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周博一把握紧冰冷的小手,阻止温情过去,并疑惑道:“未婚夫,这是怎么回事?”

    “周博,对不起。”温情说完抽回自己的手,向周博手中塞了一个瓷瓶,落着泪回到了自己父亲身边。

    “毒泉解毒丹,原来你便是贝家不怕毒雾的那个人?”温家主看到瓷瓶后恍然道。

    “对,我是贝家人,我知道你温家已和张家达成某种协议,而且张家人现在便在别墅中,因此我才不得已选择偷药。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我便直说好了,温家和贝家并无仇怨,你和张家合作估计也是为了利益,不如让我带解药去救人,我愿用更大的利益作为交换。如何?”偷药已经败露周博只好做起了生意人。

    “哈哈,就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你能拿得出多少利益?”温家主不屑的道。

    “凭这个。”说着周博掏出了贝家家主玉,然后接着道,“我现在以贝家家主的身份和你谈,不知道可有资格?”

    “贝家家主?贝海城还真看得起你。不过我不管什么贝家家主,也不想和贝家谈什么生意,我只知道你勾引了我家小情,吃了我的火蝎玉蟾丹,就凭这两条今天你便没有活命的机会,出手吧,让我看看你学了贝海城几成本事。”

    “爸爸,你放过他吧,都是我的错,我以后绝不会再犯了,求求你了。”温情拉着温家主的衣袖哀求道。

    “放过他?不可能,他活着你如何面对你的未婚夫,我如何向苍家交代?”

    “我和他断绝关系,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嘛?”温情一咬牙决然道。

    “小情,我不会离开你的,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永不背叛,请你相信我。同样,你也不要轻易说放弃。”听到温情要和他断绝关系,周博急了,虽然他知道这可能是为了让他脱身,但他还是无法接受。

    “我以前太宠着你了,才致使你做出如此糊涂事,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他必须死。”温家主起了必杀之心。说完便要动手。

    温情见事情已无法善了,暗中一咬牙,飞扑而出趁其不备将温家主和管家拦到了藏丹室一侧,同时大喊道:“周博,快跑。”

    周博未做任何犹豫,向出口急冲而去,他心里很清楚,此时已顾不了那么多了,救贝老他们要紧。等救了贝老再回来请罪也不迟,到那时温家主要杀要剐便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然而,当周博踏到走廊地面时,脚下方砖突然向下沉,他心中惊骇暗道不好,瞬间便止住了前冲之势,弹身而起向后飘退,但已经晚了。几乎在机关被触动的同时,四周墙壁中射出密密麻麻的飞针,铺天盖地根本无法躲闪,如果是一般人非被打成筛子不可。周博却并未慌乱,他也算是个暗器高手,面对暗器可不会坐以待毙,在飞针临身之时右手闪电般甩动,以其身体为中心射出了一片片绿芒,这些绿芒便是木子所制造的毒刺。

    绿芒与飞针在空中相遇,有如千军万马交战一般厮杀开来,一方想强行攻入,一方拼死突围,有如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然而,周博虽眼力过人并有精神力相助,但要分辨出近千飞针每一枚的路线,那是不可能的,有一半他有把握挡下,剩下的一半便只能看运气了。

    两方暗器眨眼间交错,掉落一地,与此同时周博身体连连颤抖,硬是被打回了藏丹室,躺倒在地再无力动弹。

    “小子,你以为我温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嘛?在你靠近别墅的那一刻起我的人便已发现了你,只不过我故意放你进来了而已,还特意安排人为你指路。否则,你以为你能如此轻易的找到此处?如果不是我撤掉了所有机关,你以为你能活着闯进来?可惜呀可惜呀,没想到你还是个暗器高手,能挡住大部分毒针并闪过要害,很是不简单,人才呀。但是中了我的见血夺命毒针,瞬息毒素便会攻心,没的救了。”温家主一切尽在掌握的道,并欲从其手中拿回那瓶毒泉解毒丹。

    但未成功,周博还包着纱布的手死死握着瓷瓶,伤口再次崩裂都不曾放手。见温家主要拿回解药,他艰难的睁开眼睛虚弱的道:“温家主,我求你了,放过贝家吧。让我把解药送过去。完成这件事后,我定回来任你处置。”

