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见对方二话不说就跑,特种兵迅速端枪扣动了扳机,然而周博采用之字行进,而且速度奇快完全超出了人类极限,并借助周围掩体掩护,子弹全打在了空处一发为中。随后,他抱着一人硬是跳起一丈多高,越过围墙扬长而去。

    ktv一个包厢中。

    “刚才那么危险你不想活啦,你这几天去哪了,特种兵为什么要抓你,是不是和最近丢失的文物有关?”温情一口气问出了一连串问题。

    “你问的这些我一会儿全告诉你,你现在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周博一脸严肃的道。

    对于周博的严肃温情有些疑惑,她从未见对方如此认真过,轻声道:“你问吧”。

    “你是不是唐宗温家人?”周博直盯温情的眼睛。

    “为什么这么问?”听到此话温情身体明显一振。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温家人就好。”从对方的反应中周博已确定了答案。

    然而,他的话让温情更是不解。

    ……

    随后周博将原由和目的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温情,他不想隐瞒什么,因为那样会让他感觉更对不起对方。

    “你要我去偷毒雾的解药?”温情有些不情愿的道。

    “对。小情,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我平生很少求人,这次是别无他法。只有你温家才有解药,求你帮我一次好吗?”周博很是内疚的道。

    “贝家人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又是怎么知道只有我温家才有毒雾解药的?”温情并未立即答应周博而是质问道。

    “我……我把火蝎玉蟾丹的事告诉了他们。”周博最终还是说出了一直不愿说出的事情。

    “你,你答应过我什么?在你心中是不是那个叫贝贝的女孩儿比我更重要?”听到此回答,温情突然跳起来醋味儿十足的指着周博鼻子道。

    “小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我到想听听你能编出什么理由来。”一项温柔体贴的温情,吃起醋来有如一头母老虎,完全变了性格。

    “哎,以前我从未告诉过你,其实我是一个孤儿,十六岁那年,所有的亲人都死在了一场离奇灾难之中,从此以后我便走上了黑社会。为了活下去也是为了查那场灾难的真正原因,可是直到如今我还是一无所获。来到成都的第一天我便结实了贝老,是他把我从几个流氓的手中救了下来,并传授我气功,带我如亲孙子一般,让我再次体会到了家的感觉,我不想失去这份难得的亲情。当然,你是我的爱情,我同样不想难为你,你不帮,我也不会怪你,但是你要相信我,我爱的只有你一人,永不背叛。【零↑九△小↓說△網”周博叹了口气道。

    当温情听到永不背叛四个字时,心里一震,低下头躲闪着周博的眼神,同时暗暗对自己说:就帮他一次吧,算是还他这份情,对他的补偿,如此我心里也好受些,不然总感觉对不起他。

    “好了,你回去吧。给井雨她们打个电话,让她们来接你,这几天最好不要去学校了。先回家避避风头,等过一段时间再说。”说完周博起身准备离开。

    “周博,我答应你。”温情一咬牙道。

    “什么?你同意帮我?”

    “恩,我帮你偷药。”

    “太好了,谢谢你,小情。”周博即意外又惊喜更加感动。

    “不过我有个条件。”

    “好,你说,我都答应你。”

    “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和贝家有任何关系,不能再参与他们任何事情。”

    “这……”对于此要求周博还真有些为难,毕竟家主玉还在他手上。虽然他并未打算做这个家主,但从中可以看出贝老对他的期望,这份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怎么?你不同意?”

