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54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身在半空,他舌尖顶上牙堂,丹田勉强较力腰身一挺,使了个云里翻双脚朝下落向地面。

    下面的落尘大师看到周博从平台上掉了下来,心里一惊,暗道不好。没时间再念佛号,脚尖迅速点地拔身而起,跳起有一丈多高,双手托住后者双脚猛的向上一送,化解了其下坠之力。他自己却以相当快的速度落向地面,但对落尘老和来说并不成威胁,落地后双腿微微一曲便化解了所有力道,只是地面多出了两处深深的脚印。

    再看周博,借助落尘的一托之力再次空翻也稳稳的落到了地上。然而,刚一落地手里的地灵玉卵便再也抓不住,掉落一旁。此时那条碧绿银线蛇还咬着他的手臂,使其整个小臂都发黑失去了知觉。

    周博暗暗心惊此毒蛇毒性之烈,那些咬在腿上的毒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作用,而此蛇王的毒以其百毒不侵的身体竟抵抗不住,要是换做旁人早已毒气攻心死翘翘了。

    顾不得掉在地上的地灵玉卵,周博伸手抓向毒蛇。碧绿银线蛇感觉到危险,松开嘴掉到了地上,旋即,迅速爬向地灵玉卵。周博恨透了此毒蛇,哪肯放过它,更不会让其接近好不容易到手的地灵玉卵。抓出去的手迅速回收在身上一抹,拼尽全力将一把松针撒了出去,在碧绿银线蛇周围钉了一片,将其钉住不得动弹。

    这时落尘大师也走了过来,捡起地上的地灵玉卵,看了看周博的手臂再看看不断吞信子的碧绿银线蛇,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孽障,老僧本不想除你,但今日你逼得老僧不得不开杀戒了。”说完落尘又道一声佛号,对着碧绿银线蛇曲指一弹。再看向碧绿银线蛇以尸首两分。

    看到落尘大师这一手绝技周博心里微微一惊,但很快便平静了下来,暗想落尘大师连心境都可以帮自己提升,有如此功力也不足为其。但有一点让他很是不解,和不是都戒杀的吗,他怎么弹指间便结束了一条生命,“这……”

    “阿弥陀佛,罪孽,罪孽,贫僧也无他法,不杀它死的人便会是你。”落尘老和无奈的道,说完上前捡起碧绿银线蛇的尸体从中取出一颗蛇胆。

    此时的周博眼睛已有些发花,他那所剩不多的气已经完全败退了下来,毒性快速蔓延,身体摇晃了两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没心思听落尘和说的是什么。

    发现周博情况的落成大师快速走到其面前,从怀中取出两个小瓷瓶,其中一个里面只装了一粒黑紫色丹药,落尘大师将其塞到了周博的嘴里道:“服下”。

    后者脖子一伸喉结滚动间丹药入肚,随后落尘老和又打开另一瓷瓶,将里面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液体倒在了被咬的伤口上。

    不倒这些液体还好,倒上后周博只觉又增加了一股阴冷的痛,手臂里面呲呲作响,好像有两种毒性在争斗。

    周博咬着牙忍着痛艰难的抬眼问道:“大师,这是什么呀?我怎么感觉情况更糟了。”

    落尘老和看着更加糟糕的手臂也有些皱眉,囔囔道:“这是千年黑背蜈蚣和牛面紫丝蛛的毒液,我本以为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可以解去碧绿银线蛇的毒,可没想到蛇毒如此厉害,以此两种剧毒都无法压制”。说完落尘老和看了一眼手中那颗碧绿银线蛇蛇胆接着道,“这是最后的方法了,希望能有用,不然老僧可就大罪过了。”

    听完落尘老和的话周博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等其将蛇胆递到自己嘴边,周博伸手接过蛇胆快速塞到嘴里吞了下去,然后闭眼盘膝坐好,仔细观察体内情况。

    首先他观察的是自己的右手臂,那里正有三种毒素相互争斗,其中有银色的蛇毒,还有紫色的估计是牛面蜘蛛毒,最后一种是黑色的蜈蚣毒。观察了一会儿,周博发现并不是碧绿银线蛇的毒有多厉害,其他两种毒无法战胜它。而是因为银白色毒正好克制紫色毒,紫色毒克制黑色毒,这样下去最后的赢家肯定会是银色毒。