    “什么,你还没死?这怎么可能,难道是火蝎玉蟾丹的缘故?”温家主很是意外,并思考着什么。

    “爸爸,放过他吧,求你了。如果你非要杀他,我就死在你面前。”温情挡在周博面前掉着眼泪威胁道。

    “看来我还真有必要去看看那个张家少宗主了。管家,把他先关起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怕见血夺命毒,能活过三个小时。”温家主嘟囔了一句道。

    “是,家主。”

    之后周博便失去了意识,他虽然不怕什么见血夺命毒,但近百枚钢针打在身体上也不是那么好受的,之所以没立马昏过去,靠的是要救贝家的意念。当温家主不打算立马杀他时,他知道自己还有机会,精神一松懈,人便没了知觉。

    “两位长老久等了。”

    “温家主客气,不知您考虑的如何?我们开出的条件可不低,八千万不是个小数目。”张家张圣山长老见温霍任温家主回来赶紧迎上去道。

    “八千万是不低,但我温家并不缺钱。这样吧,你们如果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随你们去救人。”

    “还请明示”

    “你二人和张竞驰少宗主在不久的将来要帮我温家出手一次。”

    “对付何人?”

    “这个到时自然会告诉二位,现在还不能说,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我想这个条件和贵宗少宗主的性命比起来并不算高吧。”温霍任一脸微笑的道。

    “这……如果温家主不说出对方背景,我们很难做决定,万一……”

    “圣山长老的意思是不同意咯?那我只能说送客了。”

    “温家主不要急吗,我也没说不同意。如此……你看如何?我二人答应你的条件,无论对方是谁都会全力出手一次,至于少宗主答不答应,得温家主亲自去问了。另外我也有一个条件。”这个张圣山也不是吃素的,二人一个比一个狡猾,都不是吃亏的主。

    “请讲当面”

    “你得答应我不能再将毒雾的解药给贝家人。”

    “好,没问题。不过,能解毒雾之毒的可不只我姓温的一家,唐家和苍家虽对毒泉未做过多研究,但解毒的手段还是有的。”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只要温家主不拿出解药,就算贝家请动了唐家或苍家的人,一时半会也解不了毒泉之毒,他们可没这个时间。”张圣山一脸阴笑道。

    “好,哈哈……”温霍任一阵大笑。

    “那……温家主现在可以动身了嘛?少宗主还等着呢,他所中之毒古怪的很,去晚了我怕有变。”另一位长老见已经谈妥,催促道。

    “好,我这便随你们去。我倒要看看什么毒会让你们说的如此厉害。”

    “张少宗主看来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呀。”温霍任来到张家秘密据点看到脸色苍白的张竞驰后道。

    “让温家主见笑了,还请给与援手。”张竞驰回了一个勉强的微笑道。

    “当时我便提醒过你,要你带上解药以防万一,可你偏不答应硬说自己的异能可以应付,现在怎么弄成此般摸样了?”温霍任有些幸灾乐祸。

    “本来一切尽在掌握,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不怕死的小子,处处捣乱,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张竞驰此时最恨的人,不是贝家,而是那个周博。如果不是他,云老不会死,张家不会落入下风,自己和三名长弓卫也不会中毒,一切的罪魁祸首都因此一人。

    “这些我们暂且不谈,不知少宗主现在可否愿意答应我当时所提条件?”

    “要我张宗帮你对付唐家,助你登上唐宗宗主之位?说实话此事涉及到张、唐两家以后的关系,我张家与唐家并无恩怨,得罪一个用毒家族可不是什么好事,我无权做主。我能答应你的只能是我个人帮你,但不能代表张家。”

    “好,有你张少宗主出手已经足够了。来,先让我看一下你的伤势吧。”温霍任心中暗笑:你张少宗主都出手了难道你背后的那些人会站在一旁看戏,到时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张宗主还不得率众和唐宗拼命?把你拉下水就等于把张宗拉下水了,哈哈哈。

    “劳烦温家主了。”

    ……

    “温家主怎么样?”看到温霍任眉头越走越深,张口却又未说出话来,一旁的张圣山长老不由得急道。

    “这是三颗毒泉解毒丹,给那三位服下吧,他们中的是毒雾之毒并无大碍。只是张少宗主所中之毒……”

