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4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545

    看到落尘这一手,三个女孩楞了,她们猜到落尘和可能是位隐士高人,但万万没想到会是如此高的一位高手。可以隔空发出气劲,并完美的控制劈开地灵玉卵而不震散其内部粉末,即便贝老都做不到这些,她们不吃惊才怪。

    然而,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当落尘大师将这些金色粉末撒到周博伤口上时。只见金色粉末迅速融入血肉,鲜血立马便停止了外溢。但伤口并未结巴,而是不断蠕动,转眼间细小的牙洞便消失不见,一切恢复如初,连个疤痕都没有。

    此时,三个女孩是彻底傻了,这已完全超出了她们所能接受的范围。不只是她们就连周博也被震惊了,虽然他已听落尘和说过地灵玉卵药效神奇无比,但再怎么神奇他也想不到眨眼之间便能让伤口恢复如初呀。

    “这到底是什么神药,你是从哪儿得到的?”首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是贝贝,她怎么说也是古武术家族的千金大小姐,见过的神奇事情不在少数,对此虽很是不可思议,也不至于失去思考能力。

    听到贝贝的问话,周博也回过神来,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三个女孩。当然那些惊险的场面他未说,至于体内的状况也只是略带而过,即便如此也听得她们心惊胆战。知道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后,贝贝心中更是带着深深的感激,同时幸福感回味无穷。

    时间不长,周博的伤已被金色粉末完全治好。落尘大师将一部分粉末交给可欣,让她到里屋为贝贝疗伤。

    所有人的伤都治好后,金色粉末已用去大半,剩下的落成和留了下来,对此周博并未感到不满。东西虽是他得到的,但如果落成和不说有此物的话,他想得也得不到。能把贝贝的伤势治好,已让他很是心满意足。况且落尘大师说要此有大用,东西再好周博也不会因贪心而忘恩负义。对方给了他多大的帮助,他心里很清楚,别说这点金色粉末,就算真的有神丹妙药,落尘想要的话,周博也不会带有情绪的说半个不字。

    后来,几人又吃了些野果充饥,便离开了落尘谷。虽然落尘和一再说无人可以找到此地,是避难的绝佳场所,但周博认为,没有现代人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自己四人都可以无意中走到此地,很难保证张家人也会有什么办法追过来。比如说那个紫眼刹心,虽然他已身受重伤,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有同样能力或其他方法。

    还有一点,是周博敢于离开的关键,那便是他功力大增。由于落尘和为其输送内力驱毒,使其竟冲破了四介顶峰,达到了五介,并拥有各种保命手段,再遇到张红云几人,即便战胜不了,全身而退绝无问题。

    出了落尘谷,几人先来到一个小镇,在镇中联系到贝老,确认了具体位置,并搞了一辆代步工具,便一路直奔了过去。

    这一路并未再遇到任何阻拦,难以想象的平静,平静的让周博心里有些不安。

    等下了国道,山间小路难走的厉害,二手越野车被颠的吱吱乱叫。如果不是贝贝和周博的伤势都已完好如初,光这路起码得要了其中一人的命。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可欣边看着导航仪上显示贝老位置的那个小点,边安慰道:“大家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要到了。”

    “哦……”

    “张竞驰,交出太神图吧,我不杀你。”贝老带领众人将张竞驰一伙围困后道。

    “哈哈,姓贝的,你也知道这太神图意味着什么。你我两家乃是世仇,我要是将图交给你,那和亲手灭了我张家有什么区别?有本事动手便是,哪那么多废话。”张家领头人张竞驰毫不退缩的道。

    “我念你是张宗以后的继承人,才不愿伤你,为你张宗留下血脉,但如果你执意冥顽不化,便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贝老实则并不想动手,因为交手必有伤亡,即便人数和实力上都强于对方,但如果把对方逼急了,引起临死反扑,后果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这便不用你操心了,即便我死也会有其他人继承宗主之位。不像你们贝家,家主之位都无人继承,更不要说宗主大位了,如果不是你这老不死的还苦苦支撑,贝家早已不复存在。即便如此,不久的将来贝家也将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哈哈……”

