子一片浆糊,已经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

    “我不管你信不信,都必须离开小情。”温霍任看着低头不语的周博接着道,“这件事暂且不提,我们来谈第二个条件。”

    周博一屁股做到地上,好像没听到对方说话一般。温霍任见状也不在意,接着道:“这第二个条件便是,你要帮我贝家取一样东西。这件东西也必须你去取,因为你吃了我温家几代人苦心研制的火蝎玉蟾丹。”

    周博长出了口气,将温情的事暂且先压了压。现在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那便是救贝老他们,温情的事缓一缓不会死人,可贝家的事时间一长可是十几条人命呀。将复杂心情强行压下恢复了一些理智道:“什么东西?”

    “一颗珠子,它在毒泉泉底。我温家研制火蝎玉蟾丹便是为了抵抗毒泉之毒,从而取得此珠,你既然吃了宝丹就必须为我温家做到这件事。”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也有个条件,让我见温情一面。”

    “也好,如果不让你见她一面,估计你也不会死心,我便让你们见上一面。不过先别急,并不是现在,我还有第三个条件没说。”温霍任拦住站起来要去见温情的周博道。

    “还有条件?你不觉得有些过了嘛。”周博很不高兴的道,他此时对温家主已没半点好感,说话不再客气。

    “哈哈,年轻人,记住,现在是你在求我,我提条件你必须得答应。而且在我提条件之时你居然还反提条件,这我都没说你什么,你到有意见了!我好心帮你救贝家你不领情还对我说三道四,难道想贝家人统统死掉吗?”温霍任大声一笑呵斥道。

    “好,你说什么条件?”周博嘴上服软,心里却更加痛恨,他知道如果不是温家参与了抢太神图的事,张家人不可能用毒雾暗算贝家,贝家便不会中毒。这一切说开了,和温家脱不了干系,现在温霍任反装起了好人,还漫天要价,怎叫人不气。

    “我知道张竞驰所中的毒出自你之手,我第三个条件便是,告诉我你是怎么将三种剧毒同时打入他体内的?”温霍任一直很关心这个问题,其中关键不亚于一部高深的毒经宝典。

    “三种剧毒?什么三种剧毒,那个姓张的是中毒了,中的不是毒雾之毒吗?”周博怎么可能什么都告诉他,索性装起傻来。

    “少跟我装糊涂,我已经见过张竞驰,了解了一切。他说和你对了一掌后便中了毒,如此不是你本身有古怪便是那只手有古怪。你还是如实说吧,省的我浪费口舌。”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中毒我也根本不清楚。我本以为是他运用异能时遭到了毒雾反噬,难道不是?”周博是越说越像,好像事实真如此一般。

    “那你可敢让我检查一下那只手?”

    周博痛快的将手伸到温霍任面前道:“当然可以,我也很想知道这只手到底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对方越是貌似不在意越让温霍任搞不清楚其意图,看着面前的手,他有些怕了。怕的不是真相,而是怕对方会趁机用毒。他清楚的知道那毒有多厉害,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使之染身。

    用毒之人最忌讳的便是肉体接触,只要有肉体接触对方便会有千百种办法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进行下毒。

    温霍任很在意自己的小命,他可不会冒此大险,心中暗想:我还是小心为好,这小子说不准会趁机向我下毒,然后以此作为要挟,谈条件。等我得到了万毒珠后便不会再怕任何毒,到那时再搞清此件事也不迟。

    “好,我便信你一次,此条件暂且放下。”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见小情了?”

    “不行,这么晚了小情已经睡了,不便打扰。此事也不急于一时呀,这样吧,明天早上我便让你和小情见上一面并给你解药放你离开。”

    周博一想也是,他现在身体状态很差,即使拿到解药一时也回不去,倒不如休息一晚。“好,那我便等上一夜也无妨。”

    温霍任之所以不让周博和温情立刻见面,是为自己留了一段缓冲时间,他好去说服温情,让她与周博彻底分手。

    “小情,你睡了吗?”温霍任来到自己女儿房前敲门道。

    “爸爸”温情红着眼拉开房门低声道。

    “跟爸爸去书房,我有事要跟你说。”温霍任并未进自己女儿房间,女孩子的房间不是随便可以进的,即便做父亲的也一样。

    书房中温霍任脸色很难看的道:“小情,你难道忘了你妈妈临终前是怎么说的了嘛?”

