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4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你修炼到了五介?这怎么可能,才多长时间?”李管家不敢相信的道。

    “不只如此,我还领悟了由外转内的第五层意境,不呼吸也可以坚持很长时间,那些毒雾我不会吸入,所以我最适合出去。”此时周博不得不展示出些实力,不然贝老是不可能放他出去的。

    此时贝海城已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完全是在看妖孽一样看着周博,随后做了一个甚大决定,拿出一块碧绿暖玉与五把三寸飞刀,道:“好,你可以出去,但不要去进攻张竞驰他们。出去后,马上离开此地,这是贝家家主玉,以后你便是贝家家主,贝家的未来全靠你了,好好带领我贝家。”

    周博万万没想到,展露实力的后果会是如此。他刚要再坚持,随后一想又放弃了,贝老是不可能让他去冒险的,这一点他能深深的体会到。那不如就此答应,出去了怎么做还不是他说了算。

    “好,贝爷爷我答应你。”周博接过飞刀和家主玉转身便走向了木子。

    “老爷,他……”

    “放心吧,我相信他。”

    李管家本打算说,他如此爽快的答应是不是早便有预谋,目的就是为了贝家家主之位。而且他的修炼速度也确实让人不得不起疑。

    来到木子身边,周博看了一眼贝贝道:“这位大哥,能请你帮个忙吗?”

    “没看到正在生死关头嘛,没时间帮你什么忙。”木子眼睛都没睁开,丢出了这样一句话。

    “木大哥,你就帮帮他嘛。”虽然贝贝不知道周博要木子帮什么忙,但还是第一时间占到了他这边。

    “贝贝,我现在不能分心,否则一不小心我们便要全部死在这了。”

    此木子看周博很是不顺眼,不因为别的,只因他和贝贝走的太近,而贝贝对其还很好,让他既嫉妒又恨,所以故意为难对方。

    周博又何尝看不出来,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可没时间在这与一个醋坛子耗着。

    “你以为凭你能保住所有人嘛,我不想跟你多解释什么,你看这个。”说着周博拿出了那块家主玉。

    木子微微睁开眼睛,当看到是家主玉时,心里为之一震,面色巨变。一旁的贝贝也很是惊讶,疑惑不解的看着周博。

    “现在可以帮我了吧?”

    “你要我干什么?”

    “不知你这些植物能不能长出松针来?”

    “不能”

    “那和松针差不多的刺总可以吧?”

    “可以”

    “那帮我制造出大量的刺。”

    “大量是多少?”

    “几千枚吧。”

    “你要这个干吗?”

    “这你就不用问了,照做就是。对了,你能不能将毒雾注入这些刺里面?”

    “能”

    “好,毒刺几千枚,以最快的速度制造出来。”

    见家主玉如家主亲自下达命令,因此木子也不敢再刁难,一边防御着毒雾入侵,一边尽力为周博制造毒刺。

    “你要毒刺干什么?”贝贝不解的问道。

    “出去,杀了那个张竞驰。”周博坚定的道。

    虽说以前他也小打小闹,但从未杀过人。如今张红云因他而死,并且看到双方死了好几个人,刚开始心里很是不舒服,后来慢慢也想通了,你不杀对方,对方便会杀你。既然进了江湖就要习惯江湖的规则,不能再以世俗的理念左右自身思想。

    “不行,外面到处是毒雾,你出去会死的,我不让你去。”贝贝突然死死的拉住周博的手臂道。

    “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在落尘谷时那些毒蛇的剧毒我都不怕,难道还怕什么毒雾?”周博小声在贝贝耳边道。

    “可你不是张竞驰的对手呀!而且就你一人,对方那么多人,你去了还不等于是送死。”

    “我自有办法,即使杀不了他们将其逼退还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不去的话,早晚大家都得死在这。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好,我相信,但要记得一定活着回来。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贝贝松开周博的手臂,在其耳边坚决道。

    听到贝贝决然的话,后者为之一振,暗自无奈。这时,木子已将毒针准备好了,周博将毒针藏与身体各处后,对木子道:“送我出去吧。”