    对于贝老的好心,张竞驰不但不领情反而狠狠的揭贝家的伤疤,这让贝海城很是气急,心中闪过一丝杀机,想将张家人全部就地解决掉,已消弱其实力,为贝家以后铺平道路。

    “上,先抢到太神图再说。”踌躇片刻,贝海城忍了心中怒火。此时大开杀戒并非理智之举,得到太神图,贝家自然会强盛起来,没必要非弄个鱼死网破。

    “大家集体防御,边战边退,不要恋战。”张竞驰说完后,众人各拉武器背靠背小心防御着,并有意向丛林更深处突围。

    贝家这边此次出动了三位长老,两位年轻高手,九大少卫,另加两个异能者和李管家,由贝海城亲自带领,共十八人对张家进行追杀。

    而张家这边,由张竞驰少宗主为主帅,带领五大长老,三个后辈,一半长弓卫来到成都偷太神图。张家长弓卫共有三十六位,一半则为十八,其中由云长老带领两位另加妖姬与冷刀做接应。结果,贝家的破坏使得接应人执行了第二套方案,擒拿贝贝,却又被一个处处捣乱的周博破坏了。

    然而吗,现在被贝家所包围的却并非除云长老五人外剩于的所有人,此处只有受伤的紫眼刹心,三位长老和十一个长弓卫。本来进入军区偷图的共有十六长弓卫,但因贝家故意在张家人偷图后引发军方察觉,致使双方火拼。导致紫眼刹心重伤,折损长弓卫五位,其于也各个都或大或小带了伤,战斗力锐减。

    双方无论是在人数还是实力上,张家都大大处于下风,但领头人张竞驰并未出现丝毫慌张,好像一切尽在掌握。

    由于张家人一直采取龟缩防守,贝老他们一时也很难打开缺口,只好将其围困,不断进攻消耗对方气力。等时间一长必会取胜,如此本方也不会出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何乐而不为。

    “竞驰,现在怎么办,如此下去,时间不会太长我们便会全死在这里。”一位长老边抵挡着贝家进攻,边对旁边的张竞驰道。

    “你去照顾好受伤的金眼,我们向西且战且退,执行第二套计划。缩小战圈,结九宫八卦防守阵。”张竞驰面露凶狠,嘴角带着邪邪的笑道。

    他们想退,贝家可不同意。贝老看出了对方突围意图,命人在西方位置的进攻更加凶猛,只听兵器碰撞声不绝于耳,身影闪烁交错。

    此时贝海也来到西边,道:“张竞驰,别妄想突围,我好不容易才将你们统统围困,在没有得到太神图之前是绝不会放你们逃走的。”

    “贝海城,你别得意的太早,想拿下我们这些人,你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今天我便领教领教你贝家的绝学如何了得。”

    说完,张竞驰剑花急抖直奔贝海城咽喉,角度刁酸,出手极快,看其年龄也不过三十挂零,功夫却以练到控制入微的地步,不得不说是一位武学奇才。

    “来得好”

    贝老腕子一番气劲急吐眨眼便形成了七寸气刀,随意挥动间便封住了长剑所有进攻路线。原来贝老乃是八介气修者。

    “以你才进入七介的功力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不要顽抗了,否则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哈哈,少说大话了。你想打败我也不没那么简单,七介和八介只差百斤力量而已。到了我们这种层次,七百斤力量和八百斤力量已不再是决胜的关键,招式和底牌才能决定谁是最后的赢家。”

    面对八介高手,张竞驰未有丝毫胆怯,反而激起了强大的好战心理,出手更快,高深招式层出不穷,连绵不绝,与贝老战到一处,居然不落下风。但也只是利用技巧周旋,力量上的差距始终让他不敢与之硬拼硬。

    当然这是贝老未用武器,并散去气刀的情况下。气刀可不能长时间维持,否则他这八介气修者反而要比七介气修者先耗光气力了。

    两人的战斗虽处处惊险,却并未真的拼命,各自都只是在拖延时间。一个是想耗光对方气力,再行擒拿,另一个则是在等援兵,这也是张竞驰为什么被围困了都只是全力防守佯突,不拼死突围的原因。