    “不,我同意,此事解决以后我不会在参与贝家任何事情。以后如果温家发现药被盗我也会亲自负荆请罪。”周博略作犹豫便答应了下来,毕竟办完此时他也算还了贝老的授艺之恩。爱情和亲情之间也该有个选择,否则以后难免还会发生冲突,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贝贝。

    “这还差不多,走吧,回我家。”

    一栋豪华别墅外边。

    “周博,你在这等我,我去偷药。”温情拦下周博道。

    “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你告诉我位置,我去就行。”周博拒绝道。

    “你去才危险,那是我家能有什么危险?”说完转身走了。

    周博一想也是,温情连火蝎玉蟾丹都能偷到,在温家的地位肯定不低,搞不好可能是温家的千金大小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武林家主都喜欢将自己的子女送到体院去读书嗯?温情是一个,云浪很可能也是一个。

    单说温情,走进别墅后,一个二十来岁的丫头问道:“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我来拿些东西,我爸呢?”温情观望了一下四周道。

    “老爷在书房,小姐你吃饭没?我叫人去给你准备晚饭吧。”

    “不用了,不要惊动任何人,我拿了东西就走,你去忙你的吧。”温情交代了一声离开了。

    等温情的身影消失后,那小丫头转身去了书房。

    “老爷”

    “什么事?”书房内一位四十来岁身着黑色紧身武术服的精瘦男人低声道。

    “您吩咐过,小姐如果回来了要禀报您。她刚回来了,还不让惊动任何人。”小丫头低着头战战兢兢的道。

    “哦,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丫头出去后,精瘦男人自语:偷火蝎玉蟾丹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又神神秘秘的回来干什么,我倒想看看你还想偷什么。

    精瘦男人打开门刚想出去,管家急急忙忙跑来禀报道:“老爷,张家人求见。”

    “哦,在哪?”

    “我把他们带进了密室,张家人好像很急的样子,老爷你看……?”

    “恩,知道了,你去藏丹室看看,小情那丫头回来了,估计又在偷药。”精瘦男人交代了一声走向密室。

    别墅外一个隐蔽角落处,周博时不时将担心的目光投向别墅,心中焦急万分。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别墅门口,从中走下两人。此二人下车后先是警惕的向四周望了望,而后随着温家人走进了别墅。

    远处的周博看清了此二人面目,正是张家的两位长老,这让他本就担忧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暗叫糟糕。此二人肯定也是来讨解药的,温情很可能会暴漏,不行,我得去救她。想到这周博不在犹疑瞧瞧向别墅靠近。

    现在天色已有些昏暗,正适合潜入,尤其适合周博,他在达到顺然合人境后五感提升了数倍,光线减弱对他无丝毫影响。

    然而,等他进入别墅后才发现,潜入有多困难。从外面看好像整栋别墅都无人防守,门口连个警卫都没有。其实不然,无论是别墅围墙外还是围墙内暗处都藏了大量暗哨。要不是周博领悟了顺然合人境,封闭全身毛孔和呼吸根本逃不过那两条纯种藏獒的鼻子和耳朵。如果不是他运用顺然合人境对人体每一处进行微妙的控制,使自己未发出哪怕一点的声音,利用一个个昏暗角落潜行,根本逃不过那么多暗哨的眼睛。

    甚至有一次他闪到一个隐秘‘处时,抬头看到暗哨正在他面前。那暗哨死死的盯着前方硬是没发现身后不到半米处多了一个人,这让他对自己的潜行能力更加有信心,凭借着这一手未惊动任何人便进入了别墅内。

    然而,进是进来了可他不知道解药藏在何处呀,如此大的一栋别墅要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黄瓜菜都凉了。

    正在周博犯难时,对面走来两人,边走边交谈着。

    “老爷刚交代,今晚要特别注意药房那边,防备有人闯入,我们去看一下吧。”

    “恩,好的,走吧。”

    周博猜想药房肯定便是放药的地方,便悄悄跟了过去。

    “听说这药房里面还有一个密室,老爷肯定是担心密室才要我们加强防备的。”

    “别乱说,让别人听到了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也是,我们去提醒外边的兄弟多加留意吧,这里没什么情况。”那人赶紧打了个哈哈道。

    “恩,走吧,可别出了什么岔子否则你我都承担不起。”

    说完两人便离开了。周博悄悄进入药房,心里暗想:肯定是张家人告诉了温家主‘贝家已中毒可能会来偷解药’,才加强防备的。但他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一时也说不上来。但现在先提醒温情马上离开要紧,对于此感觉也未细想便抛在了脑后。