    “这……”木子有些为难的看向贝老,后者点点头,他也不敢再多问什么。

    周博站到大茧边缘,藤蔓迅速将其包裹,便将其送了出去。

    出来后,周博眼前一片白茫茫,视线受阻,他赶紧前行几步,抬眼回望,这才看清形势。只见白中略带灰色的毒雾,好像被无形的力量牵引一般,围绕在藤蔓蛋四周,欲将其吞食,如此下去,藤蔓坚持了不了多久便会死光光。

    没时间再细瞧,周博赶紧四顾,寻找张家人。不用他找,张家人以先发现了他。

    “少宗主,贝家有人出来了。”

    “哈哈,就知道他们会按耐不住,不过出来只能是死的更快而已。啊,怎么又是这小子?”一直调动异能引动雾气的张竞驰,看到出来之人是周博,表情说不清是惊讶还是兴奋。

    周博也听到了这边说话声,寻声望去,只见在张竞驰周围十几米范围内一点雾气都没有,里面人安然无事。

    周博不得不佩服张竞驰确实有些本事,不愧为此次行动的领军人,最关键的人物。如果对方没有张竞驰的话,不但无法在毒雾中逍遥自在,更不可能给贝家制造麻烦。

    想到此处关键,周博嘴角上挑无奈的一笑,向张家众人走去,这让对方很是吃惊。

    “难道他想一人过来?”

    “是不是疯了?”

    “我们还没去找他麻烦,他到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还以为他会不顾一切的逃跑呢?”

    “不对,他怎么好像不怕毒雾呀”

    “是呀,这毒雾只要吸入一点便会立马死亡。即使不呼吸,占到皮肤上也不会好受,他怎么……”

    随着时间推移,张家众人越来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们看到,周博好像没事儿人一样在毒雾中呼吸。

    没错,他并未运用第五境界的闭气,那会很消耗气力,他可不想将力气浪费掉。刚出来时仗着自己百毒不侵的体制,他便呼吸了一点毒雾,发现并无大碍,便放下了心来。结果却震惊了张家众人,不只是他们,如果贝家人能看到同样会惊骇万分。

    “张少宗主,对吧。”周博走到离无毒区不到两米距离时停住脚步,望着众人中间那位身材健壮,有一米八左右面容刚毅三十挂零的男人道。

    “对,没错,正是我。你到是很让我意外,不但偷袭了云长老,竟然还不怕毒雾,难道你也是异能者?”张竞驰并未急于将对方擒下或格杀,他有太多疑问想从对方口中得知。

    “呵呵,少宗主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是什么异能者,至于为什么不怕毒雾,这是本人的秘密,恕不奉告。我此次来是想和少宗主谈谈,不知你意下如何?”周博一脸和善微笑,不卑不亢的道。

    张竞驰呵呵一笑道“谈?我凭什么和你谈。云长老便是因你而死,我今天必用你的血来祭奠他老人家,你还是先受死吧。”

    说完便要动手,然而,周博一句话让他有如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

    “不知道,如果我破了你的异能,你身边那些人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你吓唬谁呀,你如果有能力破我异能,里面那些人还用苦苦支撑?”张竞驰指着藤蔓大茧道,但他也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方法破掉异能保护范围,毕竟周博不怕毒雾的事实已证明了他的神秘,说不定还真有什么手段,使得他不得不小心。

    “这么没脑子的话可不应该出自少主之口呀!杀手能在人身上开洞,难道便有将洞治好的能力?这好像是医生的事吧。我虽然在毒雾中保护不了人,但要想杀被保护的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少宗主觉得呢?”周博说话很有技巧,一直笑眯眯的,让对方感觉深不可测,并且话里带着难以把握的威胁,使人不得不小心。即便他说的都是空话,对方也拿不准,搞不清楚,只能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好,果然是个尖牙利齿的小子,说吧,你想谈什么?”张竞驰耐着性子问道。

    周博表面上大方的一笑,内心却暗自得意并计划着种种阴谋。

    “呵呵,张少宗主果然爽快,那我便开门见山的说吧。现在你我两方都以陷入了绝境,不防我们各退一步一步如何?”

    “如何退法?”

    “太神图,我们不抢了,你们可以带走,但必须也要将贝家众人带离此地。等到了没毒雾的地方,你们自由离开,贝家绝不阻拦。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如何保证到时贝家人会放我们离开?”

