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哦,原来如此,我怎么说那个张竞驰被称为少宗主而不是少家主呢!那这么大的事贝宗就没来人吗?”张家都由少宗主带领,周博却没看到一个贝宗的人,难免有些疑问。

    “贝宗的任务是拖住张宗的人,不然来到此地的可不只张竞驰一个张宗之人了。”

    “哦,那如果温情是唐宗的人,又能怎样?”周博直到此时才对温情的身份有了一些了解,难免想了解更清楚些。这时贝贝他们也把他的伤口基本处理好了,重新盘膝坐好,一边运功抵抗者毒素一边听着。

    “唐宗最善于用毒,同样也善于解毒,如果你那个小女友真是唐宗温家的人,其身份肯定不低,不然不可能偷得到火蝎玉蟾丹这种宝丹。其实温家一直在研究这毒泉,火蝎玉蟾丹便是他们千辛万苦研究出专门用来克制毒泉之毒的丹药,而能解这毒雾的丹药温家便更多了,你那小女友肯定也能拿到。只是此地d市太远,来回一趟起码要两天时间,木子是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的,他最多能坚持到明天早上。但愿毒雾明早能散去吧,不然……”后面的话贝老没说出来,他不想打击所有人的信心,但众人都已明了。

    听完贝老的话,周博也沉默了,一夜时间从云南边境d市打个来回,基本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有飞机,可是他们在了无人烟的山区哪来的飞机。如此一来能活命的便只有周博一人了,这让他有很大的负罪感,毕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划是他的主意。

    “周博呀,你就别自责了,这不管你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才让大家陷入了如此绝境。”

    “贝爷爷……”

    “好了别说了,抓紧时间恢复一下功力和伤势吧,一会儿我还有事要交代给你。”

    “恩。”

    周博无奈的应了一声盘膝坐了下来,进入顺然合人境,竭力吸收着周围的天地能量,并滋润着受伤组织。随着功力的恢复,一个很不切实际的方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落尘大师曾说过“无上融天境便是可以掌控一片天地”,如果我达到无上融天境,那岂不是可以掌控这片天地带众人离开此地。

    此想法可以说是异想天开,无上融天境是那么好达到的吗?就连落成老和修炼多年都未曾达到,他周博就算再是天才中的妖孽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从顺然合人境领悟到无上融天境呀,中间可是还隔着一个浑圆结地境呢。只是现在别无他法,只能有病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了。

    说干就干,周博将心神慢慢开始向体外渗透,试着先掌控一片土地,达到浑圆结地境。想法再不切实际也得一步步去实现,总不能一下子便去领悟无上融天境,那可就真的是痴心妄想了。

    还真别说,周博不愧是妖孽中的天才,他还真的成功将心神融入了大地之中,只不过才一瞬间便涣散被打回了原型,但这一瞬间却让他发现了一个很不解的问题。他发现在木子的位置正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散入大地,这是木子的异能周博猜测。但更奇怪的是这股能量其中有他熟悉的味道,好像夹杂着微乎其微的精神力,使其很是不解。难道异能和精神力有关?

    心中的困惑让他再也无法专心修炼,睁开眼问贝老:“贝爷爷,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听到生意的贝海城道:“什么事?你问吧,趁我还有点时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你。”

    对于贝老丧气的话周博并未多言直接问道:“我想问的是关于异能方面,异能是不是和精神力有关?”

    “你还知道精神力?没错,异能确实和精神力有关,据我了解异能其实是有特殊体质的人,利用精神力结合自身体质属性发挥的特殊能力。”

    “那异能的强弱是不是和精神力的强弱有关呢?”