    “还请明说。”张竞驰早便料到自己所中之毒非比寻常,但他没想到就连温家主都如此犯难。

    “请问少宗主是如何中的毒?”温霍任并未急着下结论,而是问起其根源。

    “我和贝家那小子对了一掌便发现中了毒。”

    “他手上有暗器?听说贝海城那老小子便喜欢将细小的飞刀夹在手指间。”

    “没有,他虽有飞刀,也是个暗器高手,但在于我対掌之时并未来得及使用,这点我敢肯定。至于如何中的毒,我想他可能是位用毒的异能者,身体里便带毒,否则便不会在毒雾中来去自如还能利用毒雾之毒。”张竞驰一直便如此认为。

    但温霍任可不这么认为,别人可能对毒异能不了解,但他在了解不过了,因为他身边便有这么一人,此人正是他的女儿温情。他见过周博,百分之百的肯定对方不是毒异能者,至于为什么会用毒,他现在也很想知道。

    “温家主可有解毒之法?”张圣山长老再次问道。

    温霍任又略微深思了一会儿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张少宗主所中之毒并非寻常之毒,乃是五毒圣物之毒,并且共有三种。黑色的是黑背蜈蚣之毒,紫色的是牛面蜘蛛之毒,而银白色的应该是五毒之首碧绿金线蛇幼年时期的毒。此三种毒一个比一个烈,如果只是其中一种的话,我还可以用以毒攻毒之法解毒。但是,三种毒的话以毒攻毒只会更糟,毒素会……”

    “温家主不用说了,我只问一句可有解救之法?”张竞驰打断道。

    “没有。”

    “我愿答应你以前的条件,只要你能给我解毒。”张竞驰哪里看不出来,对方是有意刁难以此换取更大的利益。

    “张少宗主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借此和你谈条件,是真的解不了此毒,不只是我姓温解不了,整个唐宗也无人能解的了此毒,就算他们能解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真的很难想象有人居然能用出如此剧毒。”温霍任之所说话犹犹豫豫是因一直在想,周博是如何施展的此毒,如何将三种毒同时用出,还不使之互相冲突,这简直不可思议。

    “温家主不是开玩笑吧!”

    “你觉得会吗?老实说,张少宗主,如果在你用异能封住整条手臂之时,断臂保身,还有活命的机会。可现在毒素已不知不觉间蔓延到了心脏,我已无能为力。这颗是我温家的解毒圣药,虽不能解你身上的毒,但可使你多活两天,你服下吧。”温霍任摇着头很是无奈的道。

    “这……温家主你不能就这么放弃呀!”张圣山听到温霍任宣布了少宗主的死刑,有些急了。

    “你以为我想让他死呀,我也不想失去一个好盟友,只是真的无能为力,哎……”

    “温家主不必叹气,生死乃是常事,早死晚死都得死,谁也无从左右。至于我们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不会食言,只是我便不能帮你了,还请见谅。”

    张竞驰面对死亡未表现出一丝畏惧,好像吃饭睡觉一般稀疏平常,这让温霍任不得不佩服此人的豁达与坦然。

    “张少宗主果然是洒脱之人,连生死都未放在眼里,佩服,佩服。”

    “此次劳烦温家主了,恕我不便相送。圣山长老代我送送温家主。”谁又能真的不在意生死,只不过张竞驰另有打算而已。

    ……

    “少宗主,你看这温霍任是不是故意不救。”

    “不是,此毒确实厉害无比,无药可解。”

    “我不信,我们去找唐家,相信唐家一定有办法。”

    “没用的,正如姓温的所说,已经来不及了。太神图拿到没?”

    “还没有,这几天军区戒备森严,重长老他们一直没有机会。”

    “恩,等太神图拿到后,你们便联系宗主,听他指示,我得在临死前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嵩山少林”

    当周博再次有意识之时已是深夜,是因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喊他,才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他打量四周,发现此处是一间密室,严密的很,连个窗户都没有只有微小的通风口。另外厚实的墙上有一座沉重的门,而他便躺在四成三的米空间中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