    发现此情况的周博突然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难道毒也分五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银色毒可能属金,只因此条碧绿银线蛇还是幼年才是银线,估计成年后很可能会是金线蛇,毒也会随之变成金色毒。而紫色牛面蜘蛛毒可能属木,正好被金属性银色毒所克制,黑色黑背蜈蚣毒属土,被木属性紫色毒克制。

    周博的猜的是完全正确的,这些连落尘大师都不知道,因此才找了此两种根本无法克制蛇毒的毒用于以毒攻毒。

    “如果能有火属性的毒不就可以克制金属性银色毒了吗?”周博有些窃喜的想到,但这种喜悦还不到一秒钟便消失了。心说话:去哪找能够压过碧绿银线蛇蛇毒的火属性毒呀,现在也没那个时间呀。再说了就算有这种毒,那火属性毒还得要水属性毒来解,只有将金木水火土五种毒凑齐才能正的做到以毒攻毒吧。

    有些失望的周博随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肚子里,他想看看落尘大师给他吃的那颗丹药和碧绿银线蛇的蛇胆能不能解毒,如果不能的话真的便死翘翘了。

    本来那颗丹药入肚后只是慢慢的融化,但当蛇胆也进来后,紫黑色丹药迅速分解成了紫色和黑色两部分,而后和蛇胆一起融化成药力扩散到五脏六腑顺着血液流动至全身,这时隐藏在周博体内的火蝎玉蟾丹药力再次被激发了出来,同样分解成两种药力,红色和白色。五种药力同时融入他的血液达到了一种微妙平衡。但又好像缺少了点什么,使其各自居于自己的地盘相安无事,既不侵犯也不相容,又好像被互相牵制住了动弹不得。

    他们安静的和平共处,可急坏了周博。手臂上的毒一直在蔓延,再不采取措施的话马上便要攻入心脏了,到那时神仙都救不了了。

    一旁的落尘老和也看到毒素渐渐侵蚀了他整条手臂,口诵佛号暗怪自己不应该让他来采地灵玉卵。自责归自责,当务之急是如何救人,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不能就此放弃。

    落尘老和盘膝坐到周博身后,单掌贴于后心,将自己的内力小心翼翼的度入了后者体内。他怕对方承受不了这比气功还要高上一层的内力才一直未敢如此做,但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即使造成经脉断裂也比丢掉性命好。

    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进入体内,周博一阵欣喜,知道落尘大师打算用气力为自己排毒,可是他的欣喜转眼便变成了撕心裂肺的疼痛,那是经脉被撕裂的痛。人类早已萎缩的经脉即使通过气功修炼也强不到哪去,不然也不会那么难以提升修为,需要每天慢慢的滋养才能逐渐强化,根本承受不了内力。

    然而,情况并不是想象的那般糟糕,落尘大师的内力正好成了五种药力的调和剂,使其开始相融合,并修复着被撕裂的经脉。

    落尘老和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没心思去关注,既然对方经脉无事,他也放下心来,赶紧调动内力驱赶毒素。然而,三种毒素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逼出来,落尘大师输入对方体内的内力也只能与其僵持控制住蔓延而已,无法将其驱除体外,他又不敢再加强内力的输入,现在已是周博经脉的极限,在加强经脉会直接断掉,那可真的要叫天天不灵叫地地无招了。

    如此僵持并未持续太长时间,五种药力完全融合形成了一种泛着银光的药液,随后逐渐融入了血液。当这些血液流过右手臂时,那三种毒素好像老鼠见了猫一般迅速退让龟缩。

    见此落尘大师也迅速趁机调动内力进行清除,但毒素相当顽固并未从伤口处随血液流出,而是不断在其手掌聚集,欲结成丹。

    时间不长,毒素还真在周博手掌内凝结成了一颗三色丹体,并在落尘和内力挤压下不断缩小,最后变成了只有米粒大小无比圆滑的小珠子,被一股淡金红色血液包裹着再不动弹。

    内力对毒珠以无办法。***不退,驱赶,驱赶不出去。无奈之下落成和只好将其收了回来,但心神一直密切关注着周博体内,以防情况有变。

    两人缓缓睁开眼睛,周博抬起右手看向掌心处,发现那里隐隐约约有一颗三色珠体的影子,让他很是无奈。有些担心的看向落尘,问道:“大师,这……”