    “这个是也不是,我也不太清楚,但精神力强异能肯定也强。”

    “哦,那异能的消耗是不是便是精神力的消耗呢?如果给木子补充精神力,他是不是便不会异能枯竭?”周博好像想到了什么主意。

    “这个……不好说,应该可以吧,我不是异能者不太清楚。”

    “理论上来说应该可以,我刚将自己的异能力传给木子,便使他恢复了不少。其实我是个还未能体会到精神力的低级异能者,所以对于精神力也不是很清楚。”这是大鼻子宋原插嘴道。

    “众人中属我功力最高,可是功力再高对于精神力那飘渺的东西也从未接触过,更不要说拥有了,就算精神力对木子的消耗有帮助也是有方无药呀。”贝海城一脸的无奈。

    “嘿嘿,贝老头,你没精神力可不代表我没有呀。”周博突然又看到了希望,一高兴又喊起了贝老头。

    “你有精神力?”贝海城难以置信的道,但并未太大的震惊,好想大家对他经常冷不丁使众人心脏很跳两下的事情已习以为常了。

    “这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脑海里的应该便是精神力吧。”

    “恩,在脑海里的能量除了精神力应该不会是其他东西,你怎么会有精神力呀?难怪境界会提升如此之快。”贝老一脸的惊喜,好像又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其余众人听到两人谈话也有如久夜见朝阳一般,同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这位总能出人意料的家伙。

    “是练来回冲击时练出来的,这些暂且不提,你还是先告诉我如何将精神力传给木子吧。”

    “就算你有精神力也不过是微乎其微,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你还是省省吧。”这时正努力抵抗毒雾的木子说话了,其眼睛还是未睁开,鬓角见汗,全力维持着异能,但语气中却略带着酸味。

    其实,从周博进来后所说的话木子全听见了,打退张竞驰,逼其留下太神图,换来众人的崇拜和佩服,赢得贝贝的关心。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一直被所有人捧着的木子心里很是不舒服,好像荣耀的光环被对方夺走了,就连自己心爱女人的心也是如此,这让他有很强烈的危机感,尤其是家主玉还在对方手上。

    “木大哥,你不能这样说周博,他也是为了大家好嘛。”贝贝道。

    “我的精神力是不强,但聊胜于无吗?总可以让我们多活一段时间,活的时间长一点说不定这雾就散了。不是吗?”木子的敌意周博心中很清楚,但他故作不知道。木子耍性子他可不会,对于他这个老江湖来说顾全大局才最为重要的。

    此时,曾将自己精神力出给木子的松原刚想告诉周博该怎么做。

    “哼,那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你的精神力输过来吧。”木子敌意未曾有半点减弱的抢先道。

    对方再而三的不客气,即使脾气再好的人心里也不会好受,更何况周博本便是一个倔强的人。他站起来也不再问该如何将精神力输送过去,那只能是自讨没趣,再次被人嘲笑,因此他抬手便点在了木子眉心处。当时落尘大师帮他提升境界时便是如此,他想输送精神力也应该如出一辙才对。

    果不其然,周博将脑海中的那一小股精神力通过手指成功打入了木子脑海中。然而,后果却并未如想象的那般使木子的消耗得到补充。当周博的精神力一股脑进入木子脑海时,木子一声惨叫眼睛猛然睁开瞪的老大,都快要掉下来了,全身不住的颤抖好像在忍受着极大痛苦。

    众人见后眼光随即聚集到周博身上,似在问:你到底做了什么?难道是故意要杀木子,害死所有人吗。

    贝海城也是一惊,赶紧查看木子体内情况,但他却无任何发现,搞不明白所以然。

    周博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心里又慌又急不知如何是好。看着众人不善的眼光,他心中一阵后悔,不该莽撞行事。

    别人不明白情况,木子本人却再清楚不过了。其实一切都怨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他瞧不起人,咎由自取才吃了个闷亏。

    情况是这样的,木子虽是异能者,可他的精神力未必比周博强,之所以能发动如此多的藤蔓抵抗毒雾是因运用的是神藤蔓种子,藤蔓大茧是由神藤蔓编织而成,否则他根本阻挡不了毒雾多长时间。他瞧不起对方,认为周博的精神力微乎其微,并特异为难他未告诉他如何将精神力输送。结果周博一股脑将精神力全部打入了他的脑海,致使他一时之间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多的精神力,被刺激的疼痛欲裂,精神险些崩溃。幸亏反应迅速赶紧将其转换成异能打入了神藤蔓中,缓解了压力,才慢慢将剩余精神力全部吸收掉。这剩余的精神力几乎使他恢复到了全盛时期,让他再也不敢小看周博。