    “我可以作为人质。”

    “你?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吧。虽然你资质是不错,但要和太神图比起来,什么都不是,贝家不会为了一个天才而放弃太神图,有了太神图可以培养出无数天才,你……”

    不等张竞驰再说下去,周博把贝家家主玉缓缓的拿了出来。“张少宗主,我现在的身份也不在你之下,乃是贝家家主,不知可有作为人质的资格?”

    “少主,别信他,这小子狡猾的很,我们没能抓住贝贝都是因为他。现在应该直接将他杀了为云老报仇。”一旁的王虎因为云老的死和兄弟周豹下落不明对周博是恨之入骨,一直狠狠的盯着他恨不得扑上去将其咬死。

    “废话,你以为我会信他,我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调动异能。三位长老,一会儿看我信号,随我以最快的速度击杀此人。其余人等跟在我身边不要太近也不要太远,到时我会把安全范围开到最大,只要离我不超过三十米便不会有事。我就不信他真的有什么办法能破了我的异能。”张竞驰小声对旁边人道。

    众人点头,即使面对周博一个小小的五介气修者,张竞驰都未有任何掉以轻心,而是调动最大力量打算将对方一举击杀。

    他不相信周博,周博又何尝相信他,之所以跟对方扯皮同样是在拖延时间。在上千枚毒针内注入气力不但需要消耗大量精神力和气,同样也需要时间。他清楚的知道贝家和张家乃是世仇,得到灭掉对方的机会,哪一方都不会说放弃便放弃。但他还是要试一试,如果真的能达成协议,他绝不会拒绝。虽然周博不怕厮杀但并不代表他喜欢厮杀,只是有时必不得已而已。

    双方互望都未说话,似在考虑,实则各怀鬼胎准备着将对方一击毙命。

    先动手的是张家,只见一直低头故作思考的张竞驰突然抬起头,眼睛精光闪动,同时口中大喊:“动手”

    随着喊声落下,三位长老连同张竞驰如离线之箭般冲向周博。面对对方毫无招呼的翻脸周博并未感到惊慌,脸上无奈一笑,不退反进向着张家人反冲了过来。

    二十多米距离在双方脚下眨眼便消失,周博抖手甩出一把毒针,铺天盖地的攻向四人,起码有上百枚。

    绿芒袭来四人并未太过惊讶,反而更加激起了心中怒火。云老便是因此暗器而亡,当时四人都有注意,现在亲身面对心中早便有了应对之法。

    “雕虫小技,也敢再次使用,我便让你瞧瞧什么叫做异能。”

    话落,张竞驰双手在四人面前向外一分,四周水汽迅速凝结,眨眼便凭空形成了一个水之护罩,护住了四人。然而,他还是小看了周博,周博射出的可不是寻常树刺,而是注入气力后的毒刺。

    当毒刺接触到水罩时,并未如张竞驰想象的那般停下,而是稍微颤抖了一下便继续向四人扑来,只是速度慢了不少。

    张竞驰满脸惊骇,刚想再凝结水气,旁边一位长老已挡在了三人前面,同时身上外衣脱落抓在手上,在前面几次快速甩打便将绿芒全部打落在地。

    化解了进攻,解救了三人,但自己却未能幸免,抓住衣服的食指被一枚毒针刺中。针中毒气瞬间蔓延开来,染黑了半个手指。发现自身情况的长老,未做任何犹豫,手起刀落手指便脱离了身体同时大喊:“大家小心,这些都是毒刺,带着与毒泉一样的毒。”

    然而,他再抬头时哪还有周博的身影,后者早已在毒针吸引四人注意力之时,绕过他们冲向了其余众人。

    张竞驰暗叫了一声糟糕,顾不得看长老伤势,七介气力在脚下凶狠爆发,速度达到极限追向周博,同时手中软剑毒蛇般吐出,直取对方后心。他是真的急了,如果周博也向其余众人散出一把毒针的话,那后果可想而知。

    感觉到身后恶风不善,周博头都未回,继续前冲。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趁机伤几人,并使其中毒,只有如此才能真的让张家人畏惧撤兵。否则,不但救不了贝老他们,就连他自己也绝难在多人围攻下活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