    “无妨,毒素已凝丹,估计不会再散发出来,但毕竟是在你体内今后还是要多加小心。”

    这话落尘说的有些半真半假,毒素对周博来说是不会再有什么威胁了,因为其体内已形成了白金色五行解毒血,练成了五行体的缘故。落尘也没想到会巧合的凝结出传说中的宝血,但他并未告知对方,他担心后者知道后会肆无忌惮的利用掌心三色毒珠害人。并不是落尘不相信周博,而是因为被其毒掌所伤之人无药可解,除非周博放出金色宝血为其解毒,但如此放血必将伤其元气和根本,毕竟宝血不同于普通血液,长此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周博很是郁闷的再次看向手心,喃喃道:“我岂不是带着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大师,要不用刀子把它挖出来算了,我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

    落尘听此言吓了一跳,没想到不说实情会使得周博狠下心来挖自己掌心,他赶紧补救道:“不可,毒珠在你的劳宫穴中,要是挖出的话,穴位也会随之消失,会影响以后修炼和运转气力的。再者说,这毒珠也未必只是坏事,生死关头也许能救你性命也说不定。”

    “哦,但愿如此吧。”说着周博站起身,“我们赶紧回去吧,估计那三个女孩子都等急了。”

    然而,他刚迈出步子,突然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落尘大师赶紧将其扶住。后者这才想起两条腿已满是牙洞,蛇毒虽不惧,但流血不止可不是闹着玩的。

    “先回竹屋,有了地灵玉卵,你这点伤不成问题。”同样发现周博已被染红的裤腿瞧出其情况的落尘大师道。

    “好”

    “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来,到底在搞些什么?这个家伙真不靠谱,什么事都办不好。”等的不耐烦的可欣很是生气的道。

    “好了,你就别在那儿发牢骚了,等他回来在好好收拾他。”前一句语气好像是在为其说好话,可后一句完全成了恶狠狠的威胁,这个艾琪才更难以应付。

    “你们两个在说谁呀?”

    “啊,小姐你醒啦,别动别动,你还有伤呢。”两人赶紧将贝贝扶起来,可欣接着道:“还能说谁呀,就是那个周博咯,让他去弄点吃的,现在都还没回来。”

    “他什么时候去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贝贝有些担心的道。

    听此话,可欣有些不高兴的道:“小姐,你还关心他,他都不知道关心关心你。明知道你有伤,急需补充食物,还办事如此不利,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定要他好看。”

    “咚咚咚……”

    就在此时,外屋脚步声响起。

    “哼,终于知道回来了,要是没带回什么像样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着可欣转身出了内屋。

    “啊……你的腿怎么回事,张家人追来了?”看到周博已被鲜血染红的双腿,可欣先是一声尖叫随后急切的问道。

    周博慢慢坐下来有些疲惫的道:“放心吧,张家人还找不到这里,我只是被几条蛇咬了两口,没事的。大师还请劳烦您,赶紧为贝贝疗伤吧。”

    “呵呵,她到不急,现在你才是最急需治疗的,我还是先为你疗伤吧。”落尘大师呵呵一笑道。

    周博略微犹豫了一下,一想也是,并未推辞,慢慢挽起了裤腿儿。被咬的基本都是小腿,大腿上半部还是完好的,因此不必推掉裤子便可施治。

    当裤子挽到腿根时,在一旁的可欣小嘴巴已张的老大,被吓的说不出话来。这时,内屋的贝贝听到尖叫声在艾琪的搀扶下也走了出来。当二人看到那两条满是牙洞鲜血淋淋的双腿时,瞬间花容失色,险些昏倒。

    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贝贝冲到周博面前,心痛的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样。”

    对于贝贝的关心,周博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躲闪的安慰道:“没事的,不用担心,只是些小伤而已。并且我拿到了神药,马上便可治好的,你的伤也一样。大师,您还是快点医治吧,省得她们继续大惊小怪。”

    对此,落尘大师微微一笑并未多言。找来一个金钵,手起手落,地灵玉卵已在金钵中一分为二,从其中流淌出金灿灿的粉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