    时间不长,大家看到木子安静下来才松了一口气。木子将藤蔓大茧巩固了一番后,再次睁开眼,看向周博的眼神无比复杂。难以置信中有佩服,有不服气,有嫉妒,更多的是强烈挑战欲。

    “木子,你怎么样?”贝海城询问道。

    “没事,我的异能基本已经恢复了,维持这神藤蔓对抗毒雾四五天时间应该不成问题,到那时雾也该散了,我们还有活命的希望。”木子的眼光从周博身上收回来道。

    听到此话众人一阵欢呼,又重新点燃了希望。然而李老的一句话又让众人冷静了下来。“可是我们已被毒雾入体,用气功抵抗也最多只能坚持三天时间,那时即使毒雾散了,没有解药我们同样还是死,除非……”

    后面的话李老未说出来而是看向周博,后者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暗叹了口气道:“你们放心我不会看着大家死的,我这便动身,三天内定带解药回来。”

    “周博,为难你了,我贝家定不会忘记这份恩情。”贝老一脸严肃的道。

    “贝爷爷严重了,我也是贝家人,此事义不容辞。”

    说完周博转身便要走,却又被贝老拦了下来:“周博,等等。”

    “怎么了?”

    “我建议你不要直接到温家要解药,而是用偷。”

    “为什么?”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为难,毕竟那是你的小女友,让她背叛家族是有些过分。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家很可能已和温家达成了某种协议,不然他们不可能精准的知道毒雾爆发时间。只有温家对毒泉最了解,肯定是温家告诉了他们,既然张家有心害我们那肯定不会让温家给我们解药。”

    “你是说这一切和温家有关?”周博心情复杂。

    “恩,百分之九十如此。”

    “我觉得未必,如果真如你所说,张家和温家达成了某种协议,那张家人手里应该有解药才对,但当时我用毒针伤了几名长弓卫,他们也中了毒雾之毒却并未吃解药,即使张竞驰中毒都未吃解药,说明他们手里没有解药,不然我也不会轻易放他们走。”周博很不愿相信此事和温家有关,想寻找理由推翻贝老的猜测。

    “周博呀,我知道你很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但我的猜测八九不离十。温家一生的心愿便是征服毒泉,对毒泉之毒研究很深,他们的解药是不可能轻易给他人的,而且张竞驰有异能防护没必要花大代价换取解药,因此他们没解药也是情理之中。”

    贝老的分析让周博无从反驳,却又让他绝不愿接受。

    ……

    此时已是深夜,在大山中根本辨不清方向,周博本身又是个路痴,要想找到贝老他们所说停车的地方还真不容易。本来贝老要他天亮再出发先休息一夜,可他有自己的打算,三天打个来回时间紧的很,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弄到解药还很难说,早见温情便多一些希望。

    周博虽是路痴,但他天生便有超乎常人的直觉,对地理方位的直觉,凭着这份直觉两个小时后他硬是找到了停车处。未做过多解释,周博直接掏出了家主玉,命令人带他火速返回成都。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周博到达了成都,未做任何耽搁直奔温情的办公室。然而,还未走到医院半路便碰到了温情,其场景却让周博很是来气。

    只见白洛拦着温情的去路纠缠不休,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周博二话不说冲上去一巴掌将其扇飞了出去。他现在可没时间浪费在这小子身上,转过身拉住温情急切道:“小情,我有事请你帮忙。”

    温情楞了一下,这才看清是周博,脸上一阵慌张道:“周博,你快离开这里,他们要抓你……”

    然而,她话还未说完,四处突然跳出了几个特种兵。周博搞不明白白洛为什么有这么大能力,连特种兵都可以调动,他现在也没时间去弄清楚此事。五介气瞬间爆发,拦腰抱起温情便窜了出去,根本未理会捂着半边脸鬼叫的白洛,更未听警察最爱喊的“不许动”三个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