    “没忘”温情低着头小声道。

    “没忘?没忘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你是有未婚夫的人,还敢在外边搞什么男朋友,这要是传出去我温家脸面何在?”

    “爸爸,我错了,可是我……”

    “可是什么?没有什么可是,如果你还有孝心,还关心你死去的母亲,还记得你林阿姨的恩德,就安安生生的嫁给苍卢龙,别在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来。”

    温情无言与对,其心中虽万分不舍,可也无能为力,命中注定她已没有了爱的权利,只是一时贪心才陷入了爱的牢笼,结果也只能是一场悲剧,暗自为此默默落泪。

    “明天早上你去见那个周博一面,和他彻底分手并永远不要在相见,否则的话我只能杀了他。你如果还想他活命的话,就彻底做个了断吧。”说完温霍任离开了书房。

    只留下心情纠结无奈,痛苦惭愧的温情无声落泪,为这段即将逝去的爱情做最后的回忆整理。

    第二天早上

    温情红着眼来到关押周博的禁室,可见是一夜未睡。周博也是一样未睡,看到来人正是他意料中的温情,心情一下子便激动了起来。

    “小情,你还好吧,”然而一夜间想问的话,到最后确只剩下了这句平淡的问候。

    “我很好,你呢?伤好些了吗?”温情低着头躲闪着周博的眼神道。

    “没事,都已经好了。”

    “哦”

    温情轻声回应了一‘哦’没了下文。与周博一同坐在墙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她不想开口说话,那分离的伤心句,说出来一切便结束了,因此她在用沉默努力延长这份即将逝去的爱情。

    “小情”她不说话周博却很想知道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恩!”温情身子明显一阵,好像要被公布罪状的囚犯一样,接受着即将来临的审判。

    “能跟我说说你未婚夫是怎么一回事吗?”

    温情抬起头看着周博,心情无比复杂,良久后叹了口气道:“你听我进一个故事吧。”

    “好”

    周博认真听着,温情讲起了她的故事。

    有一对闺中密友,她们一个叫林霞,一个叫莫欣。两人感情好的胜过亲姐妹,长大后一个嫁到了苍家,一个嫁到了温家,并有了各自的后代,但两人的感情从未消淡过。

    一年暑假,两人带着各自子女一起去南海度假,本来玩的开开心心,可不知何时被一位老婆婆盯上了。这个鹤发童颜的婆婆一直跟着四人,不知目的为何。

    直到第三天,老婆婆才表明来意,原来她一直跟着众人是因看上了莫欣的女儿,要收其为徒,可是林霞和莫欣根本不知道对方来历,怎可能将自己的女儿交给对方,因此好言拒绝了。

    哪知,这位老婆婆见对方不答应便要强抢,一定要带莫欣的女儿走。莫欣和林霞可不是吃素的,他们一个是温家少家主的老婆,一个是苍家家主的媳妇,手上没两下子太说不过去了。

    双方一言不合便动起手来,等真的伸了手林霞和莫欣才知道遇到了大麻烦。对方着实难惹,本来她两家便是用毒用暗器的高手,可没想到对方在这两方面胜过她们不只一点半点,即使两个打一个都完全不是对手。一开始想教训对方的心理完全被覆灭了,只好护着两个孩子逃走。

    可是对方穷追不舍,铁了心了要得到莫欣的女儿,这让两人很是不解,但也没时间去细细考虑,先逃出对方的魔掌才是第一位。

    然而,他们并未如愿,很快老婆婆便追上了上来,又是一场激战,这次无比惨烈,双方都受了伤,其中莫欣中了对方的毒,对方也中了温家毒,两人可以说都未占到便宜,然而其结果并非如此,莫欣对于自己所中之毒无能为力,只能勉强减缓其蔓延,而对方对于她的毒好像从未放在心上,一样的精神矍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