    周博在药房内敲敲打打,凭着超人的听觉很快便找到了密室入口。在一个药架后面,这让他有点进入武侠小说的感觉。随后又经过细心寻找,摸索到了开启机关。周博将一药瓶转动,药架发出细微声音便移向了一旁,露出一个一人多高的入口。入口内是一条长长走廊,走廊里有微弱灯光,并不是一片漆黑。

    未做过多犹豫周博闪身便钻了进去。他心里虽急却但并未莽撞,武侠影视里每每遇到此种情况都会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机关。周博可不认为温家会不设置任何机关防御,他虽然搞不懂为什么这些武术家族不喜欢运用现在高科技,但也不会小看古老的机关。

    可让他意外的是,直到走廊尽头都未有任何机关出现,这让其心里更是不安但已经走到这了总不能扭头回去,只好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面前古朴的双扇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周博听到了温情的声音,“管家,你就放我走吧,我求你了。”

    “谁?”听到开门声那位管家迅速转身道。

    “周博!你怎么进来的?你不可能进的来呀!”温情看到来人是周博一脸的震惊难以置信。

    “你到底是谁,怎么进来的?”那位管家同样难以接受面前的事实。

    “别大惊小怪,是我故意放他进来的。”周博还未说话,从其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周博大吃一惊,竟未发现身后有人,来不及回头五介气力在脚尖急吐,几个闪烁便来到了温情身边,稳住身形后才看向说话之人。

    此人并不高,精瘦紧身武术服,两眼亮得发光,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便知是位武林高手,不算魁梧的身材内隐藏着浑厚的力量。

    “老爷”

    “爸”

    一个恭敬的称呼和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同时响起,让周博猜到了来人身份。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呀,我以为你早忘了,都说家贼难防,还真难防呀。我问你,火蝎玉蟾丹是不是你偷的?”

    温情低着头像犯了错的孩子轻嗯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那可是我一生的心血,它关系着我温家的未来。说,丹药在哪?”温家主压住内心火气尽量用温柔的声音道。

    “丹药,丹药……”

    见温情吞吞吐吐的为难,周博挺身而出道:“伯父,丹药被我吃了,要怪就怪我吧。”

    “什么?吃了!好,好,好,才吃了我的宝丹,又来偷药,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当我温家是你的私人药房嘛?”温家主对自己的女儿客气,可不代表他对每个人都客气,其语气恨不得将周博当场剥了。

    “伯父,上次是因为我受伤,小情因担心我承受不了接下来的军训,才让我吃了火蝎玉蟾丹疗伤。这次是有人中毒,急需解药才出此下策,只要您给我解药,我愿出大代价补偿您的损失。”周博可不敢和自己将来的老丈人翻脸,只能想办法和解道。

    “军训?疗伤?好呀,居然只是用我的宝丹来疗伤!丫头,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偷的火蝎玉蟾丹,为什么给这小子吃,他是你什么人?”这次温家主是真火了,暴怒道。

    “一个多月前。”温家主发火吓的温情不轻,躲在周博背后哆哆嗦嗦的道。

    “没想到一个月前就已经丢了,我还以为今天丢的呢,还有呢?”

    “伯父……”

    “别叫我伯父,你没这资格。”温家主打断周博怒喝道。

    不断被怒喝,周博也有些火了,但他并没有发作,直了直身子道:“好,那我称呼您温家主总可以吧?”

    “这没你说话的份,我在问我女儿,你一边呆着去。说,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温家主再次问温情。

    周博一阵气结,温情从其身后走出来刚想回答,他一把拉住其小手挺了挺胸膛道:“我是他男朋友”。在他看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贝家家主,绝对配得上温情,没必要遮遮掩掩。然而,当他说出此话之时,明显感觉到温情的身子一震,小手冰冷。

    “果然如此,丫头,难道你忘了你妈妈临死之时是怎么说的了嘛。不日你的未婚夫便要回来,你居然做出此等事,你对的起他对得起你的母亲吗?你给我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