    僵持一直在继续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天枰基本完全倾向了贝家,然而就在此时,从丛林中冲出了一伙人。这伙人共有五人,未打任何招呼,直扑向贝家人马。来势汹汹下手狠辣,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瘦小老头,手掌上气刀吞吐间便刺穿了一名贝家少卫的心脏。

    见此,贝老心痛万分,少卫乃是他亲手为其孙子建立的忠实力量,每一个都耗费了他极大心血,一共只有十五位,损失不起呀。

    “李老,快带人拦住他们。”贝海城急忙喊道。

    李老便是那位李管家,他同样看到了少卫身死,不等贝海城吩咐,便已跳了过去与瘦小老头战到一处,将其拦了下来,稳住慌乱。

    此时贝家两面受敌,一时的慌乱虽暂且稳住,但也使得他们不再占有上风。见此,贝海城急攻两招逼退张竞驰,抽眼观瞧才明白,来人正是去捉拿贝贝他们的张红云等人。

    “又是一位长老,看来不能在留手了。”贝老心中暗道,同时大喊:“全力出手,速战速决。”

    听此,贝家众人大吼一声,怒目而上,不惜消耗气力全力硬拼。本便消耗过大,身上又都有伤的张家众人,按说挡不住如虎如狼的少卫。但因张红云五位新力军的到来,使其心中信心倍增,并在人数上多过对方,求生的欲望激发了本身潜能,硬是挡下了贝家这一轮进攻。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未占到多少便宜的贝家人,猛攻的势头随之减弱下来,出现了两方人马势均力敌的情形。

    而本打算大发神威的贝老,也因又一位长老加入战圈,使得他以一敌二,暂时也抽不出身来。这位长老是七介顶峰高手,和张竞驰联手,贝老要想胜的话,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办的到。

    在看张红云带来的周豹,王虎等人被三名少卫拦了下来。其中妖姬和周豹都受了伤,四人和三名少卫战到一处也只能微微占上风,短时间很难占到便宜。

    其他地方的贝家长老带领剩余众人和张家的两位长老十一名长弓卫也是势均力敌,难分胜负,按双方实力来说,多一位长老的贝家应占上风才对,但因受伤的金眼,异能还可以调用,一个眼神看过来,让三位长老不得不小心。大大降低了三人实力的发挥,才形成如此局势。

    然而,整个战场最危险最关键的地方是张红云和李老这一处。

    李老是一名管家,功力虽高但也只是初入七介,再加上战斗了如此长时间,现在根本不是张红云对手,被压制的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李老,束手就擒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张红云边加紧进攻边运用着心理战。

    “就算不是你对手,想战胜我你也好过不到哪去,弄不好还会被我拉做垫背。”

    李老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暗自心急,鼻尖已是微微见汗。张红云是在七介以巩固多年的高手,与其对上,不拼命的话,还真伤不到对方。

    “哈,还嘴硬,那就让你尝尝我自创的太极已刀道,接招,辟天式。”说完整个人弹身跳起,同时右手气刀暴涨,直到有六寸长才停止,可见功力之深厚,挥手以力劈华山之势当头劈向李老。

    面对此招,李老感觉无论自己向那边闪,对方的气刀都会随之劈落,已是避无可避,最后他一咬牙手中形成五寸气刃,横在头顶打算迎接。

    眨眼间,两方气刃撞到一处。毫无悬念,李老气刃瞬间被击碎,但也将对方的攻势缓了缓,他趁机闪动身形,避过了要害,但左肩还是被划开了一条血口。

    来不急查看伤势,李老急速后退,与张红云拉开了距离。与此同时,后者也落到地面,未做任何停留,躬身弹出,又是一招“穿心式”直奔李管家。

    被击碎气刃的李老,气力还有些涣散,已是不可能在接下这一招,眼看便要丧命当场,力战张竞驰和一大长老的贝海城一招逼退两人,抖手一把三寸飞刀打出,直奔张红云的脑袋,如果张红云执意杀李老的话,自己也将会被飞刀射中,一命呜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